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斯諾克克的回答,馬克西表示很滿意,微微點了點頭後。馬克西指了指四周隨處可見的屍骸,對斯諾克克說道:“斯諾克克,記住你今天看到的。這就是人類的野心和慾望失去束縛之後的結果。作爲一個人類,必須要有自己爲人處世的底限,有些事能做,而有些事則是不能做的。”

“大人,我不太明白。”斯諾克克不解的看着馬克西問道。

馬克西聞言笑了笑,繼續說道:“斯諾克克,知道我爲什麼想要將你拉進監察廳嗎?因爲你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你知道自己的底限在哪裏,觸及到自己底線的事情,你不會去做。而且你還是一個有恆心的人,只有像你這種知道堅持己見的人,才能做好監察這種事情。作爲監察人員,不光是監察別人,更要監察自己。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這句話在監察廳是不適用的。在監察廳,只有自己身正,纔有資格去監察別人。”

斯諾克克不明白馬克西爲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但難得馬克西今天心情不錯,斯諾克克可不想破壞馬克西的好心情。要知道馬克西大人的心情一糟糕,那自己下面這些人就要跟着提心吊膽。可斯諾克克不破壞馬克西的好心情,卻有別的不識相的傢伙來破壞。

“馬克西大叔,你怎麼還在這裏?難道你想要在這裏過幾天?”韓宇的聲音由遠及近。聽到韓宇的聲音,馬克西的臉色一板,對走過來的韓宇說道:“你來這裏做什麼?”

韓宇毫不在乎馬克西的臉色,聞言答道:“哦,我打算走了,在走之前跟你打聲招呼,隨便拜託你點事情。”

“你也有需要拜託別人的事情?”

“多新鮮吶,我又不是上帝,還做不到萬事不求人。”

“呵呵……你這是要求我辦事嗎?”

“唔……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不過我可事先聲明啊,你要是打算藉機要挾我,那你可打錯算盤了。”韓宇聞言答道。

馬克西的臉色頓時一僵,沒好氣的瞪着韓宇看了半天,在韓宇同樣不甘示弱的回瞪中,無奈的揮揮手說道:“有屁快放。”

“行。”韓宇答應一聲,當真放了一個屁。

“你這傢伙……”馬克西怒視着韓宇說道。而韓宇卻一臉無辜的說道:“是你說可以放的。”

“……有話快說。”馬克西一臉鬱悶的說道。對待韓宇這塊滾刀肉,馬克西可以說是真的沒轍了。這貨完全就沒有一點正義感、榮譽心,絲毫不被自己的激情演講所感染。

見馬克西一臉鬱悶,韓宇笑嘻嘻的向馬克西說明了自己的來意。韓宇來找馬克西很簡單,只是想要拜託馬克西幫着照顧一下武吉那些人。武吉與四不像一家跟王先生還有美人魚艾弗琳都是要離開勇氣號前往聯盟的。雖說有常在天可以幫忙照顧,只是常在天的職位實在不是很高,即便有心照顧,估計也照顧不了許多。可馬克西就不同了,這傢伙好歹也是聯盟裏的名人,許多常在天不能解決的問題,到馬克西這裏可能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倒不是想讓武吉那些人仗勢欺人,只是希望扯出馬克西這面大旗爲武吉等人在聯盟內的新生活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你要找我就是爲了這個?”馬克西有些詫異的看着韓宇問道。

“是啊,怎麼了?”韓宇聞言答道。

“……那你不知道武吉已經決定帶着他的寵物隨我一同行動了嗎?”

“啊?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昨天。”

“……你不會是誑了人家吧?你別看人家年紀不小,但爲人處世方面卻跟一張白紙似的……”韓宇狐疑的看着馬克西問道。馬克西聞言立刻心虛的扭頭他顧,轉移話題的說道:“不光是那個武吉,還有你的朋友常在天,他已經接受了我的招攬,等將犧牲同伴的骨灰送回以後就會到我麾下效力。”

“……常在天的未來我不擔心,但是關於武吉那個人,我希望你再慎重考慮一下。不要讓我鄙視你好嗎?你給我的感覺可一直都是很正面的。”

聽了韓宇的話,馬克西說道:“你要是擔心武吉的安危,那你也來我這好了。”

“……雄鷹只有接受了磨練才能展翅翱翔於天際,武吉雖然不通人情世故,但跟在你的身邊還是不錯的。馬克西大叔,在這裏我要給你一個忠告,不要小瞧了武吉。說不定在以後你會要武吉出手救你。”

馬克西的招攬再次失敗了,無奈的瞪着韓宇問道:“你不是很擔心武吉的安危嗎?”

“他又不是小孩子,接受一點挫折也能讓他更快的成長起來不是。”韓宇翻翻白眼答道。

“嘟~嘟~嘟~”就在馬克西準備再跟韓宇鬥兩句嘴的時候,據點內的通訊器突然發出了提示的聲響。

馬克西跟韓宇湊到跟前一看,顯示屏上寫着一句話,“命令所有接受到此命令的據點,立刻放棄據點,返回總部。重複一遍,立刻放棄據點,返回總部。”

爲什麼突然要放棄據點?從這個消息可以看出,要被放棄的據點不止這裏一處,可以說這附近的所有據點應該都會收到這個命令。可爲什麼要放棄呢?這裏畢竟是辛苦許久才建立的據點,放棄容易重建難。無緣無故的放棄時不可能的,只有必須放棄的理由,纔會必須選擇放棄。而能讓獸化者軍團作出這種決定的,貌似除了眼前這位馬克西外,韓宇想不出第二個人。

就像是想起了什麼,馬克西打開之前還沒有看完的那本被繳獲的筆記。這是一本私人筆記,上面曾經提到過一種新型的獸化戰士。只是那種獸化戰士還處在實驗階段,還沒有完全掌握那種獸化技術。難道這些據點的放棄是因爲那個實驗的原因。看了看提到那種實驗的記錄時間,距離現在已經有兩年了。

“馬克西大叔,你好像發現了什麼?”韓宇湊過來問道。

馬克西收起筆記,看着韓宇反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裏?你不是說要離開這裏了嗎?怎麼還不走?”

對於馬克西的逐客令,韓宇卻笑着搖了搖頭,答道:“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的人,在沒有弄清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之前,我是不會輕易離開這裏的。”

“……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裏的好,晚了說不定就走不了了。”馬克西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見狀笑了笑,對馬克西說道:“馬克西大叔,你不用用激將法,等我想走的時候,你就是強留我也是留不住我的。”

“言下之意就是現在不想走,自己也是趕不走他的對吧?”馬克西聞言心中暗道。不過臉上的表情還是很嚴肅,看着韓宇說道:“那我可跟你提前聲明,可不是我不讓你走,而是你自己不願意離開。一會要是遇到危險,你可不許抱怨我。”

“馬克西大叔,看來你已經知道了什麼?”韓宇看着馬克西問道。

“啊,只是有點猜測而已。”馬克西隨口敷衍道。 不管韓宇如何追問,馬克西就是不告訴韓宇自己的發現。韓宇見馬克西就是不說,便也不再追問。反正遲早會知道,不說就不說吧。

跟馬克西所乘坐的星艦不同,韓宇的星船勇氣號可是有變色龍系統的,啓動變色龍系統躲在馬克西乘坐的星艦的背後,韓宇一行人隨時可以離開。馬克西雖然很羨慕勇氣號的先進,不過他還做不出強取豪奪的事情來,只能委婉的表示如同喬嫣兒願意來聯盟,他可以爲喬嫣兒提供更好的研究環境。這種當着韓宇面挖牆角的事情自然會引來韓宇的不滿,當然喬嫣兒的直接拒絕也是馬克西放棄的主要原因。就如喬嫣兒所說的那樣,聯盟已經不是當年的聯盟了,那是一個名利場,並不是研究人員的天堂。現如今的聯盟,已經不是有能力就能上的用人制度,而是一切看臉,看關係。那是小人橫行的地方。尤其是研究院,那裏更是流傳着一副對聯直接說明了那裏的問題。上聯是: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下聯是: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橫批:不服不行。

不過喬嫣兒的當面拒絕對馬克西還是打擊不小。喬嫣兒的身份決定了她的發言代表了聯盟內一部分人的心聲,不光是喬嫣兒,韓宇、寧平、菲爾德等人那種對聯盟的不認同感,也是現如今聯盟大部分年輕人對待聯盟的態度。

對自身現狀的不滿以及對聯盟的不信任,導致現在的年輕人渾身上下充滿了叛逆與頹廢。叛逆是因爲不信任聯盟,而頹廢則是因爲聯盟把持了社會中重要的行業,年輕人已經無法通過自身的努力獲得相應的回報,看着那些僅僅因爲有關係就爬到自己頭上作威作福的人,能夠心理保持平衡的人很少。

年輕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衝動,一旦被煽動就會做出難以預料的事情。現在聯盟掌握着絕對武力,可以震懾那些對聯盟不滿的人們,可一旦出現能夠抗衡聯盟的勢力,那聯盟距離倒臺也就爲期不遠。此時的聯盟,就如同是坐在了一堆乾柴上,只需要一點火星,就有可能葬身火海。正是因爲明白這個原因,馬克西纔會擔任監察長一職,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挽回聯盟在人們心中的形象,可現在看來,馬克西無疑是失敗了。他只是一個人在戰鬥,而他的敵人,卻是一個盤根錯節的巨大勢力。

也正是因爲喬嫣兒的拒絕,更加堅定了馬克西內心深處的一個想法。他要變革,要讓聯盟成爲可以替百姓說話的組織,而不是現在這樣,坐在百姓的頭上作威作福。

不過想要達成這個心願,馬克西必須先擺平眼前出現的危機。在看到據點那則消息的第三天,之前馬克西懷疑的事情得到了證實,那本筆記上所記載的組合獸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馬克西的面前。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似獅似虎,似熊似豹的四不像,馬克西的臉色凝重。從這個組合獸戰士的身上,馬克西感覺到了壓力。這是很久沒有出現過的感覺了。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馬克西沒有讓手下的第九部隊參戰,而是選擇了獨自迎敵。

現場所有人裏,恐怕只有四不像一家感到開心,終於遇到一個長得比自己還難看的了,不容易啊。不過沒人去分享四不像一家的喜悅,所有人都被正在和馬克西戰鬥的組合獸戰士吸引了注意力。

馬克西的強悍是衆所周知的,雖然馬克西只是擁有可以控制自身肌肉的能力,但正所謂一力降十會。強大的力量讓馬克西不需要去學習任何武技,只要速度足夠,那就不用擔心打不倒對手。而對於速度,馬克西一向很注重。在加強自身力量的同時,也會讓自己的速度得到提升。

和馬克西對陣的對手,一般沒有可以撐過二十回合的。不是被馬克西直接打死就是成爲馬克西的俘虜。可現在,頭一次出現在衆人面前的組合獸卻已經和馬克西交手足足五十回合了,卻依然在和馬克西戰鬥,而且還是勢均力敵的戰鬥。

組合獸的對面,馬克西神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對手。交手到了現在,馬克西已經發揮了自己一半的力量,而組合獸很顯然跟馬克西一樣,也沒有盡全力。這讓馬克西感到有點不安,擔心自己發揮全力的時候組合獸還會有後手。摸清組合獸的底限,這是馬克西此刻最想做的事。可組合獸卻像是洞悉了馬克西此時的想法,不管馬克西如何試探,組合獸始終保持着和馬克西實力持平的狀態。

眼見已經戰鬥了將近半個小時,馬克西決定冒一次險,打算使出七成的力量再試探一下組合獸的實力底限。而組合獸在馬克西提升力量的時候,也跟着開始提升自身的力量。

試探的結果還是平局……

在戰場的遠處,韓宇皺眉看着戰場中的馬克西和組合獸,一旁的寧平見狀輕聲問道:“韓宇你發現了什麼?”

“……我感覺那個組合獸好像並沒有盡全力。”韓宇聞言答道。

寧平聞言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這不是廢話嗎?誰都看出來了。”就聽韓宇繼續說道:“而且我看那個組合獸,好像是故意這麼做的。”

“故意這麼做?”寧平聞言一愣。再一看那個組合獸,的確就像韓宇所說的那樣,那個組合獸給人一種做作的感覺。就像是明明一口就可以吃掉的東西卻偏偏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除了雞賊這個原因外,恐怕也就只有做給別人看這個原因了。

可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呢?這個組合獸不是來和馬克西敘舊的,可爲什麼要故意作出這種姿態?

“或許這傢伙是在學習吧?”韓宇看着戰場上的組合獸,緩緩的說道。

“學習?……你打算怎麼做?”寧平沉默了一會,問韓宇道。韓宇聞言伸了個攔腰,一邊活動身體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馬克西這個人還是不錯的,雖說平時古板了一點,但人卻是個好人,而好人不應該不長命的。”

聽到這話,寧平已經明白了韓宇的打算,點頭說道:“算我一個。”

“當然要算你。說實話,對那個什麼組合獸我還真是有點心裏沒底。”

“……你也沒有把握嗎?”寧平有些意外的問道。

“當然,你看那傢伙跟馬克西戰鬥到現在還不落下風就可以看出這傢伙有多強了。要是換成你或者我,我們和馬克西戰鬥的時候能這麼輕鬆嗎?”

寧平聞言看了看組合獸,對韓宇搖了搖頭,問道:“你是打算跟我聯手?”

“嗯。這世上有許多的不公平,但唯有生命,卻是絕對的公平,每個人只有一條命,死了就該塵歸塵,土歸土,不要繼續在人世間給活着的人添堵。”韓宇一邊回答一邊活動着身體。

“你打算什麼時候動手?”寧平也一邊活動着身體一邊問道。

韓宇盯着馬克西答道:“再等會吧,說實話,我對馬克西使出全力時的狀態也挺有興趣的。”

“……你在擔心以後會跟馬克西交手嗎?”寧平聞言沉默了一會,問韓宇道。

韓宇很顯然沒想到寧平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沉默了一會後點頭答道:“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馬克西跟你我不同,我們之間不會有任何利益衝突,所以可以一直相處下去。而馬克西,他是一個有野心的人,而他要達成他的野心,勢必就要和許多人交戰,我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和他發現利益上面的衝突,爲了以防萬一,事先讓心裏有個底是很重要的。”

對於韓宇的坦誠,寧平有些意外,同時也能感覺到韓宇所說的話並不是故意敷衍自己。只是自己這些人真有一天會和馬克西發生衝突嗎? 開局一條小舢板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寧平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

就在寧平心裏祈禱的時候,就聽韓宇聲音有些興奮的低聲說道:“來了。”

什麼來了?寧平不解的看着韓宇,順着韓宇的目光看去,頓時明白了韓宇所指的是什麼。就見戰場上,馬克西就像是一個正在發光的物體,周身上下正在散發出一陣陣金黃色的光芒,而在光芒中,馬克西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蠕動着,讓人看了感覺有點噁心。但除了有點噁心外,馬克西身上所散發出的威懾力也在逐漸加強。即便是遠處觀戰的韓宇和寧平,也能清晰的感覺到那股威懾力,在那股威懾力的作用下,韓宇和寧平的身上壓力倍增。

可讓韓宇和寧平感到意外的是,站在馬克西對面的組合獸卻像是影響不大,當馬克西開始發揮全力的時候,組合獸也開始行動了起來。就像是爲了迴應馬克西的行動,組合獸也開始了新的組合。剛出現的組合獸在外貌上只是一種獸化形態,但隨着戰鬥的持續,組合獸的獸化形態已經開始出現變化,同樣的一具身體,已經開始出現多種獸化特徵。當馬克西施展全力化身肌肉怪人時,組合獸身上的獸化特徵也達到了六種。

豹頭獅爪,虎紋熊身,背生鷹翅,尾部更是多了一條充當尾巴的毒蛇。六種危險性極高的動物特徵出現在同一個獸化戰士的身上。這不僅讓觀戰的韓宇等人感到心驚,與此同時,正通過監視器觀戰的獸化戰士研究者們也是熱淚盈眶。

對他們來說,在韓宇等人眼裏的怪物就是一件藝術品,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多少個日日夜夜的辛勞,彷彿在這一刻完全得到了補償。

“元帥大人你看,這就是我們的研究成果,獸化六面獸。”

“它很強嗎?”伊凡聞言問道。

“不是很強,而是相當的強。獸化六面獸不是指它的外貌可以達到六種猛獸,而是指它可以同時擁有六種猛獸的力量總和。而且還可以通過不同的獸化組合來應付不同的戰爭。”

“……那它只能變化成六面嗎?”

“理論上是不止六面,不過眼下我們的研究只是剛剛開始,這個思路通過這個六面獸已經得到了證實,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可以製造出比這隻六面獸更加強大的組合獸戰士。”

“也就是說,之前的那些獸化戰士已經處在了被處理的邊緣。”伊凡沉聲問道。

“……是的。”研究員聞言小心翼翼的答道。

伊凡見狀揮了揮手,讓回答自己問題的研究員退到了一旁,看着顯示屏中的馬克西,心裏竟然冒出一個想要讓馬克西贏得想法。作爲獸化者軍團的元帥,伊凡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戰勝對手,更多的還是要考慮一下獸化者內部的平衡問題。獸化者軍團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更多的人都是因爲利益而走到了一起。而獸化六面獸的出現,很顯然會打破現在的平衡。

戰場上,馬克西已經和六面獸站在了一處。六隻猛獸的力量通過疊加所產生的力量擋住了馬克西的進攻。而馬克西也不是吃素的,對於六面獸的反擊,依靠強悍的肉體和敏捷的速度,馬克西與六面獸的戰鬥和之前一樣,還是呈現出勢均力敵的態勢。

這種時候,就是需要攪局的人出現。而充當攪屎棍的,除了韓宇和寧平以外,竟然會另有其人。

是武吉,在看到六面獸以後,武吉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馬克西和六面獸的戰鬥彷彿對武吉一點影響也沒有。當馬克西和六面獸咬牙切齒的角力時,武吉騎着四不像慢悠悠的靠了過去。

當你咬牙切齒去做一件事,旁邊忽然冒出一個彷彿事不關已的傢伙時,那種無力感是巨大的。而就像是感覺到了馬克西的情緒,正在和馬克西角力的組合獸竟然放棄了這個可以決定勝負的機會,鬆手退到了一邊。馬克西雖然不解六面獸爲什麼會放棄這個千載難的機會,但卻突然出現的武吉,還是有點不爽的。

“你跑這來做什麼?”馬克西沒好氣的問道。

武吉兩眼盯着六面獸,隨口答道:“我想收服這個小傢伙。”

“小傢伙?”馬克西聞言一愣,不解的看着自從武吉出現就變得有些畏首畏尾的六面獸。

“對,你不覺得騎着這傢伙出去很威風嗎?”武吉說着拿出了一個圓環,對着六面獸就扔了過去。

看到扔過來的圓環,六面獸如臨大敵,怒吼一聲後展翅飛到空中,舉起獅爪就奔圓環拍了過去。可沒想到的是,六面獸的攻擊竟然落空了,圓環就像是有生命似的,在空中拐了個彎,躲過了六面獸的攻擊同時,落在了六面獸的腦袋上。

就聽六面獸發出一聲慘叫,直接從空中掉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以後,兩隻獅爪抱着腦袋,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呻吟。

馬克西已經看傻眼了,不光是馬克西,就是其他人也看傻眼了。馬克西忽然感覺自己之前的戰鬥很蠢,早知道武吉有這個本事,怎麼費那個工夫做什麼?

“武吉,你這是怎麼辦到的?”馬克西忍不住問武吉道。

武吉沒有回答,只是伸手示意馬克西不要打擾自己。馬克西會意的點點頭,退到了一旁。就見武吉緩緩走到趴在地上直喘氣的六面獸面前,開口說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坐騎,給你起個名字叫小六,記得要聽話啊。除了聽我的話,你還要聽你前輩小四的話。當然你要是敢不聽,那剛纔那種痛苦我不介意讓你再次嚐嚐。”

“吼~”六面獸發出了一聲怒吼,猛地從地上躍起,撲向了武吉。可還沒等六面獸近身,六面獸就自己中途倒在了地上,痛苦呻吟着抱着腦袋在地上亂滾。

……

過了一會,武吉問六面獸道:“現在想通了嗎?”

“吼~”回答的是六面獸的一聲怒吼。

……

周而復始,武吉就像是一個冷血的馴獸師,在折騰了六面獸一次後都會問六面獸一聲服不服,而六面獸還真是硬骨頭,就連馬克西看了都感覺有點頭疼了,它竟然始終堅持着,就是不肯乖乖聽話。只是這種堅持除了讓六面獸更加痛苦之外,絲毫沒有讓它得到任何好處。

好漢不吃眼前虧! 全球通緝;總裁的特工前妻 經過數十次的教訓之後,六面獸好像是終於想起了這句話,選擇了服從。而看到六面獸屈服,武吉笑眯眯的說道:“不錯不錯,識時務者爲俊傑,你能回頭是岸,我很欣慰。”

聽了武吉的話,站在一旁的馬克西忍不住咧了咧嘴。逼着人家投降還好意思說這話,這個武吉的臉皮看來也不薄。不過這個收服六面獸的圓環還真是厲害,也不知道從哪得來的?想到這裏,馬克西出聲問道:“武吉,問你個事行嗎?”

“你問。”

“你這個圓環是在哪買的?我也想要買幾個。”

聽了馬克西的話,武吉搖頭解釋道:“你所說的圓環叫馭獸環,並不是可以買到的東西。”

“馭獸環?那你還有富餘的沒有?”馬克西聞言問道。

不等武吉回答,趕過來的韓宇正好聽到這話,見武吉臉色有點爲難,便開口解圍道:“馬克西大叔,你這可就不對了。人家武吉好歹也替你收拾了六面獸,可你怎麼連句謝謝都沒有就惦記上人家的寶貝了?你這麼做可有點不厚道呀。”

聽了韓宇話,馬克西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瞪了韓宇一眼後說道:“你現在跑過來做什麼?戰鬥都已經結束了。”

“我原本是打算幫忙的,只是被武吉搶先了一步而已。不過馬克西大叔,你打算怎麼處理這隻六面獸。”

“厄……這個……”馬克西聞言有些爲難的看向武吉。武吉見狀連忙強調道:“這是我的。”

“是,我知道是你的。只是這個六面獸對我們瞭解獸化者軍團很有用,你看你是不是能……”

“我的。”武吉一臉堅定的答道。

“對,我知道是你,也沒打算給你搶,我只是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們一下,把這頭六面獸……”

“我的。”武吉再次強調道。

……

……

和武吉對視了片刻,馬克西舉手投降道:“好吧,你的,你的。那回頭讓你幫着我們做點研究應該沒問題吧。”

見馬克西承認六面獸是自己的,武吉點頭同意了馬克西的提議。只是武吉和馬克西商量妥當了,卻忘了六面獸的真正所有者並沒有同意。眼見六面獸被一個圓環制服,正在觀戰的伊凡看着站在一旁冷汗一個勁的往外流的研究人員問道:“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請元帥大人示下。”研究員連忙答道。

“……六面獸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落到聯盟的手裏。”元帥伊凡沉聲說道。

研究員聞言身子一震,難以置信的看着元帥伊凡,但是看到元帥伊凡那張沒得商量的臉,不由得暗自嘆了口氣,交給元帥伊凡說道:“我們在六面獸體內放置了炸藥,只要通知隱藏在附近的人,就可以直接引爆那個六面獸……”

“那你們還等什麼,立刻行動吧。”伊凡毫不猶豫的下令道。

研究員不捨的看了一眼六面獸,嘆了口氣,給隱藏在附近做近距離觀察的人發去了抹消六面獸的命令。

與此同時,馬克西正在和武吉討價還價。好不容易纔跟武吉把事情商量好,馬克西剛想要靠近六面獸跟韓宇等人仔細參觀參觀。就聽耳邊傳來一陣嘀嘀嘀的聲響。而就在馬克西納悶的時候,原本站在六面獸跟前觀看的韓宇和寧平已經分別撲向了馬克西和武吉。在馬克西反應過來之前,韓宇和寧平分別將馬克西和武吉撲倒在地,隨後帶着二人翻到了一處凹地內。

沒等馬克西發問,就聽一聲巨響,大地爲之一顫。等到煙消雲散,馬克西爬出凹地的時候,就發現六面獸已經失去了蹤影,四周圍除了一片狼藉之外,什麼也沒有留下。要說真的什麼也沒有留下倒也有點誇張,武吉用來制服六面獸的馭獸環還完好無損的躺在地上。

六面獸都被炸了個粉身碎骨,可馭獸環卻一點事也沒有,這個發現讓馬克西驚訝不已。而武吉卻很生氣,好不容易看到一箇中意的坐騎,可一眨眼的工夫竟然就沒有了。這讓武吉很憤怒。

“彆氣了,那個六面獸的體內應該被人爲的安裝了炸彈,目的就是在六面獸戰敗的時候引爆六面獸……馬克西大叔,這附近一定還有那個獸化者軍團的人。”韓宇像是剛剛想到,急忙提醒馬克西道。

馬克西也想到了這一點,可還沒等他向待命的第九部隊發出命令,就聽第九部隊的通訊兵向馬克西報告在爆炸發生後不久,一艘小型星船快速離開了這顆星球。由於星船的速度太快,並且還安裝了那雷達裝置,那艘星船此刻已經不見了蹤影。聽到這個報告,馬克西無奈的搖了搖頭。

韓宇見武吉還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出聲安慰道:“別生氣了,你不是打算跟着馬克西大叔一起行動嗎?反正馬克西大叔要找那些獸化者的麻煩,只要跟着馬克西大叔,遲早還會被你遇到那種六面獸的。而且我跟你說,今天這隻六面獸看起來還處在實驗階段,下回你再遇上的六面獸,說不定已經變成了九面獸哦。”

“唔……也許吧。”武吉想了想,點頭說道。

見武吉的心情轉好,韓宇不解的問道:“武吉,你能告訴我你幹嘛一定要抓那隻六面獸當坐騎嗎?四不像不是挺好的嗎?”

“我當然知道四不像很好。但他是我的朋友呀,作爲他的朋友,怎麼能把自己的朋友充當坐騎。我覺得那個六面獸看上去挺威風的,可惜了。”武吉說到最後,有些遺憾的說道。

見武吉又要沮喪,韓宇連忙說道:“不要緊,不要緊,想想以後,說不定六面獸就會變成九面獸,甚至是十二面獸呢。”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韓宇就是爲了安慰武吉,也就那麼一說,可馬克西聽了韓宇的話後卻皺起了眉頭。的確就如韓宇所說的那樣,今天見到的是六面獸,可難保下回見到的就是九面獸,或者是十二面獸。這一次對付六面獸自己就有點吃力了,那下回,當遇上比六面獸更加強悍的組合獸時,自己還能應付得來嗎?

想到這裏,馬克西看了看正在和韓宇說話的武吉,心裏有點慶幸雖然沒有招攬到韓宇,但卻招攬到了一個看上去比韓宇更加厲害的武吉,而且這個武吉對於組合獸的興趣比自己更大,只要有他跟着,自己只需要想辦法找到獸化者軍團的老巢就可以了。

可想要找到獸化者軍團的老巢,又怎麼可能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情呢?一想到這個問題,馬克西就感到有點頭疼。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去,想去做的事。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爲謀。馬克西與韓宇所選擇的道路不同,自然也就沒有走到一起的可能。雖然雙方保持了友好,但在解決了六面獸以後,雙方最終還是分道揚鑣。

馬克西帶着新加入的武吉以及四不像一家繼續去尋找獸化者軍團的老巢了,而常在天等人則在馬克西分出的一支小隊的護送下返回聯盟,至少會把常在天一行人送到死亡星域與聯盟的邊境線爲止。至於去哪都無所謂的黑白光虎以及不管說什麼都要跟着韓宇的龍心生,自然就跟着韓宇一行人前往死亡星域的內圈。

或許馬克西是真的關心韓宇,又或許是馬克西想要維持自己和韓宇之間的友誼。在離開之前,馬克西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死亡星域內圈的情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韓宇。雖說聯盟對外宣稱死亡星域兇險異常,但對極具探險精神的人類來說,前赴後繼的犧牲還是換回了一些有關死亡星域內圈的情報的。而且隨着人類一年一年的努力,對於死亡星域的瞭解,正在逐漸從兩地的邊境線附近向着內部延伸。

從馬克西的嘴裏,韓宇知道了想要進入死亡星域的內圈,除了要通過茫茫大沙漠外,還要留神不要被在死亡星域內圈與中圈交接處的一種巨大宇宙生物襲擊。那種生物區別於宇宙怪獸與異獸,宇宙怪獸很兇悍,但卻不會攻擊自己的同類,而那種生物卻是無差別攻擊一切被它發現的一切能夠活動的物體。異獸很多都擁有高智商,能夠和人類進行交流,可那種生物卻不屑與人類進行溝通,被它發現的結果只有一個,殺。這種生物,被聯盟命名爲死亡巡察使,遊走於死亡內圈與中圈之間,將擅自闖入的任何生物消滅。

不過這是通過死亡沙漠星域以後才需要考慮的問題,眼下留給韓宇等人需要解決的問題,還有一大堆在等着韓宇等人。

韓宇等人還是將死亡沙漠星域給想簡單了。就憑着那麼幾次出入死亡沙漠的經驗就以爲自己可以輕鬆來往,韓宇實在是有點樂觀過頭。之所以可以如此安全,那是因爲韓宇等人的運氣不錯,正趕上死亡沙漠星域一年中氣候最平穩的階段,可現如今,韓宇等人的好運氣彷彿已經用光了,馬上就要到死亡沙漠星域一年中氣候最惡劣的時候。

拒絕了馬克西提出讓韓宇暫時跟自己一起行動的建議,韓宇等人駕駛着勇氣號毅然決然的前往死亡星域內圈。只是才走了一天,韓宇就有點後悔了。在跟馬克西一行人分道揚鑣以後,一開始的半天還算是不錯,沒有遭遇什麼惡劣的情況,但到了下午,麻煩就開始找上門了。

那種如同小孩一樣,一會一個脾氣的氣候就如同發現了獵物的狼羣,對着航行中的勇氣號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最後爲了避免勇氣號受損過重,韓宇不得不讓林珂將勇氣號降落到了一顆距離勇氣號最近的星球上,打算暫避鋒芒,等會再繼續前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