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興奮地道:「這是靈變石,比極品靈石還要好的東西,已經算得上是半仙石了,這一顆靈變石,抵得上十塊極品靈石。」

「什麼,這麼一小顆石頭抵得上十塊極品靈石?」葉問龍震驚地道。

「不錯,靈變石一般有幾種形態,一種是你手裡現在這種三色靈變石,這是最次等的,又可以稱為次仙石;一種是五色靈變石,五色靈變石相當於下品仙石;第三種是七色靈變石,七色靈變石相當於中品仙口;第四種是九色靈變石,相當於上品仙石;第五種是十色靈變石,相當於極品仙石。」

小龍興奮地笑道:「一克半仙石中蘊含的能量相當於一千克極品靈石的能量,一克上品仙石的能量相當於一萬克極品靈石的能量,中品與下品之間,側是相差一百倍左右。」

「這麼厲害?那為什麼我感覺不到裡面的能量波動?」葉問龍再次被震撼住,不過更加迷惑,按理說不管是下品中品還是上品靈石,他都能夠感覺得到裡面所蘊藏的龐大能量,但這手裡的三色靈變石並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

小龍笑道:「靈變石雖然只相當於半仙石,不過怎麼也帶了個『仙』字,但凡與『仙』字沾邊的東西,又豈是那麼容易吸收的?以哥哥你現在的境界,不要說吸收裡面的半仙氣了,就算是感覺都感覺不到。」

葉問龍登時蔫了,苦笑:「既然吸收不了,就算這是一塊極品仙石又如何,對我來說也還只是一塊好看的石頭罷了。」

小龍嘻嘻笑道:「哥哥有所不知,這三色靈變石不是給你用的,或者說不是完全給你用的。」

「什麼不是給我用又不是完全給我用的,我都被你弄糊塗了,快說快說,小雪這小丫頭還想忽悠我來著。」葉問龍有點不耐煩地道。

「這小丫頭有點奇怪,它似乎能夠直接吸收三色靈變石里的半仙之氣,可能不是冰雪聖女那麼簡單,或許傲天大人能夠看得出來,反正我是看不透。」小龍皺了皺眉頭,陷入沉思。

「現在先不管這些,你先把剛才的意思表達清楚,我要怎麼用這三色靈變石?」葉問龍打斷了小龍的沉思。 「這三色靈變石可以用來開闢龍靈石空間的二次元空間,一旦二次元空間開啟,你就可以直接吸收二次元空間中的靈氣,而不是現在這片空間里薄到掉渣的善力因子,如果能夠吸收到靈氣來修鍊,你的修鍊速度至少比現在快上十倍百倍,就算沒有上品靈石的支撐,你也可以很快修鍊到鉤召階十級巔峰,若是再在武塔中尋得龍骨融合,就算找不到第三塊龍骨,五年內達到玄階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小龍興奮地道。

「靈氣?」葉問龍心中亦是激動不已。

如今已經知道,鉤召階與黃階的分水嶺便是靈氣,領悟天地變化,把善府善液轉化為靈液,善府變成靈池,隨著靈池中靈液的不斷充盈,達到一定程度再次擴充,便是下一個境界。

而所謂的領悟天地變化,領悟的便是二次元空間,只有能夠以強大的意志連通二次元空間,從中抽取一絲靈氣的種子進入善府,這才引起善力的變化,然後慢慢轉化,當善府中的善力液體全部轉化壓縮成靈液之時,才算是真正踏入黃階。

他現在才是敬愛階三#級,如果這個時候便能把蓮台花瓣中的善力轉化為靈液的話,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威力?

他知道,如果真如小龍所說的,他能夠從二次元空間中吸收靈氣修鍊的話,把善液凝鍊壓縮成為靈液並非不可能,而且他還比別的善武修鍊者少了一個感悟的環節,直接在敬愛階便獲得黃階的靈力,這是多麼令人期待的事啊!

「小龍,需要多少顆這樣的三色靈變石才能開闢龍靈石空間的二次元空間?」葉問龍壓抑住內心的激動道。

小龍道:「八十一顆,用八十一顆三色石就能布置成開元小陣。開元小陣能夠開闢次等級空間,二次元空間便是最次等級空間。」

「原來蘊含靈氣的二次元空間只是最低等的空間,不知道我們現在所在的空間是什麼等級。」葉問龍心中想著,便也順著問了出來。

「經過鑒定,這個片空間是所有位面空間中最垃圾的空間。」小龍嘿嘿笑道。


「最垃圾的空間?」葉問龍一頭黑線。

小龍笑道:「據傲天大人這段時間以來的觀察,你們這片空間天地中所蘊藏的所謂善力,只是一種生命信仰之力,是由以前的靈氣稀釋后經過數百年的變異、吸收了萬物的生命信仰能量而成,如果按照能量的濃度來算,一分的善力,只有靈氣的三十分之一的能量。

「而這也正是你們人類善武修鍊者從鉤召階晉陞到黃階的善力壓縮基準。也就是說,一個鉤召階十級巔峰的善武者,他善液量是30滴的話,理論上轉化為靈液時只剩下1滴。


「當然,這只是理論,因為轉化的過程中會出現損耗現象,同時轉化的越徹底、靈液的純度越高,轉化后的量也就越少。據分析,大約是五十滴善液可以轉化為1滴基礎穩固的黃階靈液。」

「也就是說,嚴格來說,冥想吸收善力的修鍊,大約只相當於吸收靈氣修鍊效果的五十分之一?」葉問龍苦笑道。

「不錯,理論上的確如此。」小龍嘻嘻笑道,「你現在知道這個空間有多麼垃圾了吧?」

「是挺垃圾的!」葉問龍一陣無語,最低等級的二次元空間中的靈氣是最低等的,可是善力卻只相當於二次元空間靈氣濃度的確三十分之一,修鍊速度更是渣到五十比一的慘境,難怪小龍說這空間垃圾了。

「不好啊,小龍,我可是聽說,以前在人類地球母星也是有強大的修真者的,這麼薄的天地善力,他們怎麼修鍊?」葉問龍奇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估計以前出過什麼狀況吧,據傲天大人說,這一片的空間十分紊亂,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出大問題了。」小龍這次竟然是難得的嚴肅。

「什麼大問題?」葉問龍心裡也是不禁一緊。

「空間崩塌或者被異族攻破。」小龍道。

「如果說異族攻破我還可以理解,但是空間崩塌?不會這麼嚴重吧?」葉問龍駭然道。

小龍很認真地道:「傲天大人說,這片空間很不穩定,靈氣溢散流失極其嚴重,歸納起來可能有幾種原因,但最可能的有兩種,一是很久以前這片空間曾經因某種原因被重創過,導致靈氣嚴重溢失,雖然後來穩定了一些,但靈氣薄到了不算是靈氣的程度,過薄的靈氣漸漸吸收空間中的生命信仰能量蛻變成現在的善力。

「第二種可能是這一片空間被大能者封印住了。空間被封印,靈氣被壓制,也有可能造成現在的這種狀況。但不管是哪一種,都同樣有空間崩塌的可能。

「若是第一種可能性,重創的空間雖然在重創之後有一個緩衝期,但受周邊空間位面的壓迫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增強,直至到崩潰的那一天。也有可能會為異族所乘,趁著空間重創薄弱之機攻破空間位面屏障殺進來,你們人類到時會面臨巨大的危機,因為這一片空間的人類太過於弱小了。

「據資料所載,數百上千年來,你們人類只出過一個天階強者,這天階強者,在修鍊的世界里,只算是一般強者的實力,天階再往上,稱之為先天強者,先又能分一至五階,先天強者才真正稱得上是強者。

「當然,不同的種族有不同的化分,譬如光魔獸,它們的黃階其實並不叫黃階,而是叫一階魔獸,從一階到九階,對應的分別便人類的黃階、玄階、地階、天階、先天一階、二階至五階共九個階別。

「域外異族,有很多強大的種族,他們所處的環境因為靈氣的濃度不同的原因,有一些異族種族甚至一出生便擁有一二階的實力,三階四階,只是成年異族的基本實力。若是這樣的異族來襲,你認為,你們這一片空間的人類還有自保的希望嗎?」

聽小龍這麼說,葉問龍不禁悚然一驚,他不禁聯想到二十多年前的那場獸戰,那場獸戰湧進來的異種魔獸應該不是這片空間位面的生靈,很有可能是突破空間屏障進來的,而且那個變異魔種獸的實力估計不是很強,否則的話若是出現象小龍所說的情況,人類的這片星空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便要淪陷,億萬人類淪為域外異族的奴隸,生、死、自由甚至連信仰估計都要被異族掌控。

天階之上是先天,難道人類真的數百年來都沒有出現過先天強者么?葉問龍心裡有些迷茫。人們常說,懂得的越多,背負的東西也就越多。葉問龍雖然沒有做救世主的想法,但俗話說,傾巢之下焉有完卵,不管這片星河空間崩塌也好,被域外異族佔領奴役也好,他到時又豈能置身事外?

往小了說,靈水城是他的家鄉,往上一點,南靈行省是他的家鄉,往大一點,龍斗星球是他的母星,地球星則是所有人類的祖母之星,再從整個大位面來看,如今的銀河星域也是他的家鄉,所有人類和生靈的生存基地。

「好了,哥哥,你也不用氣餒,空間脆弱的事,也都是傲天大人剛剛發現的,根據傲天大人的觀察,這位面空間如果不再遭遇強大的攻擊的話,再撐十幾二十年應該不成問題。不過……」小龍欲言又止。

「直說,別吞吞吐吐的,討打不是?」葉問龍輕斥。


「傲天大人也說,這片空間之中有很多漏洞,僅僅是在龍斗星上便有兩處甚大的漏洞,這些漏洞的空間屏障甚弱,大約再過得三四年甚至兩三年,便會有一個最弱的周期,若是域外異族運用此漏洞攻擊位面屏障的話,很快便能打破。」小龍輕嘆道:

「一旦這些位面屏障被擊破,便有可能是第三次獸戰之時,所以他希望,哥哥你的實力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不要求你有多強大,但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等你修鍊到神龍訣第九訣,天宇間隨處都可去得,到時你也就不用畏手畏腳了。」

「三年,獸戰!」葉問龍倒抽一口冷氣,他的腦海里不禁模擬出獸戰的情景,如蝗蟲般的異種魔獸湧入星球,無數生靈陷入危機,大片大片的房屋倒塌,無數的生命被收割,鮮血和碎肉滲入大地,星球變成了血紅色……

「所以,哥哥,三色靈變石的出現,對你來說也許是一次契機,若是尋得足夠的三色靈變石,開闢出龍靈石空間中的二次元空間的話,或許在接下來的武塔三個月之中,你能夠取得更大的突破。」小龍替他分析道。

「好,我知道了。」葉問龍的心情經過短暫的震撼之後,卻是沒有絲毫的動搖,從與小龍的交談中退了出來。

這段說來話長,葉問龍與小龍的精神交流其實也就是過了數息的工夫,葉問龍回過神來,狠狠瞪了小雪一眼,小雪嚇得一吐可愛的小舌頭,刷地躲進龍宮月的懷裡去了。

「就算再餓,你也休想吃這三色靈變石。」葉問龍以靈魂意識與小雪交流,「這三色靈變石對我的修鍊很重要,等我找得好吃的再補償給你吧,可好?」 「主人你好厲害,連靈變石都知道。」小雪驚嘆道,旋即不好意思地道:「既然靈變石對主人你那麼重要,你拿去就是了,不用問小雪的。」

葉問龍道:「我是知道靈變石,這不奇怪,我倒是奇怪,你怎麼也知道這石頭,而且剛才看你舉動,你似乎能夠直接吸收這三色靈變石里的能量?」

小雪道:「這只是我傳承記憶的一部分,不過我並不能馬上吸收的,而是吃下去后再慢慢轉化,象這三顆三色靈變石,我要完全轉化成為自己力量的話,估計需要一個月。」

「原來如此。」葉問龍總算是明白了一些,他沒有再問,小雪似乎有它自己的秘密,不管它是不是知道,既然它不告訴自己,他是不會主動去問的。

葉問龍看著龍宮月道:「宮月,這種石頭你那還有嗎?或者說你知道誰的手上還有這種石頭?這三顆石頭我要了,算是你欠你一個人情。」


剛才與小龍和小雪的交流其實只不過是數個呼吸之間,他知道三色靈變石的價值之後,心裡已然有了計較,接照小龍所說的,這種三色靈變石可以說毫無價值,也可以說是價值連城,毫無價值是對別人的,價值連城是對他的。

他當然可以向龍宮月買下靈變石,但價格不好定,給多了會讓人懷疑而且他也給不了,給少了又會有欺騙龍宮月之嫌,倒不如直接問龍宮月要了,欠她一個人情。一個人情是大是小,只有以後還的時候才知道。

「不就幾顆小石頭,你喜歡或者有用拿去便是,什麼人情不人情的,別把我看得那麼小氣行不?」龍宮月甩了他一個少女眼,頗是不爽地道。

「好,你這個朋友我交了,咱不談人情,談感情,這總行了吧?」葉問龍笑道。心中卻想,這可不是幾顆粒小石頭,而是三十塊極品靈石。不過這話太過於驚世駭俗,他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

「呸,誰跟你談感情。」龍宮月啐道,俏臉微紅。

「咳咳……」葉問龍尷尬,問道:「宮月,這樣的石子你還有嗎?」

龍宮月搖了搖頭道:「我就撿到這三顆,而且據我所知,其他同學沒人撿到過這種石頭,如果你想找的話,我倒是可以帶你去我當時撿到的地方去看看。」

「那就多謝了,等處理完龍武城的事,還真想讓你帶我去找找看。」葉問龍正想開口讓她帶自己去發現三色靈變石的地方呢,沒想到龍宮月竟然主動提了出來,這讓他省心不少。

「葉老大,你找我們來不會就為了龍宮月的那三顆小石頭吧?」韓佳旭見葉問龍一出來就只顧著看那三顆石頭,不禁苦笑道。

「當然不是,我找你們兩個,是想問問你們那天審問那兩個想要害周雨辰和許彤彤的傢伙的情況。」葉問龍眼中掠過一縷寒芒。

「葉老大你是想……」韓佳旭和龍天羽抬頭看著他,滿臉的震驚。

「不錯,我要抄了他們的老窩!」葉問龍淡然一笑。

龍宮月三人皆驚,韓佳旭皺眉道:「老大,那幫人可不是一般的賊匪,而是來自西角山的山匪,勢力龐大,背後似乎有大人物罩著。」

「是飛靈城的趙家。」龍天羽道,「西角山位於土著人與地球遷徙的人類居住地之間,只有他們才能與土著人來往,人類與土著人之間需要一個平衡,也正因為如此,西角山才會成為遊離於共和聯邦之外的一個特殊勢力的存在,只要他們不是做得太過份,共和聯邦高層都不會動他們。當然,有時也會為了平息民憤處置一些小角色,但那樣傷不到西角山的根本。」

韓佳旭介面道:「西角山的山匪多收留的多是一些刑滿釋放的人員,也有一些退伍軍人,他們的生存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有專業的獵魔團隊,據我所知,他們有三個獵魔大隊,每一支都超過五百人,每一支的隊長都是鉤召階的強者,獵魔大隊的隊員,多是增益、敬愛階的善武者,建制完善,配備有重機槍、狙擊槍等熱武器,實力不容小覬;

「第二種是共和聯邦人類與土著人之間的商業橋樑作用中的收益。土著人經常會拿出山貨、異珍來換一些生活用品,西角山方面以較少的東西就能換得到土著人的那些東西,然後拿到人類社會轉手賺取差價。

「至於第三種,則是屬於暗面的,西角山擁有一個實力強大的暗殺組織,他們幾乎什麼樣的暗殺生意都敢接,哪怕你想暗殺聯邦的總統,只要你出得起錢,他們就敢去做。」

「善武者與現代熱武結合的一個邊緣勢力。」葉問龍點了點頭,他之前也曾懷疑過,在龍武學府周圍,敢於對龍武學府的學生出手的,估計也只有來自西角山的匪人。而西角山的背後,有著飛靈城趙家的影子,這在人類高層似乎並不是什麼秘密。

在龍斗星,靈王城王家和飛靈城趙家是兩個龐然大物,兩個家族一直都在明爭暗鬥,人類政府、軍隊、商界等不管是哪一個領域,都有兩個家族鬥爭的影子。為了方便做事,這樣的大家族扶持一些邊緣勢力是很正常的事,象飛靈城趙家扶持的是西角山勢力,靈王城王家持扶的則是山海幫,龍斗星的邊緣勢力中,西角山和山海幫可以說是最大的兩個幫地派,人員眾多,機構齊全,高手如雲。

也正因為兩家都有扶持的暗中勢力,所以才造成了平衡,以兩個大家族在人類高層的影響力,促使人類高層對這種邊緣勢力睜隻眼閉隻眼並不是什麼難事。

「上次的事,那兩個人並沒有承認是上頭吩咐,他們把責任都攬到了自個身上,說是私下的行為。」韓佳旭搖頭嘆道:「這樣一來,我們便是想要打擊一下西角山也沒有辦法,只能忍著那口氣。」

「打擊西角山?小韓,你認為以我們的能力,能夠打擊到西角山那樣的龐然大物嗎?」龍天羽自嘲地道。

龍宮月卻道:「葉大哥廢了趙通,我想就算我們不去找西角山的麻煩,恐怕飛靈城趙家也會通過西角山的勢力對葉大哥報復,反正都惹上了,我支持葉大哥的決定,我們一起去龍武城,把西角山在龍武城的勢力給抄了。」

「宮月,我不想讓你趟這渾水,就算是小韓和天羽,我也沒打算讓他們參加的,我叫他們出來,只是想弄清楚是什麼人乾的。」葉問龍苦笑道。

「葉老大,你太不把我們當兄弟了吧?」龍天羽有些氣憤地道:「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西角山既然敢動我們的朋友,這事當然也有我們的份,你想要我們不去,這是不可能的。阿月妹子是我告訴她后她自己堅持要來的。」

也許是因為葉問龍的關係,龍天羽與堂妹龍宮月的關係不但不再象以前那麼僵,而且有時候兩人還會主動商量,龍天羽接到葉問龍的郵件后就跟龍宮月分析了事情的可能性,龍宮月猜測葉問龍估計會去龍武城找西角山會館的麻煩,所以她堅持要跟龍天羽和韓佳旭一起。

「就是,葉老大,你別怪我沒提醒你,如果讓班上的同學知道你瞞著他們去對付西角山的人,我想你會被口水淹沒。」韓佳旭嘿嘿笑道,「要不要我試驗給你看看?」

「不用試,他們來了。」葉問龍苦笑道,心裡卻甚是感動。

韓佳旭三人抬眼望去,只見幾人學府大門沖了出來,正是帝小強、陳銘池、彭森三人。

「老大,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有事也不叫我們?」帝小強一衝到面前,立即有些不爽地埋怨道,「還好今天早上蹲大號的時候,韓佳旭和龍天羽的偷偷分析讓我聽到了,我跟陳銘池和彭森一說,我們都認為老大你肯定是想去踢館。」

「好吧,算我不對,不過我也是為你們的考慮,畢竟你們是龍武學府的學生,如果鬧大的話,可能會影響你們。」葉問龍苦笑道。

「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韓佳旭笑道,手一翻,將一塊任務牌丟給了他,「你看看這是什麼?」


葉問龍接過,一抹任務光碟機,抬起頭來看著他豎起了大拇指:「高,這一招都讓你想出來了。」

「老大,什麼況?」陳銘池奇道。

「學府任務樓有一個任務是打探龍武城各方勢力的分佈及具體實力情況,其中就有調查西角山會館的任務,這任務被韓佳旭接過來了。」葉問龍笑道。

「你厲害!」帝小強對韓佳旭豎起大拇指。

陳銘池亦贊道:「這個任務貢獻就不說了,但沒有限定人數,如此一來,我們這一去西角山會館就會變得名正言順。」

「那還等什麼,走,我們兵發龍武城!」龍天羽也沒有料到韓佳旭會悄無聲息地去接了這樣的任務,心中的熱血也被點燃起來。

「對,兄弟們,兵發武龍城去也!」眾人同時起鬨,也不等葉問龍發話,便即同時向龍武城的方向飛奔而去,倒是把葉問龍一人丟在了後面。

「這幫傢伙……」葉問龍無語地搖了搖頭,心中卻是感動非常,拔腿追趕眾人而去。 龍武城是龍斗星球上為數不多的按古城堡設計建設的城市,或者說是城池,城牆高達三十四米,綿延三百里,遠遠望去,就象是一頭滔天巨獸。如此建設,是為了防止周圍光魔獸的襲擊。

龍武城建在設多凶地之間,除了東面的龍武學府和西面的西角山以及附近駐紮的一支軍隊,這方圓千里之內都沒有人類聚居點,除了從龍武學府到龍武城的這一截外,其餘地方隨處可見有光魔獸活動的身影。

也正因為如此,龍武城成了人類獵魔者的聚集地,每天都有大量的獵魔團隊進出,這裡成了整個龍斗星最大的獵魔地交易市場。

龍武城有十個城門,葉問龍一行七人走的是一號城門,門口有人守著,進去的時候,需要進行身份檢測,當然,檢測的只是人類身份,這是為了防止光魔獸或者變異魔種獸混進城中。

七人很容易便通過檢測進了城。

龍武城很大,但建築都不是很高,以渾雄大氣為主,有著濃郁的古城堡味道,隨處可見以巨大青石砌建的房屋。

街道很寬,至少可以同時並列駛過十輛轎車,九橫九縱的建築格局彰顯大氣,宛若古代王都。城裡熱鬧非凡,街道兩邊商鋪林立,格局明顯,光魔獸材料區、皮貨區、核金區、體器交易區、藥物區、珍稀材料區……應有盡有,全都形成了專營區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