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覲見大將軍是需要行跪拜禮的,鐵鷹忙不迭地跪倒在地:「拜見大將軍閣下!」

蕭天本人一向不大講究禮節,在西南大營中不論士兵軍官都是鎧甲在身,更是行個軍禮就夠了。突然回到天驕被人如此跪拜,他一時倒有些不習慣:「起來起來,以後在天驕內部不用這樣。」

鐵鷹還是依照禮節磕了頭,這才起身稟報:「大將軍閣下,外面有三男二女求見您。」

「什麼人?就說我不在!」蕭天正煩著呢,根本沒打算理睬他們。

鐵鷹的表情突然變得怪異起來:「她們說您肯定在,讓我進來看看。我去找了兩位老祖宗,才知道您回來了。」

「那,讓他們等著吧,等我有空再說。」蕭天手上還有這麼多的事兒,根本懶得理他們,至於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在天驕總部,蕭天壓根懶得去想。

鐵鷹退了出去,蕭天打個呵欠,看向梁聚財:「好了,你也忙你的事去吧,我還想再睡一會兒。我知道你最近辛苦了,不過你說的那事還得再考慮一下。」

梁聚財沒有得到答覆,心裡本來是有點不甘心的。最近這段時間又是天驕又是棄幫的事兒,他肩上的擔子著實有些重,老頭兒每天累得跟條狗似的,就差吐著舌頭趴地上喘氣了。

可是看看蕭天眼睛都睜不開,一副你趕緊滾蛋我還要睡覺的表情,他也不敢過於糾纏,只得告辭退了出來。


好在外面還有五個人和我一樣等著,不對,我好歹還見著大將軍閣下了,他們可是連面都沒見著就被拒之門外了——梁聚財一邊想著,一邊又覺得自己被趕出來也不算丟面子,大將軍畢竟還是接見了自己,還很是勉勵了自己一番。

如果蕭天看到此時天驕門外等著的五個人,一定會感到驚訝的。

這五人堪稱奇怪的組合。

昨天還是冷漠無情的殺手和狼狽逃竄的被追殺者,今天就成了相濡以沫的同伴。

胖嘟嘟丫頭和奧妤寧公主正站在天驕門外的一棵大樹下蔭涼處。不遠處,白衣人和從蕭天手下逃生的兩個同伴虛握著武器,正一臉憧憬地看著天驕硃紅色的大門上方兩個金色大字:天驕。

雖然不知道蕭天和這自稱梅尼堅公主的美女是什麼關係,但既然大將軍閣下說了這美女是他罩的,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白衣人也不敢再追殺這主僕二人。

恰恰相反,當他聽到胖嘟嘟對蕭天的喊話時,考慮再三,決定親自把這兩位「美女」護送到天驕總部。

在他的思想中,自己所在組織再怎麼強硬,估計也不敢跟大將軍閣下作對。而自己既然親耳聽到大將軍閣下的話,自然應當替將軍閣下效犬馬之勞。


此刻白衣人看著金光閃閃的天驕兩個大字,心裡真是感慨良多。

自己的身手也算不錯了,可是只因一念之差,投入了那個見不得光的組織,就連組織的總部在哪裡,到現在都是一個謎。看看天驕的這些成員們,每一個出來進去的人,不論身手如何,臉上都洋溢著自信陽光的笑容,顯得精神十足。而自己組織里都是些什麼人?

想到老黑那令人作嘔的行為,白衣人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又一次盯著天驕兩個字羨慕地發起呆來。

天驕的創始人蕭天大將軍閣下卻絲毫沒有被人羨慕的覺悟。打發走了梁聚財,蕭天毫無睡意,思考著梁聚財的想法。

他的心裡很明白:梁聚財提出的問題刻不容緩。以梁聚財的能力,暫時打理一下棄幫的事務還能湊合,但如果長期這樣下去一定會誤事兒的。

可是讓言朵朵那丫頭來當棄幫的幫主?

說起來梁聚財的眼光真的不錯。言朵朵無論是身手還是能力,當棄幫的幫主都沒有任何問題。

幾年來在西南大營里從普通一兵一步一步地走到將軍的職位,言朵朵的努力和才幹蕭天都看在眼裡。以言朵朵的能力,管好棄幫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蕭天打心眼裡不願意讓她來當這個幫主。一個才華橫溢的花季少女,整天窩在軍營里也就不說了,但若是讓她做了黑幫頭子,這又怎麼說?自己怎麼對師父交待,怎麼面對於自己有大恩的青烏族長?

只要有一分奈何,都不能讓朵朵來當棄幫的幫主。蕭天心中給自己下了決心。不知不覺中,他又睡了過去。 言朵朵不知從哪兒得到消息,聽說梁聚財提名自己當棄幫的幫主。英武的少女很是興奮地來找蕭天:「師弟,聽說你想讓我當棄幫幫主?」

「啊?」朵朵的消息這麼靈通啊?蕭天本來準備否認的,可看到言朵朵興奮得通紅的臉龐,他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是的,只是不知道你願意不?」

少女將軍高興地跳了起來:「好啊好啊,我早就想試試在黑幫里是什麼感覺了,可惜胖哥總是不讓。這下好了,趁著他不在,我來代替他當幫主!謝謝你,小師弟!」

蕭天還能說什麼?他只有苦笑:「好吧,師姐,在胖子回來之前,你就是棄幫的幫主了。」

「好啊!胖哥可千萬多在外面玩幾天哦,讓我過足了幫主癮再回來!」

我還能說什麼?蕭天唯有苦笑。

「夢見什麼了,笑得這麼得意?」言朵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蕭天嚇了一跳,這才驚覺剛才只是一場夢。

言朵朵正站在床前含笑看著他,旁邊站著一個五彩頭髮的小屁孩兒:青青。


「師姐?還有青青?你們怎麼來了?」雖然又一次被打斷了睡眠,但蕭天沒有一丁點的不高興。

尤其是看到好久不見的青青穿著一身現下很流行的,到處都是洞洞的嘻皮風格的服裝,白嫩的小臉上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氣,蕭天就覺得心情大好,更何況原來言朵朵沒做棄幫的幫主,剛才的一切都是夢。

他大喜之下順嘴回答:「我夢到師姐你……」

言朵朵紅暈上頰,瞪了他一眼,青青嘎嘎地笑了起來。

想歪了想歪了!你們都想歪了!蕭天心中大喊,卻不敢說出來,青青這小魔頭在旁邊呢,萬一他要是問句歪到哪兒去了,那自己可真就糗大了。

蕭天陪著笑臉解釋:「這不是胖子走了缺個幫主么,我夢見師姐你當了棄幫的幫主。」

原來是這樣!

言朵朵俏臉掠過一絲紅暈,微笑著催促他:「別睡了,快走吧,你的兩位師尊可等著你呢!」

她不知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兒,掩著嘴笑了起來。

青青翻個白眼動手來拉蕭天:「趕緊的,你兩個師父一會該等急了!」

聽說兩位老祖宗等著自己,蕭天不敢怠慢,匆匆洗了把臉,跟著青青和言朵朵出了房間。

青青昂著頭走在前邊,一副牛皮哄哄誰都不想搭理的表情。蕭天忍著笑悄聲問言朵朵:「師姐,師父找我,隨便打發個人來就行了,怎麼讓青青閣下和言大將軍來跑腿呢?看看青青那個不痛快的勁兒!」

言朵朵眨了眨眼睛,湊近了悄聲道:「青青要當棄幫的幫主,被兩位師尊拒絕了,這會兒心情正壞著,你可千萬別去惹他。」

青青?棄幫幫主?

想到一個身穿嘻皮服,臉上還掛著鼻涕的小屁孩兒面對著一群粗豪漢子發號施令,蕭天不禁打了個寒戰:「師父太英明了,青青的確不適合。」

可能蕭天說話聲音大了點?

前面的青青忽地轉過身來怒道:「屁的個不適合啊?!混黑幫不就是心狠手辣玩心眼兒嘛?小爺哪一項比你們差?」

蕭天和言朵朵同時獃滯無語。

不論心狠,手辣,還是鬥心眼兒,後面的這兩位將軍加起來都不是前面那個小屁孩兒的對手。

可是您的形象?

蕭天很想拉著青青到鏡子前面照一照:就您這形象,去戛納幼兒園當個老大還差不多,來棄幫當幫主?也忒影響棄幫的形象了吧?

青青也知道自己的弱勢在哪裡,小男孩兒冷著臉哼了一聲,一言不發地轉身繼續向前走。

青青擺出這副樣子,蕭天倒有些不好意思。論起這幾年在西南大營的功績,不論出謀劃策還是殺敵數量,青青絕對不比言朵朵差多少。

只是開始時他是一隻鳥兒,後來化為人形又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屁孩兒,從外形來看可愛有加,威懾力不足。雖然他威名在外,獸人怕他怕得要死,但真的要為一個七八歲的小屁孩兒請功畢竟不是很方便。

幾年來自己已經成了大將軍,言朵朵也成為將軍,只有青青,還是可憐巴巴的什麼名位都沒有。好在這小傢伙似乎也不在乎這些,至少蕭天從沒見他表露過。

卻沒想到小傢伙的口味與常人不同,不喜歡高官厚祿,卻喜歡黑幫的生活。只是若真的把棄幫交給他的話,青青這天不怕地不怕膽大包天又有手段的小屁孩兒,怕是要把天都捅出一個窟窿來。

蕭天一路上思前想後,看著前面扭來扭去,衣服屁股上還有一個破洞的青青,終究是下不了這個決心。

言朵朵和青青兩人帶著蕭天走向西面的一個小院子。

離得老遠,飯菜的香氣就隨風飄來,蕭天不禁抽了抽鼻子,叫了聲:「好香!」

言朵朵回頭笑道:「師尊特意吩咐廚房為你做了好吃的,說是你在西南大營中吃不到什麼好東西。」她調皮地眨了眨眼,笑道:「我和青青也是從西南大營回來的,剛回來時可沒有這個待遇哦!」

黑喬的笑聲從小院里傳出來:「朵朵丫頭又說師父壞話呢?師父怎麼對你不好了?你一回來,師父就打發著幾個女學員陪著逛街買衣服,就怕我的寶貝徒兒跟不上潮流,怎麼你還說起師父的壞話了?」

蕭天一怔,下意識地向言朵朵看去。

少女上身穿著白色的緊身襯衣,下身則是一件粉紅色的及膝短裙,潔白修長的雙腿露在外面,纖細的小腳上踩著一雙銀白色的高跟鞋子。潔白的臉龐,修長的雙眉,整個人看起來清新又嫵媚。

蕭天愣了一下,眼前浮現出五年擂台上的長腿朵朵。

當年那個任性而美麗的長腿朵朵早已不復存在,眼前的少女腿還是那麼修長,卻已經出落成一個漂亮成熟的大姑娘了。

想到幾年來這個師姐對自己的心意,少女美好的時光陪著自己在西南大營中度過,而自己卻因為了已經有了玥兒,不願也不能給她任何承諾。

蕭天忽然覺得自己罪孽深重,他垂下頭,一聲不吭地走進了院子。

院子里搭著涼棚,綠色的爬藤植物爬滿了架子,涼棚下面擺著一張桌子,五把椅子,桌子上擺滿了飯菜。

黑喬和武奕坐在角落裡的小石凳上,兩人面前擺著一盤棋,正殺得難解難分。

看到三人進來,黑喬笑著打招呼:「你們先坐下吃,我倆殺完這盤就來。」

沒等他的話說完,武奕在棋盤上大手一抹:「好了,徒弟來了還殺什麼殺,趕緊吃飯是正經!」

蕭天心中暗笑:看來武奕師父輸了……

果然,黑喬氣急敗壞地瞪著武奕:「老傢伙你耍賴!」

武奕呵呵一笑,並不否認:「耍賴怎麼了?我要陪著徒弟吃飯,不陪你玩了!」

飯桌上的氣氛很是怪異。

黑喬嘮嘮叨叨,武奕默不作聲只管給蕭天夾菜,言朵朵臉上從始至終帶著莫名其妙的微笑,青青則像一個提前進入青春叛逆期的小男孩兒一樣,以尖酸刻薄的語言對桌上每一道菜和圍坐在桌邊的人加以評論。

吃完飯向兩位老人家告了個罪,蕭天吩咐備馬,準備去天天拍賣場看看情況。

胖子走後天驕的財政亂成了一團糟,估計天天拍賣場那邊也好不了多少。只怪事起突然,胖子還沒來得及把工作安排好,就去度蜜月了。

蕭天出了天驕大門,早有僕役牽著他的棗紅馬等在大門口的樹蔭下。

同時在樹蔭下等著的還有兩個熟人:奧妤寧和胖嘟嘟。

一見蕭天出來,多嘴的胖丫頭就衝上前拉住他的衣衫:「蕭大將軍,你怎麼扔下我們小姐不管了?」

蕭天身後跟著的青青「耶」的一聲,沖了過來。

青青亮晶晶的小賊眼睛盯著奧妤寧上下打量,拉馬的僕役怪異的眼光卻在蕭天身上看來看去。

偏偏胖嘟嘟卻沒有一點說錯話的覺悟:「喂,你怎麼不說話?你把我們小姐扔在荒山野地里一走了之,你也太不負責任了!我們小姐千里迢迢地來找你,你又不見她!讓她在外面等了一個上午,到現在連午飯還都沒吃呢!」


這話是怎麼說的?

蕭天急了,他可不想跟這丫頭在天驕門口吵吵,想走吧,胖丫頭死死地拉著他的衣服不鬆開。

蕭天無奈,看向奧妤寧:「這位小姐,麻煩你管管你的丫頭。」

奧妤寧嘴角含笑,站在樹蔭下沒動地兒。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照在她的頭髮上,女子亞麻色的長發上布滿了斑駁的光點。她成熟美艷的臉上帶著一股調皮的微笑,卻就是不作聲:誰叫你把我們晾在外面一上午?

「怎麼回事?」青青天真可愛的小腦袋湊過來,圓圓的大眼睛里滿是純真無辜的表情:「這位胖姐姐你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我爹爹對你家小姐做了什麼事?為什麼說他不負責任?還有,你們為什麼千里迢迢來找他?你們沒吃午飯關他什麼事?」外表是個六七歲男孩的小魔頭眨了眨眼睛,很是認真地問道。

胖丫頭最討厭別人說她胖了,可是面對這個穿著一身嘻皮服裝,白嫩可愛的小男孩,她又發不出火。一時間只顧著生氣了,竟然沒注意青青後來說了些什麼。

青青卻是得理不饒人,他肉乎乎的小手去掰胖嘟嘟的胖手:「你別拉著我爹爹,我們還有正事要辦。除非」小男孩的眼睛轉了轉:「你說我爹爹對你家小姐不負責任,難道他對你家小姐始亂終棄,你家小姐就是傳說中的小三兒?那我娘怎麼辦?」小男孩扁著嘴,似乎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咦?事情怎麼發展到這一步了?蕭天大急。 青青幾句話把胖丫頭問得啞口無言,蕭天開始時聽著還是很爽的。

他知道青青是在為他解圍,所以對於青青冒充自己的兒子也沒多大意見。說實話,自從青青化形為人,變成這麼個小屁孩兒,蕭天就不自覺地忘了青青已經將近一百歲的事實,總是把他當成一個小可愛來看。卻忘了這小魔頭是出名的牙尖嘴利,心狠手辣。

怎麼連始亂終棄,小三兒之類的詞也出來了?蕭天不自覺地看向胖嘟嘟的主人,奧妤寧公主。

胖嘟嘟大驚復大窘,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小魔頭的問話。她像燙著似的鬆開蕭天的衣服,怒斥道:「你胡說什麼?!我家小姐怎麼會是什麼小,小什麼的?」

青青明亮的大眼睛里含著淚花:「胖姐姐,」他把那個胖字咬得特別重:「是你說我爹對你家小姐不負責任,又說你們千里迢迢來找他,怪他不給你們吃午飯,你們是誰呀?我家憑什麼給你吃午飯?」小男孩放低了聲音:「都這麼胖了,還惦記著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