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想著,用外界水元素補充小水泡的時候,在現實之中,他彷彿也受到了什麼打擾。非常突然地,一聲嗡鳴從心頭傳出,把他一下子驚醒。本傑明眼前一花,不由得自主地離開意識空間,回到了現實之中。

……搞什麼?

本傑明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現實之中,似乎並沒有什麼改變,他依然處在那個地下城市,手中捧著石板,周圍綠茫茫一片。

然而,也就是這一刻,他微微轉過頭,發現有一隻身份不明的手,搭在了他右邊的肩膀上。 ?在看到那隻手的瞬間,本傑明嚇得頭髮都快豎起來了。

並不是他膽小,只是,考慮到他現在所處的環境——這是一個不知道被埋藏了不少年的地下城市、一個活人都沒有、安靜得像墳場一樣、一群雕像在這裡走來走去、外面的骸骨堆積成山……更可怕的是,這裡充滿了那種恐怖片式的綠光,整個畫面陰森到極致。

就是膽子再大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被一隻手從後面搭上來,也會嚇得蛋蛋都縮起來吧。

最初的驚嚇過後,本傑明下意識地用出魔法,準備反擊。

然而,有些沒想到的是,那隻搭在他肩上的手忽然發出了聲音,隨之,也讓準備反擊的本傑明動作一滯。

好吧……並不是手發出的聲音,只是那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也給他一種手說話了的錯覺。實際上,說話的是他身後的那個人。

「閣下別衝動,我們沒有惡意。」

本傑明一個閃身,急匆匆地與身後的不明傢伙拉開距離。隨後,他謹慎地轉過身,往對面看去。

只見,站在原地的是三個人類。

不是雕像,也不是鬼魂,就是活生生的三個人類。雖然映在詭異的綠光中,但本傑明也能看得出來,這是三個年輕人,兩男一女,都站在那裡,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本傑明。

「……」

場面有些尷尬。

「你們是什麼人?」本傑明深吸一口氣,恢復嚴肅的神情,這麼問道。

就算不是什麼奇怪的生物,幾個人忽然出現在這裡,也是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自己的慫樣被別人看到就看到了,他還沒到可以放鬆警惕的時候。

「很抱歉,還沒有自我介紹。」三人面面相覷,為首的那個上前一步,道,「我叫托尼,我們來自法師共濟會。請問,就是您發現了這裡的遺迹嗎?」

……法師共濟會?

頓時,本傑明心中一動。

他收起了些許的戒備姿態,但並沒有靠近這三人,道:「法師共濟會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托尼猶豫了一下,答道:「我們收到消息,萊利城南面出現了元素異動,所以過來調查,結果,就發現山上出現了一個大洞。我們沿著洞口進來,發現這片遺迹,最後,就遇到了閣下您。」

聞言,本傑明不由得想到了洞口開啟時,這裡爆發出的衝天綠光。

這裡距離萊利城確實不遠,如果有人被驚動,結果找了過來,那倒也算正常。只是……他依然很驚訝,法師共濟會居然都派人過來了。

他沒想到,自己和法師共濟會的第一次接觸,居然會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

「你們有什麼證明身份的東西嗎?」不過,想了想,他還是這麼問道。

三人點了點頭,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徽章,展示給本傑明看。

本傑明聽說過法師共濟會的徽章,看了兩眼,又通過水元素感應法確認了三人的法師身份。因此,最後,他還是解除了懷疑。

「你們好,我叫本傑明,是最近才在萊利城定居的法師。」他這麼說道。

三人也露出禮節性的微笑,向本傑明點了點頭。

「我聽說過閣下,在芬奇法師的集會上大放異彩的那位,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您。」托尼笑著道,「這個遺迹,肯定也是閣下所發現的了。閣下真是了不起。」

雖然被拍了馬屁,但本傑明的心情仍舊算不上好,只能勉強地笑了笑,點了點頭。

他隱隱有種不太爽的感覺。

羊皮紙是他拿血滴出來的,這個洞口也是他開啟的。雖然談不上什麼所有權吧,但是就像挖寶挖到一半,突然冒出來幾個人,說自己是組織上面派來的人,打斷了他的探索,還問東問西的,他有危機感也很正常。

萬一這三人問著問著,再忽然來句「全都上交給國家」,那本傑明絕對是要打人的。

「不知道閣下是什麼時候發現這裡的?」托尼繼續問道。

本傑明想了想,說:「就今天,幾個小時前。」

「那閣下在這裡發現了什麼?」托尼馬上追問。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看,來了吧。

本傑明神色如常,道:「我什麼都沒有發現。那些會動的雕像,我也沒敢碰他們,一路繞到這裡后,也就只看到了這些石板。上面寫的什麼東西,我也看不懂,不知道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說著,他略一停頓,又特別自然地加了一句:「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東西?」

托尼搖了搖頭,反而把目光投向了本傑明手中的石板。

「你拿著的那個石板,可以給我們看看嗎?也許我們這邊有相關的信息,可以幫你破譯它。」

本傑明看了一眼石板,藏起不爽,面帶微笑地把石板遞給了對方。

不管怎麼說,這石板上的東西除了那個三角,他也確實看不懂。石板是普通的石板,沒有什麼特殊的功效,這一點他確認過。進入純藍世界與石板無關,所以他才肯這麼乾脆地交給對方。

況且,他也想知道,法師共濟會的人是不是真的能把上面的內容破解掉。

妃本嫡女 「我看看,這個是……」托尼接過石板,看了起來,越看,卻越皺起眉頭。

「怎麼樣?你能破譯上面的文字嗎?」

沉默片刻,托尼搖了搖頭,道:「這似乎是一種非常久遠的文字,所有記載裡面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我……可能要把它交給更上面的人,才有可能認得出來。」

聞言,本傑明卻露出不滿的神色。

「這個地方是我發現的,這塊石板也是我找到的。法師共濟會一向尊重每一位法師的財產,怎麼會隨隨便便就把東西從別人手裡要走?」

托尼見狀,立刻賠笑道:「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我們沒有要侵害您的利益。」

本傑明冷冷地說:「可你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侵害我的利益。哪怕這個石板是一件怎樣的稀世珍寶,,我想,一旦被你們要走,你們是肯定不會把它還給我的。」

石板確實不是什麼有用的東西,上面的內容也都被系統記住了。只是,這些人如果想把石板拿走,本傑明不訛點好處,那肯定也是說不過去的。

他現在不擺出強硬的姿態,等談到整個地下城市的問題,他再強硬也就來不及了。

「怎麼會呢?閣下絕對是誤會我們了。」托尼為難地揮著手,道,「這樣吧,我們用兩條禁咒,換取這個石板。怎麼樣?這個交易足夠有誠意了吧?還請閣下千萬不要生氣。」

本傑明心中冷笑。

在法師集會上,他聽說了不少關於法師共濟會的事情。他們那裡是有不少禁咒,但基本上都是不可能被用出來的玩意。這傢伙現在提出這種條件,顯然就是欺負本傑明外地人,以為他不知道,想用這些東西誑他。

因此,別看托尼態度好像很好,這傢伙的笑臉背後,心機絕對藏得深。

「兩條禁咒……」然而,本傑明卻沒有當場發作,而是順著對方的話,道,「這麼珍貴的石板,起碼五條禁咒,否則,我是不會把它換給你的。」

都是想相互佔便宜,那他就多佔點。萬一哪天撞大運,他手下誰誰誰學會了一個禁咒,那他不就賺翻了。

總之,他覺得自己不可能在石板上獲得更多好處了,法師共濟會影響力又那麼大,他也不好和他們直接撕破臉。

「五條禁咒啊……」

托尼露出為難的神色,他的兩個同伴,也配合他的表情演了起來。大概就是討價還價的那些招數,本傑明有恃無恐。最終,五分鐘,他用這塊石板,把六條禁咒換到了手。

法師共濟會記錄禁咒的方式,居然是每條禁咒都寫了一本書。交易談妥后,托尼掏出了六本書,直接遞給本傑明,帶著心痛的表情,道:「這就是那六條禁咒了,我們一向是尊重每一位法師的,請閣下千萬不要生氣。」

本傑明則點了點頭,演出一付不知道禁咒沒法用、暗中竊喜的樣子,把那六本書接了過來。 ?本傑明拿了個小包,把那六條禁咒收好。隨後,他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眼前的三人。

「怎麼樣,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嗎?如果沒有的話,就請你們自便吧。」

追妻之路 私心來講,他甚至都想把這三人趕出去,別讓他們在自己開啟的遺迹里走來走去。不過,他很清楚,現在這個狀況,自己估計是很難獨享這片地方了。因此,他還是更加傾向於自己繼續探索,趕在別人的前面,儘可能撈到更多的好處。

「閣下還會在這裡繼續探索嗎?」托尼問道。

本傑明點點頭,平靜地說:「這是我親手開啟的遺迹,不論有沒有收穫,我肯定都要自己把它探索完。」

「這樣啊……那我們還是先到別的地方去探索,就不打擾閣下了。」托尼顯然也察覺到了本傑明的不滿,尷尬地笑了笑,說,「如果閣下發現了什麼理解不了的東西,也可以告訴我們。請您相信,法師共濟會是在為全天下的法師謀福利,我們會幫助每一位法師的。」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也露出微笑:「我明白。」

就這樣,法師共濟會做事算不上霸道。或許他們的大佬還不在這附近,只有三個小法師,所以擺出的姿態還是比較識趣的。在要走石板后,他們便離開了這個類似於議事廳的地方,也不知道跑哪探索去了。

本傑明則留在這個建築之中,也加緊了自己的動作。

他對自己的判斷很自信。這裡是整個地下城市的中心,也是城市所有居民的橫屍之所。如果真的能發現點什麼,也肯定是從這裡被發現的。在別處找,估計找不著多少東西。

穿過幾條破敗的走廊,他繼續往這個建築的深處走去。

這裡的中心是一個大廳,坐位被風化得殘破不堪,天花板爛得都有了缺口。本傑明抬頭,仔細看去,發現天花板上又是一幅壁畫。只是,這幅壁畫剝落得厲害,本傑明唯一能看清的部分,就是一個人用火在燒一塊石頭。

想了想,他飛起來,靠近那幅壁畫,更細心地看了起來。

細看之下,被燒得那塊石頭,和那種發綠光的石子挺像的。同時,畫中人的另一隻手,舉在石頭的上方,誇張的畫風下,幾滴紅色液體從手中滴出,落在石頭上。

本傑明若有所思。

……這就是那種石子的使用方法了嗎?

一邊用火燒,一邊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本傑明把這些在心中記好。然後,他用了個水球術,把這幅壁畫徹底毀掉,以免其他人看到。隨後,他便重新落回地面,準備自己回去試試這個方法。

又在這裡找了一圈,沒再發現什麼東西,本傑明也打算離開了。然而,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多留了個心眼,用水元素感應法把整個大廳掃視了一遍。

而這一掃之下,本傑明很快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大廳右邊的一個座位底下,是空的!

驚訝之下,他連忙走過去,在那一塊的地面上敲敲打打。毫無疑問,這個地方有問題,至於底下藏著的到底是暗格還是密道,那就只能等他弄出來再看了。

然而,大概是過了太久,機關失靈,本傑明沒辦法,只能用個碎冰術,強行轟開了地面。隨之,一個幽深的隧道顯現了出來。

本傑明見狀,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

一路開啟水元素感應法,他沒遇到什麼危險。隧道也不長,不到半分鐘,他便走出隧道,來到了一個小黑屋一樣的地方。

在這裡,本傑明發現了一具屍體。

「這是……」

與堆積在外面骸骨不同,看得出來,這具屍體和它們不是一個年代的存在。外面的屍骸都已經只剩下骨頭了,而在這裡,屍體還呈現出一種半乾屍的狀態,沒有完全風化掉。

也因此,通過水元素感應到這一幕,本傑明感覺相當驚訝。

這人不是這個地下城市原本的居民,他是誰?

難道……這裡從還有過別的探索者?

想到這裡,他心中的疑惑不減反增。

如果有從前的探索者,那這個城市為什麼到現在才再次被本傑明發現?是這人進來后就死在這裡嗎?那入口的洞穴又是什麼人封閉的?他為什麼會死在議事廳底下的一個暗房裡?

本傑明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這個探索者……他是被什麼東西殺死的?

又觀察了一會,本傑明沒有從他身上發現任何傷口,可能傷痕已經在歲月的摧殘下不見了,也可能這人不是受傷死的。本傑明沒學過法醫,驗證不出什麼結果。

只是,他還是冒出了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屍體的手邊還有個小袋子,袋子裡面裝著幾本殘破的書。本傑明也沒有多想,把書收起來,看也沒看,轉身便離開了這個讓他感覺有些危險的暗房。

曾經有探索者死在這裡,那就說明這個地方並不是一座空城這麼簡單。

這裡……估計還有些什麼能要人命的東西。

他忽然又不想在這久留了。

出了議事廳,飛過那些堆積成山的白骨,本傑明重新回到遺迹的街道。街道平靜一如最初,那三人也不知往哪探索去了,只余雕像木然地走來走去。

看著這一幕,不知怎麼,本傑明心頭的不安反而變得更加強烈。

他多撿了幾個發綠光的石頭,收好之後,便飛起來,原路返回了他進來時的入口。他從入口走進去,滿眼的綠光也漸漸消退,一切重歸黑暗。就這樣,他沿著進來時的山洞,飛快地往外走去。

十幾分鐘后,他走到了頭。

頓時,本傑明愣住了。

在他記憶中,原本應該是山壁開口的地方,此刻卻變成了一條死路。他伸出手,摸在前方堅硬無比的石壁上,那種粗糙堅實的觸感是如此真實,也讓他以為自己是不是又產生幻覺了。

展開水元素感應法,石壁那頭還是石壁,沒有出口。

可是……怎麼會?

出口被什麼東西給封死了?

愕然之下,他再次拿出羊皮紙,用力拍在上面。可惜,羊皮紙既沒有發出綠光,石壁也沒有轟隆一聲裂開,把出口露出來。

本傑明忍不住做了一個深呼吸。

這地方……果然有問題。

鎮定了一下心神,本傑明凝聚出一把冰刀,刺破指尖,讓血再次滴到羊皮紙上。終於,羊皮紙發出了綠光,可把它往前拍過去,堅固的石壁依然沒有打開通道。

無奈之下,本傑明只能重新展開了羊皮紙。

然而,這隨意的一瞥,他卻有些愕然地發現,綠光之中,羊皮紙這次顯現出來的圖形,和上次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羊皮紙上,雖然還是個地圖的樣子,但已經沒有了那些山脈的標識,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街道、建築的示意圖,彷彿成為了某個城市的地圖,然後上面還有幾個閃著光的小點。

本傑明看著,忽然覺得有點眼熟。

「這個……就是這座地下城市的地圖吧?」

系統也冒出來,肯定了他的想法:「你之前經過的街道和建築,和地圖上的內容是相符的。這就是這個遺迹的地圖。」

聞言,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