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車廂內,靜得只聽到呼吸聲。

慕初笛連忙讓司機拿出筆記本出來,插上U盤,仔細地看著裡面的資料。

終於,她知道霍幗封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了。

馮大校那麼緊張,肯定是擔心自己會拿這個視頻對霍幗封做些什麼。

說實話,她真的很想,很想用這個視頻去威迫霍幗封。

只是霍幗封敢給她,肯定有了萬全的應對方法,她不想浪費時間在這裡。 於是,慕初笛掏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電話那頭很是安靜。

「遇到什麼困難?」

陸延的聲音有點冷,很淡,可是從他接聽電話的速度可以看出這些冷漠,其實都是表面的。

陸延,一直都很關心她。

也許是感受到陸延的關心,慕初笛聲音哽咽了起來。

「哥,霍驍出事了。」

一想到霍驍受傷的畫面,慕初笛的眼眶便紅了起來。

她的心狠狠地揪成一塊,呼吸都十分不順暢。

電話那頭的陸延明顯感受到慕初笛的這個變化,聲音也軟了下來,「有什麼是我不能解決的?嗯?」

「沒有。」

「所以,擔心是多餘的。」

「先把事情好好地說一遍。」

陸延的安撫方式最是特別,他不需要任何安撫的好話,他用的是他的能力,他的安全感。

陸延這樣目空一切的話,慕初笛卻莫名的感覺到心安。

她知道自己哥哥的能力,現在能夠幫助她的人,也只有陸延了。

「華國綁架的案子,哥你聽說過沒有?」

「嗯。」

陸延輕輕地嗯了一聲,引導著慕初笛往下面說。

慕初笛繼續道,「其實那是一個陰謀,對方的目標就是霍幗封。」

「那些被綁架的大人物,其實只是一個利誘,可他們對霍幗封來說,並不夠,霍幗封並沒有出手。」

「正因如此,他們找上霍驍。」

「現在,霍驍就在他們手上,他們要求霍幗封去櫻花間。」

慕初笛提到霍幗封的名字,眼底便閃過一絲冷意。

「哥,你能不能幫我留一下霍幗封的動向?」

「可以。」

陸延回答得很是爽快。

「我還能提供一些人到櫻花間,地下組織在櫻花間也有分部。」

地下組織分佈全球,櫻花間的那個還是有一點歷史的,滲透性比較強。

慕初笛聞言,心裡更是感激,「謝謝,哥。」

「哥,我還有一個要求。」

「你能讓我潛入櫻花間嗎?」

她要去櫻花間,自從得知霍驍在櫻花間出事,慕初笛便下定決定去櫻花間的。

「哥,我知道你肯定不允許的,只是,只有我留著一口氣,我都要去救霍驍。」

「想讓我乖乖呆著,除非我死了吧。」

陸延對霍驍本來就沒有多大的認同感,霍驍的命與慕初笛的安危相比,陸延毫不猶豫地選擇慕初笛。

慕初笛很清楚這點,所以她先表明她的態度。

那怕隔著個電話,慕初笛都能夠感受到電話那頭陸延氣場的冰冷。

此時,她沒有再開口,她知道,威逼的話不能說再多了。

「又在威脅我?」

「你在霍驍身邊就只學會這些?」

「還真是夠厲害的。」

慕初笛心都提得高高的,陸延的話,給了她一種不祥的預感。

其實威脅陸延,她心裡也是很沒有底的。

現在聽陸延的語氣,她心裡更是啥都沒有了。

陸延不肯幫她?

「哥。」

慕初笛急得聲音都提高了好幾度。

「我會讓秦墨和你一起去,這是我最大的讓步。」

「秦墨的話,你必須聽。」

慕初笛原以為陸延要拒絕了,卻沒有想到峰迴路轉呢。 陸延竟然答應了。

他,果然很擔心她。

「哥,謝謝你。」

慕初笛軟萌萌地答謝了一下,她繼續跟陸延說了一些事情后,這才掛掉電話的。

她緊握著手機,目光盯著屏幕里上視頻,明亮的眼睛變得越發的漆黑,幾乎濃得化不開。

陸延掛掉電話,轉過身,正準備吩咐身邊的秦墨。

秦墨一邊給他吹著頭髮,一邊應道,「我知道,我剛才已經讓人準備。給你吹完頭髮,我就出發。」

「這邊的事情我也讓人儘快處理,三天,你就能夠過來了。」

陸延之所以答應慕初笛,讓她去櫻花間,那是因為他自己也打算去。

對於慕初笛的事情,他從來就沒有相信過任何人。

不管是誰,他都不放心。

陸延什麼脾性,秦墨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只是,這次陸延竟然連脾氣都忍了下來,這可是大大出乎他的所料。

慕初笛為了霍驍這樣威脅陸延,以陸延的醋意和傲氣,早就發飆了。

看來,經過這麼多的事情,陸延也開始變了,變得柔軟了一些。

「感情用事。」

冰冷的幾個字,可是並沒多大責備的意思在裡面。

「可你就是心疼啊。」

「這還能怎樣呢。」

「不過插手這件事,對衡國來說,也是一個機遇。」

「因為之前的事情,衡國受到了重創,想要恢復過來,需要一個機遇,現在就是最大的機遇,如果能夠把那些人都救回來,不只是跟華國交好了,也會得到其他國家的感激,到那個時候,衡國的外交也能好走許多。」

現在衡國就是陸延做的主,不過很多事情,都是秦墨在處理的。

特別是外交上的,所以,在陸延與慕初笛談話的時候,秦墨已經做好一切戰略。

「我走了之後,不能熬那麼晚,一天至少得睡四五個小時。」

「我知道,我的話你不一定會聽,所以這個,我會跟慕初笛說的,到時候,你就看著辦吧。」

陸延誰都不怕,就怕自己妹妹的眼淚。

秦墨就會拿這個來威脅他。

陸延一手推開秦墨的手,吹風機瞬間離他遠遠的。

「不要連你也威脅我。」

他不喜歡被威脅。

剛才對方是慕初笛,所以他忍了。

可現在秦墨這樣說,他卻怒了。

此時,房門被敲響。

剛才被秦墨指揮辦事的手下敲門進來,他本來想彙報事情已經處理好,隨時可以出發。

可是進門卻發現,這室內的氣氛很不對勁。

陸延的表情比平常更加冷峻,看上去就像個閻羅王,隨時都要人命的那種。

手下嚇得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為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敲門呢?

就在手下懊悔的時候,秦墨已經來到門前。

「只保證四個小時。」

就在秦墨準備離開的時候,背後傳來陸延的話。

只保證四個小時,那是陸延承諾了。

陸延讓步了。

其實秦墨根本就沒有想過陸延會讓步的。

剛才那些話,他只是說說而已。

他也不會去跟慕初笛說。

他知道陸延不喜歡被威脅,陸延不喜歡的事情,他怎麼會做呢? 現在的陸延,真的可愛死了。

這傲嬌的小脾氣,怎麼看怎麼可愛。

現在還沒以前的硬綳綳,秦墨真想轉身狠狠地把人抱在懷裡。

只是,他知道,如果他這樣做,那麼以後連接近他的機會都沒有了。

慢慢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現在陸延肯讓步,已經是好的開始。

剛才提著心的手下又覺得奇怪,這氣氛好像又稍微的好下來了。

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這秦少的嘴角好像有點彎起。

秦墨辦事,十分的快速,很快,慕初笛便得到她想要的信息。

霍幗封並沒有任何的動靜。

完全沒有離開華國的意思,不僅不打算離開,甚至派了更多的士兵去保護他自己。

「要不要我出手幫忙?」

秦墨正在趕過來華國京城的路上,已經應該到了機場,慕初笛能夠聽到直升飛機的螺桿聲音。

她沉默了片刻后,「先盯著,我現在直接到機場跟你匯合。」

秦墨出手,她肯定是想的。

只是,對方始終是霍驍的父親。

慕初笛再怎樣,都要忌憚這一點。

秦墨沒讓慕初笛到機場,他們開的是軍部的直升飛機,有特殊的機場。

慕初笛直接動身,她離開之前,被牙牙纏了一下,幸好牙牙懂事,他只是抱了抱自己。

看著這麼懂事的牙牙,慕初笛心裡也是很是心疼的。

她對不起牙牙,他出生之後就沒怎麼照顧過他,現在又總是離開他的身邊。

小孩子的成長最需要就是陪伴,而她跟霍驍都沒有做到。

「媽咪,你不用擔心我,我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的。」

「你一定要把老霍帶回來。」

有些事情,大人不說,不代表他就不知道。

老霍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只恨自己年紀太小,不能幫忙。

慕初笛親了親牙牙,見時間不多,只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

慕初笛離開后,牙牙眼眶都紅了。

他緊握著雙拳,他要儘快長大,長大后,就到他保護雙親了。

慕初笛來到華國特殊的軍部機場,進入機場都需要文件,而慕初笛的文件,還沒有做出來,秦墨那邊正在給她處理。

她只能在外面等待。

然而等待的時刻,卻看到機場不停進入各種軍部大車。

前面那幾輛的級別看上去還是很高的。

裡面似乎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她被卡住,應該也跟這個事情有關吧。

慕初笛心裡騰升起一點好奇。

機場裡面,正一片混亂之中。

士兵一個接著一個進去,把裡面圍成一片。

「霍大將,你突然到機場,這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你想到櫻花間,那就不用想了,我們軍部絕對不會同意的。」

「霍大將,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怎麼突然要去櫻花間,要知道櫻花間跟你,可是水火不容的啊,你去了會很危險的。」

「再說,你竟然連士兵都不帶幾個,這是拿自己的命在開玩笑嗎?」

霍幗封看著眼前幾個攔住自己的士兵,還有正勸說他的幾個軍部要員。 男人冰冷的視線透過這些要員,最後落在最後面的馮大校身上。

馮大校對上霍幗封的眼神,閃過一絲愧疚之後,便是堅定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