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族長未婚妻跟彌族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弄上不明不白的關係,頗是曖昧,早已讓彌岩心中怒火燃燒,恨不能立刻殺了彌塵,以泄心頭之恨!

不過,彌岩最終還是捏了捏拳,沒有發作,如果這時候和彌塵發生爭鬥,顯然不是明智之舉,不說彌月在那裡看著,還有一個目的尚不明確的彌鳩,彌岩腦子還沒到進水的地步。

於是,彌岩緩緩吐出一口氣,鬆開捏緊的拳頭,身後緊跟的四個人卻是眼神怪異的望著彌岩。

這四人正是當初被彌月捉去的彌藍、彌煉、彌空、彌楚,早在半月前,他們就被家裡的長輩從【九冥】那裡弄出來,結果回去被狠狠教訓了一頓,至少脫了一層皮!

當代族長一系與【九冥】素為不和,被【九冥】的人抓去,任誰臉上都不好看。

彌藍小心翼翼道:「岩兄看起來不對勁啊,彌心然真的和他鬧翻了?」

彌煉砸了砸嘴,道:「管他呢,反正又不是我女人,愛咋樣就咋樣?」

彌藍道:「你有點腦子好不好,我們幾個可是一條繩上的,誰出現意外,都不能坐事不理!」

彌煉瞪了瞪眼,道:「那你說怎麼辦?」

彌藍皺了皺眉,頭疼不語。

揮了揮手,一旁的彌空說道:「無妨,靜觀其變,事情還遠不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只不過,令我意外的是彌鳩竟然會和那廢物混在一起,倒是有幾分麻煩。」

看到彌鳩與彌塵相談甚歡的樣子,最具城府的彌空不由得心裡jing兆大生。

彌鳩,這個人表面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是,作為與他們齊名的彌族天才,又豈能以常人心態看待?

恐怕他的實力不亞於他們五人中任何一人,甚至猶有過之!

彌楚卻是呵呵一笑,站在那裡,不言不語。

彌煉不屑道:「彌鳩?一個只會風花雪月的二世祖,有什麼可擔心的,他的實力說不定是用丹藥堆上去的。」

彌藍、彌空、彌楚三人詭異望著彌煉,彌煉不明白三人的意思,頗為滑稽的摸了摸粗悍的頭,不知所云,一臉茫然。


砸巴一下嘴,彌煉弱弱說道:「難道我說錯了?」


彌藍三人直接掉過頭,不再望向彌煉,齊齊無語。

彌空咳了一聲,道:「好了,不要說廢話了,上次就是因為意外,被彌月抓去,你們三個難道還想再來一次嗎?」

不說還好,彌空這一語說出來,頓時令三人臉sè一僵,就是向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彌煉也是臉上不自然,想到被彌月抓去之後,在【九冥】里過的ri子,當真是慘不忍睹!

雖然只是讓他們受點皮肉之苦,但是想想每天都被火烤、水淹、雷劈,那種生活,這種生活簡直不是人受的,已經在他們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yin影!

另一邊,彌鳩把頭伸到彌塵耳邊,一邊用斜眼看著彌岩,一邊不懷好意笑道:「塵兄,兄弟我不佩服都不行啊,你可是把彌族少主的未婚妻都拐跑了,我彌鳩從來沒服過誰,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

彌塵一聽,瞥見身後彌月眉頭緊皺,心道壞了,連忙補救道:「胡說什麼,我和她之間可是清清白白,別亂說話!」

說著,彌塵還背對著彌月,對著彌鳩擠眉弄眼,打出暗號。

彌鳩也發現彌月一雙眼直直望來,冷冷的眼神,讓他心裡莫名寒意大甚,心道不好,尷尬笑道:「今天天氣不錯啊,是不是,塵兄?」

彌塵連連接道:「對對,天氣的確不錯,嗯,月亮都跑出來了。」

彌鳩、彌月、侍衛:「………………」

一行人看了看天空,天上除了一個高高懸挂的太陽之外,就是白茫茫的雲霧,哪有什麼月亮?

彌鳩汗顏,塵兄的理由真是與眾不同啊!強悍!

正在這時,原處忽的傳來一陣喧鬧,引得彌塵幾人的注意,紛紛把目光匯聚在那裡。

只見,不遠處彌岩冷冷的站在那裡,在他的身前,倒著一名青裙少女,慌亂的站起來,有些害怕的望著彌岩,不知道平時看起來溫和的彌族少主,此刻為何變得這樣冷漠!

不過,青裙少女還是咬了咬牙,對著彌岩歉聲道:「少主,對不起,我不是故意……」

還未說完,彌岩已經打斷,淡漠道:「走開!」

青裙少女臉上可憐抿了抿紅唇,最終正要一言不吭讓開道,因為彌族少主,她惹不起!

正在這時,少女剛要讓開道,不料,一隻蒼白的手掌不帶溫度的抓住她的手臂,一名神sèyin冷的少年,身著自身妖異的紫衣,突然出現,對著青裙少女斥聲道:「你是我的侍女,別人讓你讓路你就讓嗎?」

對著這容貌憐人的青裙少女,紫衣少年絲毫不客氣,一上來就是一陣斥責,不留情面。

「少,少爺,我……」青裙少女張了張嘴,見到少年駭人的目光,最終低著頭,不敢說一句話。

看見少女這副樣子,紫衣少年眉頭一皺,隨即不再理會,而是轉過頭,冷冷看著彌岩,冷笑道:「彌岩,是你要我的人給你讓路的?」

彌岩淡淡道:「她只是一介侍女,你要為了她和我發生衝突?」

紫衣少年依舊冷笑不減,道:「那又如何?她的身份再怎麼低下,也不是你可以指揮的!」

看著這戲劇xing的一幕,周圍圍觀的人一時議論紛紛:

「嘖嘖,彌岩與彌涯發生衝突,這可是新鮮事,以前他們兩人雖然關係不怎麼好,但也沒到這種程度啊!」

「那個侍女是什麼人,竟然讓彌涯這麼不顧彌岩身份,與其發生衝突。」

「嘿,誰知道呢,這兩人實力半斤八兩,如果真打起來,還真不好說。」

「這彌涯不對勁呀,怎麼會為了一個侍女和彌岩發生爭執?」

人群里,有人不解,有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皆是遠遠而觀,臉上露出興緻盎然神sè。

「少爺,剛才是竹兒不對,就不要……」青裙少女正想勸阻彌涯,不料,彌涯看到少女那副受氣又不敢說的樣子,心裡莫名其妙生出一腔無名火來。


「閉嘴!看著就是!」彌涯臉sè一沉,嚇得少女不敢再反駁,不過,少女此刻心裡卻莫名生起一股暖意,原來少爺也是在乎她的啊!

彌岩不知道彌涯今天是不是吃錯了葯,僅僅為了一個侍女就和他炕上了,這是出乎彌岩意料之外的。

「彌涯,你這是什麼意思?」一旁的彌空看不下去,皺眉問道,他也同樣不知道平時與他們毫無干係的彌涯,怎會為了一名身份低下的侍女和他們結下樑子。

這件事,值得留意!

彌涯冷冷掃過彌岩幾人,冷聲問道:「怎麼?憑藉人多,我就會怕了你們嗎?」

彌岩眼裡微不可查出現一抹意外之sè,望了望彌涯身後的青裙少女,淡淡道:「看來,這個侍女對你來說,意義不一般啊!」

彌涯一窒,臉上又是一陣冷笑,道:「那又怎樣?總比你連自己未婚妻都跟人跑了的好!」

彌岩目光猛地變得冰寒,冷芒shè在彌涯身上,氣勢也是猛地壓去,臉sè難看無比!

不管此事是真是假,彌岩都覺得這是對他尊嚴的侮辱,彌心然與彌塵之間鬧出的糾葛,很明顯,這對於彌岩來說,是個禁忌之言!

但,彌涯可不怕,也許其他人不敢在他面前說,可彌涯是誰?

他生xing向來我行我素,就算是彌族少主他也從未放在眼裡,不過是他遲早要踩在腳下的踏腳石罷了!

把彌族少主,且是彌族年輕一輩風雲人物當做踏腳板,也只有彌涯這等瘋子才能想的出來!

彌空拉了拉彌岩的衣袖,提醒道:「他在故意激怒你,不要上當!」

彌岩眼中殺意如洪水般褪去,眼裡再次恢復一片平靜,只是微微沉凝的神sè,讓人知道,他內心的不平靜!

點了點頭,彌岩便不再與彌涯發生糾紛,而是說道:「今ri之事,我記住了,來ri再做個了斷!」

彌涯冷笑不語,冷冰冰的眼神,不帶絲毫感情波動,似是不屑與嘲諷!

「哈哈,幾位好雅興哪,談的這麼熱誠,不知加上我一個如何?」

幾人處在沉默的詭異氣氛中,突然從幾丈外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一名衣衫儒雅的少年含笑而來,卻是彌鳩!

彌涯眉頭忽的緊皺,看向彌鳩,竟是出奇的沒有進行諷刺。

而青裙少女竹兒卻是臉sè一白,頗有些愧疚之sè,一雙白嫩嫩的小手不知該往哪兒放。不過有著彌涯在場,竹兒只能埋著頭,不敢看去。

彌岩看向彌鳩,道:「鳩兄也想來參上一足嗎?」

彌鳩打開紙扇,搖頭笑道:「沒有的事,只是想湊個熱鬧,少主不會這麼小氣趕我走吧?」

彌岩皺眉,不知道彌鳩葫蘆里賣什麼葯,他和彌鳩素來非親非故,也不好多做試探,道:「鳩兄有意,我又怎會打擾你的雅興,二位慢聊,在下先走一步。」


說著,彌岩打算撇開關係,當先一步踏出,不想彌涯突地伸出手來,如電光般抓向彌岩的脖頸,閃爍著詭異的紫sè,讓彌岩脖子莫名一寒…… 「啪!」

在彌涯的紫手快要抓在彌岩的脖子上時,一旁的彌煉卻是戰意大起,不顧彌岩在一側,直接一拳轟向彌涯的手臂,突如其來的威猛氣勢,讓在場眾人一窒!

彌涯不屑冷哼一聲,手臂上紫光一閃,紫氣環繞,重重拍向彌煉攻來的拳頭之上!

「轟!」

彌煉不堪重負,直接倒退數步,眼裡充滿狂熱的戰火!

而彌涯也是身子一退,手臂微微發麻,看了看不斷抖動的臂膀,彌涯眉頭一皺,隨即又舒展開來。他想不到這個彌煉蠻力竟然這麼大,竟讓他手臂麻痹至此,而且,彌涯可以感知到,彌煉那一拳根本沒有動用任何靈氣,只是純力量轟打出去,這一點,令彌涯也是不得不鄭重對待!

「天生蠻力嗎?那麼,這樣又如何呢?」心中冷冷一笑,彌涯嘴角扯出一絲詭異笑容,他的手臂忽然變成妖艷的紫sè,包裹著一層濃濃的煞氣,對著彌煉的身影轟然一擊!

這一幕,看得在場眾人眼神凝重至極,尤其是彌鳩,他發現,彌涯的yin魔體比起幾天前強大了一大截,本來頗有勝算的彌鳩,如今一看,卻是沒了底氣!

「也許竹兒跟她也是好的!」彌鳩喃喃說道,誰也沒發現他的眼中閃過的那一道黯然。

「好強!」彌岩眼光震驚看著彌涯的手臂,不得不承認,彌涯身上的詭異氣息,便是連他也是沒有絲毫底氣,勝算難料!

作為當事人的彌煉卻是有苦說不出,他脾氣本就耿直,一遇到強勁對手,就會忍不住戰上一戰。可是,不想如今是碰上一個硬茬子,初以為彌涯身形弱小,強也強不到哪兒去,誰料這彌涯身上竟是如此詭異,那渾身冒騰的紫氣,連他都是眼皮狂跳,心裡jing覺大生!

與彌涯遙遙相對擊中一掌,彌煉忽感一股奇異能量竄入體內,隨後便發現與彌涯對掌的那條手臂,不知為何一陣劇痛襲來。

這股劇痛竟是一點預兆都沒有,就這樣無中生有,當真讓彌煉臉皮一抖,蒼白無力!

「這到底是什麼?」彌煉睜大了眼睛,連忙催動體內靈氣對著手臂上黏沾的紫氣進行排除,若不排出,只怕這場戰鬥,他會敗的很慘烈!

只是,正當他要排除這股詭異紫氣的同時,彌涯可不會給他機會,紫sè手臂猛地對著彌煉拍去,下手一點都不留情!

就在彌煉快被擊中要害之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彌楚卻是一掌送出,與彌涯的掌力轟在一處,強烈的勁氣散發而出,像猛獸一樣撕扯向四周,使得地面上的一層地板也是微微裂開。

彌涯一個旋身安然落地,臉sè如常,依舊掛著不屑的冷笑,看著彌楚與自己對掌的那隻手,頗是玩味兒。

彌楚此刻臉sè看似平靜,心裡早已將彌涯十八代祖宗罵了個遍,剛才那一掌貌似平平無奇,可是只有對過招的彌楚才知道,彌涯的掌力是何等毒辣!

發覺手臂傳來無盡的似無數只螞蟻撕咬,令得他手臂不但只覺大失,還有著無與倫比的劇痛,猶如被萬千針扎,痛苦無比!

不過,他與彌煉都不是常人,就算是受了暗瘡,兩人依然喜形不怒於sè,臉上淡漠,好似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彌涯冷然一笑,譏諷道:「兩位,這一掌之威,可是如何?」

彌楚皮笑肉不笑,拱手道:「好本事,好掌法!」

彌涯哼了一聲,看了眼彌岩,道:「下次給我記住,就算是我的侍女,也不是你們可以命令的! 鳳華如故:粉墨王妃 ,我跟你們沒完!走!」

說完,也不待彌岩等人回話,帶著竹兒就已經離開了,只留下一道孤傲的背影給眾人。

「想不到彌涯這般厲害,連對上彌族兩大頂尖天才不落下風,手段之厲,實力之強,只怕月小姐之下,此人難尋對手!」

「那也不一定,彌族天驕無數,誰知道會不會還有隱藏的天才,就好比彌岩少主的未婚妻——心然小姐。忽然心然小姐不常在彌界走動,但其天資想必不遜sè於彌涯!」

「嘿,你不說心然小姐還好,你這麼說,我倒是聽到一個很有趣的傳聞,聽說心然小姐與彌塵那個廢材有些曖昧關係,連自己的貼身金鈴都送給了那廢材!」

「什麼?不會吧,傳聞畢竟是傳聞,以心然小姐的xing子,怎會對一個廢物感興趣?」

「誰知道呢,好了,不用再說了,這些不管我們的事,那廢物不打緊,人家身後可是有著月小姐,我們可是身後沒什麼背景,小心禍從口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