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夢魘對簡陌那樣,總是邪魅又寵溺,也許,這纔是雲軒最真實的性格。

感覺到她突然沒有了聲音,他靠近她幾分。

“陌兒,在想什麼呢?”

好聽的聲音讓蘇紫陌徒然回神。

“啊!”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

“沒什麼?”

“嗯!”沐雲軒逼視着她略顯媚態的容顏,知道她沒有對自己說實話。

要知道,夢魘的靈魂齊聚以後,沐雲軒的思維變得更加敏感,而且修爲,更是強大到讓他自己都覺得可怕!

前塵舊夢,他都心繫懷中的女人,當所有的記憶融入到一起的時候,瞬間爆發的是他對她無邊無際的愛意。 在他與他初見的時候,他一眼就認定了她。

“陌兒,你可知道,你的一切,都能洞悉我的眼底。”

他萬分動情地說道,目光半眯着,微微透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聞言,蘇紫陌不置可否,那這人在自己的心裏,到底會變得有多可怕!

蘇紫陌突然警告道:“沐雲軒,你若是這樣,最好不要說出來,你也知道我的性格。”

他一聽,漫不經心的一笑,他的話語觸人心絃:“陌兒,你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還能逃得開嗎?”

“你覺得呢?”她詭異一笑,只要她想,依然能做到。

“我覺得不可能?”她是他最美好的人生,只要有他在的一天,她就不可以離開他的視線。

在魔獸大陸的時候,作爲簡陌的她,也會時常吵着要回家見爹孃。

作爲現在的蘇紫陌,他只能在他的懷裏幸福。

她就像他的骨髓一樣,已經深深的嵌入了他的身體裏,而且是愈來愈深!

他現在一生別無所求,只要可以和懷中的她長相廝守,那便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你可以試試,跑路對於我蘇紫陌來說,可有一套了。”蘇紫陌眼眸帶着玩味的挑釁。

“陌兒,你這樣在我懷裏津津樂道的逞口舌之慾,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沐雲軒寵溺的颳了刮她的瓊鼻。

“沐雲軒,難道我在自己心愛的人的懷裏,說話還要慎言畏出,緘默守聲嗎?”

蘇紫陌挑眉看着他,她可沒有大言不慚。

是人就會有祕密,什麼都被他看透了,讓她哪找優越感去。

“不一定要這樣,我怕的時你耍心機離開我,讓我好找,你必須時時刻刻在我的視線內。”沐雲軒霸道的要求着她。

“雲軒,這做事沒有了心機,就好比魚兒失去了水,畫面缺少了色彩,將使我們的人生出現許多磕磕碰碰。心機不是陰謀,不是爲達到目的而使用不光明的手段,而是做事時所需的技巧而已,你怎麼就能把它想了偏成這樣呢?那股褲子穿跑偏了可以糾正過來,這人的思想要是跑偏了,那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蘇紫陌覺得自己應該和他普及一下最基本的知識,要不然她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看着她出語不俗,他的笑容愈發邪魅。

她時常會說出一些出格的言論,不過他也很喜歡聽。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陌兒,我知道你意思,不過呢……”

猛然,沐雲軒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蘇紫陌也感受到了。

空氣中,一道銀白色的光芒似乎在極速的淹沒這片大地。

“雲軒,這是怎麼回事?”

蘇紫陌低頭一看,她們還在大海上面呀。

沐雲軒魂識快速的透體而出。

猛地,他的眼底,彷彿結了冰一樣的寒冷,透露除無盡的殺意。

緊接着,一陣悠揚的琴聲傳來,這一次,不是從一個地方,而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

蘇紫陌絕美的容讓上,漸漸染上了痛苦的神色。

琴聲越來越快!

蘇紫陌的雙眸裏,突然壓抑着深深的痛意。

“啊……!”蘇紫陌痛得忍不住的仰天長嘯。 空中傳出陣陣淒厲的長嘯,令人毛骨悚然。

“陌兒。”沐雲軒看着她瞬間痛苦得不能自持,想快速的將蘇紫陌送回空間指環戒裏,可他突然發現,空間指環戒裏沒有玄氣。

猛地,沐雲軒想到了一個可能。

極光結界!

蘇紫陌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靈魂就像要被分解了一樣。

她雙手抱住頭,疼痛讓她早已經失去了理智。

一頭柔軟的秀髮,被她扯得雜亂無章。

“陌兒,陌兒,你在撐一會。”他的每一個字,都帶着滔天的痛意,她痛,他亦更痛。

該死的追魂曲,居然讓他的陌兒這般痛苦。

他墨黑的眼底,散發出嗜血的藍光。

嘴角邊勾起一抹及其殘忍的笑容。

自他的周身,一股淡淡的藍光,就如剛纔的比剛纔的銀光更加極速的蔓延。

瞬間,如同百萬野獸的吼嘯聲陣陣傳來,阻擋了那悅耳的琴聲。

蘇紫陌體內的疼痛漸漸減少了很多。

“陌兒,你覺得怎麼樣?還很痛嗎?”他的聲音很輕柔,帶着深深的自責。

蘇紫陌默默地看着他,她此刻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

“陌兒。”看着她如此虛弱,就好像他會隨時失去她一樣。

“痛。”蘇紫陌艱難的吐出一個痛字來,聲音虛弱如蚊聲。

沐雲軒緊緊的擁護着她。

“陌兒,等一會就不痛了。”他會讓那些人比她痛上一百倍。

蘇紫陌閉上眼睛,追魂曲很好聽,可於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魔音,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痛過。

她痛的時候,感覺不到外界的任何人和事。

突然,悠揚的琴聲和野獸的嘶吼聲戛然而止。

緊接着,是人類發出的恐懼的痛嚎聲。

“啊……!”

寂靜的天空充滿了一生聲淒厲的慘叫。

沐雲軒的心,在聽到這些叫聲以後,他的心,一點一點的下沉,英俊的臉上佈滿了陰霾。

以他現在的修爲,他的威壓,足以殺死十六級以上的巫師。

緊接着,一道銀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退去,蔚藍的天空赫然出現。

“陌兒,好些了嗎?”他白皙的大手,輕輕捋開遮住她臉頰的髮絲。

看着她虛弱的神情,他的臉,緊緊的貼在她的臉上,冰涼的感覺讓他的心劇烈的顫抖着。

蘇紫陌微微睜開眼睛,迷離的看着近在遲遲的俊顏。

剛纔的痛,對於她來說,就是惡夢。

她定力夠好,夠忍耐,卻依然能痛到撕心裂肺的大吼大叫!

沐雲軒看着她迷離的眼神,似乎有些神志不清。

“陌兒。”沐雲軒輕柔的呼喚着她。

到底是要有多痛,纔會讓她變的這樣虛弱。

他的陌兒,一直都是那樣的堅強的。

沐雲軒快速的帶着蘇紫陌回到了空間指環戒裏。

將她放到牀榻上後,又去打了水過來。

輕柔的爲她擦了臉上和身上。

不一會,蘇紫陌漸漸陷入了沉睡中。

沐雲軒惱怒又自責,是他太大意了,讓她瞬間承受了這麼痛的痛苦。

他緊緊握住她的手,心中的自責愈來愈濃烈,他握着她的手的力度漸漸加大。 這期間,沐雲軒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這一天一夜,對於他來說,十分的煎熬。

看着牀榻上,蘇紫陌那如蝴蝶的羽翼般漂亮的睫毛輕輕閃動着。

沐雲軒着急的心,心瞬間落下了。

“陌兒,你醒了,可還有什麼地方覺得不舒服?”沐雲軒快速的關切的問道,眼底含着滿滿的柔情看着她。

他的目光,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觀察着她臉上的表情。

“雲軒,我不痛了,我睡了多久?”

她感覺自己應該睡了很久了。

“陌兒,你已經睡了快一天一夜了。”他的聲音很溫柔,每一個音節都帶着致命的溫柔。

蘇紫陌緩緩起身,搖了搖有些昏沉沉的頭。

她的目光突然變得清冷淺淡。

她擡眸,認真的看着他,“雲軒,追魂曲對於我來說太痛苦了,我們必須要想一個辦法來對付它,每次都面對這樣的痛苦,真的太遭罪了。”

“好,陌兒,我會想辦法的。”她的話,挑動着他心底深處的那根弦,讓他恨不得此刻就上磨盤山將那個女人給殺了。

這一次,她們用了極光結界,讓追魂曲在整個結界裏爭鳴,她纔會如此痛苦。

蘇紫陌看着他的黑眼圈,好看的秀眉微蹙:“你這一天一夜都沒有睡嗎?”

“陌兒,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看着她沉睡不起,他一刻也不敢分心,有怎敢和她一起沉睡。

若是她一睡睡不起,那樣的後果他不敢想象。

“我現在沒事了,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做晚飯。”他的脾氣,她是知道的,這一天一夜,他不僅沒有睡,甚至連水都沒有喝一口,就這樣靜靜的,擔心的害怕的守着她。

“好,陌兒這一說吃的,爲夫還真有些餓了。”沐雲軒笑看着她,眼底滿滿的柔情。

看着她淡淡的微笑,所有的恐慌和害怕,在一瞬間得到了釋放。

蘇紫陌起身,讓他躺在牀榻上,替他蓋好被子以後,才轉身去做飯。

看着她的身影在自己的眼中一點點的消失,他的心,似乎也跟着去了一樣,她不在他的視線裏,他的心裏總會覺得不安。

半個時辰以後,蘇紫陌做了三菜一湯端出來,給他煲了排骨湯,時間用的久了一些,這樣也可以讓他多睡一下。

可睡夢中的沐雲軒一向很容易驚醒,在蘇紫陌擺好飯菜以後,他就醒了,看着桌上都是他喜歡吃的菜,他的臉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醒了就過來吃飯吧!”她真不是一個好妻子,總讓他飽一頓,餓一頓的。

“好!”他坐到桌邊,享受着她爲他所做的一切。

第二天,淅淅瀝瀝的下起了春雨。

外邊的世界,是春雨洗過的清新。

雨不是太大,蘇紫陌和沐雲軒也繼續趕路。

還要一天多的時間,她們才能回到蕉嶺城去。

他們這一次的目標,就是蕉嶺城。

對着對於沐雲軒來說,不用帶着雲鶴他們來。

他和九翼就能滅了蕉嶺城。 正好是晚上,沐雲軒決定今晚就動手。

他的目標是城主府。

兩人來到城主府外,沐雲軒溫柔的看着身邊的蘇紫陌,柔聲道:“陌兒,我能對付,你先回空間指環戒裏去,可好?”

“不好。”蘇紫陌看着他的眼神裏帶着一抹堅定和倔強。

“陌兒,什麼事情我都可以讓着你,可我怕他們那隨時隨地都可以彈奏的追魂曲,看着你痛,我也會非常的痛苦。”

“雲軒,你這是擔心過頭了,今夜他們不知道我們的行動,又怎麼會設下陷阱等着我們呢?前幾天她們有備而來,可現在是我們突襲,我就有辦法對付她們。”

蘇紫陌不會讓他一個人去面對的,這裏邊有巫獸,上次她可是領教過的。

刀槍不入,對付起來非常困難。

“陌兒。”沐雲軒還是不放心。

看到她痛苦虛弱無助的樣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出現一種天塌下來的錯覺。

“沐雲軒,你怎麼愈來愈墨跡了,不就是幹壞事嗎?我蘇紫陌要是想幹壞事,那就是混世女魔王,怕什麼?快走!殺完好睡覺,而且我今晚有些想你了。”

蘇紫陌最後的聲音變得非常溫柔,那眼中帶着別有深意的笑意。

他這是謹慎過度了。

這句話對於沐雲軒來說,但是致命的誘惑。

“那你要聽話,一定要在我的視線之內。”沐雲軒溫柔的交代道。

“嗯,嗯!”蘇紫陌快速點了點頭,那樣子,就怕沐雲軒不答應一樣。

那種痛,痛到分離她的靈魂,她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可她更是不敢讓他一個人面對。

“你呀!調皮。”他輕輕的捏了一下她的粉頰。

他放柔的俊顏上,愈發的魅惑人心。

他的樣子很撩人,一舉一動,優雅強勢。

四目交接,視線交融在一起,碰撞出的深深的柔情。

兩人一轉身,身形如鬼魅一般,快速的躍到城主府裏。

沐雲軒拉着蘇紫陌,瞬間釋放強大的威壓。

重生軍嫂猛於虎 爲了自己的福利,他打算速戰速決。

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在這種高於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下,讓這裏低於十六級的巫師瞬間在這個威壓下失去了思考能力。

“啊!”在強大的威壓下,十六級以下的巫師發出痛苦的叫聲,不一會,在強大的威壓下暴斃而亡。

“有人闖入,立刻攻擊。”二樓上,傳來男子驚怒的吼聲。

城主府早已經亂成一團。

蘇紫陌一聽聲音,是那個城主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