年齡:18歲

出生鳶尾星域C27區……

異能…………

……等等!

露西亞愣怔了兩秒,眼睛炯炯有神的盯住光屏。

段、小、溪!

沒錯,就是那個鳶尾星域的段、小、溪!

簡直晴天霹靂,看了又看對口味的小學弟,露西亞傻眼了,說好的放浪形骸陰險惡毒六親不認褻、瀆他們少帥活該遭雷劈的狐狸精……呢?



剛從醫院出來,又被送進醫療室什麼的……

報到第一天,就因為事故登上學院頭條什麼的……

坦白說,段小溪真沒想弄出這樣的動靜來。剛換了新地圖,面對陌生的環境、陌生的群體,他通常都會採用上輩子從漫山遍野的蛇蟲走獸那裡學來的捕獵經驗,先耐心的潛伏觀察,摸清楚虛實再說。

但是,架不住那位迎接他的盧森學長鼎力相助傾情奉獻啊。

介於段小溪處在把過去十八年忘得很乾凈的失憶狀態,認真負責的雷德醫師在他出院時,貼心的為他向皇家學院申請了特殊情況入學引導。簡而言之,雷德醫師擔心沒常識的段小溪連怎麼搭乘飛行器去學校都不知道,便讓學校派人來接。

五年級哨兵盧森的迎新任務,就是把新生段小溪全須全尾帶回來。

一開始乘坐公共客運飛船,盧森對段小溪的態度還算公事公辦,等通過了護衛星港口,改乘他的私人飛行器,在自己的地盤,盧森對段小溪的惡意就完全不加掩飾了。

盧森同樣出自鳶尾星域。

在偌大學院里,因不同地域、身份、種族、習慣、興趣愛好、人脈資源利益等等因素,學員們形成了大大小小或公開或隱蔽形式多樣的圈子團體。

其中最普遍常見的,便是以地域劃分的圈子。

鳶尾星域自然也有。

很不幸的是,鳶尾社最有人氣,享受公主般待遇的,正好是天賦出眾溫柔貌美的三年級嚮導——段雪菲。而盧森,在鳶尾明珠段雪菲腦殘粉排行榜上,那也是名列前茅的種子選手。

於是,作為卑鄙無恥挖了姐姐牆角讓女神黯然神傷……的罪魁禍首段小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待遇就不要想了,鳶尾社成員的黑名單上倒是處處有他的名字。

順理成章,當盧森發現接待對象是段小溪,又難得單獨相處,他不抓緊機會搶先收拾段小溪一頓,都對不起他腦殘粉的名頭。

最初只是語言上的指責羞辱,不想第一天就惹麻煩的段小溪主動開啟了屏蔽模式,縮在副駕駛座上一直保持著沉默。

好吧,沉默沒什麼錯,但誰讓他還在中二期呢。中二少年的沉默,從頭到腳,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散發著『不要搭理無關緊要的人』這種漠然無視的氣息。

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段小溪走神走得太明顯,盯著飛行屏幕的俯視圖看得太過全神貫注,總之,盧森像枚炮仗一樣被點燃了。

外界報到蟲潮災難時沒有提到段小溪,但與段家有來往的鳶尾星其他家族或多或少都收到了一些風聲。明知道段小溪前不久才從蟲子堆里九死一生逃過一劫,盧森卻故意讓他的伴生獸雙尾巨蠍由虛化實顯現在段小溪面前。

有著巨大螯鉗和駭人尾刺,足足佔據了飛行器活動區大半個空間的土褐色雙尾巨蠍,封閉的環境近距離接觸真的很有壓迫感。

盧森腦洞大開惡意滿滿的要求段小溪現場給他展示一下當初是怎麼勾搭戚宿的。

然後……

「盧森學長說我癩□□吃天鵝肉不要臉勾引戚宿……讓我脫光衣服再、再表演一遍……」

「他的伴生雙尾巨蠍比我還要大……可怕極了……」

學院醫療室內,作完死,又閉上眼睛裝了會兒死,把故事擼順之後,才悠悠醒轉的段小溪倚坐在病床上,態度端正積極配合的向負責調查盧森死亡事故的學院警衛隊長萊格納特講述當時的經過。

「我嚇壞了……拚命蜷縮到副駕內側……」

而實際上呢,在盧森放出雙尾巨蠍后,壓根兒不怕蟲子沒有驚嚇只有驚奇的段小溪,沒能剋制住見獵心喜的激動心情——既然盧森學長誠心誠意的要求他展示一下勾搭手段,還是那句話,術業有專攻嘛,讓段小溪勾搭人,那大概會天雷滾滾,但讓他勾搭蟲子,那真是老本行熟練又擅長。然後,他就勉為其難,咳,心動不如行動的對盧森的伴生獸下手了……

作為一名家學淵源的蠱巫,段小溪上輩子實踐經驗最豐富的自然是煉蠱,引蠱咒什麼的,爐火純青有木有。

何況這輩子覺醒的嚮導精神力,對他念出的巫咒還有很強的加持作用。儘管他那比拳頭大不了多少的銀色霧團目前還禁不起消耗,但達到的效果真的比上輩子強出幾條街。

於是,又要精神力輸出駕駛飛行器,又要控制伴生獸恐嚇羞辱學弟,一心多用還特別輕敵的盧森學長,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接踵而來的悲劇糊了一臉。

「見我不聽話,盧森學長要過來拽我。」

「我躲著不肯出來,他突然變得非常暴躁,開始沖我大吼大叫,那隻雙尾巨蠍也莫名其妙在艙內團團亂轉……很快就到處碰撞起來……」

「我看到盧森學長連忙撲上去似乎想要讓雙尾巨蠍安靜下來,但並沒有太大作用。」

盧森的確有大吼大叫發瘋似的想要抓住段小溪,那是因為他驚恐的發現,當段小溪嘴裡發出或長或短時斷時續窸窸窣窣的古怪音節時,他的雙尾巨蠍反應異常,竟然出現了暴躁發狂反噬的徵兆。他想要制止,卻為時已晚。

顯然,以段小溪目前的水平,他能開場都算有些勉強了,指望他救場神馬的,才真是想多了。

「飛行器開始天旋地轉,盧森學長也和雙尾巨蠍廝殺在一起……有什麼東西沖我砸了過來,精神力凝聚的銀色霧團幫我抵擋了幾下……然後頭痛欲裂……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頭痛欲裂是因為牽制雙尾巨蠍耗盡了精神力,狂化的雙尾巨蠍會屠戮周圍一切活物,段小溪也沒料到這個長了兩條尾巴的漂亮大蠍子這麼X炸天。

所以說,不清楚段小溪隱藏屬性里『中二少年』這四字魔咒蘊含的殺傷力究竟多麼巨大,就不要貿貿然招惹他,特別是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還模糊的時候。直白點說呢,狗膽包天吧他還無知,這可真是來要命的。不是他自己的,那就是別人的~ ?一個五年級優秀哨兵,一隻危險評估過7階的雙尾巨蠍,這兩方廝殺起來,一個剛覺醒、精神力等級墊底的小嚮導,除了可憐的受到波及,又走運的躲過一劫,他還能在其中起到什麼作用?

但凡見過段小溪的,大概都會在他腦門兒貼上——廢材中的小弱雞這樣的標籤,風再大點都擔心他會被吹散架的那種。比起盧森死亡的真相,顯然,段小溪修飾過後真假參半的講述,才更符合帝國皇家學院師生們的三觀和常識。

可憐見的,這些帝國的精英與未來的棟樑們,是真沒有『拿根破掃帚就覺得自己能飛』『踩塊爛滑板就認為自己在征服星辰大海』『好奇心都是用來捅婁子的』『捅婁子是為了更好的把窟窿堵上,若是堵不上,呵呵,那就是捅婁子的方式不對~』等等一系列奇怪的腦洞。段小溪的內心世界,他們實在是進不去╮(╯▽╰)╭

「沒事的孩子,都過去了。」

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的警衛隊長萊格納特,在段小溪講述完經過後,盡量用溫和慈愛的語氣安慰著他。

萊格納特同樣不懷疑段小溪所講述的內容。過來向他驗證事件的前因後果,也僅僅是走調查流程罷了。

一來,盧森的死亡現場一目了然。

二來嘛,兩隻獅子搏殺同歸於盡,誰會去揪著一隻兔子審問?

至於談話中段小溪提到的盧森粗暴惡劣的欺辱過程,萊格納特更不覺得詫異。

盧森確實有這樣的動機。

想到這個,萊格納特都忍不住有些同情眼前這個與傳聞完全不是一個畫風的男孩。

星海帝國皇家學院,雖然數百年如一日的堅持貴族式優雅奢華的格調,然而,與一輩子不曾踏足這顆海藍色高等資源星的普通民眾們,僅憑片面了解所腦補描繪出來的那些風花雪月精細華美的學院生活,相差甚遠的是,真正成為其中一員,才會深刻認識到,在這份美麗榮光之下,遵循的,依然是最原始的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

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的戰鬥力能在全星際學院中排名穩居前三,依靠的,可不是所謂的貴族光環。

進入學院,就是進入一座等級森嚴的金字塔,不願意任人魚肉,就要不斷向上攀爬。只有站在金字塔頂端,才有資格玩一些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貴族情調。

學院允許學生們爭權奪利,允許明爭暗鬥,允許恃強凌弱,只提供最基本的生命保障。有時候連這最後一點保障也不那麼穩妥。換句話說,只要大致上不鬧出人命,大家隨意。

強者有權利支配弱者,弱者服從忍耐,不願意也可以抱團反抗,有頭腦運用陰謀詭計以弱勝強也算本事。至於個別不能抱團又不敢反抗的,咳,要麼想開點退學,要麼忍人所不能忍,學院也是鼓勵的。

不過相對來說,作為輔助的嚮導,待遇就要比作為帝國王牌戰鬥力的哨兵來的溫柔許多。即使存在爭鬥,也不會像哨兵那麼暴力殘酷。

雷德醫師向段小溪滔滔不絕講述的母校各種美好,倒也不是他在忽悠。而是雷德醫師本身就是資質出眾的嚮導,性格外貌家世都不錯,再加上他的精神力凝聚體是株向日葵,下意識結交的朋友當然基本上都是陽光直爽的正能量類型。可不就生活處處都是陽光溫暖了么~

但是,這些段小溪統統沾不上邊。

段家商會在鳶尾星域還算不錯,放到權貴雲集的帝都星域來就完全不夠看了,何況段小溪還只是個沒有繼承權不受寵的小兒子。家世不給力吧,嚮導資質等級更是只有E,簡直弱出了境界刷新了學院下限。據說還打小就性格陰沉行為怪異……吧啦吧啦,這樣還敢來學院念書,活脫脫渾身上下都寫著『我是異類,快來欺負』有木有!

這還不算完,讓大家最最不能忍的一點是,那麼多要能力有能力要顏值有顏值的高級嚮導心心念念卻不敢輕舉妄動的戚宿戚少帥,竟然被個暗搓搓冒出來的小妖精撿了便宜給玷、污,呸呸,給用下作手段迷惑了,成為了他至今為止,標記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嚮導!這得生出多大的怨氣,拉多少仇恨。

以萊格納特在學院警衛隊幹了二十多年,處理了無數學員之間暴力紛爭的經驗來看,段小溪這孩子若真有傳聞中這樣那樣的小妖精本事,能讓戚宿願意回護他一二也就罷了,若是不行,那今後的校園日常該是怎樣的多姿多彩波瀾壯闊喲~

而被萊格納特擔憂憐憫的段小溪,內心倒是樂觀開朗得很。

雖然出了盧森這個意外讓他悄悄進村,咳,低調入學的計劃泡湯了,雖然過程是危險刺激了一點點,但帶給他的驚喜也不少。

跟著飛行器翻滾墜落摔了個七葷八素后,眼見事態無可挽回,淋漓的熱血又擺在面前,他還是本著不要浪費的節儉精神,強撐著暈眩的腦袋吸收了一縷血氣。

若不是女哨兵露西亞很快趕來,再給他多點時間……

人類號稱萬靈之首,幾乎所有需要用到鮮血的巫術巫咒中,首選基本都是活人的鮮血。

在半廢星的時候,胖爺他們幾個因為生存環境太差,一個個瘦骨嶙峋的,段小溪也沒從由他們組成的血池子里察覺出與上輩子有什麼不同。但這回就不一樣了,從A級哨兵身上收集來的血氣,質量好得讓段小溪驚艷。可見到了星際時代,隨著人類不斷進化,通過血液祭煉出的生命精華也更純粹了~

警衛隊長萊格納特離開之後,段小溪躺回病床閉上眼睛。

識海內的血玉繭吞噬掉之前收集的那縷血氣,在他的精神力觸碰時,一層薄薄的幾不可覺的紅色光繭將段小溪整個人包裹其中,溫熱舒適的氣息彷彿從靈魂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短暫一瞬又消散無蹤。

而因這場事故引起的精神力消耗和身體擦傷,在光繭消散后就恢復了七七八八。

營養劑營養液中蘊含的能量再如何相似,也無法與真正從活物身上提取的血氣相比。前者雖然也能維持血玉繭運轉,補充段小溪自身精血的消耗,但能夠引動血玉繭脫變力量的,只有血氣,越高品質的血氣,越多越好。

這下子,段小溪恨不得像盧森學長這樣為了妹子隨時準備拋頭顱灑熱血的大無畏青年能夠多一點再多一點……

咳,剛才還為段小溪擔憂嘆息了一下的萊格納特警衛隊長,如果接收到這樣的心聲,估計當場就得吐血。

當然,現實也一點沒讓段小溪失望……

呃,好吧,應該說超出了預期。

段小溪才稍稍放鬆小睡了一會兒,病室門口,一個胳膊上捆著繃帶,明明五大三粗卻透著一股子畏縮勁兒的青年推開門,盯著他的臉再三確認后,抖著嗓子開始喊話——

「段、段小溪,你所在的醫療室已經被我們的人包圍了,識、識相的就……」

新生到達學院后,學院主腦會對新生開放第一層許可權,段小溪的隨身智腦這會兒見縫插針給他科普了一些現階段相關的常識。

比如說,學院1~7年級的學員徽章都是不同的,通過學員佩戴的徽章,很多基本信息都一目了然。

門口喊話的繃帶男,胸前佩戴著橙黃色鳳凰花徽章,徽章外圍是鏤空的守護劍與盾紋飾,盾牌中心印刻著符文B。那麼相對應的,說明他是二年級,哨兵,資質等級B。

又比如說,醫療室是學院少數幾個明確禁止學員鬥毆亂闖的安全區之一。

眼前這個二年級生,明顯是個幫忙傳狠話的炮灰,說不準還是臨時被打斷了胳膊才混進來的。

段小溪對比著資料認真打量他。

B級哨兵,放到很多人家裡都是寶貝了。他這輩子血緣上的爹段弘就是B級哨兵,從智腦幫忙收集整理的資料來看,段弘在鳶尾星域混得也算有模有樣,知名商會會長,大老婆小老婆左擁右抱,兒女好幾個。

而在星海帝國的皇家學院里,一個一看就素質不錯的B級哨兵,卻養成了戰戰兢兢的老鼠膽子,這般看來,學院真是…………高質量鮮血彙集的海洋啊啊啊啊~

這就好比打開了一個驚喜滿滿的糖果盒,實在讓人激動。

「段小溪你、你聽清楚沒有,我們老大庫圖姆已經帶人包圍在外面了!」

被那雙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麼的烏黑眼睛看得本能的起雞皮疙瘩,炮灰男費爾心裡直打鼓。

他也不想在一個新生面前這麼慫,況且論實力,段小溪都不夠他一根手指頭戳的。

但是,標記段小溪的,是北斗軍團的少帥,剛升上五年級就穩坐學院首席寶座的戚宿啊。打狗也要看主人這是常識好么!戚宿戚少帥外出歷練還沒回來,誰知道他對段小溪的態度是不是真如大家暗地裡揣測的那樣厭惡?

沒看其他人都在觀望嘛,就他們鳶尾社心急火燎跳出來打頭陣。要是倒霉催的真惹了戚宿不高興,那他們才是加一塊兒都不夠人家一根指頭戳的。

可偏偏老大他們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收拾段小溪,再加上盧森老大的意外死亡也算到段小溪的頭上,簡直新仇舊恨分外眼紅。

他個當小弟的人微言輕,哪裡敢反抗?!

苦逼的炮灰男繼續結巴著放狠話,「段小溪你、你聽著,識相的就快點出去,到我們老大跟前跪著懺悔……老大還能從輕發落……否則你……」

段小溪看傻逼一樣的看著炮灰男費爾。

哪怕內心再如何中二兇殘,他的智商也是正常的。怎麼可能被恐嚇幾句就一個人去單挑那什麼庫圖姆他們一伙人?又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他們都幹掉。只要他待在醫療室里不出去,那些人數量再多再怎麼蹲守,又能拿他怎樣?

這一刻,中二少年的內心其實是暗爽的,有本事,就都自殘了住進來嚇唬他啊~

不過下一秒,某校醫就閃亮登場了。在翻看了段小溪新鮮出爐的體檢報告后,她用驚訝的語氣對段小溪說道:「這位學員,你的體質真是蠻特別的,恢復力意外的強呢。恭喜你,現在可以離開醫療室了。」

段小溪:………………¥@#&%&!!! ?醫療區作為學院少數幾個維護和平的安全港灣,傷員在這裡受到保護,外面即便是驚濤駭浪也不會影響傷員們享受安穩寧靜。不過,傷好了想要繼續賴著不走,那絕對是痴心妄想。傷員一旦康復,就得立馬滾蛋,一刻都不能耽誤!

段小溪就在某校醫上一秒笑眯眯說恭喜,下一秒冷若冰霜說趕緊走的翻臉絕技中,被乾淨利落的掃地出了門。一點也沒有雷德醫師的溫柔體貼,簡直差評!

幾乎在段小溪踏出安全界限的一瞬間,呼啦啦一圈二十多個人就圍了上來。

如今只是新生報到期,其他年級還沒開學。

要知道,學院一年只有一次假期。

能到帝國皇家學院就讀的大多數學員,除了自身資質出眾之外,家世背景都不會差到哪裡去。作為家族精挑細選的精英、繼承人,假期內,他們通常還需要回家接受來自於家族內部的鍛煉和培養。簡而言之,即使放假也檔期滿滿。

所以,這個時間點還留在學校的,基本上都是居住星域實在太過偏遠,整個假期都不夠在路上消耗的學員,又或者一些家境普通,需要他們全年無休勤勤懇懇的多領取些學院獎勵任務,賺取更多的學分和生活費的學員……

以炮灰男費爾口中的老大庫圖姆為首的這夥人,明顯很大一部分都不屬於上述留校範圍。這種檔期很緊都要提前趕回學校來堵段小溪,還在醫療區外面蹲守得如此一絲不苟,可見他們想要收拾段小溪的心情是多麼的火熱堅決╮(╯▽╰)╭

「段小溪!他就是段小溪!」

確認無誤,大家迅速站位,能打的開始抖腿挽袖子,能罵的也火力全開。

「雪菲真是倒了八輩子霉才會有你這麼個不知廉恥卑鄙陰險的弟弟!」

「有膽啊,我要是你早就有多遠滾多遠省得丟人現眼了,沒想到你還敢主動來學院~」

「不會異想天開以為戚宿學長會護著你吧,那樣驕傲的一個人……」

「段家前來帝都星域的飛船遇到了蟲潮,其他人不知道,但瞞不住我們,那飛船是為了送你!現在接你的盧森學長又被伴生獸雙尾巨蠍反噬,聽說你母親剛懷上你就又是星盜又是蟲潮的沒活幾年就死了……段小溪,你還真和那些骯髒噁心的蟲子一樣低賤命硬總是禍害其他人呢……」

眼見被包圍了,單以雙方武力值來論,對方人多勢眾,段小溪目前只是個脆皮弱雞,打不過還跑不了的那種。既然一次處理不了這麼多人,段小溪倒也光棍,那就先受著唄,上輩子能在阿爹手底下熬那麼多年,又不是沒忍耐過,反正醫療室就在身後嘛,死不了就成。

「住手!」

這聲嬌斥切入的時機頗為微妙。

在段小溪被這夥人的老大庫圖姆當先一腳踹飛,摔地上滾動了四五圈趴地后,一雙精緻的女士軍靴出現在他的視線不遠處。

來人無疑是個艷冠群芳的大美人,海藻般捲曲慵懶的深紫色長發,包裹嚴實的軍旅系制服更加凸顯出那令人慾罷不能的玲瓏軀體以及修長雙腿,一雙艷麗紫色的眼睛注視你的時候,恨不得把靈魂都吸進去。

特別是段小溪還以那種趴在地上似乎要低到塵埃里的姿態與她出現在同一個畫面里,更加襯得來人高貴美艷不可方物。

鳶尾社的庫圖姆等人無疑是認識並忌憚這位大美人的,她一出現,圍毆段小溪的眾人就開始僵手僵腳表情不太自然起來。

「還好嗎?」大美人居高臨下看著段小溪,不緊不慢的自我介紹道:「我是少帥戚宿在學院的管家,海魅族迷拉布萊卡爾奇……用人類星際通用語,你可以稱呼我為紫葵。」

隨即,她又將視線轉移到鳶尾社一幫人身上,「庫圖姆,看在雪菲的份上,這次就不和你們計較,現在,帶著你的人離開。」

頑固份子庫圖姆不甘心的低吼道:「他段小溪是個什麼東西,你居然反過來要為他撐腰?」

「他是少帥的人。」

「他算什麼少帥的人!戚宿怎麼可能搭理他,當他是臭蟲踩死肯定都嫌臟腳!」

見庫圖姆還要糾纏,紫葵的語氣透出不耐和警告,「無論少帥對他是什麼看法,都不是你們能妄加猜測的。少帥的人,也不是你們能動的。帶上你的人,現在、立刻、滾。」

淪為背景的段小溪,默默從地上爬起來。剛才庫圖姆那一腳過來,他用精神力霧團擋了一下,除了有些疼痛狼狽,本身倒沒什麼大礙。

認真打量了下對峙中的兩人,庫圖姆身材高大健壯,五官立體硬朗,不帶偏見的看,也是英姿勃發的帥小伙。二十來人的團伙里,第一眼讓人注意到的肯定是他。就是身上的稜角明顯比他的外貌還要凸出,脾氣執拗火爆,一看就是愛用武力解決問題的人。關於這點,段小溪剛剛親自感受過了。

紅塵盡陌 他胸前佩戴著緋色鳳凰花徽章,鏤空的劍與盾花紋上印刻著符文S。三年級哨兵,資質是位於金字塔尖的S級。從鳶尾社跟班們的態度來看,他的家世至少在鳶尾星域是非常強勢的。天資與背景兩相結合,使得他雖然比盧森低了兩個年級,但兩人在鳶尾社算是平起平坐,甚至還要隱隱高上一頭。

至於紫葵,大美人佩戴著墨色鳳凰花徽章,徽章外圍的花紋不是哨兵的劍與盾,也不是嚮導的柔韌花枝。隨身智腦通過學院主腦開放的資料庫及時向段小溪解惑——類人智慧生命佩戴的學院徽章外圍紋飾是他們本族的圖騰,而海魅族,正是美麗又飽含殺機的海葵。

紫葵胸前的徽章,中心印刻著符文A,看似不算頂好,但這僅僅代表她的身體素質在人類標準中的等級,至於海魅族的種族天賦,並沒有標示出來。七年級的海魅族,也難怪她一出現,鳶尾社的人就老實了。

作為一名天賦出眾的巫,段小溪對於針對自己的氣息感知非常的敏銳。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阿爹對他動殺念的時候暗自戒備,最後關頭還兇狠的反咬了一口。因而,紫葵一出場雖然是在維護他,但她本身對他可沒什麼好感,甚至暗藏殺機,段小溪能感覺到。

不過,都這樣惡意滿滿了,紫葵還要踩著點趕來阻止庫圖姆他們動手,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戚宿願意護著他!

於是,紫葵巴不得他去死,卻也不敢違背主子戚宿的意思,真讓他受到實質性傷害。

『嘭~』段小溪的內心世界瞬間煙花漫天、百樂齊鳴,為自己的推理結果喝彩~

「……你!」

紫葵輕描淡寫的一個滾字,讓庫圖姆氣得咬牙。

海魅族一慣高傲,庫圖姆的性子也不遑多讓。從小就是天之驕子,進了皇家學院,哨兵間的競爭雖然激烈,但有鳶尾社的勢力捧著護著,接觸的許多高年級學員都對他客客氣氣的,使得庫圖姆很有一股子面對強敵不服輸不低頭的傲氣。這次鐵了心要收拾段小溪,紫葵半路阻攔已經讓他暗惱,沒想到言行還這般強硬。

兩人間的氣息陡然劍拔弩張。

在場的其他人感受到其中的鋒芒,都變得緊張擔憂起來。也就淪為醬油黨的段小溪看熱鬧不嫌事大,還有心情的在隨身智腦的講解下歪樓——海魅族竟然是雌、雄、同、體、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