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剛剛度過危險期,劉黎明也沒有心情管那麼多是非,便叫上范明,一塊把小江推出了手術室。

「美女,我朋友已經脫離了危險,我想明天把他轉到我的醫院,希望你們早上你們幫忙辦理一下出院手術。」

劉黎明不好意思的說。

「你的醫院?你還開有醫院?」

「……」

劉黎明點了點頭。

「你開的是哪家醫院啊?」

范明在一旁,一臉自豪的說道:「縣城的心愛醫院就是我兄弟開的!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劉黎明,劉院長。」

「原來你就是劉院長!」

小秋護士看著劉黎明,就像是看到了明星似的:「我說你醫術怎麼那麼好,劉院長,你可是我的偶像啊,聽說你會起死回生,是嗎?」

「傳言,都是外邊的傳言!」

劉黎明一臉的羞澀,謙虛的說。

「劉院長,我一直也想到上級醫院學習,你們醫院還需要人嗎?」

「我們醫院什麼時候都需要人,只要你願意,我們隨時都歡迎。」

劉黎明微微一笑,客氣的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謝謝你了。」

小秋護士高興的不得了,差點蹦了起來。小江轉院,張大夫並沒有阻攔,得知劉黎明是心愛醫院院長后,他也立馬變臉,對劉黎明滿是恭維,也想要到心愛醫院上班,可是劉黎明卻並沒有同意。 這要是爆出姜天母親的死居然跟姜浩有關,他們簡直難以想象,姜天還會回歸家族嗎?

一眾元老臉色都變了,姜老六更是大吼一聲,說道:「上官雪兒,給我閉嘴,你這個妖婦,陷害姜天孫兒就罷了,現在居然還誣陷家主,你這是要霍亂我們姜家,你罪大惡極,在胡言亂語,我一掌斃了你。」

「要殺了我,怎麼,害怕你們姜家的醜事被暴露出來,來啊,要殺我是吧,殺了我啊。」上官雪兒大聲嘶吼道。

姜老六徹底憤怒的,殺意凝然,揚起手掌大喝一聲,「找死,我就成全你。」

說著就死一巴掌拍了過去。

眼看著這一巴掌就要拍中上官雪兒,人影一閃,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上官雪兒的身前,攔住了準備動手的姜老六大聲吼道:「不要殺我母親。」

正是這危機關頭,姜人公攔了上來。

姜老六本來準備一巴掌派過去的動作頓時一僵,臉色鐵青,充滿了殺意和憤怒,對著姜人公吼道:「姜人公,你要幹什麼?這一件事與你無關,趕緊讓開。」

姜人公咬緊牙關,充滿堅硬的說道:「我不,這是我母親,我不能讓你們殺了母親,要想殺了我母親,就先殺了我姜人公。」

轟。

姜人公的出現頓時讓姜老六為難起來。

上官雪兒是一個妖婦,陷害姜天,罪大惡極,但是姜人公畢竟是他們姜家子孫。

上官雪兒顯然早就預料到了這一點,母憑子貴,要殺我,先過我兒子這一關。

上官雪兒一聳肩說道:「六叔,來啊,殺我啊,怎麼,下不去手了,既然不少我,那我就繼續說了,說起來,姜浩,你可真夠狠的,當初為了娶我,你可是…。」

「你個賤人,給我住嘴。」姜浩快瘋了。

他不能讓這個賤人胡說八道下去,任由他胡說八道,他整個人設就沒有了,別人也會怎麼看他,拋妻棄子嗎?

還是殺戮果斷,或者是兇殘無比。

姜浩怒吼著朝著上官雪兒沖了過去,「老子要撕碎你的嘴。」

眼看著姜浩撲了上去,姜人公大驚失色,連忙想要阻攔。

但是現在這一刻,上官雪兒的話,觸及到了姜浩脆弱的神經,哪裡顧得上自己的兒子,直接一腳朝著姜人公踹了過去。

姜人公當場慘叫一聲,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碰的一聲,摔在地上,而姜浩也瞬間來到了上官雪兒的面前,一掌排在她的胸口。

上官雪兒整個人就像是稻草人一樣,直接飛出數米遠,狠狠地裝在左側的牆壁上。

巨大的力量,極致的撞擊,撞得上官雪兒整個身軀頓時佝僂起來,趴在地上,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姜浩,你要殺我。」

此時的上官雪兒完全沒有之前的瘋狂,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慘笑,死死地盯著姜浩說道:「姜浩,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居然這樣對我,就為了你所謂的面子和名聲,當年的事情,你做的,讓我說不得嗎?你敢說你前妻的死跟你沒有關係,你敢說你兒子被人追殺你不知道嗎?」

。 許建功疑惑道:「有嗎?」

「他們上次不是把手裡的股份全部都賣給陳聖元了嗎?」

黃良笑道:「賣的只是許永慶手裡的股份,許建平他們手裡的股份,好像沒賣完。」

「您忘了,許建平手裡的股份,好像是去做了什麼抵押,所以沒能賣掉。」

許建功點頭:「好像真有這事啊。」

「不過,找他們幫忙,這……這不適合吧?」

「你應該知道,許建平對咱們恨之入骨啊!」

黃良輕笑:「爸,這件事得講究一個策略。」

「直接告訴他們,那肯定不行。」

「可是,如果讓他們從別的地方得到這些消息,他們肯定覺得,這是找到了咱們的把柄,立馬會藉機做文章。」

許建功大喜過望,點頭道:「這主意不錯。」

「小黃,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啊!」

黃良連連點頭。

許冬雪大笑:「明天我親自盯著我姐,不讓她回公司,也不讓她去轉賬賣股份。」

「等許家的人鬧起來,林漠填不上這個坑,那他就完蛋了。」

「媽,明天你幫我盯著我姐啊!」

方慧使勁點頭:「放心,明天絕對不讓她離開這個家門半步!」

當天晚上,黃良就找了自己的朋友,把這個消息散播給了許家人。

許建平得到消息,第一時間跑去找了許永慶。

許永慶聽聞這件事,頓時振奮不已。當時便將家族的一些主要成員召集回來,準備向徐建功一家興師問罪。

第二天大清早,林漠先出門了。

許半夏收拾好準備出門,卻被許冬雪攔下:「姐,你快去看看媽吧。」

「她早上起來,就一直說頭暈,起不了床,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許半夏一驚,連忙跑去卧室,只見方慧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媽,你怎麼了?」

「是不是生病了?」

「我們送你去醫院吧!」

許半夏說著,便要打電話叫救護車。

方慧連忙攔住她:「沒……沒事,我就是有點頭暈,躺一會兒就好了。」

「不用去醫院了,太麻煩了。」

許半夏看著方慧的樣子:「媽,你這看著好像挺嚴重啊。」

「要不,還是去檢查一下吧。」

「畢竟你年紀不小了,可不能大意啊!」

方慧連連擺手,她其實就是裝病,故意拖延時間,不讓許半夏去公司的。

許冬雪站在旁邊:「姐,媽這情況也不知道怎麼樣。」

「你先別去上班了,咱倆在家陪著媽。」微信,搜: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精彩內容,更有好看的番外劇情。

「一旦有什麼事,咱們也能趕緊幫忙啊。」

許半夏有些猶豫,不過,想想公司也沒什麼事,她便點頭答應了。

然而,她在這裡剛坐下沒多久,手機便突然響起,是秘書打來的。

「許總,您快來吧,公司出事了!」

許半夏面色一變,急道:「出什麼事了?」

秘書:「許家的人跑來公司鬧事,說您私自把一筆錢轉到林先生的建築公司,導致這筆錢追不回來了。」

「許建平現在還持有公司股份,他要求公司徹查這件事。」

「甚至,他還報警了,在公司鬧得不可開交。」

許半夏面色大寒,許家的人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

她立馬起身:「雪兒,你在家照顧著媽,我得回趟公司。」

「有什麼事,你趕緊叫救護車。」

許半夏剛想走,卻被許冬雪一把攔住:「姐,你不能走啊。」

「你走了,我……我一個人收拾不住啊!」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清爽無廣告,還可閱讀更多章節。

此時,方慧也配合地開始哼唧起來,好像病情突然加重了似的。

許半夏眉頭緊皺,公司那邊一團糟,家裡怎麼又冒出了這種事?

「媽,你很不舒服嗎?」

「要不,我先送你去醫院吧!」

「我這就叫救護車!」

許半夏掏出手機。

「哎呀,不用了,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不要這麼費事嘛,我這也不是什麼大病……」

方慧連連擺手阻止。

許半夏卻不聽,沉聲道:「你這看著挺嚴重,必須得去醫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