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苦思冥想之際,萬鵬飛和古焰軒竟然回來了。

他們兩人並非孤身返回,而是帶來了一百多個身手不俗的好手來。其中一半是百花谷的人,另一半則是龍虎山的弟子。

萬鵬飛和古焰軒的及時返回,讓童言很是高興。畢竟多出一百多人,天道盟的實力也就可以有所增強了,沒有什麼比天道盟慢慢恢復更讓人欣喜的了。

大長老第一時間前來通知,童言聽後立刻前去迎接。

很快,衆人便聚於一堂。

“小童,怎麼樣?我們兄弟辦事,還可以吧?雖然沒有找到太多志同道合的人,可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童言聽此,開口笑道:“古兄和萬兄真是辛苦了,天道盟頻臨解散,有你們這一百多人加入,我彷彿已經看到了希望。只要假以時日,我想天道盟定可重複往日之風采。大長老,有勞準備一桌酒席,今晚我要爲兩位兄長接風洗塵!”

大長老聽此,呵呵笑道:“少族長,我已經安排好了,等會兒就有人送來酒菜。 星空蘊道 萬、古兩位兄弟不負衆望,實在令人佩服。再加上三宮五殿,我想我們不僅能恢復實力,說不定還能超過往日。只可惜雪兒盟主已經陷入沉睡,不然的話,我們或許可以直接向海妖族發動奇襲了。”

萬鵬飛和古焰軒並不知道三宮五殿之事,聽大長老這麼一說,萬鵬飛當即問道:“小童,什麼三宮五殿,都是些什麼人啊?”

童言聽此,苦笑一聲道:“我只是聽吳家先祖說,我吳家可以號令三宮五殿,但除了這個之外,我也什麼都不清楚。不過我吳家的守護神龍已經說了,不出三日,三宮五殿的人就會前來。到時候,就什麼都明白了。”

古焰軒哈哈一笑道:“糾結這個做什麼?既然是你家先祖留下的福廕,我想肯定不是尋常門派可比。這一次可謂是雙喜臨門,咱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喜事兒了。可惜青冥那傢伙不在這裏,不然的話,我們詭門四俊再加上你這少門主,都可以湊齊了。”

聽古焰軒提到了青冥,童言又何嘗不想念他呢?但問題是,現在的青冥到底怎樣了呢?去了那麼久,按說也該回來了,除非是被什麼事情給耽擱了。

沒錯兒,青冥此刻確實被一件事兒給拖住了。那就是,南宮瑾兒懷孕了,而且很快就要生了。

事實上,早在當年青冥和南宮瑾兒一同離開麒麟閣之後,兩人便已經在山中結爲夫妻,並且有了夫妻之實。

南宮瑾兒爲何會在青冥在黑龍山遇難之時才匆匆而至,就是因爲懷孕而身體疲憊,好在度過了早孕期,她才得以前來營救青冥。

可沒想到,當她帶着青冥返回了青龍族的棲息之地後,她竟然就要臨盆了。

可能有人會問,南宮瑾兒當時既然懷孕,爲何身材一點兒變化沒有呢?其實有變化,但並沒有體現在肚子上罷了。像龍和麒麟這樣的神獸,它們並不會直接誕下幼崽,而是如飛禽一般生下蛋,再通過孵化,方可讓新生命誕生。

南宮瑾兒雖然臨盆期將近,可這一拖卻拖了好長時間。因爲要照顧南宮瑾兒,青冥自然不會返回與童言他們會合。就這樣一直拖着,終於拖到了今天。

青龍和墨麒麟的結合,會誕生怎樣的生命,這真的令人十分期待。

然而,這顆即將誕下的蛋,卻早早的就被人給盯上了。

青龍寶殿之中,南宮瑾兒已然化身成了墨麒麟。她趴在大大的牀榻之上,身上的墨色光芒忽明忽暗。

青冥站在她的牀前,焦急的看着她,可生產這種事兒,一個大男人真的沒法幫忙。

“瑾兒,你還好嗎?要不要喝水?”

南宮瑾兒聽此,輕輕的搖了搖頭,只是虛弱的趴着,連說話的力氣似乎都快沒有了。

青冥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南宮瑾兒是他唯一深愛的女人,如果南宮瑾兒有個三長兩短,他真不知道自己日後的生活該怎麼繼續了。

可不就是要生育嗎?南宮瑾兒怎會如此虛弱呢?她可是堂堂的墨麒麟啊!難不成,她要誕下什麼逆天神獸嗎?

就在這時,突聽到咔嚓一聲巨響。天雷炸響,看樣子,新生命就要誕生了!

ps:去火車站剛回來,今天少更一章,明天補上! 聽聞雷聲,青冥頓時滿眼期待的看向南宮瑾兒。

“瑾兒,你……你快要生了嗎?你感覺怎麼樣啊?我能爲你做些什麼嗎?”

南宮瑾兒並沒有給予迴應,但全身的墨色光芒卻停止了閃爍,而且變得越發強烈起來。

青冥攥着雙手,已然有些坐立不安,可他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幫忙,畢竟他也是頭一次遇到,完全沒有經驗。

南宮瑾兒身上的墨色光芒越來越強,最好竟將整個房間都充斥其中。房間一下子暗了下來,青冥更加的緊張了。

突然,就聽到“嗷”的一聲低吼。青冥猜想,南宮瑾兒應該是順利誕下他們的孩子了。

可與此同時,一股極強的氣息竟猛地涌入了房間之中。

青冥察覺到此,立刻猛地轉身去看,這一看之下,憤怒的火焰瞬間將他吞沒,身上的鱗片也一下子冒了出來。

“惡賊,你竟敢擅闖我青龍寶殿,你想幹什麼?”

來者青冥雖然不認識,但在這個時候闖進來,其賊心早已昭然若揭。

只見來者身着紅色錦繡長袍,身材十分瘦弱,定睛一瞧,方纔發現,來者不是旁人,竟然正是那海族十強的首座。

他爲何會突然來到青龍一族的青龍寶殿呢?怪不會正是衝着南宮瑾兒誕下的蛋而來吧?

他看了看青冥,又看了看被墨色光芒包裹的南宮瑾兒,這才微微笑道:“原來你就是青龍族唯一的後裔,今日一見,果然氣宇不凡。聽聞******誕下了一枚龍蛋,我今天前來,一是爲了道喜,其二嘛,便是希望你能將那枚蛋交出來。我家妖皇大人對這枚蛋甚感興趣,還望你能成全!”

青冥一聽此言,當即勃然大怒道:“簡直是妄想!我們的孩子,豈能交給你們?惡賊,你最好立刻給我滾出青龍寶殿,否則的話,我現在就要了你的命!”

海妖族大長老聽此,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想要我的命?你可知我是何人?實話告訴你吧,我乃海族十強之首座。就憑你,你覺得你有贏的可能嗎?再者說,******剛剛誕下龍蛋,想必身體也甚是虛弱吧?你的實力遠遠不及我,你是能護住你的夫人,還是護着你的孩子呢?我想你是個聰明人,是保大還是保小,你還是好好的想想吧!”

青冥冷哼一聲道:“惡賊,我不管你是何身份。想害我的孩子和妻子,我就算拼得一死,也決不會妥協。”

海妖族大長老不屑一笑道:“真是冥頑不靈,本想給你青龍一族留條生路,現在看來,我只能將你青龍族斬盡殺絕了。”說到這裏,他臉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冷冷的殺意。

青冥已然徹底的憤怒了,眼前的海妖族大長老竟敢打他孩子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都被騎到了頭上,再不竭力一戰,那與懦夫又有何區別?

未等那海妖族大長老出手,青冥已經一個虎撲衝了上去。他的速度不可謂不慢,但沒想到的是,他這一撲竟然撲了個空。

海妖族大長老只是一點地面,身體便化爲道道虛影退出了十幾步遠。

青冥一擊未果,立刻再次猛追而上。

但這海妖族大長老並未出手,而是繼續向後退開。

這麼一來二去,兩人很快就退出了房間,直到退出了大殿,直到鬥到了空中。

“惡賊,你一味後退到底意欲何爲?不敢與我交手,還敢大言不慚的害我青龍一族,真是笑話!”

海妖族大長老聽此,呵呵一笑道:“笨蛋,你真以爲我鬥不過你嗎?只是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費時間罷了。你生長在人間,難道沒有聽過一條計謀嗎?現在我來告訴你,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爲了調虎離山。沒有你的保護,憑你那剛剛臨盆的妻子,恐怕是保不住你們的孩子了。哎呦,真是可惜嘍。哈哈……”

青冥一聽此言,這才恍然大悟,不敢耽擱,他立刻飛身而下,以最快的速度飛回青龍寶殿。

娘子有錢 但可惜的是,等他重返房間之時,南宮瑾兒已然化爲人形,正全身是血的癱倒在地。

青冥一看,趕忙跪倒在她的身旁,急聲問道:“瑾兒……瑾兒……你可不能有事,你千萬不能有事啊。瑾兒……你快點兒醒醒,快醒醒啊!”

可能是聽到了青冥的呼喊聲,昏迷不醒的南宮瑾兒終於睜開了雙眼。但沒想到,她睜開雙眼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青哥,快……快去救回我們的孩子,他……他被人搶走了。你一定要救回他,你一定要救回他。嗚嗚……”說到這裏,她忍不住的痛哭起來。

青冥聽此,立刻問道:“擄走我們孩子的人去了哪兒?你可知道他們是從哪兒走的?”

“那……那裏……”

順着南宮瑾兒手指的方向看去,青冥一下子癱坐在地。在牀的一側,他看到了一個還未徹底消失的傳送陣。那擄走他們孩子的人,肯定就是從這個傳送陣離開的。

他不懂傳送之法,即使看到了傳送陣,他又能怎樣?

不過對此,他也並非一無所知,至少他知道擄走他們孩子的是海妖族的人。而那個將他引開的,正是那海妖族的十強長老之首。

“海妖族……海妖族……我與你們無冤無仇,爲何要對我的妻兒下手。奪子之仇不共戴天,我青冥在此立誓,定要將海妖族徹底剷除,一個不留!啊……啊……”

……

對於青冥和南宮瑾兒的遭遇,此時的童言並不知曉。

這兩天裏,他已經徹底做回了自己,並且在謀劃一件大事兒。

什麼大事兒呢?他要廣邀天下豪傑、各大門派,齊聚吳家。想邀請人來,就需要一個噱頭。他已經想好,這個噱頭就是“江湖集結令”。

既然是江湖集結令,自然少不了選舉江湖之主。如何選舉,自然是以武會友。實力最強者,便可得到江湖之主的名號,還將得到一件靈寶。

但僅僅這樣,怕也不會太具有誘惑力。所以他決定只要有人前來,每人都將得到一套修煉功法。什麼功法呢?正是詭門的不傳功法,月靈訣。除了這套月靈訣之外,他還特意準備了幾件法器,爲名列前十之人的獎勵。

僅由吳家主持,其實並不具有說服力。好在他得到了符籙三宗的支持,這一點,他還要多多感謝王鵬飛和張小寶的背後幫助。

有符籙三宗聯合推出,江湖上怕是再也沒有什麼活動比這更具有誘惑力的了。

但話說回來,童言爲何要吃力不討好的舉辦這樣的盛事呢?

原因很簡單,他想成爲江湖之主,並向天下人展示吳家的真正實力。只要他能一舉奪魁,到時候,他便可以名正言順的號令天下,共同對付海妖族了。

可這也並非萬無一失之舉,畢竟江湖之上魚龍混雜,高手如雲,可童言認爲這是最好的機會,無論如何,他都要搏上一搏! 童言將印有符籙三宗和吳字的英雄帖很快就派發出去了,只要是江湖人,只要是江湖上的門派,他竭盡所能的都派發了。

而這江湖集結令的日子,便定在三日後,也就是三宮五殿到來的後一天。爲何定在這樣的一個時間點上,其實有他自己的考慮。

天道盟雖然現在已經恢復到一百多人的規模,但加上吳家也不過兩百多號人,不足三百。這樣的人數其實不多,能勉強抵得上一個中型門派,並不能稱之爲震撼。

怎樣才能算震撼呢?那就與三宮五殿脫不了干係了。只要三宮五殿派人前來,到時候,吳家向外展示的實力,將是空前絕後的。到那時,他如能在擂臺上大展神通,一舉奪魁。

他這麒麟才子、天道盟主的名號將再次響徹整個江湖,振臂一呼,誰人不心悅誠服呢?

可現在的關鍵就是,江湖人是否會來,還有那三宮五殿是否會如約而至。

海口已經誇下了,童言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後路了。現在只能把一切都往好的方面想,唯有如此了。

對於這次的盛事,童言搞的不僅大,而且還極其奢華。他幾乎將吳家的財力運用了一半,吳家外圍的林子裏用玉石硬生生的鋪出了一條路。

至於吳家地宮外的荒村,他也重新讓人蓋起了房舍,不能說堪比皇宮別苑,但也絕對給人一種不敢小覷的規模。

三天的時間,工期十分緊張。童言從江湖上花重金請了不少能工巧匠,再調用了球球和泰山刃中的八位妖靈協同幫忙。

泰山刃內原本的器靈正是石妖,它對石頭之類的東西可輕鬆駕馭。本來一塊足有上萬斤的石頭,它只要附身其上,這石頭就如同活了一般,自己長腿挪動到該去的地方。

這番大張旗鼓的忙碌,終於在兩日後便已經初具規模,可跟童言期望中的樣子,還差上一些,希望一天後,可以如期完工。

當然了,童言看中的是外形,而非實用。如果按照正常的建造房子,沒有一個星期是搞不定的。把一個星期的事情縮短在三天完成,想想也實在瘋狂。

可修行之人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擬的,又有靈獸相助,一切也就變得普通了。

坐在剛剛建好的會客廳裏,童言一邊品着茶,一邊翻看着派發英雄帖的記錄冊。

英雄帖足足派發了上萬張,其中還有包括上百個門派,加在一起,足有三萬人左右。指望這三萬人全部到來,自然是不現實的。他的預期是五千,只要來了五千人,最後有三千人加入天道盟,這次江湖集結令纔算是圓滿成功。

今天是三宮五殿前來的最後一天,如果守護神龍沒有說錯的話,相信三宮五殿的人很快就會來了。

他對此當然十分期待,但也有些擔憂。如果因爲年代久遠,三宮五殿忘記了與吳家的約定,那可就麻煩了。

兩日前派出去的八隻金鸞也遲遲未歸,所以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他也說不準。

他已經將天道盟的一般人派往了吳家村前的林子外圍,只要一有消息,相信就會有人前來通傳了。

至於林子裏的陣法,他現在全部暫時的取消了。就是爲了防止有人誤入陣中,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而這樣一來,吳家基本等於門戶大開。海妖族如果這個時候突然發難,將是絕佳的時機。

童言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玩就玩把大的,玩不起那趁早就別玩。

什麼事不冒險,如果怕,那就找個窮鄉僻壤躲起來。可既然踏上了這條不歸路,除了死,否則就得一直向前,永無退路。

盼望着盼望着,安排在林子外圍的天道盟人終於傳來了消息。

“報……稟盟主,外面來了一個門派,自稱天山劍門之人。帶隊的是個女子,她說她與你是藍顏知己,專程到此助你一臂之力!”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笑了起來。三宮五殿還未等來,沒想到卻是把戢情兒給等來了。

戢無天一死,戢情兒已經徹底地掌握了天山劍門。天山劍門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雖地處天山,遠離中土,可身爲劍門,絕沒有其他門派敢於輕視。

現在天山劍門前來助威,童言又怎能不爲之欣喜呢?

“傳我的話,立刻將天山劍門的諸位弟兄請到吳家村中。我將在村頭恭候他們的大駕!”

“是,我這就去辦!”

童言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自言自語道:“希望開了一個好頭兒,最好多來一些人。”

說完,他整理了一下衣衫,便走出了會客廳,直奔村頭而去。

不過十餘分鐘,遠遠就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戢情兒。

戢情兒與數日前相比,氣質大有不同,她的背上揹着一柄長劍,頭髮高高梳起,說不出的英雄氣概,看不完的英姿颯爽。

戢情兒確實很給面子,這一次,她竟然足足帶了兩三百號人。要知道,天山劍門的弟子本就不多。 猶自搖九鈴 因爲收弟子的規格很高,並不是尋常資質的人就能有幸拜入劍門。而這樣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加入的弟子太少,門派雖然一流,人數上與其他大門大派相比,實在差得太多。

這兩三百號人幾乎是天山劍門的九成門人,戢情兒的心意確實夠重。

戢情兒快步上前,還未來到童言的跟前,便開心的道:“童言,我來了,有沒有想我啊?”

她能這麼說,看樣子她已經從與童言的情結之中走了出來。

童言聽此,立刻笑道:“當然想,數日不見,猶隔三秋。情兒,謝謝你能來!”

戢情兒嘿嘿笑道:“謝啥啊,該謝你的人是我。你知道嗎?我現在修爲大進,你傳我的無極劍訣更是已練至爐火純青。若不是憑藉這無極劍訣,我這天山劍門的門主還真是坐不穩呢。不過現在好了,所有門人都唯我馬首是瞻,我天山劍門總算是不用再給海妖族和詭門當奴才了。對了,你這次搞得這麼大,就不怕壓不住場嗎?姐姐我把門內的好手都給你帶來了,有困難,你可要向姐姐開口哦!”

權妻謀臣 童言呵呵笑道:“這是自然,咱們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我可不會跟你客氣的。來吧,到我們吳家村先行住下,晚一點兒我給你接風洗塵!”

豈料他這邊話聲剛落,天空突然響起了鳥兒的鳴叫之聲。

聽聞此聲,他趕忙擡頭看去,這一看之下,他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兩日前派出的八隻金鸞飛回來了,看樣子,那神祕的三宮五殿就要到了! 八隻金鸞從遠處飛回,不僅童言發現了,在場的人也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哇,快看,金色的鳥!”

“是啊,真好看,該不會是鳳凰吧?”

“鳳凰?你喝多了吧?鳳凰是火鳥,這些只是金鳥。我猜是神鳥!”

……

聽着天山劍門弟子的議論聲,戢情兒向童言戲謔一笑道:“怪不得那麼硬氣,看樣子你底子很厚嘛!”

童言聽此,尷尬一笑道:“這都是我吳家祖先的功勞,我只是坐享其成罷了。來吧,我還是先安排你們住下,晚點兒再聊吧!”

戢情兒很是識相,直接笑道:“你忙你的吧,讓你的屬下安排我們就行了。你如果真想跟我聊聊,那就晚上到我房裏來吧。哈哈……”

戢情兒變回了那個活潑開朗的她,這讓童言很是欣慰。作爲朋友,童言又何嘗不希望她可以開心快樂的生活呢。

“行吧,那我晚點兒去看你,不過我是不會過夜的。因爲我實在太忙了。哈哈……”

戢情兒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帶着門內弟子立刻向着吳家村中走去。

童言向旁邊的吳家族人揮了揮手,後者會意,趕忙快步跟了上去,幫忙安排住所去了。

眼見八隻金鸞飛到頭頂,童言直接舉起了手。這才發現,原來在他的食指上戴着一枚宛若金龍一般的戒指。實際上,這戒指本就是金龍,而且正是吳家的守護神龍所化。

他將這戒指舉向空中,那龍形戒指立刻化爲本體,八隻金鸞見此,瞬間化爲金光,與這守護神龍合爲一體。再看之時,戒指已經改變了,而是變成了一個金色的露指拳套。

童言見此,手掌往回一勾,那拳套便自動的戴在了他的手上。

“神龍前輩,可是那三宮五殿有消息了?”

他話聲剛落,守護神龍的聲音便在他的腦中響起了。

“主人,八隻金鸞不負所望,已經把信兒帶到了。但因爲三宮五殿距離遠近不一,可能今天是趕不到了。不過最遲明天,他們定會前來。”

童言聽此,輕輕的點頭道:“沒關係,只要他們肯來就好。我只是擔心他們不來,不然的話,恐怕會影響我明天的大事。”

“主人放心,他們就算不來多人,也一定會派人前來。這是當年你吳家先祖與那三宮五殿之主定下了誓言,即使年代久遠,他們也不會違背誓言的。”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微微笑道:“那我就等着他們,希望他們不會讓我失望!”

他雖然這樣說,可心裏明顯有些不是滋味了。三宮五殿只怕是並非因路途遙遠,應該是另有打算纔對。遠,難道還有人比天山劍門更遠嗎?可天山劍門只用了一天多的時間就來到了吳家,說到底還是誠不誠心。如果誠心,距離對於修行者來說,並不算什麼。可如果心存芥蒂,那自然就另當別論了。

童言是滿心希望,因爲三宮五殿今日就能抵達。看來,他確實不能太過樂觀。

正在他打算返回村中,與戢情兒小敘片刻之際,林外的天道盟人又來稟報了。

“報……稟盟主!符籙三宗的掌門帶着門人前來了,萬大哥和張大哥已經前去迎接了!”

童言聽此,一掃剛纔的不悅,欣喜的道:“來的好,我這就去親自迎接!”

如果說天山劍門的到來屬於錦上添花,那符籙三宗的到來卻顯得尤爲重要了。

畢竟這一次的江湖集結令是吳家與符籙三宗聯名舉行的,如果符籙三宗不來,吳家就只能唱獨角戲,到時候,也就毫無公信力可言,更會成爲江湖上的笑柄。

符籙三宗可謂是舉辦者之一,雖然一切的佈置都是吳家完成的,但僅憑符籙三宗的名號,就不是金錢所能買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