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商璟煜也是喜歡我的,希望他能對我好,關心我。

可惜我錯了…

我默默的流眼淚,不由的又想起了爸爸,自從爸爸去世后,奶奶性子冷淡從來不喜歡我,我就和沒有家的孩子一樣…

後來遇到了商璟煜…

我擦了一把眼淚,越想越難過,商璟煜根本不可能給我一個家,真的是我太貪婪了嗎?

「你哭了?」商璟煜不知何時到我我對面,饒是這樣的話,他問出來還是帶著疏離和冰冷。

「關你什麼事?你是我的什麼人?」我沒好氣的說,把頭偏向一邊,這個時候我真的很討厭看到商璟煜。

「為什麼哭?」商璟煜問。

「都說了不關你的事!你是我什麼人?以為跟我睡過幾次就可以插手我的生活了嗎?」

我沖他吼。

商璟煜的眼睛沉了沉,正要說什麼,電話響了,他不耐煩的接起電話說了幾句什麼,然後走到我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我有事出去一下,收回你剛剛的話!」說完他就下樓走了。

聽到他關門的聲音,我憤恨的把枕頭扔了下去…其實這個時候我多想他能留下來,安慰我幾句,哪怕哄哄我也好,可是他沒有,他就那麼走了。我長舒了口氣,這就是我選擇商璟煜的後果嗎,明知道他根本和普通男人不一樣,我還是貪心的希望他能溫

柔一點……

接下來的幾天平靜的難以置信,商璟煜沒有出現,那個木偶人也沒有出現…

我提心弔膽的過了幾天後,就天真的以為那個木偶人不會再來找我了,而賈老師的事我也盡量不去想,即使想了又有什麼用呢?

至於商璟煜…

我嘆了口氣,根本不想去想,一想到他心裡就堵的難過。

這天,我懶洋洋的靠在門口曬太陽,狀態像極了一個七八十的老太太。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一個黑影擋在我面前,

我抬頭,就看到一張猥瑣的臉,正笑眯眯的看著我。

大夏天的,看到他我平白泛起一股冷意。

「張…張強!」我往後退了退,睡意全無看。

沒錯,來人正是前幾天央求我讓我在給他介紹女朋友的猥瑣男張強。

前幾天他還只是有猥瑣的氣質,可是今天我怎麼覺得他周身散發著一股子陰森森的氣息!

「我…」張強說了一個字,然後歪著腦袋想了想,似乎在想接下來該說什麼,可是…

我看著張強那個幾乎歪到了脖子的聳拉下來的腦袋,頓時明白了,他不正常了,或許說,人的腦袋不能這麼彎…

「我…」張強還在試圖說話,並且用手扶了扶自己幾乎掉下來的腦袋。

「鬼呀!」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我大叫一聲,迅速跑開,進了隔壁的麻辣燙店,店裡有幾桌客人正在吃飯,我這個樣子,大家不由的都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臉色蒼白,大口喘氣,還不時的看向門外…

「安安,怎麼了?」麻辣燙店主姓周,我都管她叫周姐,此時周姐正停下手中的活,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沒…沒什麼!」我找了個椅子坐下,好在張強沒跟過來,我正要鬆口氣打電話求助的時候,門帘被掀開,張強搖搖晃晃的走進來。

「我去招呼客人!」周姐擔憂的看了看我,正要過去,我一把拉住她:「別過去!

周姐被我弄的神色也有些緊張,看了看張強,顯然只是單純的把他當做了流氓一類的。

「別怕,我去叫我老公!」周姐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

「別去!」我緊張的看著張強,卻發現張強很「乖順」的坐在一張桌子旁,一言不發,除了有些獃滯外,看不出異樣。

周姐趁機到了張強旁邊:「請問要吃點什麼?」

其實麻辣燙都是自主選的,根本不用問。

我想阻止周姐已經來不及了,好在張強並沒有做什麼,只是晃著大腦袋,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周姐看了他幾眼,也發現張強有問題,於是狐疑的走到我跟前。

「他腦子是不是不太好?」周姐狐疑的問。

我搖頭。

「有什麼叫我!」周姐見我魂不守舍不由說道。

我點點頭。

等周姐走了,我緊張的看著張強,發現他只是干坐著,除了姿勢有些怪異外沒有別的反應。

我咽了咽口水,起身,張強也站起來,我試著往門邊走他也跟了過來。

我就明白了,張強是跟著我的。

我拿出手機,這個時候雖然生商璟煜的氣,可是生氣歸生氣,我更惜命,於是給商璟煜撥了過去,只是電話並沒有接通,電話顯示不在服務區。我一陣慌亂,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的時候,瞟見念念門口杵了個人… 「小鍾!」我看到救命稻草一樣跑過去,激動的差點給小鍾一個大大的擁抱。

小鍾顯然沒想到我會這麼歡迎他,一時間詭異的站在原地,震驚的看著我,眼神頗為熟悉…

呃…

好像商璟煜每次看我就是這樣的,像看白痴…

「姐,你沒事吧!」小鍾扯著嘴角,乾巴巴的問。

我沒理他,趕緊把他拉進念念,隨手把門帶上。然後探出頭去看外面,張強果然跟了上來,他走的很慢,身體歪歪斜斜的,像是隨時要跌倒一般…

「看什麼呢?」小鍾趴到門口,也看到了張強,然後打趣的說:「姐,你膽子可真肥,不怕那個商總找你麻煩?」

我白了他一眼:「你仔細看!」

小鍾細細的看了看張強,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他死了!」

「嗯!」的確不是活人了,但是有東西在支撐他的身體,所以他看起來才這麼奇怪!」

張強點頭,然後問我:「一般來說只有黃皮子才會這樣!」

我點頭,上次黃志安死後,大部分黃皮子是死了,可是還有一小部分漏網之魚,黃皮子這種東西最記仇了,況且死的黃志安…

「我去看看!」小鍾說著就要出門,我連忙拉住他。

小鍾看了看我,笑嘻嘻的說:「姐,放心,我有分寸!」

說完就出了門。

我看見他走到張強面前,然後從懷裡掏出個什麼東西照著張強就灑了過去,張強卻毫無反應,小鍾一溜煙跑了回來。

「不是黃皮子!藥粉對它不管用!」他說完,臉色凝重。

我一怔。

不是黃皮子,難道是…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中迅速出現了那個木偶人,在看張強時,就更加覺得張強現在的四肢軀幹和頭,都像是一個被人操縱的提線木偶一樣。

「什麼鬼東西,大白天的這麼嚇人!」小鍾臉色凝重的說:「我的法器都放在車裡里,等我拿過來,砍死它!」

小鍾躍躍欲試的,就要出門,我拉了他一把。

「怎麼了姐?你不相信我?」小鍾詫異。

「不是!」我看著越來越靠近的張強說:「我知道那是什麼…」

等我把事情大概和小鍾一說,小鐘的眼睛登時就亮了。

「果然有這樣的事!」

我覺得他似乎知道什麼趕緊追問他怎麼回事。

小鍾說:「爺爺書里說過賈老師的事,寄居在物品上的也有,大多是主人生前對某一樣東西太過喜愛,以至於死後都不願意離開,寄居在物品上。」

我聽小鍾說的頭頭是道,不由的多看了他幾眼,這傢伙以前從來不看書的,如今吃的這麼透,想必下了不少的功夫,看來他真的很喜歡陰陽先生這一行…

在我愣神的功夫,小鍾已經巴巴的說完了。正滿臉期待的看著我,那樣子彷彿是等待主人誇獎的小狗…

我「…」

我清了清喉嚨:「你有辦法對付那個木偶人嗎?」

小鍾搖頭:「沒有!」

我「…」

見我失望,小鍾說:「除非把它燒了,可我們根本抓不到它,而且我們的實力普通的火未必就能燒了它,得三味真火!」



我幾乎吐血,三味真火,我去哪找紅孩兒去。小鍾其實也對這些不是太清楚,畢竟他只是從書上看到的,有好多東西都不懂,也是,如果自己看書都能看懂學會,也就不需要老師了,小鐘好學的心是有,可惜他爺爺去世了,否則他肯定能成為一個很

好的陰陽先生。

我感嘆完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張強已經到了門口,卻不進來,就站在門口,搖搖晃晃的看的人極其不舒服。

我和小鐘被堵在屋子裡半晌,小鍾掄起胳膊說:「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等著,我去收拾他!」

「你有三味真火?」我狐疑。

小鍾冷笑:「沒有三味真火,我是真火,這東西就是來添堵的!」

說完小鐘不顧我的阻攔出門,臨走還把我家拖把拿走了。

我眼睜睜的看著小鍾掄起拖把就朝張強身上招呼,那畫面即簡單又粗暴…

我萬萬沒想到,幾天不見小鍾脾氣這麼爆,張強被他打的東倒西歪,很快躺在地上不動了,門外圍了一圈人看熱鬧,但是被小鐘的氣勢嚇到了,離的還挺遠,還有人拿出手機撥了警局的電話…

我「…」

等小鍾打完,張強已經一動不動,胳膊,雙腿軟趴趴的,像是被人打斷了骨頭一般。

小鍾拿著拖把喘氣的空當,張強的肚子突然鼓了一塊,然後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動,眾人都睜大了眼睛…

一個一尺高的木偶人從張強的肚子里鑽了出來,惡狠狠的看了我們一眼,跳進人群,很快消失不見了…

眾人都驚到了,唬的甚至忘了用手機拍照。

警察幾分鐘就到了,速度快的嚇人,領頭的是老邢那個陰惻惻一臉死人白的徒弟李靖,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每次看我,都讓我覺得他的眼神另有深意。

「你們先跟我回去!」李靖指著我和小鍾說。

小鍾顯然因為上次殯儀館女屍嚴雪的事和李靖認識,不過兩個人脾氣不太對付,也沒說什麼就扔了拖把跟了上去。

我挨著小鍾,暗暗說道:「他們怎麼來的這麼快?」

小鍾壓低聲音說:「姐,你也發現了吧?」

我狐疑的看著他。

「我就是看到他們鬼鬼祟祟的在你家周圍我才過來找你想提醒你!」

我一怔!

「你剛剛打張強是故意引他們出手的?」我問。

小鐘點頭:「這些個警察,從嚴雪開始就鬼鬼祟祟的,誰知道他們安的什麼心!」

我深有體會,尤其是上次還看到老邢和商璟煜合作收拾黃志安的視頻。

雖然不知道他們什麼關係,不過我知道商璟煜不簡單,老邢他們也不簡單,所以對於李靖,我本能有了許多警惕。

我們很快被帶到了附近的一個倉庫,說是倉庫只是外表的,裡面別有洞天,不過我們被領著走,只看到了有限的幾個裝修死板的辦公室。

「坐!」李靖惜字如金,一張死人臉板的閉上眼睛和屍體差不多。

我和小鍾坐下,小鍾翹著二郎腿,一副小混混的樣子,我這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小鍾換了新衣服,花襯衫,短褲,一雙很悶騷的鞋,外加一個理的很簡單利落的頭髮…

我「…」

看慣了商璟煜的高品味性冷淡打扮,如今這麼一看小鍾,有種看到花公雞的感覺。小鍾卻看了看我,自下而上摸了一把自己的頭髮問:「姐,我這身打扮怎麼樣?」 我扯了個笑:「還不錯!」

我們兩還沒說兩句話,死人臉李靖就不滿意的吭了一聲,小鍾白了他一眼,顯然對李靖不滿。

「有什麼話快說!」小鐘不耐煩的說。

我咽了咽口水,心想,小鍾這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囂張,這麼目中無人了?

我又看了一眼李靖,見他一張死人臉依舊那麼難看,我忍不住想,他們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李靖不悅的看了小鍾一眼,轉頭問我:「今天的事你怎麼解釋?」

我還沒說話,小鍾就站起來說:「你是瞎了嗎?看不到是那東西盯上我姐了?」

「鍾慶,注意你的態度!」李靖也站了起來,一臉的陰沉。

「就這態度怎麼了?老子忍你們很久了,明明你們能幫忙,卻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看熱鬧,還他媽靈異警察,我呸!」小鍾在地上唾了一口。

我都驚呆了,印象中小鍾脾氣不錯的,如今…

感覺越來越不認識他了?不過…這樣的小鍾我倒是挺喜歡的。

李靖臉氣的更白了,正要說話,我趕緊幫著小鍾說:「小鍾說的沒錯!而且事情的經過你們都看到了,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

李靖顯然沒想到我也和小鍾一樣,嘴唇動了好幾下都沒說什麼來。

我才懶得理他,本來就是他不佔理。

何況,我就是個幫親不幫理的人。

被我們兩堵了回去,李靖氣的出了門,出門時還不忘狠狠的摔了門。

等李靖走後,我問小鍾:「他哪裡得罪你了?」

我知道小鍾一直不是個刻薄的人,他那麼對李靖,一定是李靖觸犯了他的底線。

小鍾看了門口一眼,彷彿李靖就站在那一樣。

我有些好笑。

「我就是見不慣他那副死人臉又娘娘腔的樣子!」小鍾說完忍不住把他和李靖的事說了一遍。

他之所以討厭李靖是因為李靖打了他,具體的事情還是因為殯儀館女屍那次他被帶回來問話,期間他抽空去廁所,看到李靖從女廁所出來,小鍾當時就覺得他是個變態,居然去上女廁所。

很顯然,小鐘的嘲笑太明顯,李靖越看越來氣,毫無徵兆的就讓小鍾摔了個狗吃屎。

小鍾爬起來,甚至不知道李靖是怎麼做到的,他覺得李靖用了什麼妖術,可是他再反抗,李靖又是故技重施…

小鐘口若懸河的控訴李靖的事,我聽的頭疼,好不容易等他說完了,我才有機會問:「你說他們接下來會怎麼做?」

「放長線,釣大魚!」小鍾精闢的總結:「他們這麼鬼鬼祟祟的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一定會放了我們,用我們引出他們想要的東西!」

我幾乎都要給小鐘鼓掌了,幾天不見,小鍾是開竅了嗎?

果然,換了個警察問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問題后,我們被放了。

我和小鍾出門,沒多久就回到了念念。

我卻一眼看到了門口的幾個人。

我心一沉。

劉管家恭敬的走過來說了句:「凌小姐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