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小乙輕輕揮動右臂,可怕的力量瞬間傾瀉而出,好似一頭恐怖的上古大威天龍正在氣吞山河,巨大的力道將空間都震蕩得漣漪不斷,轟鳴震響。

若是一拳轟出,只怕不下六萬斤恐怖神力!

足以破碎飄渺山河,震顫無垠虛空!

「如果我現在遇上蕭長策,就算不依靠黃泉冥爐的神奇玄奧,僅僅施展修羅王拳與他對敵,恐怕也不見得會落入下風吧?」

寧小乙目光閃爍,信心十足,不過隨即卻是皺起眉頭,有些失望地喃喃道:「可惜我現在的肉身力量已經至臻到極致,不管再吸收多少能量也不會增加絲毫,反而還會物極必反,若是皇極金丹再次與肉身融合倒還有一絲可能,也罷,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事到如今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想著,寧小乙胸口的沉悶陡然輕鬆,原本患得患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緩步走到白冰玉床前,輕手輕腳地為熟睡中的寧小雨蓋好被子,發現後者呼吸均勻,並沒有被吵醒,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頭也不回地朝門外走去。

推開房門,寧小乙整個氣質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好似一柄即將出鞘的鋒銳神劍,滔天的戰意盛氣凌人,直衝雲霄。

此時,閣樓區的街道上人聲鼎沸,無數外門弟子人來人往,有的成群結伴,有的獨立鶴行,密密麻麻人頭攢動,全都朝著萬象武場的位置涌去。

天空之中也不時的有光芒劃破,一個個內門弟子幻化出各種各樣的羽翼神兵,有寒冷刺骨的冰霜羽翼,有厚實沉重的巨岩石翼,有藤枝翠蔓的古木雙翼……五花八門,看得人眼花繚亂,心生嚮往,彷彿想立馬衝破天地重力束縛,遨遊虛空,盡情地享受那無拘無束的自由逍遙。

看著這一幕幕,寧小乙雄心萬丈,幾乎是有一種想要仰天長嘯的痛快感覺。

曾幾何時他還只是倍受凌辱的落魄雜役,可轉眼間,他竟然已經成長到了足以碾壓一代麒麟第九子的巍峨高度,若不是寧小乙的道心堅不可摧,只怕現在都會覺得如臨夢中,好不現實。

「時間,我寧小乙缺的只是時間!我體內擁有黃泉冥爐這座無上肉身界域,能夠吞吐日月煉化萬物,只要擁有海量的資源,我的修為境界就能突飛猛進,達到無法想象的恐怖地步,只要給我足夠的時間,哪怕與古神通一戰又有何妨!」

寧小乙還沒見識過古神通出手,現在豪氣萬丈,有心力戰。

「小乙子,你終於出關了!」

秦寶樂擠著微胖的身軀從遠處奔跑過來,似乎是因為力量暴漲得太快,他還沒來得及徹底掌握,體內雄渾翻滾的氣血幾乎要破體而出,隱隱間竟是不斷發出雷鳴般的震顫,好似一頭巨龍咆哮,震蕩激射。

「胖子,看來你這次得到的好處不小啊!」

寧小乙一眼掃過去,感受著秦寶樂體內壓制不住的恐怖能量,大有深意地笑道:「看來你的夔土血脈已經徹底進化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發生異變,衍化成為另一種上品土屬性血脈?」

「嘿嘿嘿,暫時保密!」

秦寶樂神秘一笑,似乎想要給寧小乙一個大大的驚喜,只不過他臉上的笑容實在太過燦爛,幾乎快要咧到眼角,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此番收穫定然不小,當即惹得寧小乙一陣白眼,說不出的嫌棄。

嗚嗚嗚嗚嗚——

就在這時,遠處劇烈的號角之聲吹響了,振聾發聵,彷彿直接在耳邊炸響,聲如洪鐘,讓人止不住要想捂住耳朵,隱隱間竟是出現了間接性耳鳴。

咚咚咚咚咚——

伴隨著號角之聲的落幕,沉重磅礴的戰鼓聲音直衝雲霄,彷彿要震碎諸天雲彩,吼破萬里山河,在這炎炎烈日的燥熱氛圍下,讓人只感覺撲面而來一陣秋風肅殺之感,好似身臨百萬雄師戰場,渾身熱血沸騰,雞皮疙瘩直掉一地。

「是巨魔戰鼓!」

秦寶樂眼神陡然一縮,神色凜然,朝著寧小乙凝重說道:「小乙子,咱們快走吧!巨魔戰鼓一旦響起,就意味著需要咱們立馬前去集結,看來巨魔宗高層很重視這次的外門大比啊,竟然連巨魔戰鼓都搬出來了……」

「巨魔戰鼓?」

寧小乙一怔,不解問道:「那是什麼?」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巨魔戰鼓乃是一件上品法寶,能夠直接對精神意志造成毀滅性碾壓,震碎神海靈魂,讓人直接變成白痴,十分恐怖!」

秦寶樂臉色沉重,說道::只不過一般只有事關生死存亡之時,巨魔宗高層才會奏響巨魔戰鼓,但凡聽見巨魔戰鼓的巨魔宗弟子,不管手上有任何事,都必須立馬前往集結,否則下場直接按照門規禁律處置!」

「那為何巨魔宗高層要在外門大比時奏響巨魔戰鼓,難不成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寧小乙問道。

「那倒不是!」

秦寶樂搖搖頭,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這應該只是巨魔宗高層的一種手段,借住外門大比這樣的盛事來提升氣勢,鼓舞人心,向所有人宣告巨魔宗即將徹底歸來,就像是潛龍出淵無人可擋,畢竟巨魔宗已經韜光隱晦了整整三年,也是時候該重新展露獠牙了!」 巨魔戰鼓一聲聲響徹雲霄,使得人渾身感覺熱血沸騰,慷慨激昂,巨魔宗之內的所有弟子都開始奔襲,朝著四象戰場瘋狂涌動,猶如過江之鯉,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宗門四方的中央,有一處戰場。

戰場的名字叫做「四象戰場」,平時隸屬宗門禁地,只有在舉行外門大比,或者是內門大比等重要活動的時候,才會真正對外開放。

四象戰場廣闊恢弘,而且質地極其堅固,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建造而成,傳說就算是神通境界的大能在其中戰鬥,也根本無法造成任何損害。

寧小乙在巨魔宗生活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聽說「四象戰場」的事情,對於這處神秘未知的戰場,他心裡多少還是有幾分好奇。

半炷香過後,伴隨滾滾的人潮,寧小乙跟隨秦寶樂來到了巨魔宗的中央,就看見在那一聲聲熱血沸騰的戰鼓呼號之中,赫然有一座浩瀚雄偉的古老神廟拔地而起,就像是直接被蒼穹夜幕籠罩的天圓地方,幾乎佔據整個巨魔宗四分之一的面積。

這座古老神廟靜靜矗立,宛如一尊神聖肅穆的泰坦巨人頂天立地,一股猶如天幕蒼穹般的浩瀚威嚴鋪天蓋地,哪怕只是望上一眼就讓人心生無窮渺小之意,好似自己就是一隻卑微螻蟻,微不足道。

在神廟裡面,是一個巨大橢圓的戰場,廣闊無垠,如上古所羅王門之中的地獄角斗場,濃厚的血腥味哪怕入地三尺都能聞到,一股股凝實至極的肅殺味道縈繞飄蕩,久久不散。

在四象戰場的周圍,一座座看台環合而起,座位密密麻麻,數不勝數,一眼掃去只怕不下數十萬之多。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有四座巨大門戶屹立,好似四尊遮天神門,磅礴大氣,每尊神門上都刻畫著一頭極象神獸,東方蒼龍猙獰恐怖,南方朱雀焚天燃地,西方玄武承厚載德,北方白虎殺伐凜然,隱隱間竟是暗含四象真意,頗有幾分天極四方的味道。

極象神獸門戶下,不斷的有人潮湧進,聲音鼎沸,熱鬧非凡。

寧小乙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浩瀚的場面,無數的人流,數不清的高手,不停地湧入這個巨大的四象戰場內部,如同千里蟻穴當中的螞蟻,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片。

而在那完全封閉的最高看台上,不時泄露出幾縷浩瀚氣息,強大到連寧小乙都只感覺無盡絕望,顯然是巨魔宗高層才能進入的專屬看台,其中有極大可能存在神通境界的恐怖大能。

望著身旁人山人海的洶湧潮流,寧小乙倒是不怕迷失方向,因為外門弟子的服飾乃是漆黑如墨的蟒龍長袍,魔威凜凜,而內門弟子的服飾則是白衣勝雪的蛟龍長袍,仙氣飄飄,兩股黑白洪流交融貫通,就像是太道陰陽兩極,彼此存在卻又不相融合。

足足過了好半晌,寧小乙和秦寶樂終於從人山人海當中擠了出來,剎那間,好似撥開雲霧見青天,眼前陡然明亮開闊不少,就連呼吸空氣都順暢了許多。

豪門恩怨 只見這是一處巨大的空白地帶,有許多宗院長老正在巡查鎮守,而一個個身披漆黑蟒龍長袍的外門弟子,此時竟然大半都聚集在了這裡,全都閉目養神,默不作聲,好似在養精蓄銳,等待不久后的殘酷大戰。

「小傢伙們,你們都是我巨魔宗未來的中流砥柱,是我巨魔宗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等下不久就是外門大比真正開啟的時刻,這一次的外門大比將會是前所未有的浩大盛況,因為就在今日,沉睡已久的巨魔宗將會再次崛起,向所有人宣告我們的回歸!」

宗院長老說得激昂人心,動人心魄,簡直是鼓足了氣勢,震撼了人心:「正因為如此,這次的外門大比獎賞異常豐富!凡是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前五百名的弟子,都將會獲得十枚龍虎金丹和五百貢獻點的獎勵,而成功登上名卷麒麟榜的弟子,則會獲得二十枚龍虎金丹和兩千貢獻點的獎勵,當然,若是角逐成為新一代的麒麟十子,不僅會獲得四十枚龍虎金丹和四千貢獻點的獎勵,還能進入藏書閣當中免費選取兩門功法武學進行修鍊!」

轟隆!

頓時,原本閉目養神的一群群外門弟子都齊刷刷地睜開雙眼,充滿著難以言喻的無比興奮,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次的外門大比獎勵竟然如此豐厚,先不提龍虎金丹,光是那數量龐大的貢獻點數就足以令他們徹底興奮,無以為復。

在巨魔宗里,貢獻點數可是個好東西,只要擁有足夠的貢獻點數,甚至可以兌換到你想要的一切。

甚至,讓太上長老和掌門,堂堂神通境界的陸地神仙,親自出面為你指點修為都可以,或者在造化殿內換取數之不盡的海量資源,又或是兌換無往不利的神兵利器,只要貢獻點數充足,幾乎能得到所有好東西。

只不過貢獻點數極其難獲得,完成任務殿內頒布的一星級任務,獲得的貢獻點數也不過才堪堪五十,遠遠無法達到造化殿的兌換要求,所以秦寶樂才會勸說寧小乙將妖丹全都倒賣到黑市裡,而不是直接拿到任務殿里交換,那樣得不償失,會損失不少利益。

可現在呢?

只要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前五百名次,就能獲得足足五百貢獻點數!

那幾乎是要完成十個一星級任務才能媲美的龐大財富!

如此垂涎欲滴到令人髮指的豐厚獎賞,怎麼能不讓一群外門弟子眼紅振奮,恨不得立即大展身手呢?

「好!想不到我寧小乙第一次參加外門大比就能碰上這等好事,簡直是太好了!有了如此多的貢獻點數,我就能換取足夠多的海量資源,到時候突破境界只是早晚的事,甚至是突飛猛進也不是不可能!「

寧小乙心中一陣激動,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參加外門大比就能碰上這等好事,只要能夠在外門大比上獲得足夠高的名次,那他就可以一舉奪得龐大數量的貢獻點數,到時候就可以省去完成宗門任務獲取修鍊資源的時間,全都拿來突破境界,簡直是一舉多得。

「不僅如此,這次外門大比的前五名麒麟子除了能夠獲得四十枚龍虎金丹以及四千貢獻點數的豐厚獎勵之外,還能夠獲得前往天妖古境歷練的珍貴名額!桀桀桀,小傢伙們,天妖古境裡面有什麼就不用老夫再多說了吧?」

宗院長老見到無數外門弟子都已經赤紅雙眼,喘著粗氣,恨不得立馬開啟大比,大展身手,心下極為滿意自己的口才,繼續加大力度誘惑道:「沒錯!就是無窮無盡的修鍊資源,取之不盡的神兵利器,以及無數早已遺失的上古功法武學,但凡能夠獲得其中之一,都足夠讓你們縱橫同輩無敵,一舉超越不知道多少人!」

「而且……」

停頓半晌,宗院長老這才神秘一笑,說道:「而且這次外門大筆前三名的麒麟子,將會獲得一份更加豐厚的獎勵,至於具體獎勵是什麼,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這份神秘獎勵的豐厚程度足以超越之前的任何東西,包括天妖古境的歷練資格在內!」

「嘶!」

聞言,現場不禁響起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斥著難以言喻的震撼之色,久久無法消散。

哪怕他們已經知道巨魔宗高層很重視這次的外門大比,可哪怕他們抓破頭皮也想不到,獎勵豐厚的程度幾乎已經超出他們想象的極限,簡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架勢就好像不把他們震驚到麻木絕不罷休一樣。

比天妖古境歷練名額還珍貴豐厚的獎賞,那會是什麼?

沒人知道,因為這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想象的極限!

在所有外門弟子看來,天妖古境的歷練名額就已經是最豐厚的獎勵,可現在宗院長老居然說還有一份神秘獎賞,珍貴程度還要遠在天妖古境歷練名額之上,這簡直就不亞於一場狂風暴雨,近乎讓他們凌亂,接近瘋狂!

噹噹當——

就在這時,一聲聲輕柔的號角聲響徹了起來,逐漸將熱血沸騰的戰鼓聲音淹沒。

這柔和的號角聲響起的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頓時安靜下來,好似這股號角聲蘊含著某種令人鎮定的魔力,一眼掃去,人山人海的看台上極為寧靜,幾乎聽不見半點聲音,只有磅礴浩瀚的氣血不斷涌動,這倒讓寧小乙微微有些驚訝。

「這就是上品法寶巨魔戰鼓的威力,不僅能夠直接粉碎精神意志,還可以反向利用,奏響出令人靜心氣和的安魂曲,極大程度降低修鍊時走火入魔的風險,十分強大!」

寧小乙身旁,秦寶樂小聲說道。

「嗯」

微微點頭,寧小乙眼中閃爍出難言的凝重之色,心裡對於這巨魔戰鼓極其忌憚。

假如這是在生死廝殺當中,哪怕短暫的一息時間,敵人讓你的精神意志沉寂寧靜下來,都足以改變整個局勢的走向,甚至讓你付出生命代價也不是不可能!

「看來日後還是要多加註意意志方面的精神攻擊才行!」

寧小乙暗自打定決心道。

不過現在並不是什麼生死廝殺,他也用不著去抵禦巨魔戰鼓的安魂曲,而且好不容易擁有洗滌道心靈台的機會,他還巴不得多聽一會兒,所以寧小乙當即緩緩閉上雙眸,逐漸沉寂在了柔和的安魂樂曲當中。

與此同時,他的道心靈台也越發圓潤,好似渾然天成,閃爍著堅不可摧的光芒。

除去寧小乙之外,在場大多數外門弟子心中都是這個想法,漸漸的,整個現場出現了頗為詭異的一幕,所有人都靜靜地閉著雙眼,安安靜靜地等待著外門大比的正式開啟。

「諸位,三年一度的外門大比,現在正式開啟……」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間,一道極其洪亮的聲音,響徹在了四象戰場當中,猶如餘音繞梁,久久無法平息。

這道聲音幾乎有一種讓人高山仰止的感覺,好似太古聖人教化天下,為一切芸芸眾生啟迪靈智,蘊含著無窮無盡的宏偉之力,讓人只覺得這股聲音好似文明聖音,說不出的淵博感覺。

「神通境界,絕對是神通境界大能!」

寧小乙陡然睜開雙眸,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完全封閉的最高看台,僅僅是聲音都擁有如此偉岸的力量,毫無疑問,只可能是神通境界的陸地神仙,只有超脫肉體凡胎桎梏的神通大能,才能給人一種無盡聖人的感覺,就像是來自生命層次的無限碾壓一樣。

而就在這股聲音落下的瞬間,只見整個四象戰場突然爆發出極為璀璨的光輝,下一刻,無數的道門陣法同時運轉,一座座保護光罩從地面升騰起來,每座保護光罩內部都擁有一尊擂台,是一個單獨空間,可以同時進行數千人的比試。

如若不是這樣,巨魔宗內外門弟子無數,簡直多得數不勝數,要是一個一個來比試,哪怕三年的時間都不夠,自然也不用舉行什麼外門大比了。 「小乙子,看來我還是太低估宗門對這次外門大比的重視程度了,沒想到獎勵竟然這麼豐厚,要是咱們放手一搏,恐怕未來一段時間都不用再為修鍊資源犯愁了!」

秦寶樂雙眼放光,那激動興奮的模樣,簡直恨不得立馬衝上擂台大展拳腳,把所有豐厚獎勵全都通通搶到手裡,好半晌,這才漸漸平復心情,有些羨慕地看著寧小乙道:「特別是小乙子你,以你現在的實力,躋身這次大比前十幾乎是肯定的事,到時候足以發一筆大財,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

「胖子,你可別光顧著抬舉我,好歹你以前也是麒麟榜上排名第十七的高手,現在更是把中品血脈進化成上品血脈,一身戰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難道還會怕這次沒你的好處?」

寧小乙直接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小乙子,這你就不懂了吧?胖子我這叫做謙虛,有句俗話說的好,只有低調的裝逼才是真正的牛逼,嘿嘿嘿!」

秦寶樂賊賊一笑,整張肥臉上滿是得瑟之色,那犯賤的模樣簡直讓人看見就想擼起袖子直接揍,還必須是一拳接著一拳,不然不夠解氣的那種。

穆總的福氣嬌妻 「我就知道不該多嘴,嘴咋就這麼欠呢?」

寧小乙撫著額頭,滿臉懊惱,心裡簡直恨不得當場甩自己兩個大耳光,隨即狠狠瞪了一眼秦寶樂,直到後者訕訕一笑這才冷哼一聲,目光逐漸變得凝重,問道:「死胖子,今天古神通會不會出現?」

「應該不會來「

見到寧小乙面色恢復如常,秦寶樂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隨即緩緩搖了搖頭,小心翼翼地說道:「不管是外門大比還是內門大比,核心弟子一般都不會出面參加,只有當天妖古境歷練開啟的時候,核心弟子才會出面擔任領袖,在天妖古境當中和其餘幾大魔宗的核心弟子展開明爭暗鬥,那幾乎是決定成敗的巔峰比拼!」

「原來如此!」

寧小乙微微頷首,不用想他也明白秦寶樂的意思,每個宗門的核心弟子就相當於是天妖古境歷練成敗的天枰,哪方核心弟子提前淘汰出局,自然也就意味著那方勢力提前宣告失敗,徹底失去與其他幾大魔宗抗衡的資本。

畢竟一旦核心弟子出手搶奪資源,其他剩下的弟子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了?

能夠抗衡核心弟子的巔峰戰力只能是其他幾大魔宗的核心弟子!

這就好像龍不與蛇斗,只有同樣是純血真龍才能擊敗另一頭純血真龍,而不是遺種巨蟒,那樣只有被無情碾碎,因為兩者的生命等級完全不在同一層次,廝殺起來毫無意義。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寧小乙重新變得沉默起來,閉目養神,養精蓄銳,讓自己的戰鬥狀態始終保持在最巔峰時刻,至於天妖古境歷練的事,反正天塌了有高個子頂,和他沒什麼關係,他還沒有狂妄到自認為能夠與核心弟子分庭抗爭的地步。

人可以有傲骨,但千萬不能有傲氣,否則就離死不遠了。

整個四象戰場安靜肅穆,每個弟子心裡都充斥著緊張與焦急,望眼欲穿地等候著外門大比的開始。

不久后,外門大比就開始了。

嗡!

寧小乙原本正安靜地等待著,不一會兒,一道璀璨光芒突然從他的身份令牌上閃爍,指引著他往擂台方向前行,隨後只見寧小乙縱身一躍,穿過保護光罩,掀起陣陣漣漪,進入到戰場之中。

剎那間,空間變換,整個眼前已經不再是寧小乙之前所熟悉的四象戰場,而是一處天圓地方的巨大擂台,東西南北各處分別屹立著一尊四象聖獸雕塑,猙獰恐怖,栩栩如生,隱隱間竟是攝人心魄,讓人止不住心生膽寒。

毫無疑問,這是一處獨立的空間,由道門陣法製造而成,廣袤無垠,虛幻縹緲。

「這就是道門陣法的玄奧妙然……簡直神奇!」

而就在寧小乙落在擂台上的瞬間,只見前方一陣漣漪涌動,人影一閃,一個同樣身披漆黑蟒龍長袍的外門弟子,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面前,顯然這就是寧小乙第一場比試的對手了。

「麒麟榜第七十八名,外門弟子,婁方玉!」

蒸唐 年輕男子莫約二十歲上下,滿臉孤傲,彷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一看見寧小乙,手中鋒銳長劍一揮,冷冷地對著寧小乙指道:「我在麒麟榜上從未聽說過你這號人物,想來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小子,我看你還是快自動認輸,速速退下,也好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我也奉勸你一句話!」

寧小乙看見婁方玉輕狂傲慢,盛氣凌人,心裡頓時一陣冷笑,面無表情地說道:「常聽說刀劍無眼,所以我這人不怎麼喜歡被刀劍指著,你要是現在放下長劍,主動認輸投降,我便讓你滾著下擂台,否則……你今天就躺在這擂台上吧!」

掙脫一切束縛!

只講究念頭通達,隨心所欲!

你輕狂傲慢,盛氣凌人?

不好意思,從來沒有人能比我寧小乙更囂張霸道!

如果有,那挺好,直接打殘就是!

「好囂張的人!」

看見寧小乙如此不知好歹,婁方玉面色一沉,手中長劍竟是直接震顫起來,劍鋒直勾勾朝著寧小乙射去,劃破虛空發出「刺啦」呼嘯,聲勢浩大,十分駭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