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時一股巨大的風撲面而來,直刮人臉上,幾人順勢倒在了地上。

“你,過來一下。”那邊說道。 “對,就是你,猶豫什麼,快過來!”蒼無惑從翼虎的背上一躍而下,穩穩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剛纔在樓頂休息的時候下面的談話剛好被他聽到了。

那人看到那異常強大的怪物,心裏咯噔一下,心想這必然不是什麼小人物,爲了保命也是趕緊的就跑了過來,躬着身子道:“大人有什麼吩咐?”

“把你剛纔說的,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這個……”

“怎麼?有問題嗎?”蒼無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沒……沒……”這人背後冷汗直淌,擦了擦額頭,對蒼無惑又道,“小人也是偶然看到的,在離這不遠處的人造生態公園裏出現了一大羣人,他們的身上都散發出讓我害怕的氣息。所以小人也不敢靠近,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他們在商議要合力討伐什麼怪物。”

他瞥了蒼無惑一眼,發現他沒有生氣的樣子,便又鬆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一聲巨大的咆哮,還有一個黑影子聳立在遠處,後來我實在太害怕了,直接就逃走了。”

“那黑影子是什麼?”

“……小人也不知道。”

蒼無惑注視着他,想了想也覺得他沒有撒謊的理由跳上翼虎便跑走了。

這人看到蒼無惑走遠,整個人都癱軟下來,背後的衣服完全都溼透了,那面具下的眼神他估計這一輩子都忘不了。回頭看了看後面的人,他們看着自己的目光已然變了樣……

……

“我能感覺到,前面有許多的人。”蒼無惑那斗篷下是冰冷的聲音,就像在自言自語一樣。

這是拉米修的能力,叫什麼精神鏈接,只要相聚不遠都能通過意念傳話,不過那寬大的帽子下就是拉米修,對於他一直用這樣的方式交流很是無語,一旁的人看自己就真的像神經病一樣。

“如果真的是一個巨大的黑影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回去準備一下,這一次可能借用吳子薰的力量了。”拉米修嚴肅的道。

“你遇到過它嗎?”

“不,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它們的同族,這一次那蟲洞大開,放進來了不少的東西。”

想着拉米修一天可以用幾次空間跳躍的能力,蒼無惑也不怕,有什麼跑開就是了,或許可以先去看一下。於是把想法都告訴了他,拉米修也拗不過蒼無惑,只得先同意,於是就急急忙忙的向着人造生態公園前進。

全能天醫 人造生態公園中。

幾棵樹木開了花,木屑灑得遍地都是,旁邊還有一具怪物的屍體,有經驗見識的人一看就知道那是e級中的高級貨色。

“哎呀,我滴大哥,你可真是俺親哥哥呀,這種寶貝你也拿出來了?” 第一凰妃 一粗糙男人看着眼前這人口水都流出來了,不過那眼神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那人手中的那隻杯子,裏面是青綠色的光,被他晃動着可以看到是鮮麗的液體。

“價值1200驚魂點的‘酸湯’,喝一口裂開的傷口都可以長出肉芽來。”他笑了笑,又趕緊的小心又小心的滴了一滴出來在滿是傷口的胸膛上,接着馬上又把杯子收了起來,這可是他救命用的。

“誒,別呀哥,俺還沒看夠呢,再說一滴怎麼夠呢?”

“呆子,這裏人多眼雜的,當心遭了仙人跳。”陳霆是左瞄右瞄,確定沒有任何人後才舒了心,不過眉頭又馬上一挑,轉身看向了後面,一個全身被斗篷籠罩小個子走了過來。

“誰?!”

兩人一下炸了魂,這人全身都散發出冰冷的氣息,面孔都看不清,怎麼都是一副來者不善的感覺。

蒼無惑取下斗篷,盡力掩蓋住自己的眼神,道:“喲!我就是來問路的。”

這人蒼無惑認識,在遭遇屍將的時候遇到過他,不過那個叫楊皮的人怎麼會沒和他在一起了?

“小兄弟,不是我說,就現在這驚魂遊戲城誰也不信誰了,早已經沒有當初那種社會的景象。”

“對!俺聽他的!”

“……”

陳霆阻止了他把武器拿出來,攔在身後。眼前的少年實在是太不詳了,絕對不能輕易動手。

蒼無惑看到他的手摸着後面的大劍,看樣子只要自己一有動作他就會毫不猶豫攻擊。

無奈只好攤開雙手,道:“放心,我只是來打探一下你們會去討伐的那個怪物是什麼,還有大本營呢?我也想加入。”

這麼一聽到,又細細的看了蒼無惑一眼,覺得蒼無惑可能是一個獨行者,便信了三分。

他眼睛一轉,道:“這一次來的人多了,無月的小少爺也來了,還有幾個強大的獨行者,實力非常強大,據說還有幾個稀有能力的人也來了。”

“稀有能力?”蒼無惑皺起了眉頭。

在天魂學院中的藏書管中他看到過解釋,就像孫洛的絕對把控,放電妹的放電,還有拉米的空間跳躍都是稀有的能力。這種懷有稀有能力的人一般都強大得過分,意志無比的堅定,使用掠奪成功的機率太小了,說不定會被反噬。

“對,他們的營地就在前面,我們也正要過去,可以帶你一程。”

“俺的哥勒……”

陳霆打住了他,示意他別說話。

蒼無惑笑了笑,其實他知道那些人在哪,只不過看到這人有些眼熟才故意過來看看的,沒想到還真認識。只不過自己的樣貌大變,他卻是認不出來了。

蒼無惑明白他的意圖,想來他還真是一個聰明人,當時果然沒看錯他。就這樣陳霆在前面提心吊膽的走着,蒼無惑漫不經心的跟着,嘴裏叼着一根路邊的野草。

“本想幫他的,看那傷口似乎有些過於嚴重了。”

“那你爲什麼不幫他呢?”拉米道。

蒼無惑嘆了一口氣,道:“現在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其實這都怪你,當時要去擺那閃王一道,誰知道……”

“誰知道那王的心胸那麼狹窄,到處通緝我們倆。”

蒼無惑白了他一眼,道:“現在能忍就忍吧,現在救他說不定還會被起反感,認爲是敵意,得不償失。”

些許交流的時間,他們來到了一處巨大的篝火旁邊,無數的人安營紮寨在這裏,小販不停的吆喝着,各種藥水裝備擺了出來售賣,本是危險之地的這裏反而形成了一派熱鬧的景象。 首先啊,感謝牽着蝸牛去散步長期以來的推薦票支持,真的非常感謝,當然還有其他人在瀏覽器裏面也給我過推薦票,我都記得。

感謝小玎給我很多本書的推薦,還有浩成,伊佐等,這裏我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感謝所有對本書支持的人,謝謝你們!

我是第一次寫書吧,基本上是沒有什麼經驗的,各種瀏覽器我也在看,包括某追書軟件等,我知道看本書的人還是有的,這讓我很高興,我開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寫了55萬字了吧,幾乎都是晚上寫的,抽的空餘時間,嗯,其實我覺得我很不錯了,對於我這樣工科生而言。

這本書我覺得我的劇情很不錯,但畢竟是第一次寫,有非常多的不足的地方。原本我是準備寫個300到400萬字的,但是我想了一個五一節,對於我這樣的新手而言一開始還是不要寫太長。

驚魂遊戲城的分類是在靈異,但我感覺一點也不像靈異,估計是小時候寫作文跑題太多成自然了,這本書也被我給搞偏了,它更像是一本都市的玄幻,裏面夾雜着一點奇幻。

殿下大人霸道:你是我的王妃 有人告訴我這本書完全就是搞笑的,嗯,其實我也這樣覺得……

人的一生其實就是在書寫一本自己的書籍,我覺得我已經打開了書頁,我看到了很多複雜的東西,但是我不會退縮。

認真看了的人都知道,驚魂遊戲城的分類應該在玄幻奇幻裏面,我認爲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表達清楚自己寫的到底是什麼,雖然它在我心裏是那麼的清晰。這是一個好故事,蘇瑩、月欣、月痕、羅傑、羅兵、小白、拉米、趙勻、肉球,張牧,天魂中的師兄師姐們……

這本書我不會放棄,如果可能的話,以後我會在其它的地方發它的第二部,而不是在靈異。

這裏,我只有對大家說聲抱歉了,辛苦的追了兩百多章。

我感覺到了這種非常不負責任的感覺,但我還是堅持這樣做了,也許你們中有人會罵我,可我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都是我該承受的,我也默默的接受。

我需要更好的文筆,更好的思路條理。

謝謝支持過我的人,你們的一個評論,一個評分,一句真誠的批評,一張推薦票,每一次打賞,這些都是所有作家奮鬥的動力。 “混亂代表着機遇,沒有爭鬥哪來的變革?如果世界一直都是和平的,那麼那些弱者永遠都是弱者,畢竟真理永遠都是掌握在有權有勢的人手中。”蘇小新握緊了拳頭,眼神中滿是堅定。

眼前的是一個明媚的女子,一頭飄逸的長髮瀟灑的甩在後背,眼睛炯炯有神可是卻莫名的有一點哀傷,似乎經歷了傷心的事。

“所以說這就是你退出月鴿的理由?以你的背景怎麼也不算是弱者吧?”她聲音婉轉悅耳,每吐的一個字都像跳動音符。

“煙兒你不懂……”

“說了多少次別叫我煙兒!”

蘇小新摸了摸頭,忍住了心中的那股異樣,乾咳了一下,道:“好吧,莫涵煙,涵煙小姐是吧?”

莫涵煙點了點頭,朝前走了去,蘇小新一人跟在其後。

蒼無惑跟在陳霆背後,看了他一眼,暗自嘆息一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小瓶“酸液”放進了他的口袋,然後迅速的離開了。

陳霆停了下來,看了看後面發現沒有人了。

“咋了?”呆子道。

“那人走了。”

“走了那不更好麼?”

他想了想,突然覺得口袋變重了,伸手一摸,掏出來一個瓶子。

“哎呀,哥。你咋還藏着一小瓶呢?”

“……那個人,我們見過嗎?”

這裏因爲那怪物的關係反而還變得安全了起來,周圍弱小的怪物都被人們消除掉了,那怪物也沉得住氣,就是不出來。所以很多人都逃到了這裏,形成了這樣一副熱鬧的景象。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怪物應該具有影藏在陰影裏的能力,所以要找到它就憑這裏這麼一點人,除非把這片巨大的森林砍掉,否則是找不出來的。”

末世死亡古武 “只要是影子都可以嗎?”蒼無惑問道。

“嗯,以前我聽過一個傳聞,聽說這種怪物能力到了一定的程度還可以控制進入此影子的物體。”

如果是真的話那太聳人聽聞了,他還真找不到任何的辦法去破解這個能力。那麼拉米說用到吳子薰的能力還真不假。

順手買了一些食物和自療用的藥水,蒼無惑正打算到深處去找它的時候前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鬧之聲。似乎是在爭鬥,不過像這樣的爭鬥也算不少,特別是現在,一般人都會遠遠的觀看,甚至很難引起注意,畢竟誰都不想惹一身的麻煩。

聽到那聲音蒼無惑卻是突然停下了腳步,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見到咱們兵王手下的龍將軍,你還想反抗嗎?”一旁的隨從雙手叉腰,擡頭俯視着蘇小新。

蘇小新雖然看起來才十八九歲,不過其性格卻是十分的堅硬,完全的服軟不服硬。

“你知道嗎,像你這樣趾高氣昂的狗腿子我殺了不止一萬了!”眼中閃過兇狠,一副我不怕的樣子。

那侍從見蘇小新這樣也沒法,畢竟他可是還是有雙重身份的人,不管是無月還是月鴿他都惹不起。

“你……”他轉過身,低頭對龍騰道,“將軍,這等小人冒犯了您,要不要我去……”

龍騰皺了皺眉,在那侍從意想不到的目光中一巴掌就掄上了他的臉,一股劇痛傳來,等到再爬起來時臉上已經完全腫了。

龍騰越過蘇小新,來到莫涵煙面前,他收起了那張死人臉,抽動着嘴角露出一個比鬼臉還難看的表情。

“涵……涵煙,這裏危險,你跟我走吧,我們有消息說它十分強大。”

龍騰說起話來就如同是在報告一樣,鏗鏘有力,整個人都站直了,目不轉睛的盯着前方。

“龍騰,說了多少次了,你怎麼又跟到這裏來了?”莫涵煙有些惱怒,對於這個實力強大卻又整天跟着自己的大將軍很是無奈又苦澀。

“就是,她都說了,你怎麼還在這裏!快走吧!她是我邀請的!”蘇小新站了過來,攔住他擋在中間。

月鴿是處於十王之下的最大組織,傳言他們之中的很多的強者絲毫不亞於十王的心腹。對於月鴿誰也不想去惹,特別是這個蘇小新,在外人眼中就是個麻煩精。

大將軍可不會管這些,只是把他當做一個小屁孩罷了,一揮手就把蘇小新扒開了,力量不輕也不重,他還是有分寸的。

可這一下就把蘇小新惹惱了,從出生到現在哪被這麼對待過?

“是你先動手的!”他等的也是這時候,早看不慣他了。

蘇小新一身的豪華裝備可不是吃素的,眨眼間一套盔甲就浮現在身上,腳步點動,隨着的是地面的破裂,直接來到了背對他的龍騰後面,一拳直奔腦勺。

正想對莫涵煙說什麼的龍騰只好回擊了,他這一拳力量可不小,若是不防禦的話說不定會傷害到莫涵煙。

知道對方可是兵王手下的大將軍,蘇小新可是一點也沒有留手,一來就是全力。

“來得好!吃我這招,喝!”

一拳對了上去,空氣中傳來一陣嘶吼,那是龍的聲音。

“什麼!”蘇小新吃了一驚,想要收手卻是來不及了,這是一勢不可擋的一拳,如果後退絕對會被打得重傷,隔着那麼厚的盔甲他都感覺到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這一刻他也是來了血性,硬着頭皮加大了力量。

砰!

碰撞聲傳來,蘇小新被一拳轟得飛了出去,撞碎了旁邊的臨時房屋。

反觀龍騰居然一點事也沒有,臉上又是那生硬的笑容,對這蘇小新突然來了興趣。

“小子,你有膽量,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刺龍軍團?”

旁邊那隨從卻是不滿了,道:“將軍,咱們陣營都不同……”

“哦?”他將信將疑的道。

這隨從也是苦惱,他是受兵王直接委命來給龍騰建議的,卻沒想到這主子根本沒有什麼規則意識,霸道至極。

“不管他,怎麼樣?蘇……”

“蘇小新。”侍從提示道。

“哼!本少爺打不過你,今天認栽了,涵煙姑娘,咱們後會有期,有什麼來找我就是,只要力所能及的事我定會頃力相助。”蘇小新捂着手臂,上面密密密麻麻的全是蛛絲一樣的裂紋,手臂痠軟卻沒有傷痛,他知道這是龍騰放水了。

看着蘇小新走遠,那些在暗中的保護他的人也隨即離開了。

莫涵煙看着這兩人,捂住了額頭,感覺十分苦惱。

“哎呀呀,這人啊,都是被上天所眷顧的,有的人到哪都是福澤,而有的一路都是災厄。”不遠處走來一個人,全身籠罩在寬大的斗篷下,一股陰冷撲面而來。 因爲身材變小了的原因,蒼無惑的聲線也有很大的變化,一般人絕對聽不出來。

龍騰也注意到了說話的蒼無惑,倒是沒有什麼感覺。莫涵煙卻是突然眉目閃動,手中傳來一道電弧,變作一道繩索向着蒼無惑纏繞了過去。

那電弧噼裏啪啦的響着,在外人看來蒼無惑就像沒有絲毫反抗力一樣直接就被綁了。

“神神祕祕的,你是誰?”

她一把將他斗篷給扯了下來,露出一張俊美的臉,毫無瑕疵。

“幹嘛,小姐姐?”蒼無惑故作驚訝的道。

幾年沒見沒想到她發育卻是變好了,看來A妹這個名字不再適合她了。蒼無惑雖然內心已經笑翻了天,表面上卻還是一臉疑惑。

(受不了了,爲什麼我的表演天賦那麼強,看來我才適合joker這個名字。)

莫涵煙微微皺眉,看他這外貌似乎叫她小姐姐也沒有什麼問題。

“涵煙,你認識他嗎?”龍騰道。蒼無惑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不過龍騰太強了,不覺得他能起什麼作用。

“不認識,不過感覺有些面熟,聲音也很熟悉,可能不是他。”

(這……女人的第六感也太強了吧,還有,爲什麼要加個可能啊?喂!)

“咳咳,能不能放開我先?”蒼無惑道。

蒼無惑很快就被忽略了,似乎他天生就有這樣的特質。

“會不會是那個組織?”龍騰突然升起了疑惑,也只想得到那個組織纔有這樣的氣息了。

“嗯,有很大的可能,先把他壓回去問問底。”莫涵煙眼中一冷,立刻揮手就招來了龍騰的兩個手下,蒼無惑就被扣上了鐐銬。

“我靠!我是好人,是好人!”

(我……怎麼一句話就把自己賣了?)

“押下去!”

“是!”

沒等蒼無惑掙扎他就被拉了下去。

“這一次那個組織也會對它動手?”莫涵煙道。

“對,他們的目的和你一樣,都是爲了那個掉落的真靈塔通行證。”

“你說在那裏面真的什麼都可以找到嗎?”她有些焦慮。

“放心吧,雖然我不知道那裏面到底有什麼值得你那麼期待,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這個石頭一樣男人,唯獨對她纔會有這樣的“柔情”。

大將軍龍騰囚犯關押處。

“我是好人,不折不扣的好人!你們放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