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說嗎,能被嫺雅郡主看上的男人絕壁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圈的皇室子弟們都看的滿臉嘲諷的。

老太君甚至想罵一聲嫺雅郡主呢,可惜她沒那個膽子。也就只能罵罵自己兒子了。

再加上,老太君還防着司徒烈和稀泥呢,一柺杖就頂在了司徒烈的心口:“明天才解釋?豈不是黃花菜都涼了?你是我兒子,你這成親我都不知道,你成的哪門子的親?”

“老太君,您怎麼來了?今日您先回去,明天我親自上門解釋。”司徒烈上前就抱住了老太君,準備先把老太太給弄出去呢,可是這大庭廣衆了,就算是親母子,也不能這麼大刺刺的抱着不是?

林氏和司徒清和都不知道老太君今日來是司徒清然動的手啊。

司徒清然見不慣司徒烈出頭,可不是要提前把消息告訴給老太君嗎?

可是哪知道這老太太會當天就衝過來了?

司徒烈正在大堂呢。 今夜難爲情 一看見老太君衝進來了,眼角就開始抽抽了,還想着事情能等成完了親,這老太太纔會知道呢,畢竟就三天的時間。

故此,老太君下了馬車。甚至都沒看清楚身邊一起下了馬車的是什麼人,就帶着一羣粗使婆子衝了進去。

沒得到好處還要搭進去一個兒子,老太君不來阻止這場婚禮那才奇怪呢。

比如這個嫺雅郡主。

不是誰都會把禮教規矩當做一回事情的。

以前覺得是皇族,這婚事好啊。可是當嫺雅郡主的要求提出來之後,老太君就知道自己這次看走眼了。

老太君可不希望嫺雅郡主當她兒媳婦兒了,這次的聯姻絕對的是此一時彼一時的。

老太君就是和這羣王妃們一個時間到了這大門口的。

司徒清和不放心林氏,自然也跟來了。君天今天不在,出去鄴城處理一些事情去了,否則林氏和她也不需要代表君王府來這裏。

皇室的人好歹要給嫺雅郡主面子,一個個的都來了。賢君王妃、林氏等都得了皇上的意思,全都來給嫺雅郡主撐場面來了。

其實也能想得到,兒女雖然親近,但是對司徒烈的仕途沒多大幫助。嫺雅郡主在司徒烈的心中可不是奧甩出去他們幾條街嗎?

可沒想到的是,他們那有骨氣的親爹居然上套了。

嫺雅郡主能提出那種要求,那就說明這是個惡婦啊。

司徒清羽和司徒清凌的臉色很難看,蒼白都好比白紙了。

嫺雅郡主做的也不是很絕,至少司徒烈的一對兒兒女還是讓來參加婚禮了。

大門口敲鑼打鼓的,人卻是不多。

老太君得知這一切的時候,一口氣差點兒就憋死自己了。隨後就招呼人手,坐着馬車就去了嫺雅郡主和司徒烈今日成親的新宅子。

司徒烈果然是小白臉中的戰鬥機啊。這種女人都能下得去手,可見這吃軟飯的鼻祖非他莫屬了。

這嫺雅郡主還真的嫁出去了?

三天之後,司徒烈去老親王府迎親,京都的人差點兒沒嚇尿了,這成親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別人家的姨娘還沒這個待遇能一個人居住這麼大的宅院呢,還居住的正院。

至於老太君?這段時間以來不是一個人住的挺好?到底不是司徒府正經的老太君,有什麼好多想的?

至於兒女?不就是另府別局?嫺雅郡主說的好聽不照顧,可是要是這對兒女兒的婚事能爲嫺雅郡主報復林氏提供籌碼的話,那麼嫺雅郡主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三天時間準備婚禮太倉促了,雖然說都是老親王府準備,可是他還是想時間多一些,這樣準備的齊全一些。

故此,司徒烈當天晚上就去了老親王府。

司徒烈還能怎麼想?嫺雅郡主的提議,他跟本就拒絕不了啊。不管是要給林氏看看自己的能耐,還是以後大展宏圖的,他都拒絕不了這樣的誘惑。

“想好了,就來老親王府商量婚期,我的意思,這個月底,也就是三天後就是好日子,你又不是頭婚,我這年歲也大了,咱們最好也別耽誤時間。咱倆成親了,這纔可能聯手對付他們不是嗎?”嫺雅郡主說完就走,看都不看張開嘴,準備留住她的司徒烈呢。

嫺雅郡主說完就站起來了,司徒烈這臉色今日也算是精彩豐呈了。

嫺雅郡主自然看出來司徒烈的打算了,冷笑一聲:“我也不妨告訴你,就你我還真沒看上眼,我也沒打算和你做真夫妻。我就是想要和你聯手給林氏和君天添堵呢。我這麼說,你就該明白我爲什麼不搭理你老孃和兒女了吧?我又沒打算和你做真夫妻,我犯得着去看你老孃的臉?犯得着去爲你一雙兒女鋪路?”

“你難道就不想讓林氏看看你以後混的多出息的樣子?君天那是皇室的人,說起來還是我皇叔呢,親的,故此他這是靠血脈得到的王爺之位,能有什麼能耐?可是你不同啊,你就算是娶了我你也只是皇室成員的配偶,你要是能自己幹出來一番偉業來,你豈不是比君天這個吃祖宗老本的東西強多了?和我成親,我提供你大展宏圖的機會,你好好的想想吧。”嫺雅郡主這最後的目的一扔出來,司徒烈這心裏就瞬間同意了,可是這面上還如同以前一樣準備拿喬呢。

大局觀還不如足不出戶的嫺雅郡主,嫺雅郡主還能看得起司徒烈?

這男人不是不聰明,可是一直眼珠子就被老太君固定在後宅那一畝三分地上。故此這眼界這麼多年了一直沒被打開過啊。

司徒烈此刻的臉就從黑轉白了。這次是真的嚇住了。

司徒烈要是不和她成親,下面就該面臨被髮配出京都的結局了。

嫺雅郡主這話一點兒也不是危言聳聽呢。

“現在知道你們兄弟三人錯的有多離譜了?你們三兄弟,也就你二哥是個聰明的,司徒府敗落了,他雖說也傷筋動骨了,可是根本還在,故此早晚會一飛沖天的,而你和你大哥?就等着以後滾出京都吧。”一個侯府沒落了,要是沒有能人拉一把,不出十年就會在京都混不下去的。

可是她和林氏有仇啊。這仇恨都十多年了,她忘不掉啊。這纔有了想和司徒烈成親的打算的。

要是她處在林氏的位置上她也會。

嫺雅郡主越發的看不起司徒烈這幅嘴臉。沒本事,還不讓別人說?這種男人難怪林氏是找準了機會就和離了。

這就對了,你一個一輩子吃軟飯男人,你跟本郡主你較勁什麼啊。

司徒烈被這麼一通的扒皮,徹底的沒了囂張的氣焰,萎靡不振的坐在了椅子上。

嫺雅郡主不在乎司徒烈的黑臉繼續說道:“那麼個四六不通的,你們兄弟三人當嫡母供養了這麼多年。結局呢?瞧瞧你自己,妻離子散的,離開了林氏,你連條泥地裏蟲都不是啊。你大哥就更慘了,直接被罷官奪爵了,老祖宗的基業都被折騰乾淨了。你還認爲我是在侮辱你?我這是提醒你呢,你死了之後能有臉去見你們司徒府的老祖宗嗎?老侯爺地下有之,還不等着你們下去了,讓你們永無轉世的機會?”嫺雅郡主這張嘴,堪比君天了,夠毒舌的。

司徒烈氣的直接站了起來,這哪裏是來好好說話的?這直接是來挑釁的。

“林氏出嫁前,那就是京都有名的四全姑娘。沒人能挑的出來她不好的地方。可是你這慫貨不知道珍惜啊。你那親孃是個什麼東西?在我老親王府,那就是隨便被打殺的玩意兒,你們兄弟幾個居然還當做一回事情的盡了孝道?”嫺雅郡主就算是想要和司徒烈成婚,可也不會讓司徒烈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

司徒烈正視嫺雅郡主,還是覺得這樣貌看着噁心反胃倒盡了胃口。但是嫺雅郡主的提議,他不妨聽一聽。

“你說的不錯,對外,我的名聲是不好,我行事也囂張跋扈的厲害,可是你司徒烈要是還想有條出路,你除了選擇我之外,你別無選擇。”嫺雅郡主不和司徒烈扯皮,開門見山了。

司徒烈是第二個看不上她的,可她知道司徒烈不如那人有底氣。故此,嫺雅郡主這纔再次找上門來,只因爲她和司徒烈的仇人都是一樣的。

但是內心中就記住了那麼一幕,這麼多年來卻一直無法釋懷。

這貨是個沒皮沒臉,也也是不在乎名聲的,故此,外面的人不管怎麼說,她都過的逍遙着呢。

丟了好大的臉面,甚至一度對男人厭惡到想吐。故此在老親王府,那是各種撒潑鬧騰,折騰,爲了保證自己的地位,爲了不讓自己和男人生活,用盡了手段。

嫺雅郡主就是這種人。早年她曾對一人表白過,可是被那人毒舌的批判了一通,那是裏子面子都被扯乾淨了。

這世界上就有上趕着找虐的,還覺得被虐身心愉快的。 司徒清和傻眼了,自家哥哥這是多傻啊。m.?樂文移動網居然認爲魏玉暖是喜歡司徒清坤的?

“妹子,有件事情,我需要和你提前說一下,魏玉暖喜歡司徒清坤,我以前覺得這事情無所謂,可是現在看見爲了愛情歇斯底里的嫺雅郡主了,我就擔心了,你說魏玉暖以後會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司徒清然本來不打算說出來魏玉暖的事情,可是要是能提前避免悲劇的話,他不在乎現在說。

司徒清和準備君天回來好好的說說這個問題呢。男人家家的,你長的這麼美做什麼?到處招惹桃花,還是一朵朵的爛桃花。

這樣的敵人還不要臉,沒下線,以後她孃的日子不好過了。

司徒清和卻覺得有些麻煩了。司徒府的人對他們本來是不可能造成什麼影響的,可是嫺雅郡主不同,這貨可是有救駕的功勞在身,還得了免死鐵卷的。

“報應啊!”司徒清然感嘆了一句。

以前司徒府有個混不講理的老太君,很多人家都看不上司徒府的公子小姐呢。現在更別說嫺雅郡主這惡婦的名氣可比老太君響亮多了。

另外,司徒清羽和司徒清凌有了嫺雅郡主這樣的嫡母,這親事可就不好說了。

艾瑪,想想都害怕了。可是卻覺得司徒烈這回是真正的得到了報應了。

那他們夫妻倆以後該不會整日臉紅脖子粗的過日子吧?

司徒清然本來對娶什麼女人是無所謂的,可是此刻卻發現,這女人也能如此的沒下線不要臉啊。魏玉暖會不會一輩子都惦記司徒清坤?

司徒侵染滿十五歲了,也和魏玉暖訂了親,去魏家下了聘,就等着魏玉暖滿十八歲就迎娶進門呢。

這女人可真夠彪悍的。

司徒清然聽司徒清和說完嫺雅郡主的所作所爲之後,整個人都目瞪口呆了。

林氏今日去不去的都會被人說,這下好了,去了,還被下了戰書了。

林氏回去君王府就病倒了,忒堵心了,就算是她知道這一切,她算是無妄之災,可是你遇上嫺雅郡主這種腦子犯抽的人,你能怎麼辦?

今日的鬧劇,他們都是見證人啊。

新娘子直接跳出來潑婦罵街,罵走了自己的婆婆,順帶着還向情敵宣了戰,另外趕走了他們這些隨了份子的親朋好友。艾瑪,感情,他們就是來這裏花錢買自己當個證人呢?

這是他們這輩子參加的最可笑的一場婚禮了。

皇室宗親們也好,皇子皇子妃們也好,這一刻都哭笑不得。

嫺雅郡主說完就拉着還滿臉絕望的司徒烈回去後院了。

嫺雅郡主說完就不看司徒烈那張絕望的臉,隨後看着林氏:“今日你能來,我很高興,其實我專門挑今天成親,就是要避開君天,隨後向你挑戰的。我是不地道,我是不要臉,我是喜歡上自己的親叔叔了,可是我這人也放不開這份兒執念,這輩子我是和你耗上了。君天一輩子不娶妻,我還能好受一些,可是君天成親了,這份兒怨恨我就找到你頭上了,你罵我是瘋子也無所謂。這婚禮腦袋這個份上,我也就不留你們了。”

冷少終結者 嫺雅郡主冷哼一聲,看着司徒烈:“銀票你收着吧,你不是還有一雙兒女沒成親呢?你留給她們倆吧,免得到時候說我不照顧他們。你要是不成親,這二十萬你一輩子也賺不回來。”

“老三,當初是娘做錯了,娘對不起你們兄弟三人。這二十萬兩銀票是當初娘收了老親王府的銀票,都給你,這婚事你要是躲不過去,你就好好的活着,這人活着還能有機會走向未來。”老太君把銀票塞到了司徒烈的懷裏,轉身就出去了,不看嫺雅郡主,也不看林氏和司徒清和。

老太君就好比突然間把一切都給看透了一樣。此刻看着自己兒子的臉,摩挲了一下。

老太君說完就扶着司徒烈的手站了起來。

老太君說完還嘲諷的看着嫺雅郡主:“我認了,我做錯的我都認了,你能怎麼樣?你就是和我兒子成親了,君王就能看你一眼不成?大家都是女人,老身好歹也是過來人,在這裏就奉勸你一句:好好的走你的路,過好你自己的人生。對一些不尋常的執念你還是放棄的好。免得到時候落得個我們宣暘侯府這樣的下場。”

老太君哆嗦完了,這才破罐子破摔的看着林氏和司徒清和:“這惡婦所說的都是真的,當年是我和薛家密謀的,還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主意,我不只是因爲要給薛家臉面,也源自於我一輩子被你姑母壓制,我對林家人也有恨。你要是想報復,我等着。”

她怎麼就眼瞎的看上了薛家呢?

薛家當初是她的靠山,可是當宣暘侯府真的遭了難的時候,薛家在哪裏?老太君這哆嗦不是害怕,而是氣的。當初和誰合作不好?

“可惜林氏自己能耐大,你們幾次三番的算計,林氏都挺過來了,這司徒清然還不是健康的出生了?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隨後你們就等林氏第二胎的時候繼續下手,這一次還是藉助司徒清然的手。可不是成功了?否則司徒清和怎麼可能癡傻了那麼多年?老太婆,說到底,我不是好人,那你就好人了?”嫺雅郡主的一番話讓老太君渾身都在發抖。

薛太后和薛家果然是林家的敵人。天生的就該做敵對勢力的。

只是這麼直白的說出來,林氏還是氣憤的不行。

“你所做的惡事就多了去了。想當初,林氏剛見到你們家,懷了第一胎的時候,你和薛家人不是一起密謀,幾次三番的準備林氏和那肚子裏的孩子一起死了乾淨?”嫺雅郡主這些話不說林氏也明白老太君背後有薛家的影子。

屋子裏的人少了,嫺雅郡主說起來就更加的無所顧忌了。

一個個默默的離開了這大堂。留下來的那都是和皇上最親近的人,比如皇上的兒子兒媳們。

“對了,當初你能算計得了林氏可不就是你和薛家聯手的嗎?也就是當今的薛太后幫着你成了事的。嘖嘖,林氏當初那至少也是個皇子妃的命,薛太后不喜歡,就找到了你這麼個喜歡投機倒把的人來了。”嫺雅郡主這話一出,皇室宗親都有些不好留下了。

這個老貨找死,她就不客氣了。

“哦?你這意思,當初你想這賣掉的兒媳婦兒還比我出息不成?那你後悔也晚了。當初林氏可是避開你們了,都分

分產別居了,可是你居然還打着主意要瞞着你兒子們把林氏給賣給一個跑商呢。對了,你還教唆你的三個侄女兒做你三個兒子的姨娘,和你的兒媳婦兒打擂臺呢。讓我想想你還做了什麼?”嫺雅郡主滿眼惡意的看着老太君。

嫺雅郡主心裏恨的不行,可面上還是雲淡風輕的。

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知道嫺雅郡主居然心裏有亂。倫的心思,那就別怪她嘴毒了。

老太君這會兒抱着必死的決心了,今日這婚事推不掉了,可是她不會讓嫺雅郡主好過的。

老太君陰毒的看着嫺雅郡主:“是,我是賣兒子了,可是你比我更惡劣,你惦記你自己的親叔叔呢。我也不怕告訴你,你不認我這個婆母,我也不會認你這樣的兒媳婦。就你這樣的,還想着要嫁給君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這模樣,你這品性,配得上君王?也不是我誇林氏,林氏除了命不好,當年被我們母子算計了之外,人家是樣樣出彩。 被潛以後 做君王妃,那是足夠了。”

先亞軍組**裸的說出來老太君爲了這門婚事還收了她二十萬兩的事情。

嫺雅郡主笑眯眯的看着老太君:“你不是說你兒子賣給我了嗎?你拿了我二十萬兩銀子,你難道想不認賬?我可是給了你們母子三天的考慮時間。三天時間已過,你們想反悔,也晚了。這筆買賣已經生效了。”

老太君說的不錯,嫺雅郡主不只是名聲不好,而是徹底的惡婦。

別說當時皇帝有那麼個意圖,還沒下達聖旨,就是下達聖旨了,只怕這女人也能抗旨不尊呢。

嫺雅郡主這個女人,當初可是不止一次的拒絕皇帝賜婚的人啊。

只可惜,時間太晚了,你們招惹誰不成,非要招惹嫺雅郡主?

就是林氏和司徒清和也感受到了老太君這番話的真心了。

老太君的話讓司徒烈心裏酸澀難忍。

老太君對未來是徹底的看不見藍天了,故此這絕望之下,真心後悔了,半點兒假都沒做。

在嫺雅郡主這邊死活還要和自己兒子綁在一起的時候。

“兒啊,是娘對不起你,你們說的對,娘就不該對你們的人生指手畫腳啊。否則,你也不至於和離,你大哥也不至於就被罷官奪爵了。都是孃的錯,都是娘沒洗臉,眼屎糊住了眼睛,否則怎麼就把咱好好的宣暘侯府給敗壞到這個地步了呢?”老太君這一刻是真心實意的後悔了。

都怪她,要不是她還肖想則榮華富貴,怎麼能給自己家裏惹來這麼個惡婦呢?

一直都覺得皇室尊貴,可是在和齷齪也多啊。還這麼的噁心巴拉的。

“我的老天爺啊。這還有沒有王法了?就算是郡主也不能這麼噁心我們老百姓啊。你這種惡婦,肖想自己的親叔叔,你就該侵豬籠啊,你怎麼還有臉找我兒子成親?還想和你親叔叔親嬸嬸一輩子糾纏不清?這世界上怎麼有你這種不知道廉恥的女人啊。”老太君這次是真的絕望了。

老太君也不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了。拍着大腿就嚎啕大哭起來了。

這不是亂。倫嗎?

司徒烈和老太君聞言傻眼了。什麼?嫺雅郡主這惡婦,居然喜歡的是君王?而君王居然是嫺雅郡主的親叔叔?

但凡你腦子透氣了,你也不可能執着你親叔叔了。

林氏目瞪口呆的看着嫺雅郡主:“我說嫺雅啊,你到現在還惦記君天呢?那可是你親叔叔,你們之間就算沒有我,你難道就能成爲君王妃不成?你本來是個很聰明睿智的女人,可是你怎麼這麼多年還這麼的腦子不透氣呢?”

嫺雅郡主嫌棄的瞪了眼司徒烈,隨後看着司徒清和:“你這性子本郡主喜歡,可惜你娘搶了我喜歡的男人。這輩子,咱們的孽緣從這一刻開始,這輩子都別想能理清楚。”

司徒烈這會兒氣的吐出去一口血,也和老太君一起坐倒在地了。

別說嫺雅郡主這性子不討喜,可是有時候看着這股子灑脫勁兒,還真是心底痛快的不行。

大堂裏傳來了鬨堂大笑。

嫺雅郡主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怪不得君王妃要想着法的和你和離呢。這搞了半天,你是個這麼沒種沒能力,還死要面子的男人啊。也就我瞎了眼,現在樂意嫁給你呢。你要是不樂意娶我,那也行,今日皇室宗親都在呢,你想悔婚是不可能的。你不娶我,那我就娶你好了。”嫺雅郡主說完就鬆開了司徒烈的手臂。

司徒烈現在就想離開這裏,甚至離開京都,再也不要踏足這裏。

司徒烈急的眼珠子都紅了:“放手,你給我放手,今天的婚事不算。我不娶你了。”

嫺雅郡主挑眉走到了司徒烈的身邊,一把就推開了老太君,老太君摔倒在地,好半天都爬不起來。司徒烈想要去扶自己的老孃,可是被嫺雅郡主死死的抓住,動彈不得。

嫺雅郡主嗤笑起來:“你還真是個不要臉啊。這裏可都是皇室宗親,你好歹也是君王的繼女,你也算是個皇家的人,你怎麼就這麼擠兌自己的親爹呢?”

可他活的好好的,爲毛就要因爲女人之間的爭鬥,捲進來?到現如今這樣丟盡了臉面。

故此,司徒烈還以爲嫺雅郡主和林氏是因爲小時候不和積怨到了現如今。

這個問題,皇室宗親們都知道,可是外人就少有人知道了。

可是嫺雅郡主和林氏到底是怎麼結仇的?

他只是嫺雅郡主報復林氏的一個跳板而已。

他就該聽兒女和老孃的話,不該答應這門婚事。

在看嫺雅郡主半點兒都不顧及他這個丈夫的臉面,司徒烈這一刻才知道後悔。

他今天丟人丟大發了。

可沒想到,他這還走進去這個羣體呢,他老孃就給他迎頭一擊。緊接着司徒清和這個死丫頭這麼糟蹋他這個親爹啊。

來的都是皇室宗親啊。

今天成親,他知道倉促,所以也明白賓客一定不多,可是沒想到這賓客數量上少了,這質量提起來了。

司徒烈這會兒氣的臉紅脖子粗的。

嫺雅郡主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只可惜,兩人是對立的,否則做個朋友也不是不行啊。

嫺雅郡主愣住了,大齊貴女都是要臉的,除了她之外,可沒想到啊,司徒清和也和她一樣是個不要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