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子澈淡然的說。

溫如意聞著他身上傳來的淡淡地煙草味,眼帘往下垂了一些,剛才她注意到,他腳邊有了三四個煙頭。

現在,他抽煙抽的這麼凶。

心底想提醒他,抽煙不好,但這些事都是他未婚妻該管的,她沒立場說這些。

溫如意不再說話,容子澈的心漸漸的平靜。

他喜歡和她在一起的感覺,哪怕做不成情侶,像朋友一樣這樣走路也不錯。

他要的不多,只求她不要像躲瘟神一樣,躲著他。

容子澈眉心的皺紋,緩緩地舒展開。

走到病房門口,溫如意扭頭說:「有我和查理在這裡照顧簡汐就好了,你有那麼多事情要忙,就不要頻繁到醫院了。」

「再忙,我也有時間。」

容子澈淡笑著說。

溫如意抿了唇角,猶豫了幾秒道:「真的有時間,你可以去陪著你的未婚妻。」

從他回來以後,他整天在醫院裡,沒去見顧明珠一次。

容子澈嘴角的笑容一滯,但很快恢復:「我知道了。」

對上他深深的眸子,溫如意心頭莫名的有些痛,錯開了視線后說:「那就好,我先進去了,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吧。」

「嗯。」

容子澈淡淡地應了一聲,站在門口,看著她走進去。

待她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門口,容子澈斂了笑容,眼底只剩下刺骨的隱忍。

已是初冬——

樹上的枯葉落盡,覆蓋著皚皚的白雪,整個世界都是一片冰天雪地。

蘇瑾年望著車窗外的景色,抱著懷裡的孩子,神情麻木。

今天,她出院時,看到報紙上報道,洛琛出事的事情……

怎麼可能……

洛琛福大命大,他怎麼可能會死呢……

這一定是洛琛想要擺脫她,才會在報紙上刊登這些。

蘇瑾年嘴角扯起一抹涼薄的笑,以為這樣,就能擺脫她嗎?

絕不可能。

哪怕下黃泉,她也會追著他。

「瑾年,你別想不開,洛琛雖然沒了,可他給你和西顧留下了那麼多財產,你下半輩子不用發愁了。」

蘇母也是剛知道,慕洛琛沒了的消息。

悲傷的同時又覺得慶幸,還好當初,她提早讓洛琛簽了財產轉移的協議書。

不然真等到現在,洛琛沒了。

瑾年母子就真的無依無靠了。

蘇母嘆氣了一聲。

蘇瑾年轉過頭,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蘇母說:「誰說洛琛沒了,洛琛他還在,只是在躲著我,他想和葉簡汐在一起,我偏不成全他們。我要把他找出來,讓他和我在一起。」 第602章慕洛琛的遺囑

「瑾年,你別犯傻了,他要是在,慕家早就傳出來消息了。他是真的沒了,你就好好守著西顧過日子吧。你若是不想留在這片傷心地,我和你爸也可以帶著你和西顧離開這裡。」蘇母寬慰道。

蘇瑾年神色間露出不耐,伸出手抓住蘇母的手說:「我說了,洛琛他沒死!」

她的手力道很大,抓的蘇母手腕都痛了。

蘇母嚇了一跳,連忙把自己的胳膊抽出來,「好,你說他沒事就是沒事。」

蘇瑾年面色這才緩和了一些。

蘇母覺得她情緒有些不對,不過也只當她是一時想不開,等以後認清了現實就好了。

可蘇瑾年哪裡會想得開?

她一心認為,是葉簡汐和慕家把慕洛琛藏了起來。

現在裴家已經倒了,她對慕洛琛也失去了意義。

慕洛琛就想拋棄她和葉簡汐雙宿雙棲,她怎麼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才是洛琛名義上的妻子,葉簡汐算什麼東西……

她一定要把洛琛要回來……

臨開庭前一天——

溫如意把葉簡汐哄上了去慕家老宅的車,一同前往的,還有容子澈。

到了老宅那邊,慕知寒把三人請到了慕家的前廳。

在他們到之後,慕家的人也紛紛趕到了慕家,見到葉簡汐,慕家其他人面色各異,但也沒人當面給葉簡汐難堪,只是默不作聲的坐在了大廳。

章子芩用過早餐,像往常一樣,準備去佛堂的時候,才發現家裡聚集了不少的人。

再定睛一看,就看到了葉簡汐。

章子芩雍容華貴的面容,露出恨意,蹬蹬幾聲跑到葉簡汐跟前,大聲罵道:「葉簡汐,你怎麼還有臉來這裡?」

慕知寒適時的擋在了葉簡汐跟前說:「大伯母,今天我們來,不是來跟你互罵的,是來宣布一件事情。」

章子芩惡狠狠地盯著慕知寒,鄙夷的說:「慕知寒,你打的什麼鬼主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我不會理會你,這次也不會。你給我讓開,我要跟這個賤人說話。」

慕知寒自動忽略了她話里的惡毒,朗聲說道:「今天請嫂子過來老宅這邊,是想宣布,我哥在生前,曾經簽了一份遺囑。」

慕知寒扭頭,看向站在一側的人說:「閔律師,你把我哥的遺囑說出來。」

眾人這才注意到,慕知寒身邊站著的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大概三十歲左右的模樣,頭髮梳的一絲不亂,鼻子上架著一副無框的眼鏡,整個人顯得冷酷而銳利。

閔律師託了托眼鏡,掃了一眼眾人說:「慕先生在出事前一周,就委託我辦理了這份遺囑,按照遺囑,他名下的所有公司股權和不動產的三分之二,都歸葉簡汐和慕天佑女士所有,其餘的,則歸到了慕江城的名下。這份遺囑經過法律公證,確屬有效。」

閔律師話說完,整個慕家大廳像是炸開了鍋一樣。

慕洛琛竟然把自己名下,所有的股份都給了葉簡汐。

要知道,慕洛琛在和裴家斗的時候,把公司資產全部轉移了出來,之後,公司將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全部歸了慕洛琛!

如果這些都給了葉簡汐,那麼慕氏集團就會是葉簡汐的。

僅僅這些,就有上百億,他還把不動產三分之二,都給了葉簡汐!

這簡直是把整個慕家,拱手送給了葉簡汐。

「一派胡言!」

章子芩不信,洛琛竟然一點財產都不留給自己,這份遺囑,一定是他們串通這個閔律師做的假遺囑!

章子芩怒氣沖沖的走上前,一把奪過閔律師手中的遺囑,撕了個稀巴爛,「滾出去,你們這群騙子,聯合起來想把我們慕家吞了,我告訴你們,由我章子芩在的一天,你們休想得逞!」

閔律師面無表情的說:「章女士,這份是備份,正式的文件我已經妥善保管,無論你信不信,這份遺囑都會起效。」

章子芩見她敢無視自己,揚手就要打閔律師。

慕知寒忙讓警衛,護住了閔律師。

章子芩動不了閔律師,臉成了醬紫色:「慕知寒,你不就是想謀奪家主的位子嗎?我告訴你,沒可能!葉簡汐就是個傻子,賤人!她憑什麼擁有洛琛的一切!」

章子芩不停地謾罵。

慕知寒冷冷的看了一眼章子芩,而後示意警衛把她拉下去。

他讓她在場,只是想讓她知道這些。

現在目的達到了,自然沒把她再留下的必要性。

待章子芩被拖走之後,慕知寒對慕家眾人說:「這份遺囑,我已經驗證過了,的確是真的。等律師辦了交接手續之後,我哥名下的資產,就會劃到嫂子的名下。家裡不論是誰,再敢在背後議論嫂子一句不是,我慕知寒第一個不樂意。」

慕家眾人看著慕知寒,一肚子不滿不敢發泄出來。

畢竟,慕知寒是下一任最有可能當家作主的。

他力挺葉簡汐,誰敢說半句不是?

馮梓雲站在人堆里,臉色難堪到了極點,她都已經聯絡好了,慕家的幾個老人,準備把知寒推上家主的位子。

只要知寒點頭同意,不止慕家,連公司那邊都要聽知寒的。

現在可好了,知寒竟然把到嘴邊的鴨子,給放飛了。

葉簡汐控股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那就意味著,她是最大的股東,到時候,最應該推選的人是她。

知寒幫著她,不是給自己樹敵嗎?

她只想著,善待簡汐母子,可沒想過給自己的兒子找一個競爭對手。

慕知寒震懾了慕家的人之後,示意容子澈帶葉簡汐走,葉簡汐現在精神狀況不穩定,剛才能乖乖的坐在那裡一會兒,已經是不容易,再待下去,會露餡的。

容子澈帶著葉簡汐走了后,慕知寒也準備離開慕家。

如今他負責公司,要忙的事情有很多。

走到車前,準備上車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你給我站住!」

慕知寒回頭,看到了自己的母親。

馮梓雲橫眉豎眼,走到他跟前,伸出食指點著他的腦袋說:「知寒,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把公司拱手讓給葉簡汐?你跟你哥親,我沒意見。可你幫著葉簡汐算什麼?她就是一個外人,以後還會改嫁的,到那個時候,她可是要把整個慕家,帶給別人的。你到底會不會想事情?」

馮梓雲越說越氣。

慕知寒卻忍不住笑了:「就算我嫂子嫁人了,這些財產,也會留給天佑,哪裡會給外人?」

兒子說的在理,可馮梓雲就是憋氣。

馮梓雲靜默了片刻說:「反正不行就是不行,你立刻把那個閔律師叫過來,讓她把遺囑銷毀了,只要沒了遺囑,整個慕家就是你的。」

「媽,我不會去,你也不許去。」

慕知寒眉頭緊皺,一臉的不悅。

「你是不是傻?你現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以後你老婆孩子,還有我跟你爸都要靠你養著,你不賺點錢,怎麼養活我們?」

「我不需要靠公司,也能養的活你們。」

慕知寒語氣更冷。

馮梓雲氣結,揚手一巴掌拍在他身上說:「算了,我不跟你說了。你不去,我就去找你爸說。」

馮梓雲說完,轉身就走。

慕知寒手搭在車上,朝著她的背影喊:「媽,我說了,不許做小動作,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馮梓雲遠遠的聽到他說的話,氣的跺了跺腳。

慕知寒轉身上了車。

資產轉移很慢,因為慕洛琛名下的資產,實在是太多。

僅僅不動產的文件,都厚厚的一摞。

而這些都要看過之後,再簽署名字,後續還要律師事務所,幫忙公證。

不過,公司那邊的移交,因為有慕知寒的推動,轉移的很快。

隔天,股份便轉移到了葉簡汐的名下。

這一天,剛好法院開庭審理,慕天佑撫養權的案子。

溫如意陪著葉簡汐,到法庭的時候——

法庭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媒體,他們不止是關注慕家關於孩子的撫養權,還有慕氏集團易主的事情。

葉簡汐即將執掌慕氏集團的事情,像是風一樣,在各大媒體間流傳。

據可靠的消息說,葉簡汐已經擁有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只要她樂意,現在就可以召開董事會,把擁有百分之二十三股份的慕知寒踢出局。

溫如意看著窗外擁擠的眉頭,握住了葉簡汐的手,輕聲說:「簡汐,別怕,等下出去,什麼話都別說,我們過去就好了,過去了,就可以保住佑佑的撫養權。」

葉簡汐安靜的看著前方,沒有任何回應。

溫如意低低的嘆息了一聲,打開車門。

保鏢很快擁擠到了車前,護著溫如意和葉簡汐兩人,向前走。

鎂光燈不停地閃爍,兩人艱難的前進。

好不容易到了法院跟前,溫如意要帶著葉簡汐往裡面走的時候,葉簡汐忽然停住了腳步,看著側面的一個方向。

她看的出神,溫如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只看到了一個穿黑色西裝的身影,從拐角處走過去。

那人長得什麼模樣,並不真切。

「簡汐?」

溫如意低聲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像是忽然感應到了她的身影,喃喃的說:「阿琛……」

溫如意聽到這個名字一愣。

而就在這時,葉簡汐忽然放開了她的手,瘋狂的朝著那個方向跑過去。

「阿琛——!」

她大叫了一聲。

媒體原以為葉簡汐會離開,沒想到她會忽然轉回頭,頓時蜂擁而上。

警衛反應過來,想要護住葉簡汐,可哪裡來得及?

媒體很快就把葉簡汐擠在了中間,葉簡汐一個人,被擠在中間,沒推搡幾下,就被推倒在地。

她周圍的記者先是一愣,而後很快再度瘋狂起來,拚命的對著她拍照。 第603章她看錯人了

有幾個記者,在擁擠中,踩到了葉簡汐的手和腿,也沒有停下來。

葉簡汐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拚命的撥開那些人群,邊往外爬,邊低聲說:「阿琛,等等我,我來了……」

溫如意在葉簡汐跑出去之後,很快就追了上去。

可慢了幾步,便被那群人,擁擠在了外面。

眼睜睜的看著簡汐被人踩踏,溫如意眼裡的怒意越來越濃重,她用力的撕扯著那些記者,往裡面沖:「你們還是不是人!沒看到她甩到了嗎?」

周圍的記者像是看瘋子一樣,看著溫如意。

一個長得粗壯的男記者,被她抓了一把,揚手一拳頭就要砸在溫如意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