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勾唇,「沒錯,在我這裡!我知道終究有一天你會離開我,我也是不想離開你!有了這個東西,你就可以永遠和我在一起了!」

「那是什麼東西?」憐狠狠皺眉,那閃閃發光的東西若是猜測的不錯……

「那是我的元氣丹。」少年低低開口,「我一直都找不到,原本以為被仇家拿走吃了,卻沒想到是在她這裡。」少年冰冷的眼神如刺刀,「你以為拿這東西能威脅我?」

少女痴痴一笑,「當然能威脅到你,如果你不說和她會一直在一起不會離開,如果你只是來看看她就離開,我什麼都不會做!這可是你的元氣丹,如果我要把這毀掉,你也會受到同等傷害!我要你離開她,不然我就毀了你!」

「你太瘋狂了!」夏海怒斥,「憑這種東西,只會讓他離你越來越遠,你什麼都得不到。」

「我不在乎!我不要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他只能和我在一起!」

「交出來。」憐冷冷開口,少女哈哈一笑,「休想!你這個老女人,有什麼資格和他在一起!」

憐神情未變,「我們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不論我,就算是你,和他在一起也沒有任何幸福可言,人類和異族的結合……只是一場悲劇。」隱月的母親和父親足以說明一切,隱月的痛苦還不夠清楚嗎!

「閉嘴!你懂什麼!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是我的幸福!」少女滿眼瘋狂,憐狠狠皺眉,「最後再說一次,將元氣丹交出來。」

「休想!」少女的手指忍不住捏緊元氣丹,憐黑眸一冷,身形當下一閃,還沒等她動手一道黑影比她更快!

「噗嗤!」血肉被洞穿的聲音!

憐的腳步硬生生停在原地,少女瞪大的眼睛,還有她胸口處那黑黝黝的大洞!一臉冰冷的少年沾滿紅色的手掌,溫熱的血液自他的指間緩緩流下,夏海看的目瞪口呆,憐同樣也是如此!

少年淡定的將自己的元氣丹拿回,吞了下去,細直的冰冷瞳孔如野獸,盯著尚未氣絕的少女,「我的耐心,已經都被你磨光了,我說過,跟在我身邊就是這樣的結果。」

少女的眼中湧出晶瑩剔透的淚水,身子一軟,就這麼直接倒在地上,那雙眼睛仍舊瞪的老大,完全冰冷的淚水順著她的眼角滑落,落在地面之上。

「何必要殺她,我可以拿回來。」憐開口,少年微微皺眉,「都一樣,讓她活著,只會影響我的心情。」少年抬起頭,揚起一抹笑容,「憐,她如此侮辱你,我怎麼可能讓她繼續活下去。」 章節名:章109真相

眼前的少年是如此陌生,陌生到憐幾乎無法將小丑和他完全重合,她是知道的,在他還是蜥蜴狀態的時候就明白,小丑的本性並不溫柔,可以說的上兇狠殘忍,但如現在這樣,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不出幾秒之內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憐有些驚訝,甚至有些無法理解,明明可以不用這樣的方式解決,卻突然面臨了死亡。

「異族果然和人類不同,性情大相徑庭。」夏海喃喃低語,立刻吩咐人將這個女孩兒拖了下去,地面上的血跡雖然以最快的方式清除,但仍然殘留著厚重的血腥氣味,少年冰冷的目光看向夏海,「人類,你又知道什麼。」

憐沉默的看著小丑,外形發生了改變,似乎就有了一種遙遠的陌生感,如果他還是那條醜陋的小蜥蜴,她或許不會這麼想。少年對著憐輕笑,「似乎還是從前的樣子好一些,憐你看樣子似乎不太願意親近我。」

「不,並不是這樣,只是有些不習慣你如今的形態……」憐笑笑,「給我一段適應的時間,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以人類姿態來見我,我也從未想過,你人類姿態的模樣。」

「不可能總是那樣一條蜥蜴,當初之所以離開你,是因為我的第一次蛻生要開始了。」少年眼眸垂下,「逼不得已,我只能離開你,只是後來我尋不到你的蹤跡,找不到你。」

「蛻生?」

少年點點頭,眼神掃了一眼夏海似乎有所戒備,夏海嘆口氣,「我無意打聽你的事情,我先出去一下,收拾這個爛攤子。」夏海推門離開,房間之內只剩下憐和小丑,少年那雙黑眸又大又圓,如果光直直的照射而來就會看到,這雙眸子根本不是黑色,而是一種十分奇特的色彩,那瞳孔也和人類完全不一樣。

「憐,你是在怪我嗎?」少年低低開口,走近憐的身旁,憐勾起一抹笑容,「的確有一些不解甚至是傷心,畢竟最開始你和我就在一起,我們共同經歷了很多事情,你那樣不辭而別,我並沒有怪你,只當做是你自己的選擇。」

「蛻生對於我來說,是性命攸關的事情,我對蛻生的環境要求很高,而且蛻生的過程……並不希望讓你看到。」

憐點點頭,少年繼續開口道,「當時來的突然,我走的也很突然,我連續進行了兩次蛻生,身體被消耗到極點,十分虛弱。就在第二次蛻生的時候,那個人類出現,不夠如果她不出現的話,我也不見得就會被仇家怎樣。」說到這裡少年皺眉,「我很討厭被你之外的人類碰觸,當初那個人類將我帶走,我內心是十分厭惡的,只是沒有力氣反抗而已。」

「你現在恢復過來了嗎?」憐有些明白,蛻生就好比一次蛻變,小丑的姿態恐怕已經同當初的那條小蜥蜴大不相同了。

「丟失了一枚元氣丹,對我還是有些影響,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少年笑笑,憐驚訝的看著他,「一枚……元氣丹?不是都應該只有一枚元氣丹的嗎!」

少年呵呵一笑,「異族和人類不同,人類依賴的是元氣空間,而異族則是依靠元氣丹。失去了元氣丹對於異族來說,和丟失性命無疑,對於某些強大的異族,元氣丹的數量不只一枚,就算失去了其中一枚,甚至幾枚,都可以留存性命。」

憐驚訝,這是她第一次聽到如此隱秘性的事情,某些強大的異族體內有著多枚元氣丹,也就如同於人類體內的元氣空間大小,強大的人類無疑元氣空間的容量巨大,而強大的異族則是元氣丹的數量!「那麼小丑你呢?你有多少枚元氣丹?」

少年淡笑,「失去了一枚對我來說沒什麼,只是有一些虛弱而已,那個人類以為這樣就能控制我,她很愚蠢。」

憐看著面前這個長相俊美的少年,她曾經就想過小丑絕對不是簡單的一條蜥蜴而已,它表現出來的速度、力量甚至驚人的咬合力量都很讓她吃驚,憐曾經也查過資料,蜥龍,這是最近接憐猜想的答案,然而現在看來,小丑根本不是什麼蜥龍,他是更為強大、甚至古老的物種!

「小丑,你到底是什麼種類的異族?」

少年呵呵一笑,「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總有一天,我會將本體給你看,不過現在可不行。」少年走到憐的身旁,將她的金髮輕輕撩起,「在你肩膀上的時候,我就在想,什麼時候能夠像現在這樣觸碰到你,你期盼著同我說話,我也同樣期盼著。」

憐一怔,少年伸開雙臂將她湧入了懷中,一股清冷的氣息迎面撲來,少年的懷抱是冷的,似乎不帶有一丁點溫度,少年的手將她圈緊,臉埋進了她的金髮里,憐突然感覺到體內的兩道龍息發生了一場騷動,似乎要自體內竄了出來!

「憐,你的身體中怎麼會有龍息存在?」少年放開她,疑惑的皺眉,憐呵呵一笑,「太多的故事,不過這兩道龍息的主人都是我的朋友,幫了我很多。」

「是么……」少年喃喃低語,手指輕輕滑過憐的臉龐,憐突然感覺身體上的汗毛在這一刻全然豎起,少年笑的溫暖,但手指的溫度卻冷的出奇,「敢在你體內留下自己的氣息,膽子不小呢。」

「小丑?」憐被這樣的話語驚到,少年揚唇,「我只是說說而已。」

憐定定的看了他一會兒,「你不能傷害我的朋友。」

「我怎麼會呢。」少年挑眉,將憐的手緊緊握住,「走吧,帶我去見見其中一道龍息的主人,怎麼樣?」

憐被少年拉著走出房間,心跳很亂,他怎麼知道其中一道龍息的主人就在這裡?憐感受著自少年手掌中傳來的冰冷溫度,小丑變的不一樣了,應該說和從前那條可愛的小蜥蜴完全不一樣了!他還是小丑嗎?

「怎麼了,憐?」陽光灑了下來,傾斜的照射到少年的臉龐上,細微的光芒反射進他的瞳孔,眸底的色彩忽然顯現,憐驚訝的睜大眼睛,少年呵呵一笑,「你也很喜歡,對嗎?」

憐不知道該說什麼,這雙眼睛不是小丑的眼睛,蛻生……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過程,他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異族!

門被推開,屋內的幾個人都看了過來,女人仍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薔薇在床邊正在治癒,琥珀站在她身旁有些擔心的樣子,司令坐在另一邊,加里奧則是在一旁專註的研究什麼,幾個人見到走進來的人之後都有些疑惑,「你是誰?」琥珀有些惱火,見到少年拉著憐的手,快步走了過來,少年呵呵一笑,將憐的手放開,目光中而是放到了司令身上,「你就是其中一道龍息的主人?」

司令一愣,他竟然一眼就看穿自己的身份,而且還準確的知道那是自己的龍息!「你是誰?」司令皺眉,知覺眼前的這個少年不一般,似乎是一種直覺,自從這個少年來到這個房間之後,他竟然隱隱有一種被壓迫感!

少年的眼神轉到床上的女人身上,有些驚訝,薔薇疑惑的看著這個少年,加里奧微微皺眉,這少年身上飄蕩的氣息直覺告訴他,危險。

「他是我的……朋友。」憐開口,少年輕聲一笑,「我在很早之前就和憐在一起,琥珀,薔薇,你們都見過我的。」

「我見過你?」琥珀驚訝,薔薇也很驚訝,憐嘆息一聲,「他是小丑。」

琥珀和薔薇在幾秒之後突然低吼了一句,兩兄妹異口同聲,「這不可能!」

「哈哈,有什麼不可能?區區一條龍都能化形,我當然可以。」少年看著司令,「你敢留自己的氣息在憐的體內,膽子不小啊。」

司令皺眉,少年冰冷的目光根本不將他放在眼裡,「看在你幫過憐的份兒上,我可以放過你。」

司令的嘴唇動了動沒有說話,琥珀和薔薇都有些發矇,「小丑,不就是那條蜥蜴?!怎麼、怎麼就……!」

「咳咳,說來話長,他才剛剛回來,我也很驚訝。」憐想趕快轉移話題,「她有好一點嗎?」


「額,這個……應該是好一些了。」薔薇開口,目光驚疑的看著少年,腦子裡一條蜥蜴不斷轉來轉去,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憐身邊到底跟著的是什麼東西,一條蜥蜴都能化形成人類嗎!這個世界會不會太瘋狂!

「這個女人活不長了。」少年忽然開口,司令額頭上的青筋綳起,加里奧淡淡開口,「為什麼你這麼肯定?她的生命體征多很平穩,應該很快就能好轉。」

「哼,人類,你又知道什麼?這條龍體內一半的龍血都被她腹中的孩子吸光,再繼續下去,也只是被吸乾的命運。」

薔薇錯愕的長大嘴巴,司令一瞬間呆愣在那裡,加里奧愣在那裡,好半天,沒有人能夠做出反應,少年的目光淡淡掃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遲早,她的所有都會被這個孩子吸干,她還能活多久?」

情節是不是很勁爆!明天咱繼續多更啊! 章節名:章110再一次選擇

「你說什麼?」司令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小丑,「你說她失去的一半龍血都是因為肚子中的孩子,是肚子里的孩子吸走的?!」

「你不知道?」少年挑眉,那雙眼睛看向司令,司令一臉震驚,「這、這怎麼可能……!」沒有聽說哪條龍在懷孕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尚還在母親肚子中的孩子竟然吸食了母親身體一半的血液,看這個情況,還要繼續吸食下去!司令看向玲瓏,這樣下去,玲瓏根本活不了多久,她最終會被吸乾的!

薔薇不可思議的看著小丑,「這怎麼可能是真的,怎麼會有孩子如此殘忍的吸食母體血液!」

「薔薇,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她肚子里的這個種,成長完全是依靠她的龍血,可以說是將她的生命作為養分。」小丑看著床上躺著的玲瓏,微微皺眉,「我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這麼危險的龍種到底是怎麼出來的,她也願意用自己的生命養育。」

司令狠狠皺眉,心中驚濤駭浪翻滾,他的妹妹到底在想什麼,這孩子又是誰的種!她知道是肚子中的這個在吞噬自己的生命嗎?這個孩子若是繼續留著,等他孵化的那天,就是玲瓏命絕的日子!


「等等,龍族的孵化不都是靠蛋的形式嗎?」憐開口,小丑呵呵一笑,「蛋生?」

司令皺眉低聲開口,「蛋生是古老龍族的孕育方式,現如今的龍族的繁衍方式已經發生改變。」

憐驚訝,小光是從蛋裡面出來的,那枚蛋……外表也是上了年頭,跟化石一般,肥肥更不用說。現如今的龍族竟然和人類一樣,都是採取卵生的方式繁衍後代,實在讓人驚訝!

「龍族的改變不是一般的大。」小丑喃喃低語,司令的目光不禁掃向小丑,他似乎很了解龍族的事情,不過他並不是龍,起碼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龍息存在!是龍族的親近嗎?

「現在該怎麼辦,這個孩子是留還是不留?」加里奧開口,司令的身體一僵,憐看著司令,隱月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如今可以做這個決定也只有司令了。薔薇想開口說什麼,琥珀按了下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說話,薔薇咬咬嘴唇點頭,這畢竟是別人的家務事,她不能插嘴什麼。

司令看著床上躺著的女人,她的氣息雖然平穩,但起色並不好,只要一想到肚子里的那條幼崽正在每時每刻的吞噬她的生命,司令忍不住握緊拳頭,「能讓她醒過來嗎?這件事由她做主,畢竟是她的血脈。」司令的聲音低沉,瞬間蒼老了很多,薔薇上前一步,「可以,我可以讓她暫時清醒過來。」

「太感謝你了。」司令開口,坐在一旁神情低沉,一道猛烈的白光直接落入女人體內,片刻之後,女人的眼皮微微動了動,隨後睜開了眼睛,這一次她的眼睛不再有任何渾濁,很是清明。

「哥哥!」女人醒來,第一眼見到司令很是驚喜,「哥哥,你回來了!我……這是哪裡!你們又是誰!」銀髮紅眸的女人見到屋子中的人,大吃一驚,反射性的要坐起來,司令伸手將她按在床上,「玲瓏,你終於醒了嗎?」

玲瓏驚訝的看著司令,「這裡是哪裡?還有……我是怎麼離開龍族的!」

憐看著女人的神態,很明顯她之前的記憶全都消失不見,這會不會和她腹中的孩子有關係?龍血的消失也會導致記憶不存在?她不記得怎麼離開龍族,自然也記不得隱月了。

「這裡很安全,現在我問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司令眼神犀利,玲瓏聽到這句話反射性的用手護住腹部,很久都沒有開口,司令嘆口氣,「玲瓏,我不會逼問這孩子的父親是誰,我知道並非是那個人類男人。」

女人的神情一愣,還是沉默不語,司令握緊雙拳,「我不在乎這孩子的父親是誰,但你自己知不知道,他在吸食你體內的龍血,他在啃食你的生命!」

女人依舊沉默不語,司令睜大雙眼,「你都知道,是不是?」

屋子內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這件事處處透著古怪,似乎牽扯著什麼隱秘。女人在沉默之後低聲開口,「我知道,這個孩子在吸食我的血液,我被龍族關押在地牢之內,神智從自開始的情形到後來的模糊,到完全失神,我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說過什麼,但這個孩子我是絕對不會讓人傷害他的!」

司令的呼吸一緊,「就為了這個孩子,你可以連命都不要!」

「可以!」女人睜大眼睛開口,憐聽到這裡實在聽不下去,黑眸緊盯著床上的女人,「你難道從來就沒有考慮過隱月的感受嗎?他為了你,被仇恨掩埋了多年,去龍族復仇,為了你他可以連命都不要!」憐說的有些激動,女人的神情又是一愣,「隱月……隱月……」

「隱月他也是你的孩子,你可以為了腹中的這個不要命,難道你沒有考慮過隱月的感受?你不在了,他做的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女人垂下眼眸,司令也忍不住嘆氣,「玲瓏,那孩子為了你自己一個人闖進了龍族,那孩子為了你做了不少事情,你難道真的不為他考慮嗎?」

女人咬住嘴唇仍舊沒有表態,憐沒來由的內心升起一股怒火,這是什麼母親!她當初的那句復仇可以說毀了隱月的一生!到如今,她竟然可以為了腹中這個不知道是誰的孩子去赴死!「隱月千辛萬苦的將你救出來,不是為了讓你就這麼死去!」

「憐!」琥珀低喝了一句,「這是他們的家務事,你不要插手管。」

「我知道,我也沒打算要管,我只是……心疼他。」憐低語,想到她曾見過隱月龍化的景象,憐就忍不住心頭翻騰,那是怎樣的痛苦,那是怎樣的煎熬!那半身的龍族血脈給他帶來的只有痛苦和無盡的仇恨!



「玲瓏,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個孩子。」司令低聲開口,女人搖頭,雙手護住腹部,「誰也別想傷害他,誰也別想傷害我的孩子!」

憐狠狠皺眉,「同樣是孩子,你如此保護其中一個,為什麼當初要留下讓他去復仇的話!」

女人嘴唇微動,什麼都沒有說,憐對這樣的沉默已經忍無可忍,「薔薇,走了。司令,既然她選擇了保護這個孩子,我們也無能為力。」

薔薇驚訝的看著憐,很意外她竟然如此憤怒,琥珀低聲嘆了一下,「走吧薔薇,這裡不需要我們了。」

「我知道。」司令點點頭,琥珀和薔薇一同離開,加里奧看了看床上的女人也推門離去,憐冰冷的眼神看著玲瓏,什麼都沒有說也轉身離開,盛怒之下她不知道會說出什麼,她畢竟是隱月的母親,司令的妹妹。

屋子之中是無盡的沉默,司令坐在床邊一言不發,當看到一個身影還沒走時有些驚訝,「你怎麼沒走?」

站在那的少年淡淡一笑,「我沒走,自然有理由。」

玲瓏的神情再度虛弱下去,腹中的孩子又有什麼動作,司令看著她驟然泛白的神情有些不忍,「玲瓏,你這又何苦!」


玲瓏抬起頭,「哥哥,他是我的孩子。」

司令皺眉,玲瓏的身體一晃再度昏了過去,躺在床上的她猶如睡著了一般,司令盯著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我可以幫你解決掉這個孩子。」少年低聲開口,司令驚訝的看了他一眼,「不了,她堅持要保住這個孩子,我尊重她。」

「哦?眼睜睜的看著她死么?」少年笑的邪獰,那雙眼睛閃過一抹流光,司令皺眉,「我尊重她的決定,這是我們的家務事,你……可以不用這麼關心。」司令抬眼看了看小丑,這個少年讓他沒來由的心慌,甚至是……恐懼!

少年呵呵一笑,「好吧。」少年轉身欲走,司令開口道,「等一下!」

少年回眸,「你改變主意了?」

司令停頓了片刻,終於將自身的疑惑問出口,「你到底是誰?你身上沒有龍息,為什麼知道關於龍族這麼多的事情?」

少年緩緩轉過身,那雙好看的眼睛看著司令的眼睛,司令只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僵硬,他試著要移開自己的目光,卻發現根本做不到!少年的嘴角緩緩揚起,一抹笑容出現,但在司令的眼中卻多出了幾分猙獰之色。

「誰告訴你,沒有龍息就不是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