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一千多號人,每天消耗的糧食,就不是一筆小數目。

猛虎山位於三國交界之處,大規模採購糧食非常困難。

「科特族擅長騎射,把繳獲的盾牌帶上。」吳凱說道。

一行六百多人,快步前往虎跳峽。

「二弟,四弟,六弟,你們帶人斷其後路。」甄猛說道。

「是,大哥。」三人齊聲應下。

半個小時后,科特族的商隊,氣勢如虹的走進虎跳峽。

「六弟,什麼時候動手?」吳凱問道。

「等大哥他們動手了,我們再從後面殺過去。」陳宇說道。

「動手的時候,弓箭手速射三次,盾牌手在前,長槍手防備騎兵!」吳凱說道。

「是!」眾人齊聲應下。

眼見科特族的商隊到來,甄猛大聲喝道:「殺!」

五十幾名弓箭手,快速彎弓搭箭拉弦,一根根箭矢激射而下。

速射幾次之後,甄猛拔出長刀,身先士卒的沖了下去。

徐成、趙光明帶著三百多名兄弟,氣勢洶洶的一擁而上。

「殺光他們!」科特族少族長卡特爾,拔出腰間的彎刀,策馬迎了上去。

「不好,有先天高手。」見敵人揮舞先天刀氣,一刀幹掉六個手下,甄猛心中一緊,咬牙殺向那名科特族的先天高手。

聽見前方喊打喊殺的聲音,陳宇拿起黑龍弓,有恃無恐的沖了過去。

吳凱、周海帶著剩下的兄弟,步履如飛的緊隨其後。

正在與先天高手對決的甄猛,猝不及防之下,被三根箭矢命中。

「死!」手持彎刀的卡特爾,兇猛無比的一刀接著一刀。

頃刻之間,甄猛被一道先天刀氣命中,神情不甘的倒飛數十米。

「保護大當家!」徐成大聲叫道。

陳宇彎弓搭箭拉弦,一箭秒殺科特爾,快步沖向吐血不止的大當家。

「六弟,給,給我報仇。」甄猛有氣無力的說道。

「大哥,你放心。」陳宇用力點了點頭。

甄猛腦袋一歪,氣息消失無蹤。

大當家橫死當場,陳宇心中升起一絲怒氣,揮舞黑龍弓,所向披靡的大開殺戒。

獸筋所制的弓弦,猶如鋒利的刀刃,將一個個科特族的人劈成兩截。

玄鐵製成的弓身,如棍如錘,把一個個科特族的武者砸飛。

「殺光他們!」吳凱大聲叫道。

沒過多久,科特族商隊的人,就全部變成了屍體。

看著死不瞑目的大當家,吳凱等人心中悲痛不已。

「打掃戰場,抬上大當家,我們回山。」陳宇說道。

處理好甄猛的後事,吳凱等人來到聚義堂。

「國不可一日無君,山寨不可一日無主。」徐成說道。

「六弟文武雙全,他最適合擔任大當家。」吳凱說道。

「我同意。」徐成附和道。

「我也同意。」周海說道。

「我沒有意見。」趙光明說道。

「還是二哥做大當家吧。」陳宇說道。

「六弟,論武力,整個山寨都不是你對手,論智謀,也沒誰比得上你,大當家的位置,你不做誰做?」徐成說道。

「是啊,六弟。」吳凱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暫時當這個大當家吧,等大哥的二子甄強,實力達到後天極限,再讓他子承父業。」陳宇說道。

大當家身死,他當上新任大當家,名次重新排了一下。

除了陳宇從六弟變成了大哥,其餘人的排名未變分毫。


「見過大哥。」吳凱抱拳行禮道。

「見過大哥。」徐成等人拱手行禮。

「甄強,你可願拜我為師?」陳宇問道。

「徒兒見過師父。」年僅十三歲的甄強,跪地磕了九個頭。

「很好。」陳宇點了點頭。

「大哥,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吳凱問道。

「在酒樓周圍,建一個城池……」陳宇說道。

「大哥,我們殺了官兵,又與幾個家族和十幾個鏢局有仇,在山下建城,怕是難如登天。」吳凱皺著眉頭說道。

「官兵不足為懼,各大家族與鏢局,也算不得什麼,只要他們敢來,一箭滅殺領頭之人,其餘人不攻自破!」陳宇說道。

「那倒也是。」徐成點了點頭。

可不是嘛?先天中期的范星海,被他用一塊石頭砸死了。

先天初期的趙南山、周興成、吳江河,被他用弓箭秒殺了。

科特族的少族長,先天中期的卡特爾,也被他一箭射殺。

在吳凱等人看來,除非宗師級武者親臨,誰是陳宇的對手?

次日早晨,甄強來到房間外,叫道:「師父。」

房門自動打開,陳宇邁步走了出來,笑著點了點頭。

「師父。」甄強再次叫道。

「從今天開始,我傳你內功心法。」陳宇說道。


「師父,我學過烈火功。」甄強說道。

「烈火功成就有限,我教你五行神功。」陳宇說道,功法的名字,是他隨便想的,五行神功的內容,只是形意神功的一部分。 陳宇口裡的五行神功,只有形意神功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涉及三十六個穴位,一千九百六十條經脈,其品級卻遠超當前世界的任何內功心法。

足足用了三個月時間,甄強才掌握經脈和穴位的位置。

把功法的內容傳給對方后,陳宇笑著說道:「你先自行修鍊,不懂的地方,先自己琢磨一下,實在想不明白再來問我。」

「是,師父。」甄強點頭應下。

陳宇起身下山,督促一眾手下建城。

打劫過往商旅,收益看似很豐厚,但與城池建好之後相比,明顯不值一提。


搶劫商隊無異於殺雞取卵,猛虎山的地理位置非常好,若能建一個城池,待來往商隊增多,酒樓、客棧、賭場的收入,絕對能讓任何勢力眼紅。

一個多月後,三萬官兵前來剿匪。

一箭秒殺統兵的將領,射殺幾個軍官之後,三萬士兵鳥作雲散。



兩個多月後,朝廷派遣七個先天武者前來尋仇。

一箭一個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又是一個宗師級強者殺了過來。

陳宇隨手一刀丟去,宗師前期的周子龍,被那把長刀釘在一棵樹上。

自此之後,朝廷偃旗息鼓,江湖勢力紛紛低頭。

一座座商鋪,一個個酒樓,一棟棟房屋,一個個賭場拔地而起。

來往商旅繳納入城費,平安無事的通過猛虎城。

不知從何時起,猛虎城內多了一些武者和商人。

有的租賃店鋪做生意,有的沉迷於賭場……

「大哥,這個月的入城費足有兩萬多兩銀子,商鋪的租金也有一萬多兩,酒樓賺了兩萬多兩,賭場賺了七萬多兩……」吳凱笑容滿面的說道。

「我們的烈火燒,竟然賺了五十幾萬兩?」徐成膛目結舌的說道。

「月賺七十幾萬兩,比打劫商隊強多了。」周海笑著說道。

「一年之後,月賺一百萬兩銀子,沒有任何問題。」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時間如流水,十年轉瞬即逝。

城主府,客廳之中,眾人依次坐下。

「從即日起,城主由甄強擔任。」陳宇說道。

「大哥?」吳凱詢問道。

「甄強的修為達到後天極限,等閑宗師強者,都不是他對手,我打算雲遊天下,猛虎城不能一日無主……」陳宇緩緩說道。

「是,大哥。」眾人齊聲應下。

辭別一眾兄弟,陳宇獨自離去,成就大道遙遙無期,這些年來,絞盡腦汁的他,也沒迸發出絲毫靈感,自覺留之無益,他決定抽身而去。

一念之間,個人餘額減少,旅遊時間結束,陳宇回到雲霧山莊。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見他突然出現,唐詩欣喜不已的問道。

「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不一樣,我在異界待了幾年。」陳宇說道。

幾個月後,又想去異界的他,給家人充了一些閉關的念頭……

一個個家人先後閉關修鍊,獨自一人的陳宇,再次進入異界。

「科技世界,搞幾十年的研究吧,但願能有所收穫。」

花錢充了旅遊時間和時間流速,陳宇客串全能科學家,時而研究基因,時而研究物理,時而研究化學,時而研究數學,時而研究星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