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道蘊含着怒意的聲音再度響起,陳若柯能夠聽得出,正是剛纔的那道聲音。

“看來這裏確實是有居住!”陳若柯心中想到。

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等那陣旋風過後,陳若柯鬆開懷中的雲凌萱,站了出來,朗聲喊道:“不知前輩在何處,可否先生一見!”

陳若柯這話說的不卑不亢,腰板挺直,目光不斷的在周圍的密林之中掃來掃去。

“你這小輩是什麼人,爲什麼欺我小孫子!”

忽然間,一道虛幻的人影出現在陳若柯等人面前。

陳若柯目光微凝,打量着面前突然出現的這個人、

只看到這人一身粗布麻衣就像是古代的那種衣服一樣,袖子高高的挽起,一把山羊鬍在下巴上緩緩蕩悠着,一雙犀利的眸子緊緊地看着陳若柯。

“前輩!”陳若柯拱手尊道。

“我不是什麼前輩,我就是問問你爲什麼欺我孫子!”那虛幻的人影威嚴的喝道。

“晚輩不知前輩是什麼意思”陳若柯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

“喏”那虛幻人影一指在空中飛舞的小東西,只看到那小東西似乎是找到了靠山,一雙翅膀山東的更加急促嗡嗡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似乎是在向陳若柯示威一般,剛纔陳若柯戲耍與它,現在他的靠山出現了,他也要看看陳若柯會如何!

“晚輩不知,只當是普通的小蟲子呢,沒有想到會驚擾前輩清修,還望前輩見諒”陳若柯施禮道。

“哼”

那虛幻人影自然不會寫相信陳若柯的這套說辭,冷哼一聲過後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小子是什麼打算,無非就是想把我弄出來是不是!”

陳若柯低頭笑笑沒有說話。

“你怎麼不說話!”虛幻人影再次喝道。

陳若柯笑着搖了搖頭:“晚輩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知道前輩在此居住,所以纔想請前輩出來打聽點事情”

王胖子等人呆愣愣的看着陳若柯和那虛幻的人影一人一句的說這話,搞不懂眼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還有着突然出現的人到底是誰。 這突然出現的老者,邋里邋遢,說實話比高手也強不到哪去,不過就是這麼一個不修邊幅的老者卻散發出一陣陣令王胖子林無敵等人感到恐懼的氣息。

自從這神祕老者出現之後,陳鎖了眼睛都有些眯了起來,也感受到一陣陣不適應。

“那個,那個前輩,請您收斂一下氣息可以不?”陳若柯尷尬的笑到。

“哼,你們這羣臭小子真不懂規矩,剛剛來到這就欺負我的小孫子,真不知道你那老頭子是怎麼教育出來的!”

老者臉上帶着怒容,不過雙目之中精光陣陣並不想一個陽間的那種上了年紀得了老者,“你們怎麼能夠找到這裏來?”

老者忽然問道。

“我們是被這黑林弄進來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進來的,還有我的妻子和我的姐妹們,都是被黑林弄進來的,我們自己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呢還”陳若柯尷尬的笑道。

聽到陳若柯這麼和這老者說話,雲凌萱還有王胖子等人都有些告搞不明白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在這黑林之中根本不可能碰到熟人,但是看陳若柯現在的狀態到好像是和那個神祕的老者相熟一般,只是不知道陳若柯和這老者到底是什麼關係。

雲凌萱在陳若柯腰間捅了捅,使了個眼色。

陳若柯看向雲凌萱,略微一笑。隨即看向老者。

那老者自己看到了雲凌萱的小動作,雖然沒有點出來,但是卻也出聲問道:“這就是你的媳婦,老陳頭的孫媳婦?”

王胖子等人聽到這神祕老者這麼說話,心中忽然有了些底氣,看來這老者確實是和陳若柯早就認識,只是不知道這老者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邊唐 陳若柯笑着點了點頭:“正是拙荊”

雲凌萱聽到陳若柯這怪異的稱呼雖然有些奇怪,但是卻也並沒有說什麼,現在不是時候,不由得看向老者。

老者哈哈一笑,說道:“小妮子,很不錯你跟着這小子最起碼不會吃虧”

老者就像是看待自己的孫媳婦一樣的看着雲凌萱,雲凌萱看到老者的眼神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

陳若柯笑了笑連忙向王胖子等人介紹道:“這位是李叔,我爺爺的好友”

隨後陳若柯看向李向陽,問道:“李叔,您怎麼會在這裏?”

庶女不好惹 李向陽看了看陳若柯說道:“我一直就在這裏,自從不和你爺爺在一起之後我就一直在這裏隱居,平時沒事養養花種種草,還有照顧我這小孫子,也挺愜意”

“孫子?”

陳若柯看向安一直在空中飛舞的小東西,“這真是你孫子?”

“沒錯”李向陽嘆了口氣,眼底深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悲傷。

“這是小凌?”陳若柯微微有鞋驚訝。

李向陽原本是陳千機的好友,當年在陳家村的時候,就是李向陽這麼一家外姓人家,不過只有爺孫兩人,小的時候陳若柯就沒有少和李凌在一起玩,這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李向陽陳家村消失了,陳若柯也就沒有了玩伴。

“是啊~”李向陽再次重重得嘆息一口。,

“怎麼會這樣!”陳若柯目光微凝。

“唉”李向陽再次重重嘆了口氣說道:‘先不說這個了,都是一些陳年舊事’、

陳若柯看了看空中的小東西,怪不得在看到這個小東西的時候就有一種想要逗逗她的感覺,沒有像想到竟然是小時候的玩伴,實在是沒有像想到,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李向陽既然不想說,陳若柯也就沒有過多的追問,畢竟之這也不是什麼好事,應該是用着什麼難言之隱。

“還是說說你們吧,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李向陽問道。

“這裏?您知道這是哪裏嗎?”陳若柯問道。

“這裏是黑暗谷啊”李向陽眼睛微微一睜說道。

“黑暗谷?!”

不僅是陳若柯,王胖子等人也是一臉詫異的看着李向陽。

“黑暗谷是什麼地方?”陳若柯問道。

“黑暗谷其實是陽間一個非常神祕的地方,難道你沒有看到這裏四處都是一片黑色?其實也怪不得你們,在陽間根本你就沒有的多少人知道黑暗谷的存在,黑暗谷是一個能夠溝陰陽兩界的地方,說白了其實就是一個臨界點,是一個不確定的地方,除非有機遇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能夠找到這個地方”李向陽解釋道。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李向陽這纔想起來,這黑暗谷一般人是沒有可能進來的,雖然剛纔看到陳若柯的時候就已經看出了陳若柯的修爲依舊是八段中期,但是這地方九段至下根本不可能能夠進入。而且陳若柯這一次那個人之中除了陳若柯是八段中期,其他幾人修爲境界都打不到這個標準,先不說這麼低的修爲能不能知道這個地方即便是知道也不可能找到的,找到了也不可能能夠進來!

“我們是在陰間的時候進來的,您口中的這個黑暗谷在陰間其實是叫做黑林,在三天前,我們來陰間辦點事回請,但是沒有像想到竟然碰到了我爹,我現在就是代表我爹的北陰殿進來的,然後我妻子他們三人都是被一種神祕的力量直接接到了陰間,然後跟着我們三人一起進來的”

陳若柯說完之後只看到李向陽沒有微微皺起、。

“還能有這種事!”

“我也是感覺很奇怪,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這種地方,尤其是我的妻子他們根本就麼有來陰間,而且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這黑林好像是知道我們三人一樣,尤其是弄給我們的進來的資格已經就是指定給我們六人的”陳若柯將事情說了一遍。

“你說的是真的?”李向陽眉頭皺的更深。

陳若柯點了點頭。

“這黑暗谷一般人是進不來的,向你們這樣說的話,這黑暗谷好像是有人操縱一般”李向陽說道。

陳若柯說道:“沒錯,我也是這麼感覺,剛纔我們就碰到了一種巨大的烏鴉才誤打誤撞跑進了這裏,那是看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這才找到了您”

“我在這裏已經十幾年了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人在操縱着,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轉移一個地方,現在也不知道實在什麼地方了”李向陽說道。 “你剛纔說你是代表你爹?”李向陽問道。

陳若柯點了點頭道:“是啊”

“陳小子現在在陰間?”李向陽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陳若柯依舊是點了點頭道:“當年我得去尋找七大險地,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現在在陰間並且成爲了一個陰間四大殿殿主之一”

“那你們是爲什麼進來這裏?”李向陽點了點頭問道。

“在陰間的這段時間我們也查找過一些關於這黑林的事情,說是這裏面有上古大能遺蹟,而且在陰間每個十年就會出現黑林,黑林會有指定的名額讓陰間四大殿的人進來,尋找屬於自己的際遇,這一次我們就是代表我父親的北陰殿進來的”陳若柯說道。

“上古大能的遺蹟?!”李向陽略微有些驚訝。

“真的有?”若柯疑惑的看着李向陽。

李向陽沉吟了一會兒,忽然笑道:‘我在這裏待了將近十幾年了,從來沒有知道這裏有什麼上古大能的遺蹟,再者說即便是有上古大能的遺蹟難道還會等着你們進來尋找?’

“但是陰間以前就是進來的,而且還說是尋找到了上古大能的遺蹟出去之後確實是擁有了很強悍的實力,至於是不是真的在這裏面扎到了上古大能的遺蹟就不是太清楚了,畢竟這些事情我們都是通過史料記載知道的”

李向陽聽到着,沉思了一會兒,說道:“這種事情老頭子我不是太清楚,不過這裏面到是很危險確實真的,在這裏面儘量不要到處走動,很有可能會觸及到什麼危險之地,到時候即便是我都很難救出你們”

“這裏有多大?”陳若柯忽然問道。

“這裏具體有多大我還真是不知道,不過我只知道這裏應該是一個不存在於任何一個位面的獨立空間,常年穿梭於各個位面之間,這些年我跟隨着這個空間也見識過不少,各種各樣的形形色色的奇異物種也接觸過,只不過這空間竟然還會在地球上的陰間停留?實在是沒有像想到”李向陽說道。

“那這裏面是不是真的有上古大能得遺蹟?”陳若柯再次問道。

“其實,要是時候有的話或許也有可能,畢竟這空間在很多位面只見自由穿梭,以前是不是有其他爲面的額大能進來過並且在這裏面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傳承,那老頭子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畢竟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進來的,進來之後就在這裏安了家,一直沒有出去過,平時的生活就是在這座小林子裏面”

“好吧”陳若柯無奈的說道。

“你們先進來坐坐吧”李向陽這纔想起讓陳若柯他們進入屋裏做做。

不過陳若柯心中還是有些不踏實,畢竟現在他們是代表北陰殿進來的額,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進行評比,其實陳若柯他們在這裏多上一個月的時間也沒有什麼問題,讓其他三個大殿的人先行進行廝殺,最後他們這一殿的人還是剩下最多,但是陳若柯的心卻不希望這樣躲到最後,畢竟陳若柯不希望自己就在這裏躲下去,他不是那種人。

“李爺爺,有件事我先和您說一下”陳若柯正色道。

“你說”李向陽看向陳若柯。

陳若柯看了看跟着自己進來的雲凌萱幾人,說道:“這一次進來我也是有事情進來的,但是陰間其他三大殿的人的境界和修爲都比較高,他們幾人的修爲太低,我想他們如果出去的話危險太大,所以我想自己出去讓他們先留在這裏,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再將他們接回去”

陳若柯此話一出,雲凌萱當即說道:“不行,你不能這樣!”

“就是,陳哥,我們跟着你出去!”王胖子和林無敵也是說道。

其餘兩女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也有些不同意,看着若柯。

“這件事我說了算,你們就留在這裏!”陳若柯直接決定道。

“陳哥!”王胖子還想說什麼,但是被陳若柯一個眼神制止了。

隨後陳若柯看向李向陽說道:“不知道李爺爺這裏方便不方便”

李向陽並沒有直接確定的給陳若柯答案,而是問道:“你和我說說你口中的那三個陰間的大殿中的進來的人是什麼境界什麼修爲?”

陳若柯看了看李向陽,略微有些尷尬的說道:“每個大殿之中進來的人都有一個聖境強者”

李向陽略微有些驚訝:“你確定?”

陳若柯苦笑一聲:“當然確定,我在陰間的時候還和其中一個交過手呢”

“什麼!”李向陽詫異的看着陳若柯。

“你,你”李顯揚突然看着陳若柯,繞着陳若柯轉了兩圈,愣是沒有說出話來。

“怎麼了?”陳若柯以後的看着李向陽,不知道李向陽爲什麼會這麼驚訝。

“你僅僅只是八段中期就能夠和聖境的修士戰鬥,實在是不可思議,剛纔我還感覺到不可思議,但是我仔細一看才知道,你這小子有點奇怪啊”李向陽好像是知道了什麼撫了撫鬍鬚說道。

“哪裏奇怪??”陳若柯不解的問道。

“你這小子竟然是天命之人!而且你的身體之中好像還有點不一樣的東西”李向陽一眼看向陳若柯。

陳若柯只感覺自己在李向陽面前好像沒有什麼祕密一樣,自己裏裏外外的被看了個透徹!、

“還有哪裏不一樣?”陳若柯硬着頭皮問道。

“黑火!”李向陽碩大。

“嘿嘿”陳若柯終於只是笑了笑,看來在李向陽這種老怪物的眼前自己還真的是無所遁形,自己體內的黑火即便是陰啊金的那些聖境強者都沒有感覺出來沒有想到這李向陽竟然只是看了看這自己就知道了,實在是不可思議。

當初陳千機知道自己體內擁有黑火的時候,陳若柯雖然有些詫異,但是當時也以爲是陳千機平時在暗中關注着自己所以才知道的,但是沒有想到這李向陽並不想陳千機樣在以前時時刻刻的額關注着自己,但是現在竟然能夠一語道出自己體內擁有黑火!

“你是不是去過那裏?”李向陽目光灼灼的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根本就沒有辦法隱瞞直接說道:“是”

李向陽點了點頭,目光變了變。 李向陽老人詫異的看了陳若柯一眼,久久沒能說出話來,最終只能在心底想到“天命之人自有天命”

“你真的想出去?”李向陽老人再次問到,目光灼灼的盯着陳若柯,後面補道:“如果你不想出去的話,我可以保證你們在我這絕對不會出現半點差池”

ωwш_ttk an_C○

陳若柯看着李向陽老人微微一笑,“我已經決定了,雖然不知道這黑林爲什麼會將我們弄進來,但是這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機遇,而且我也正想見識見識陰間那些高手到底哪裏高”

陳若柯說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李向陽老人看着陳若柯,最終贊到“不虧是天命之人,尋天而行,逆天而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或許這就是天命之人的命運”

陳若柯聽到李向陽老人一直在強調什麼天命之人不由一笑說道:“李爺爺,我命由我不由天,即便我是你們口中的什麼勞什子天命之人,我的命依舊只是我的命,不屬於天不屬於地,如果有人想要拿走我的命我會讓他先沒命,如果天想操縱我得命,我會直接逆了天!”

李向陽老人微微有些詫異的看着陳若柯。

他能看出來,陳若柯這番話絕不是故意說給誰聽的,這番話就是陳若柯內心真實的想法!

“好!”李向陽老人讚了一聲“好一個陳若柯,好一個我命由我不由天!”

陳若柯沒有說話,他此時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堅毅,執着,最多的還是不屈!

不屈於人,不屈於天!

“就憑你小子這番志氣,老頭子我說什麼也得給你老陳家留住你這根獨苗!你就放心出去吧,他們在我這你放心,不僅僅是他們,你我也罩着!”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李向陽老人虎軀一震,一道強大的氣息釋放出來。

王胖子等人頓時感覺到一股壓抑氣息,陳若柯雖然也感覺有些不適,不過身軀依舊挺直,目光平靜的看着李向陽老人。

他沒想到能夠在這裏碰到李向陽老人,更美想到這在陰間赫赫兇名的黑林竟然是溝通陰陽兩界的地方,在者就是竟然能夠穿梭於各個位面,這種事情根本就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但是在李向陽老人口中說出來的不可能會是假的,李向陽老人的修爲早已不知幾何,沒有必要來騙他們。

“我需要出去闖一闖,好不容易碰上這麼一個機會能夠和陰間的這些高手來一個面對面的較量,我絕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陳若柯目光之中燃燒起濃濃的戰意!

“我現在送你出去?”李向陽老人看向陳若柯問到。

陳若柯看了看雲凌萱幾人道:“麻煩了”

雲凌萱還想說什麼不過卻被陳若柯直接打斷說道等我回來!

雲凌萱還沒有說話陳若柯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李向陽老人看着陳若柯消失的地方,心中嘆了口氣:“天命之人,希望你可以幫我完成那我無法做到的事情吧”

這話李向陽老人沒有說出口,不過卻已經再開始打算了。

隨後李向陽老人看向雲凌萱幾人說到不用擔心我已經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在第一時間知道,到時候我會直接趕過去救他。

“真的沒事嗎?”雲凌萱依舊非常擔心的問道。

“沒事的,你們就放寬心,在這說天命之人哪有那麼容易就掛在這?”李向陽老人看起來對陳若柯似乎非常有信心,雖然陳若柯現在只是八段中期的境界,但是能夠收復黑火的人會那麼容易就死掉?說笑了簡直是!

“好了你們進來坐吧”李向陽老人說道。

陳若柯眼前一暈,當陳若柯清醒之後雲凌萱等人已經消失不見了,陳若柯再次出現在了那片密林之外。

就在陳若柯出現的第一時間,忽然感覺到一股強悍的氣息襲來。

陳若柯目光微凝。

下一刻只見面前五道流光乍現,接下來出現五道人影。

“這就是北陰殿的少主。”

說話之人一身金黃長袍披在身上,看向陳若柯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明顯的鄙夷之色,邊說邊衝着身邊的人對陳若柯指指點點,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

“你是何人”陳若柯說話之時語氣平淡沒有絲毫情緒,更沒有絲毫感情。

那人一愣,看了看陳若柯又看了看身邊的四人,指着陳若柯大笑道:“他竟然不知道本少爺是誰!”

這人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你認識我,但是我並不認識i你,這是一個憂傷的故事”陳若柯淡淡一笑。

“你!”

這人乃是西陰殿的少主,西青,原本他們其他三大殿就商量着進來黑林之後一定要給陳若柯一個下馬威,陽間之人竟然敢到陰間稱少主,自然令他們心中不爽,尤其是陳若柯的父親陳龍鼎就是陽間之人,若不是陳龍鼎的境界太高的話怎麼能輪得到一陽間之人在此稱王稱霸!

現在好不容易碰上這麼一個機會,尤其是能夠羞辱北陰殿的機會,他們怎麼能夠錯過,還有就是陳若柯僅僅只是八段中期的境界,此次還是代表北陰殿來此,生死無論,若是能夠殺死陳若柯,即便回去之後北陰殿殿主陳龍鼎也不能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