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二人笑笑,程映雪示意可以了。

於是,宋三喜很快穿戴整齊,如釋重負般的笑笑。

這狀態,有點逗人。

美女師徒,又笑了。

不過,他陽剛的體魄,健康的身材線條,強大的個人能力,已深·入人心。

他,或許,將是人類醫學史上的一大奇迹之源。

宋三喜坐下來,很認真的說:「雪導,如果真能生產出藥物來,我想,這可以對標鷹國的Pfizer製藥的某款產品,是吧?」

程映雪知道,宋三喜說的是「小偉的哥哥」的簡化稱呼。

褚艷還激動道:「那是當然的啊,宋先生,要真能生產出專利藥物,經濟價值可大啦!你將,成為全球男人的英雄、上帝。」

程映雪,淡然一笑,點點頭。

宋三喜卻道:「不,我不想成為他們的英雄或者上帝,只想成為,他們的藥物生產、銷售供應商。」 葉牧歌從來都不怕事,他不像林虞圓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夠避開鋒芒也絕不會迎難而上。

他能夠拜入顧青陽門下,除了劍道之天賦,更是因為葉牧歌那一顆一往無前的心。

大道萬千,劍道同樣萬千,守護之劍,攻伐之劍,怒極而起的爆裂,又或是溫厚平和的平靜,劍之大道不在於聲勢是否浩大,一動一靜皆可以傷人性命。

而葉牧歌的劍就是鋒銳至極,氣勢逼人,向死而生的攻伐之劍。

他的劍道讓他明白有些時候是不能夠躲避,不能夠退讓的。

「好強的劍氣。」趙無慕心中一驚,然後掛上面對鳳舞閣那些美人兒的笑臉。這是來找宇文家麻煩的與他何干,如今倒是可以看熱鬧了。

宇文雄也有同樣的感受,雖然剛出現的白衣少年修為不如他,但浩蕩的劍氣也讓他心驚。

宇文雄看向葉牧歌,聽着趙予安對他的稱呼,宇文雄知道這個白衣少年同樣是顧青陽的弟子,似乎和那個叫做林虞的少年關係不淺。

「宇文家的人。」夏青染開口道。

葉牧歌順着夏青染的目光望去,而目光的盡頭正是穿着金甲持着長槍的宇文菁。

「師兄,她是命星境的強者,不要衝動。」趙予安沒有攔葉牧歌,但是依舊出言提醒道。

他和這位師兄見得不多,在他拜師的時候葉牧歌已經離開了天涼城,直到前幾個月葉牧歌帶着陳小皮回到北域時才見了一眼。

在趙予安的感受里,葉牧歌是個高傲的人。當然他其他的五位師兄都是極為高傲的人。修劍么,自然是要有些傲氣。

而最讓趙予安印象深刻的是初次見面時,葉牧歌只是看了趙予安一眼,但是僅僅一眼就讓他知道了兩人之間的差距。

比的不是武道修為,當時趙予安已經踏入命星,葉牧歌依舊還是聚星境。趙予安能夠深刻地從葉牧歌的雙眼中看出一把未出鞘的寶劍。

他不知道這是何意,於是他問他的老師顧青陽。顧青陽也坦言說道:「入道。」

說這兩個字的時候,趙予安能夠明顯感覺到顧青陽心中溢出的滿意。

這是他從未在雲淡風輕的顧青陽身上見到過的。由此,他也知道這是多麼高的評價。

如今,趙予安第一次感受到葉牧歌的劍意,無比鋒銳,趙予安只有在他另外幾位師兄的身上感受到過。

葉牧歌沒有停下腳步,走到宇文菁身前,手中的長劍微微輕顫,寶劍有靈,它已經感受到了它的主人的憤怒,藏不住的劍鋒想要為主人斬去憤怒的源頭。

但令人奇怪的是,兩人之間隔着宇文雄,而宇文雄竟是任憑葉牧歌越過他,朝向他的女兒。

宇文菁看向白衣少年,面對這俊俏無比的面容,即使是喜歡女人的她也不由得有一絲心動。但是眼前的少年或許在下一刻就要長劍出鞘,將她斬殺。

劍氣已經逼近了她的咽喉,毫無懼色的宇文菁知道她定會安然無恙,她釋放了氣息,讓這個白衣少年知曉自己的武道境界在他之上,然後…….她想看看白衣少年到底還敢不敢再出劍?

「為何殺他?」

為何?

起初是為了夏青染,但是後來發現是叛族者,不說林虞還沒死,當時殺了也就殺了。

宇文菁不會說出真相,正打算隨便編個理由誆騙一下的時候,卻又聽到聲音傳來。

「你不必說了。反正他死了,你也必須陪葬!」

葉牧歌自言自語地說着,從始至終都沒有把宇文菁放在眼中,自說自話而已。這言語又是張狂無比,比平日金刑城裏飛揚跋扈的紈絝公子都要囂張放肆。

敢叫在宇文菁陪葬,不說金刑城,就是整個五行天也都沒人敢這麼說。

趙無慕偷笑,對着一邊的趙予安說道:「你這師兄倒是個狠人。」

趙予安無語,緊張地看着葉牧歌,形勢不如人,終是殺不了宇文菁的。他以為葉牧歌冷靜而且睿智,但如今一看卻又不是。

「想必林師兄是葉師兄非常重要的人。」趙予安只能夠做此番設想。

嗡!

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如幽泉落水,清輝掠影,又有一絲輕微的龍吟聲響起。

清亮的劍光閃耀,劍身之上刻畫着北斗七星的紋路,七星位置精確無比的排列著,七星龍淵劍一出,沒有人會覺得這是凡品。

上古名劍便有上古名劍的光輝,再怎麼低調,若是出鞘也總要顯露一些特有的聲色。

「好劍!」即便是宇文菁這等眼高於頂的人也不由得讚歎一聲。

宇文菁想了想又說道:「如果你要是為了給那個小子報仇的話,那麼你配不上這把劍!」

葉牧歌不明白何意,他只知道他要為林虞報仇,然後他的修為不如眼前這個宇文家的人,所以他只能夠出一劍,一劍分生死。

分對方的生死,也分自己的生死!

葉牧歌持劍,目光鎖定了宇文菁。身形未動,靈力未涌,劍勢未起,劍意平靜,光是站在那裏卻是讓天地間的風雲匯聚,雲層積厚,清風亂舞。

地上的塵土,屋頂的瓦礫……還有所有人手中的兵刃,只要是附近所有的一切,能夠掌控的,又或者不被人掌控的紛紛開始顫動。

宇文菁也感受到了自己手中的金槍想要脫離自己的控制。這金槍是天階法寶,差一步就能夠孕育靈性,踏入靈寶的層次。如今依舊還是被葉牧歌所影響。

葉牧歌似一劍道超絕之人,當然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就是劍術超絕之人,但是靈力未動卻讓天地變色,這是如何做到。

所有人都看着這白衣少年,天涼城顧青陽的弟子竟是這般神奇,若是個個如此,那天涼城在四方大陸的地位應當更加超然才對。

就算是在場中趙無慕和宇文雄這唯二的兩位神光境也是面露疑惑,從未聽說,也從未見過。

趙予安一直在猜想自己的師兄將會用什麼劍法來來對戰宇文菁,如若最合適的自然就是顧青陽的《八方風雨劍》,進可攻退可守,劍招無一不會精妙絕倫。

自入門之後,趙予安也修行了《八方風雨劍》,因此他更加知道憑着《八方風雨劍》根本不足以彌補兩人之間的差距。

趙予安終於知道葉牧歌的打算!

「小叔,快攔下他!」趙予安神情嚴肅,並且焦急。

趙無慕愣了愣,說道:「這不是你師門的人怎叫我攔他?」

在拜入顧青陽門下時,有兩樣必學的武技,其一是顧青陽的成名絕學《八方風雨劍》,武技就放在閣中,能學多少看自己悟性。其二,就是如今葉牧歌正在施展的這一武技。

這武技僅一招,一招就能夠分生死。

書上是這般描述:一招破敵,向死而生。生於平凡,死於不甘。

當時趙予安沒有明白最後一句話的意思,直到他嘗試這修鍊這武技。

「師兄,這一招無論如何都能夠殺了宇文菁,但是師兄自己也活不了!」趙予安解釋道。

趙予安沒有說詳細,也沒有時間解釋其中的意思,他認出了葉牧歌的劍招,所以他只能夠儘快阻止他。

宇文菁突然意識到不妙,因為手中的金槍已經脫離了她的掌控,而她的身體早已經被悄無聲息地禁錮。可是對方是偽命星境,為何能夠操縱這樣的力量?

宇文菁看見劍尖指著自己,離咽喉不過是兩三寸的距離。

心頭頓生的無力感讓宇文菁心慌,她的生命如同完全被眼前的白衣少年掌控。

終於聽明白了的趙無慕想要動手救人,他不在乎宇文菁,但是應趙予安的要求,他也不想葉牧歌去同歸於盡、

「晚了!」趙無慕說道,「武技已經成型,若是現在干涉,死的只有這小子一人。」

葉牧歌周身環繞着一陣劍氣,能夠攪碎一切,包括不是屬於自己的靈力。

隨着劍氣籠罩的範圍不斷擴大,浩瀚的劍氣之中只有葉牧歌和宇文菁存在。別人進不來,宇文菁更是出不去。

砰!

「趙無慕,滾開!」宇文雄看出了其中危險,出手想要救下宇文菁,卻是被趙無慕攔下。

「殺人償命!」趙無慕厲聲說道。

宇文雄心頭一震,他知道趙無慕意有所指,但是他怎麼能夠放任宇文菁在自己眼前被人殺死。

宇文雄後悔,剛才是若是攔住這個少年就不會讓宇文菁陷入險境。如趙予安說的那樣,這武技之下宇文菁必死。

兩人之間只是差了一顆星辰而已,若是其他人或許做不到這樣,但是只是顧青陽門下的弟子,以生命做代價的武技彌補了境界的不足。

「葉師兄,不必以命換命!」趙予安焦急說道。他不知道葉牧歌出手之後是否能夠停下,但是如今也唯有葉牧歌自己有可能停止一切。

突然,一道流光忽至,刺穿了壓城的黑雲,平息了肆虐的狂風,天朗氣清。

流光落入劍氣籠罩之中,逆着劍氣轉動的方向,流轉不停。

「這是?」眾人疑惑。

「也是劍氣!」趙予安說道。他是修劍之人,感覺明銳一眼就認出了流光乃是劍氣所化。

「小……子,報仇…也不..急在…這一時!」

斷斷續續的話語聲從人群後傳出,這聲音一聽便是某個醉酒之人發出。或許喝上了頭才敢出手阻止。 房間內燈光大亮,台上也不演節目了,所有人都朝慘叫的方向看過去,薄仕奇站在沙發前,而那個叫東東的男孩,捂著鼻子,蜷縮在沙發上打滾。

「姐姐,555,疼死我了,姐姐我鼻子斷了,怎麼辦呢,姐姐我怕。」東東哭泣著,往趙澤初的懷裡鑽。

尤葉搖搖頭:「這年頭客串小奶狗也不容易,真敬業啊,一臉的鼻血,不忘討好澤初。」

趙澤初雖然衣著打扮相當低調,渾身上下沒有超過一萬塊的東西,但她身上那尊貴的氣質是遮掩不住的。

再加上趙澤初的的確確也是個美人兒,跟那些常來酒吧肥胖的富婆相比,這樣的金主姐姐,誰能不喜歡。

東東看起來是真的喜歡趙澤初,「姐姐,姐姐」的喊得甜絲絲的,趙澤初用紙巾幫他擦乾淨鼻血,摸了摸他的鼻子:「沒事兒,沒斷。」

她是醫生,一摸便知道了。

東東沒有理由再哭,眼神憤恨,卻不敢瞪薄仕奇。

來這裡的都是客人,他誰也得罪不起。

薄仕奇卻不放過他,一把揪了起來:「滾!」

東東慘兮兮地看著趙澤初:「姐姐……」

趙澤初不想掃大家的興,擺擺手:「走吧。」

東東出去了,趙澤初端起一杯酒:「不好意思各位,大家繼續吧,剛才只是個小插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