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古芳香轉過身,卻發現身後空空如也。

「啊咧,怎麼不見了?」

「嘁,跑掉了嗎?」

想不到那個來歷不明的男子竟然如此機靈,自己剛露面他就溜掉了。但願他沒對宮古芳香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要不然就算是他躲到了天涯海角,霍青娥都要把對方找到。

「芳香,你知道剛才那個人是誰嗎?」

「不認識。」

女孩搖了搖頭。

「不過,我記得以前見過他的。」

自從身體出現變化之後,宮古芳香感覺自己的頭腦也變得靈活了許多,連過去了那麼久的事都還記得很清楚。

「什麼時候?」

霍青娥眉頭一挑,趕緊問道。

「就是跟那幫僧侶打起來的那個晚上。」

「嗯。」

這個答案倒是有些出乎霍青娥的意料,她沉思了一下,才記起那天和聖白蓮在一起的人當中,確實好像有個男的。只不過當時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聖白蓮她們身上,那個人總是站在後面,又沒有說話,所以都沒有什麼記憶。

卻沒想到今晚又碰上了。

再想想之前聽到的話,很有可能宮古芳香近段時間的變化,就跟他有關。

「芳香,你現在身體覺得怎麼樣?」

相比那名男子的來歷,如今最令霍青娥感到不安的,還是宮古芳香的問題。剛剛那個傢伙給的東西,也不知道她吃下去了沒有。

「嗯,我沒事啊……奇怪。」

少女開始還神sè正常,忽然間就驚呼了一聲。

「怎麼了?」

霍青娥的心頓時沉了下去,這是她最不願意聽到的話了。

「肚子,肚子突然不餓了。」


宮古芳香只覺得腹中一股滾燙突然炸開,迅速傳到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接著原來那種極度的饑渴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好舒服。」

女孩長長的哼了一聲,全身軟綿綿的,有種使不出力氣來的感覺,她趁勢倒在了霍青娥的懷內。

「喂,芳香你怎麼了?」

見她這個樣子,青衣女子立時好是擔憂。

「主人,我現在想睡覺。」

宮古芳香哼哼唧唧的道,臉在她胸前蹭了幾下。

「睡覺……」

霍青娥哭笑不得之餘,又是十分的驚詫,身為殭屍的宮古芳香,根本都不需要休息,又怎麼會想要睡覺的呢?

「芳香……」

她輕喚了一聲,搖晃了下懷裡的女孩子。

沒有任何的反應。

呼吸當然是沒有的了,身體也是冷冰冰的,雖然柔軟,卻沒有一絲的溫度,摟著她的時候,就像是抱著一塊寒冰一樣。

仿若一具屍體。

霍青娥忍不住苦笑了起來,宮古芳香本來就已經死了的,變成這樣子才最正常。

只不過,習慣了她圍著自己竄來跳去,如今看到她一動不動的樣子,突然間,卻感到了陣陣莫名的心痛。

無比害怕,她這樣一睡著了,會不會從此就不再醒來了。

霍青娥定定神,彎下腰,在宮古芳香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

「晚安,我的孩子。」

在她低頭下去的時候,數道拖著細長尾巴的流光從空中一閃而過,飛向了遠方……

當霍青娥抱起宮古芳香,正打算要回去,她終於察覺到了周圍的異狀。

一團團發著白sè微弱光芒的物體,從山中的不同地點飄起來,聚集到了天上。

「咦?」

霍青娥有些驚訝了,想不到這裡還隱藏著那麼多的神靈,她還以為這些東西不是被宮古芳香吃掉了,就是飄蕩到其他地方去了呢!

只是,它們現在卻聚集起來又是怎麼一回事?

過不了多久,天空中的發光氣團就開始移動了,它們彷彿是受到了什麼東西的吸引,一起朝著某個方向快速飛去。前呼後擁的,像是進入了洄遊季節的魚群。

霍青娥愣愣的望著那批靈體遠去,心念一動,忽然想到了自己放這些神靈出來的目的。

難道說,那位大人已經復活了?

··········································

明亮的滿月忽然裂開了。

山頂上方的空間猶如一面玻璃受到了撞擊,驀然出現了道道粗細不一的裂紋來,隨著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無數閃閃發光的碎片從空中落下,不過尚未接觸到地面,就憑空消失掉了。而那處空間也徹底的被衝破,只留下了一個不規則的,不知道通往何處的黝黑裂口。

兩個人影從裂口中飛出,跳落到了地上。

「呼呼……」

二岩猯藏腳還沒站穩,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條平rì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碩大尾巴,此刻也被她當成了坐墊。

「沒想到就算是找到了弱點,要打開這道結界還是那麼的困難。」

「嗯……嗯,是啊!」


豐聰耳神子也微微喘息著,儘管她也累得要命,卻沒辦法像對方那樣不顧儀態的坐下來。

休息了許久,兩人才回過氣來,二岩猯藏也從地上起來了。

「啊,俺的尾巴。」

看到尾巴髒兮兮的,沾滿了塵土,她頓時心痛的叫了起來。

「先別管它了,這東西怎麼處理?」

豐聰耳神子推了她一把,指著那個被她們用暴力方式打開的結界裂口問道。

「別問俺,這方面俺可不在行。」

這可不是二岩猯藏推卸責任,尋找結界的弱點她很擅長,可是要說到修補結界,就徹底無能為力了。

「也不用太擔心的,你看,它都開始自我修復了。」

正如她所說的,雖然十分緩慢,兩人還是看出來那個裂口的確正在癒合之中。

「那就好。」

見到這個結界竟還具備有自我修復的能力,豐聰耳神子也就放下了心來。



「吶,聖德道士,俺們真的來到幻想鄉了嗎?」

儘管這個地方的環境很好,完全不是如今的現世所能比擬的,不過二岩猯藏還是有些忐忑。

「不知道,但是……」

豐聰耳神子閉起雙眼,心神逐漸平靜了下來,那種緬懷的感覺就更加清晰了。

「夢殿,正在呼喚著我。」

「真是個靠不住的傢伙。」

二岩猯藏頓覺大為泄氣,果然什麼事都還是只能靠自己啊!

算了,等下隨便抓個人問一下不就清楚了嗎?

「喂,聖德,接下來俺們該往哪裡走比較好呢?」

「那邊。」

豐聰耳神子睜開眼指著某個方向,肅然道。

「為什麼?」

「我的夢殿就在那邊。」

「……」

二岩猯藏轉過身,不停撓著頭,開始考慮是不是要單獨行動了。

「那是什麼?」

從山林中突然鑽出了十幾隻半透明的,好像氣團一樣的東西,它們飄過來,停留在了豐聰耳神子的面前,不斷的點頭,看起來就像是在向她磕頭一般。

「哇,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幽靈的?」

二岩猯藏驚訝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其中一隻,意外的手卻穿過了對方的身體。

「不對,這些並不是幽靈。」

豐聰耳神子搖了搖頭,第一回把耳機摘了下來。

「聽到什麼了嗎?」

二岩猯藏是清楚她的能力的,見她聽得那麼認真,就問道。

豐聰耳神子沒有說話,只是重新把耳機戴回了頭上。


「它們在找我。」

「你?」

妖怪少女有些難以置信,自己兩個人才剛來到這裡,怎麼就有人……哦不,是有奇怪的東西找上門來了?

「嗯。」

聖德道士點點頭,臉上的表情一點都看不出是在開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