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彥想着,不禁覺得有些失望。

誒……

他這是怎麼了?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爲什麼一提到夏蕾,他整個人就變得如此失控?

這是他從小到大都未曾發生過的情況。

難道,這就是愛情?

可以讓人變得極其瘋狂的愛情嗎?

左彥心裏呆呆的想,嘴角不由得勾起一絲苦笑。拿起口袋裏的手機,左彥翻開聯繫薄,夏蕾的名字排在了第一位。

左彥的手在鍵盤上不知道該摁下去還是不該摁下去,只是躊躇了好一會兒,那幾個數字都在他的眼前翻來翻去啊翻來覆去……

嗬!

他左彥,竟然也會變成這個模樣。

左彥想着,不禁自己都感到可笑。

唉,算了,打吧!

最起碼,可以聽聽她的聲音也好啊?

左彥心裏想着,摁下了手機的撥通鍵。

可是……

在他最急切的等待之下,迴應給他的,卻是一陣極其官方的女聲–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打。

左彥暴躁的直接將手機扔了出去。

名貴的手機在半空之中劃出一個唯美的拋物線……

驀地,手機落在地上,摔成了兩半。

可是左彥卻連看都沒看一樣,但是眉毛兀自擰的死死的:“嘶!這小女人是怎麼回事?從昨天到現在都在關機?!她是誠心嗎?!” ?

“蕾……”

夜浩簡直是迫不及待回到家裏的。

似乎就生怕夏蕾會離開似得。

剛一推開門進去,便看到夏蕾正蜷縮在小沙發上,蒼白的臉讓人感到觸目驚心,下意識的走向她,屏住呼吸,又生怕她會醒過來似得。

“誒……蕾。”

夜浩嘆息一聲,俯下身,手指想要去撫摸她那光滑而潔白的臉,卻在下一秒,僵住了手指:“真的不知道左彥那傢伙是怎麼想的,誒……”

他現在還不敢碰她。

她此刻,就像是這世界上最美也最容易破碎的花瓶一樣,稍稍一碰,似乎就會破碎,讓人不禁心生疼惜。

不知道過了多久,沙發上的女人眨了眨眼睛,率先睜開了眼眸,剛一醒來,便看到夜浩坐在旁邊,正雙眸溫柔的凝視着她。

夏蕾一驚,挑了挑眉骨,一臉訝異:“浩哥……你回來了?”

“嗯

。”

夜浩點了點頭,嘴角牽起一抹弧:“今天睡的很踏實啊。”

“嗯,很久好像都沒有睡過這樣踏實的覺了。”

“你也不怕感冒。”

男人說着,揉了揉她發亂的劉海。

夏蕾甩了甩頭,幽幽一笑:“嘿嘿,不怕。”

“餓了沒?”

夜浩收起目光,輕輕問。

“嗯,有一點。”

“走!我帶你去吃飯。”

夜浩說着,一把拉起夏蕾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外面,一片燈紅酒綠、車水馬龍。

身着單薄衣服的夏蕾跟夜浩肩並肩的走在街道上,四周全都是閃爍而耀眼的霓虹燈,不斷的放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投射、投射、再投射。

夏蕾輕呼了一口氣,不知道是否是她穿的衣服太少了,還是天氣真的變得有些冷,她竟然開始無法控制的發抖。

猶如是感受到了她的寒冷,夜浩連忙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夏蕾的身上。

夏蕾全身一顫,擡起頭詫異的望着自己身側的男人,見夏蕾一個勁兒的看着自己,夜浩不禁失聲笑了出來:“怎麼?傻丫頭,瞪着我看幹嘛?我臉上是有什麼了嗎?”

“嗬!沒有!沒有!”

夏蕾連忙搖頭,繼續埋頭朝前走,似乎根本不看前方的路。

見她這般好笑的樣子,夜浩不禁也笑開了。

“你想吃點什麼?”

“隨便啊,我都沒意見。”

夏蕾鼻頭紅紅的說,

“那海底撈怎麼樣?”

“嗯。”

夏蕾點了點頭,但是說實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剛在家還是肚子裏有些餓呢,現在一出來,反而一點餓意都沒有了,她自己都覺得訝異。

可是一扭頭,看到夜浩滿臉期待的神色,她所有的話語不禁又都卡在了她的喉嚨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誒,她也真的是個悲劇啊。

正想着,夜浩的腳步驟然停了下來,夏蕾正覺得訝異,只見站在他們跟前的兩抹身影,如同一副極其刺眼的畫面一樣–

一身奢華衣服的性感女人正拉扯着左彥走到一家飯店裏,左彥雖然有些不太情願,可是卻最終還是跟着那女人走了進去。

然而,這個女人就是她上次在別墅見到的那個–嵐雅? ?

好像是這個名字。

一種細微的痛,不知不覺的在夏蕾的心底裏蔓延開來。

嗬!

他們的關係都已經如此親密了,都可以不顧她的感受,兩個人開始吃飯了。而且吃的是燭光晚餐。

想到之前左彥給自己打的那麼多通電話,夏蕾不禁覺得虛僞無比。

可惡!

真的是可惡!

夏蕾掉頭就想走,夜浩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臂,拖着她往裏走:“蕾,我覺得這裏似乎也不錯,走吧,我們也進去嚐嚐。”

“啊?!”

夏蕾一怔,還未緩過神,身子就已經被夜浩推的走到了那個飯店裏面。

富麗堂皇的飯店燈光十足,晃得人的眼睛幾乎都睜不開來、

夏蕾皺了皺眉,看向身側的男人,不禁直打鼓:“浩哥,我們幹嘛要來這裏吃?”

“蕾,有些事情,逃避也是不可能的,我們終究都還是要面對的,你懂嗎?”

夜浩語重心長的說着,那眼眸裏透露出的關切以及期待讓夏蕾不由得心開始悸動起來

她自然知道他這些話的意思,可是若是要她真的那麼去做,她也真的一下子失去了主意了。

嗬,她現在應該怎麼辦?!

她自己也是沒數的啊。

想着,夏蕾不禁感到頭疼萬分。

“來吧,蕾,我們坐下來。”

說着,夜浩拉着她坐在了座位上,然而,聽力極好的左彥自然也聽到了後面的那道男聲。

男人不約而同的回過頭,正好對上坐在椅子上夏蕾看他的目光,一時間,兩個人的眼眸相匯,其中無數花火在流淌起來。

嵐雅的目光也跟着望去,見左彥一語不發,只是凝視着夏蕾看的模樣,眉頭率先皺了起來:“彥。”

在人面前,她不能再叫他王上或者王,只好這樣叫他。

左彥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嵐雅皺了皺眉又環顧一週,手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臂:“這裏有很多族長他們的眼線,你要注意點啊!”

眼線……

這二字瞬間驚擾了左彥所有的意識。

左彥回過頭,收起視線,轉頭不再去看夏蕾。

然而,感受到男人的舉動,夏蕾全身一顫,也跟着回過了頭。

“蕾,你沒事吧?”

夜浩望着臉色難看的夏蕾問。

“沒……沒事。”

她該面對嗎?

可是,她真的沒有勇氣啊。

尤其是在這個男人第一時間看她的那一幕。

他那雙陰驁的眸子在她的生命之中出現過無數次,然而今天的這一次,目光卻極其陌生。

我乃路易十四 夏蕾捂住胸口,嘴脣下意識的顫抖起來:“浩哥,不如,我們走吧?”

“蕾……”

夜浩想要叫住她,畢竟她這樣躲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可是夏蕾只是一味的搖頭。

她不想……她不想再這樣下去了,不然,她非瘋了不可。

“浩哥,我先去一趟衛生間。”

說着,夏蕾連忙抓起書包朝着後面的衛生間跑去,夜浩喊夏蕾,可是她卻像是聽不到一樣,一直往衛生間的方向跑。

直到腳步跑進衛生間,狠狠關上衛生間的門的那一刻,她的淚水終於無法抑制的流了下來。 剛剛,她清晰的看到了他對嵐雅微笑的那一畫面。

他好像,都沒有對她笑過多少次。

然而……今日……

冰涼的淚水一次次的劃過她的臉龐,夏蕾放下捂住胸口的手,無力的垂在兩邊;“夏蕾,不是說好不想了嗎?爲什麼你又開始這樣了?爲什麼?”

夏蕾對自己喃喃自語,可是這些話對於她來說,此刻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腦海裏排山倒海的全都是適才那些畫面。

爲什麼要讓她看到?!

天啊!爲什麼!

爲什麼一開始左彥成爲了她的敵人,現在又成爲了困擾她心的男人?!

爲什麼事情會突然變得這麼快?!

她有許多個爲什麼,可是就是不知道……她現在應該怎麼做……

她要怎麼做,纔可以忘掉左彥,忘掉適才的那一幕幕?

他跟別的女人嬉笑、跟別的女人****,這些她管不着!

可是……她要管她的心啊。千千小說網

大顆大顆的淚水蜂涌而下,夏蕾正不知道應該如何抑制,突地,夏蕾只感覺自己倚着的門被人用力地一頂,緊跟着門被打開,她身子眼看着朝着地板傾倒而去,這時一雙手臂毫無預料的扶住她的纖腰,緊跟着,夏蕾嗅到了一股很好聞的菸草味

淡淡的,卻充斥在她的鼻子裏,不斷侵襲着她的一切神經。

夏蕾一怔,幽幽擡頭,看向眼前這個熟悉的臉龐,那熟悉的眉眼、俊逸的臉龐、優雅的氣質、冷峻的身影,這一秒,瞬間彙集成爲一個人–左彥!

天!

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

而且,他來這裏做什麼?!

夏蕾瞳孔瞬間放大,下意識的想要推開他的胸膛,去躲避他,然而手卻被他狠狠抓住,那雙鷹隼的眸子,緊逼她的雙眸:“夏蕾,爲什麼要跟夜浩一起來吃飯?!昨晚,你們發生了什麼?!”

一出口,左彥都想不到,他竟然是如此惡劣的口氣。

夏蕾聽罷,不禁冷笑出聲。

嗬!

這都是什麼時候了?!

他竟然還會以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做錯事、出牆的人不是他嘛?!

爲什麼現在搞的好像是她在外遇一樣?!

該死的!

“左彥,你憑什麼問我這些?”

夏蕾的反抗,使得剛剛還有一點懊惱的左彥一下子來了火。

**!

這個小女人問他憑什麼?!

就憑着他心裏只有她一個人!

“你跟其他女人來這裏吃飯,難道我就不能跟其他男人來這裏吃飯了嗎?! 網遊之最強傳說 難道你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嘛?!“

夏蕾一字一眼,凌厲的小嘴每一句話都說的極其犀利,憋的左彥是一陣悶火。

“夏蕾!你別惹我!”

“惹?”

夏蕾對於這個詞,有着很深很深的不滿。

什麼叫做她惹他?!

現在是誰惹誰,他能不能搞搞清楚?

明明是他突然跑到衛生間來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後還大聲質問她,現在可好,竟然又把這些事情推到了她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