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趙風的疑慮,白雄哈哈大笑,說道:“小風,你這疑慮可以打消了,你可能不瞭解,正好我們翔雲有一位陣法大師,他在我們這片地域,可以說是陣法師中的第一人,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相信他定能爲我們翔雲帝國的此戰佈下關鍵性的一陣。”

“什麼?我們國家還有這種人?他是誰,如果有他相助,那計的成功率可就大大的提升了。”趙風聽了白雄的話,不由大喜過望。

白雄大笑,說道:“他就是翔雲學院的院長,並且擁有絕對的八階巔峯戰力。”

“什麼,翔雲學院的院長?我都不知道他是陣法大師,話說這院長很是神祕啊,我從來沒有見過其本尊。”趙風說道。

“呵呵,待會我讓人去請他來,和我們一起好好再商議商議。”白雄笑呵呵的說道。

趙風搖頭,說道:“不,雖然他是翔雲帝國的子民,但是我們也得給他足夠的尊敬,就由我親自去找他,要知道陣法開啓關鍵,只要這陣法能成,我們的那招纔有被施展出來的可能,陣法大師就有我去請,軍隊的事,就拜託霸叔叔了,請下令即刻全部前往邊境城,並且疏散我們要放棄的那幾個城池的居民前往其他城池暫避風頭。”

“早就下令了,你不回來我們也得戰鬥不是?現在就等你請的陣法大師就位了。”白霸笑道。

趙風起身離去,向着翔雲學院的所在跑去,現在的一分一秒都得珍惜,早一點做好準備,他才能早一點安心。

走出皇宮,趙風向着裏翔雲學院最近的那個城門跑去,一路上他馬不停蹄,使出了最快的速度。

白福從颶風拍賣行出來,準備回趙府,才走了一會,他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自他不遠處跑過。

“少爺。”白福欣喜高呼,可惜卻沒有迴應,趙風的身影越跑越遠,直至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

欣喜過後,白福疑惑了,既然趙風回來了,那爲什麼不回家呢,他現在這是要到哪裏去呢?

白福想不明白,搖了搖頭他快不向趙府跑去,不管怎麼樣,趙風回來了,他要把這事第一時間的傳遞到一直苦苦等待其歸來的白穎和蕭靈那裏……

趙風一路狂奔,因爲翔雲帝國正值要被百國聯軍攻擊的緣故,哪怕是帝都,也冷清無比,一般都看不見什麼人了。

有的閉門不出,到更多的是跑路了,留下等到聯軍打到這裏來,他們可不敢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

不過這倒便宜了趙風,因爲此緣故,他才得以一路暢行,速度提到了最高。

到了現在這個嚴峻的情形了,城門口還有士兵駐紮,他們也沒有偷懶,只要有人進出城,他們都仔細的盤查。

趙風還未跑近,就從次元戒裏取出了一枚金牌,金牌伸前,守城門的士兵們紛紛讓開。

趙風收好金牌,一下就跑出了城門,向着翔雲學院所在跑去,走在幽靜的叢林小道,趙風再次被人擋了下來。

見到趙風的面容,那幾人就自覺的讓開了,這些人依舊是趙風之前來時遇到的那幾個人。

趙風自他們身邊走過,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遲疑的詢問:“請問……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回來了?跟你一起的其他人呢?” 趙風腳步停頓下來,在原地站了好一會,他強笑回頭說道:“我們在回來的路上分散了。”

wωω _ttКan _C O

說完,趙風不再停留,縱身飛躍在這叢林濃密的森林裏,矯健的身影如獵豹似的。

來到廣場上,這裏出乎意料的冷清,想當初來時,這裏人潮擁擠,到處都是人,而現在卻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翔雲學院趙風並不熟,有很多地方不知怎走,他就這麼矗在廣場上,等待有人經過。

許久之後,終於有一個人走到了廣場上,趙風趕緊跑過去,詢問院長何在。

那人聞言,仔細的看了趙風一眼,似乎是將其認了出來,就道:“院長在今天早上就帶着全院絕大部分學員前往邊境成了,不在。”

趙風聽後這才瞭解,怪說不得半天見不着個人影,原來他們都是愛國人士,都爲國捐軀去了。

瞭解了情況,趙風向其道了聲謝,就馬不停蹄的向帝都皇宮跑去,他要讓白雄下令,讓學院院長先別去邊境城。

一路飛跑,趙風隱約的看到了前方有幾道身影,他們是守衛,趙風來時見過他們了。

見到趙風出來,他們有一人上前,略帶歉意的說道:“剛纔我們正準備跟您說來着,可是你速度太快了。”

“沒事沒事,我還有事要做,就不跟你們閒聊了。”趙風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完話就跑了出去。

依舊如出城那樣,趙風還未走近,就取出了金牌,守城門的士兵立即紛紛給其讓道。

跑進城裏,趙風沒有第一時間趕往皇宮,說實在的,他還是挺想家的,想要回去看一看。

趙風就那性子,毫不做作,想到什麼只要決定了,他定會立即去做。

翔雲帝都,趙風再熟悉不過了,向着趙府所在快步行走着,不一會就到了家門口。

大門緊閉,趙風走上臺階,伸手就準備去敲門,突然門‘嘎嘎’響着就開了,白穎的身影自裏面蹦了出來。

白穎一出來,趙風與其相視在了一起,嘴脣微動,一抹燦爛的笑容就浮現臉上。

見到趙風,白穎愣了一下就好了,她快步衝上前,一下就掛在了他的身上,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好久不見了,怎麼樣,有沒有想我?”趙風輕拍着白穎的後背。

“當然有了,不止我想你,我們大家都想你,剛纔福爺說看到你了,我正準備回皇宮問父王你的行蹤呢。”白穎如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福爺看見我了?”趙風聽了白穎的話,倒是愣了一下。

“是啊,福爺說他叫你你也不應,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也就沒去追你。”白穎說道。

“哦。”由白穎之言,趙風可以猜到多半是自己趕往翔雲學院時被白福看到了。

見到趙風,白穎很興奮,她扯着趙風的手就往府里拉,並笑嘻嘻的說道:“家裏添了新成員,你得去看看。”

“哦,是嗎?是男是女?大人還是小孩?”趙風笑問。

白穎聞言,不由俏皮的笑了,對於趙風的話,她連連搖頭,說道:“你說的都不對。”

“不會吧?”趙風疑惑不已,自己這話覆蓋全面了,怎麼還錯了?

白穎堅定的搖頭,說道:“你就是沒說對,不信你自己進來看。”

“那你倒跟我說說這個新成員,既不是男也是女,也不是大人和小孩?那是什麼人?”

趙風更加疑惑了,難不成是太監?也不對啊,太監也包攬在大人和小孩之中吧!

白穎笑嘻嘻的搖頭,傲嬌的擡着頭,就是不說。

“你就跟我說一下,好讓我跟他見面時有所心理準備。”趙風拉了拉白穎的衣袖。

白穎不管不顧,拉着趙風,說道:“保密,你想知道的話就自己看吧!”

趙風無奈了,既然其不說,那就罷了,反正不就是多的新成員嘛,見個面有什麼大不了的。

任由白穎拉着,趙風被拉到花園,突然她手一棄,就跑了,趙風笑着搖頭,遠遠的他只看到了蕭靈和夢露坐在石凳上正在品茶,他趁機四下好好的看了一下,他並沒有發現多了什麼人。

“這丫頭,都會騙人了。”趙風搖頭,以爲自己被白穎給忽悠了。


“妹妹不是說要進宮去問大王風哥的事嗎?怎麼回來了?”白穎的回來,讓蕭靈和夢露有些奇怪。

白穎齜牙一笑,但是卻不言語,手指指向了一個方向,蕭靈和夢露順着其手指看去,只見趙風正緩步走來。

“風哥,大哥哥。”兩聲驚呼幾乎同時響起,兩個人也都從石凳上站起了身來。

趙風見到蕭靈和夢露看向自己,笑着揮了揮手,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見到趙風,蕭靈和夢露都很高興,蕭靈笑對白穎道:“風哥回來了你怎麼不跟我們說一聲,弄得我們都沒心理準備。”

白穎嘿嘿直笑,說道:“我也只是剛出門就看到風哥回來了,我也是才見到他,不過我跟他說了,我們家增添了一個新成員,他問我具體我都沒說,等下你自己跟他交代,我就在一旁好好看看了。”

蕭靈聞言,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紅着臉,嫵媚的白了白穎一眼,她道:“你怎麼能這樣看姐姐笑話。”

“沒事,等以後有機會了,我也會讓你看我的笑話的。”白穎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二女說着話時,趙風已然走近了,手指屈彈在白穎潔白的額頭上,他道:“你個小丫頭,居然敢騙我,這一下是對你的懲罰,以後謹記,不準再騙人。”

“我什麼時候騙你了?”白穎潔白的小手輕揉了下額頭,嘟着小嘴氣呼呼的說道。

趙風幫着白穎揉了下額頭,說道:“你說得新成員呢?我都看了這麼大陣子了,連個多餘的人影都沒看到,你說你是不是騙我了?”

白穎聽了趙風的話,原本氣呼呼的小臉立即又變的笑嘻嘻的,她看了看趙風,又看了看蕭靈,掩嘴直偷笑,但是卻不言語。 “我就知道我被忽悠了。”看到白穎那樣笑,趙風就知道自己被忽悠了。


趙風的話剛出口,卻哪知夢露上前搖頭,說道:“大哥哥,穎姐姐沒有騙你,我們家真的添了一個新成員哦。”

夢露的話倒是讓趙風愣了一下,難不成還真有新成員?可是那人在哪裏?自己怎麼沒有看到。

趙風四下巡看,左看看右看看,還是沒有看到不熟悉的身影,他最後只得看着夢露。

趙風的一系列動作讓三女笑得花枝亂顫,看着她們,趙風真懷疑自己被她們整蠱了。

眉頭輕挑,趙風對夢露柔聲說道:“那個新成員呢,在哪裏?你叫他出來跟我認識認識吧!”


“他出不來。”夢露奶聲奶氣的說道。

“怎麼就出不來了?”趙風不解的詢問。

“他現在出不來。”夢露想了想說道。

“怎麼現在就出不來?”趙風非常想知道原因。

“他…哎呀,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他就是出不來。”夢露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她也想不到怎麼解釋。

“……”趙風覺得,跟夢露對話怎麼讓人覺得這麼累呢?

“撲哧!”

蕭靈和白穎在一旁聽着這一大一小的對話,早已是抱着肚子在笑了,眼淚都快出來了。

“好了,還是讓我來說吧!”白穎擦掉眼角的淚珠,笑着抱起夢露,坐到了一旁。

蕭靈坐在右邊,白穎抱着夢露坐在左邊,中間還有一個凳子空着,趙風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剛坐上,趙風就看到蕭靈有點變化的肚子,她的肚子變化並不大,以至於之前離得的時候,他沒有發現。

趙風滿帶疑惑的問道:“靈兒,你肚子怎麼了?”

蕭靈微紅着臉,低下頭不言不語,白穎和夢露在一旁笑個不停,看得趙風無語得很,這有什麼好害羞的,還有旁邊的兩個,有什麼好笑的?

“本來我是準備說的,不過既然你已經發現了,那我也就不用多說了。”白穎這樣說道。

趙風茫然的看着白穎,說道:“什麼我已經發現了,你不用多說了?”

“你不是已經看到我們家的新成員了嗎?”白穎大笑道。


“我已經見到我們家的新成員了……”

聽了白穎的話,趙風輕聲唸叨,硬是愣了好一會,這才反應過來。

趙風雙目瞪圓,一臉震驚的看着蕭靈,嚥了口唾沫,他道:“靈兒,難不成是你有了?”

蕭靈輕點了下頭,表示趙風的話正確,趙風見罷,不由欣喜過望,他也有孩子了。

趙風興奮的把頭伸到蕭靈的肚子前,腦袋貼在其肚子上,想聽下里面的動靜。

讓趙風無奈的是,他並沒有聽到什麼,蕭靈見趙風此樣,輕笑道:“我這才懷孕不到一個月,你想聽孩子的聲音,還得在等一段時間纔可以。”

趙風有些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是我太興奮了,有些壓抑不住。”

三女聽到趙風的話,都是笑了,夢露突然詢問道:“大哥哥,之前福爺爺不是說你出城去了嗎?你去做什麼去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哦,我去翔雲學院找人,沒找到,路過外面就進來看一看了。”趙風笑道。

“你去找誰呀?”夢露好奇的睜着滾圓的大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