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她這種級別的玩家來說,浪費一次副本的主線任務,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郝帥通過了沈宛的好友申請。

“小帥帥~”沈宛發來一段讓郝帥感覺毛骨悚然的語音,“你住在哪裏啊,姐姐我抽空去看看你一起吃個麻辣燙啊呵呵呵呵……”

郝帥打了個哆嗦,抖落一身雞皮疙瘩,“不用了宛姐,被我女朋友看到就不好了,還是下次有空一起打副本吧!”

雖然目前郝帥是單身狀態,但他決定了,明天就去找個女朋友!

這很容易。

沈宛沒有繼續糾纏,而是發了一封郵件過來,郝帥點開一看,是一萬靈幣。

後面附言:說好讓你在副本里賺至少兩萬靈幣的,是姐姐失手連累了你,這是給你的補償,拿着買個血脈吧!

郝帥果斷的選擇了“退件”,附言:謝了宛姐,無功不受祿,這我可不能收!

在這個遊戲裏,一萬靈幣對一個新手的重要性郝帥不是不知道,只是,這錢燙手!

這事兒,如果換做一個美女,遇到一個不熟悉的男人白送了一萬塊,說“拿去買包吧!”,美女敢收麼?

愛上甜寵妻 大家心知肚明,錢不是白收的,收了,就得陪他睡覺!

換到郝帥身上是一個道理。

他喜歡美女沒錯,他交往過很多類型的美女,但唯獨一個類型他是絕對不碰的,就是——女王型。

他可不想當小受。

他也沒有抖M情懷。

他還是喜歡那種溫柔可愛的類型。

沈宛這種霸道女王類型的他消受不起,一旦惹上了,就是一輩子都甩不掉的大麻煩!

森林那麼大,他可不想在一顆女王樹上孤獨終老。

退了信之後,沈宛倒也沒多說什麼,也沒有繼續糾纏,這讓郝帥鬆了一口氣,打開威信好友列表開始“選妃”。

翻了一段後,郝帥看到了黎曉曉的名字。

他猶豫了一下。

這個遊戲的鏈接是黎曉曉發給他的,但郝帥認爲,如果黎曉曉真的想拉他玩這個詭異的遊戲,應該會先知會他一聲,而不是一聲不吭的直接發個遊戲鏈接。

所以,這事兒十有八九和黎曉曉無關,而是那個無良系統發的。

但爲什麼非要用黎曉曉的號呢?

猶豫了之後,郝帥還是點開黎曉曉發了條語音信息,“曉曉,在不在?我有事兒找你。”

他想和黎曉曉確認一下。

不過好半天黎曉曉也沒回信息,郝帥索性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十來聲,被接起來了。

郝帥迫不及待的說道,“曉曉,你QQ今天給我發了個遊戲鏈接,是不是你本人發的?還是被盜號了?”

那邊靜了一下,然後響起一個女聲,“是郝帥吧!曉曉不在,不知道上哪兒去了,手機也沒帶。”

聽到這個聲音,郝帥一個激靈,不自覺的坐直了身子,“穆阿姨好……嗯,麻煩您,等曉曉回來讓他給我回個電話,我有事兒找他。”

“好的。”

……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郝帥還是沒有接到黎曉曉的電話。

郝帥沒打電話過去,他打開遊戲,在“搜索玩家”上躊躇了幾分鐘,才輸入了黎曉曉三個字,點擊搜索。

眨眼間就出了結果。

黎曉曉的名字後面顯示“正在電影世界中,無法通訊”的標籤字樣。

郝帥的手抖了一下,黎曉曉,果然也是玩家嗎。

那麼,那條鏈接真的是他發的?郝帥心裏有些確認了。

真是的,爲什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呢?怕我不敢玩嗎?

我又不慫!這麼牛逼的遊戲,我肯定玩啊!

郝帥吐槽了一通,轉念一想,如果黎曉曉先聯繫他跟他說,“哥們,我發現一款遊戲,可以把我們真的傳送到電影世界裏冒險呢!”

那郝帥肯定會以爲黎曉曉精神出了問題,得了癔症。

所以黎曉曉纔沒事先告訴他吧,反正說了他也不會相信,就這樣直接把遊戲鏈接一發,他不就上鉤了?

嗯,一定是這樣的!

郝帥爲這件事下了結論,也不急着聯繫黎曉曉了,梳妝打扮了一番,去見自己的‘新女友’了。

找黎曉曉的可不止郝帥一個。

任天從電影世界裏退出來,滿臉喜滋滋。

雖然這次沒有黎曉曉帶隊,但他和張斐然、驢哥一起,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在加勒比海盜的世界裏瘋狂的搞事情,最後完成任務滿載而歸。

除了幾個阿茲特克金幣,任天還帶回了傑克船長的指北針。

只是可惜了死亡島上那堆積如山的財寶,其實結束倒計時的時候三個人都拼命的往懷裏揣各種值錢的寶貝,可惜,回到“房間”才發現,除了阿茲特克金幣和指北針,其它啥也沒能帶出來。

——看來那些財寶只是“背景”,根本帶不出來。

真的好可惜啊,要是能帶出來,這輩子都不愁吃喝了,還要啥工作?

任天嘆了口氣,在驢哥的幫忙下繼續收拾東西。

黎曉曉之前跟他說了,給他在雲城找了份調酒師的工作,希望兩個人能在一個城市裏,有啥事兒也好互相照應。

任天覺得極好,剛好這個驢哥也是雲城人,他就準備辭掉這邊的工作,收拾收拾直接去雲城了。

可是他這準備工作都做好了,黎曉曉卻聯繫不上了,一直顯示“電影世界中”,讓任天很是疑惑,啥副本需要打那麼久還不出來啊……黎哥該不會是要在副本里呆上好幾年吧……出來會不會已經變老了呢……

“還是聯繫不上大哥?”驢哥見任天對着手機發呆,安慰道,“沒事兒,以大哥的實力肯定不會出事的,估計是副本太長耽擱了,你去雲城先住我家吧,反正我也一個人住,房子空的很。”

任天只能無奈的點點頭,只能先這樣了。

黎哥到底在打啥副本啊? 黎曉曉早就不記得自己到底經歷了多少輪迴、眼前的傑西到底是負幾號了。

反正他感覺自己似乎變強了不少。

這個時候黎曉曉很羨慕那些可以將玩家實力“數據化”的系統,什麼力量敏捷耐力多少的,法力值多少啊,技能等級多少啊……都能直觀的看到。

這個破系統沒有這些,玩家的實力只能憑感覺判斷。

不過隨着玩家實力的提升,對於自己和別的玩家實力判斷方面都會更加精準一些。

黎曉曉估摸着,如果他進入恐怖遊輪副本的時候是20級的話,現在應該是30級左右,提升了差不多10級。

當然他是按照自己的“法力值”提升來判斷的,其他方面,比如力量耐力精神力啥的就沒辦法判斷了,反正是變強了一些。

刷經驗果然升級快,可惜,就是太無聊了。

“你比伊甸湖副本的時候強了不少啊!”柳澄探究的看着黎曉曉,“上個副本有奇遇?”

呵呵呵……不是上個副本有奇遇,是這個副本有奇遇……而且大姐大你上個輪迴、和上上個輪迴都說過這句話了,老問同一個問題,有意思麼?

心裏在瘋狂吐槽,黎曉曉面上還是諂媚的笑着,“哈哈,沒辦法,就是人品好!”

柳澄撇撇嘴,不理會他了,她看出來了,黎曉曉這傢伙就不能誇,他壓根就不知道謙虛爲何物!

柳澄不理他,黎曉曉就溜溜達達的蹭到無面身邊,“無面大佬,我們走多少個輪迴了?”

“不知道。”無面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簡練直接。

黎曉曉:……

想了想,黎曉曉換了個問題:“無面大佬,這會兒現實時間過了多久了?我覺着有個三五天了吧!”

“差不多12個小時吧!”無面說。

黎曉曉:……

怎麼會只過了12個小時?!我感覺有足足有一個世紀那麼長了啊!我快無聊瘋了啊啊啊啊啊!

黎曉曉掰着指頭算了算,“我12個小時升了10級,要是刷夠副本的時間上限,豈不是能升到一百多級?我出去是不是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了?這實力提升的也太快了吧!這樣這本書豈不是很快就要完結?!”

“你想多了。”無面多說了幾句話,“你玩網遊的時候前三四十級都升的很快,後面不是越來越艱難嗎?刷到頂你也就和江雪兒差不多的水平,我早就跟你說過的。”

黎曉曉一聽頓時很失望,“才和江雪兒一個水平啊!”

“呵呵。”無面對於黎曉曉的貪心不足不予評價。

“那無面大佬,假設我現在是30級,那江雪兒是多少級?”

“你是30級的話,江雪兒60級,柳澄70級,楚天歌80級,喬羽100級。”頓了一下,無面又補充,“韓林、師無一和你現在差不多,喬納森大約40級吧。”

“那你呢?”黎曉曉大着膽子問了一句。

“180級吧!”無面淡淡說道。

黎曉曉:……

看來喬羽逼王的頭銜要轉讓給你了,這個逼裝的讓人猝不及防啊!

大夥兒又上了艾奧洛斯號。

這次喬羽又給黎曉曉安排和師無一一起跟蹤唐尼夫婦,黎曉曉壓根沒理會,等人全部出了宴會廳之後直接也走人了。

“喂!你幹嘛去!”師無一不滿的喊黎曉曉。

黎曉曉頭也沒回的,擡起手向後擺了擺,“你自己跟他們玩吧,朕要去外面吹吹海風。”

尼瑪這一路你還沒吹夠啊!

師無一暗罵一句,吼道,“你又想把活兒扔給我一個人幹?!你也太懶了吧!”

說完師無一自己愣了一下,我爲什麼要說‘又’呢……

黎曉曉也愣了一下,回頭驚奇的看着師無一,這傢伙……察覺到什麼了嗎?

“師無一,你想起來什麼了嗎?”黎曉曉試探着問了一句。

師無一茫然,“想起來什麼?”

黎曉曉想了想,說,“師無一,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我覺得我們好像也和傑西一樣在輪迴,而且每個輪迴都會失去上個輪迴的記憶,我一上艾奧洛斯號就覺得眼熟,好像之前來過一樣,你有沒有這種感覺?”

師無一皺眉思索了一下,猶豫着點了點頭,“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這種感覺,難道不是因爲我們看過電影,所以有熟悉感嗎?”

“反正我覺得不對勁,我打算去到處查探一下,任務你就先擔着吧!”黎曉曉又忽悠師無一。

師無一點點頭,“那好吧,我也想一想……”

黎曉曉丟下因爲他的話陷入冥思的師無一,樂呵呵的找無面去了。

無面當然沒有去跟蹤傑西,而是帶着雯雯直接到了當初黎曉曉遇到他和他的複製品的地方——因爲那個【複製品無面】每次都會去那個地方。

無面也是一個很懶的人。

黎曉曉找到無面的時候,無面依舊是那個姿勢:雙手環胸站的筆直、望着大海像個雕塑一動不動。

雯雯坐在地上抱着膝蓋不知道在想什麼。

“無面大佬!”

黎曉曉打了個招呼,站在無面身邊,也看着大海,“無面大佬,你一直這樣不無聊嗎?”

“無聊啊。”無面說。

黎曉曉:……

你這樣一下就能把天聊死的技能也是蠻牛逼的!!

“那你怎麼不找點樂子?反正也不會影響你刷經驗。”黎曉曉提議道。

無面扭頭‘看’着他,“找什麼樂子?”

“嘿嘿嘿,我給你示範一下!”

黎曉曉扒着欄杆探頭往下看,這邊剛好就是登船口那一邊,柳澄就坐在A甲板的上一層欄杆上,兩條裹着絲襪的大長腿在外頭晃盪來晃盪去也不怕掉海里。

“柳澄——”黎曉曉衝着下面大吼了一聲。

晃着的腿不動了,很顯然,柳澄是聽到了他的聲音。

艾奧洛斯號上非常安靜,小劇院裏開一槍宴會廳都聽得清清楚楚,像黎曉曉這樣在高處用力氣大吼一聲小半個船都聽得到。

確定柳澄聽得到後,黎曉曉又大吼,“柳澄——你的大腿手感真好!口感也特別好啊!下次再讓我舔舔啊——”

說完之後黎曉曉立刻跳開。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一串子彈打在了欄杆下方,不過這艘幽靈船似乎是‘不可毀壞’的,柳澄那威力強大的加特林子彈打在上頭只蹦出一連串的火星,並未對船體造成任何傷害。

“哈哈哈哈哈~~~~”黎曉曉暢快的大笑起來。

無面:……

你這找樂子的方式倒是挺特別的,跟‘找死’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柳澄怒火中燒,要不是喬羽叮囑她務必要盯緊了登船口,她現在就上去把黎曉曉那個混蛋槍斃五分鐘!

這傢伙膽兒肥了啊!都敢調戲她了!

嗯?不對啊!

黎曉曉這小子一向在她面前慫的可以,動不動就下跪求饒的貨色,怎麼可能忽然失心瘋的調戲她?

他那麼怕死,爲什麼要這麼做?

難道這是什麼暗號?

柳澄陷入了沉思。

她雖然脾氣大,喜歡噠噠噠,但‘暴力’和‘無腦’並不能劃上等號,性子直的不一定是傻瓜,四肢發達的也不一定頭腦簡單。

柳澄如果是個頭腦簡單的無腦女,也不可能在人緣不好的前提下在遊戲裏活到現在。

黎曉曉的行爲很不合理,讓柳澄瞬間就拐到陰謀論上去了。

要是她知道黎曉曉只是在利用她給無面示範“怎麼找樂子”,一定會把黎曉曉綁在欄杆上槍斃一個小時!

“你不怕被柳澄打死嗎?”無面無語的看着黎曉曉,“如果她跳上來殺你,我是不會阻止的。”

“怕什麼,不就是回覆活點嘛!”黎曉曉不在乎的說着,“況且柳澄纔不會現在上來,只會想着等會兒和我算賬,但等會兒她就死了。”

“但是我卻得到了無與倫比的快樂!這太值了!”黎曉曉又笑起來。

呵呵……無面無話可說。

然後黎曉曉又瞅見了正在跟着傑西的江雪兒,立刻衝着那邊大吼,“江雪兒!你這個碧池!碧池碧池碧池!就你那智商也能混到這個等級?怕不是潛規則上位的吧哈哈哈哈!告訴小爺,你到底陪多少男人睡過哈哈哈哈!”

江雪兒臉色一黑,擡頭看着上面的欄杆,咬牙切齒。

她不敢大聲吼驚動了傑西,只能在心裏暗暗發狠,等會兒一定要殺了這小子!就算惹喬羽生氣也要殺了他!

黎曉曉笑的前仰後合,感覺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發現了一種全新的、放飛自我的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