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翰山拍案而起,道:“那就得說道十年前那慘烈的湘西之戰了。”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洛刀問道。

官翰山看着窗外火紅的夕陽,喃喃道:“老夫記得,那一日的夕陽也便如今日這般直紅透了半邊天。十年前,冷氏三姐妹忽的在中原武林出現,不出三個月便已殺害了正道武林數十高手。這當中有七人更是貴爲一派的掌門。師傅只覺失態緊急,便召開武林大會。在衆人的一致推舉之下,從當時武林中挑選了十名高手趕赴湘西,擊殺冷氏三姐妹。這當中便包括的老夫,歌沐天和三師弟。”說道此處,官翰山竟微微有些哽咽,便說不下去了。

“莊主,然後呢?”洛刀急切的問道。

“那是我此生經歷過最爲慘痛的一戰。”官翰山一字一頓道。

“難道冷氏三姐妹竟然勝了?”洛刀問道。

官翰山搖了搖頭,道:“那一戰,誰都沒有贏。”

洛刀一驚,道:“莊主,此話怎講?”

“那一戰,我正道折損七位高手纔將冷寒玉和冷冰清殺死。最後,活着的只剩下了老夫,歌沐天和三師弟。可就算我三人聯手也只能與冷霜翹打個平手。最後,三師弟風不顧身的衝向冷霜翹。二人一失足,竟同時跌下了萬丈深淵。當時,我與歌沐天尋了數日,還是沒有找到二人的屍首。最後只得回到了正刀山莊。後來,江湖又恢復了平靜。正當大家都以爲三師弟已死的時候。待得三月之後,他竟然完好如初的回到了山莊之內。”官翰山道。

“師傅與師孃竟平安無事?”洛刀道。

“非但無事,師傅還因爲此事心情大悅。將他所創的還沒來得及命名的獨門刀法傳給了三師弟。”官翰山道。

“森羅四十二路·殺?”洛刀道。

“正是。”官翰山道。

“原來如此。”洛刀道。

“可殊不知,這一切正是噩夢的開始。”官翰山道。 那內族眾神驚懼無比,卻沒有人敢去為木天痕求情的。

木天痕像是一瞬間蒼老了百歲,臉上露出一抹自嘲苦笑,曾經引以為豪的驕傲身份,在此刻竟被抨擊得一無所知,這話還是出自天龍主宰之口,完全將他推向了地獄深淵,剝奪他的血脈神力,還不如殺了他痛快。

木白卻開口道:「那都只是過去的事情,再去計較也沒有任何意義,應該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是。」天龍主宰見木白髮話了,不敢有任何異議。

木白平靜道:「木天痕,你現在要是知道自己的錯誤所在,願意去神罰大牢思過五百年,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你願意嗎?」

木天痕無力的跪下雙腿,仰天大笑。


「錯了,原來我一直都是錯的,連主宰都否定了我……」

「族長!」

內族眾神看到這一幕,心中無不是有幾分凄涼的味道。

「是,我知道錯了,願意去神罰大牢接受五百年懲罰,按照我們當初的約定,從此內外兩族平等相待,視為一體。」

木白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將這件事情解決,外族眾神心中的大石,總算是落下。

隨後,木白便和各大勢力的首領,進入神府大廳儀式。

這些勢力首領,除了至尊聯盟和宇宙聯盟的兩位盟主以為,其餘的十人,都是遠古神族,其部落的實力是不容小視的。

這次偷襲地獄,木白將親自率領天龍主宰和火麒麟、內外兩族近千名古神級以上的高手出動。

光是這些古神高手的實力,擊殺千萬普通死靈不成任何問題。

那七大君主的實力,估計也只和祖神一個層次,木白有絕對的把握打敗他們。

整場議事,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再深入討論,必須得在五大主宰聯合起來之前,就攻入地獄。

那五大主宰倒是要謹慎得過,光是討論就用了百年時間,還沒擬定具體的進攻計劃,畢竟這次他們的對手是創造他們的鴻蒙至尊的第二世化身,不得不小心,這將決定五大主宰位面存亡。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這個時間,木白等星辰大陸眾神,已經在開始準備進攻地獄位面了。 (本週全面爆發!每日三更至少!00:00一更,12:00兩更,19:00三更!敬請期待!希望讀者朋友們鮮花,票票,收藏給力!謝謝!)

但見官翰山臉色一變,洛刀便知事情絕不簡單,問道:“莊主,之後發生了什麼?”

官翰山連聲嘆道:“大家都沒想到,非但三師弟沒死,那苗族妖女冷霜翹居然也沒死。這三月來,三師弟與她竟暗生情愫。這妖女竟還將將冷氏一族不傳之祕‘風雪寒極勁’破例傳予了三師弟。”

“原來,師傅的‘風雪寒極勁’竟是師孃所授。”洛刀道。

“當師傅和我發現此事的時候爲時已晚,二人早已情根深重。 天驕狂尊 ,從而,使得二人成爲武林的公敵。於是,便忍痛將三師弟驅逐出了正刀山莊。”官翰山道。

“師公深明大義,洛刀佩服。”洛刀朗聲道。

官翰山點了點頭,道:“的確,師傅對我們四個入室弟子皆是愛護有加。 浪跡花都 ,師傅也知實是勉強不得。。只是,當時三師弟是正道高手,那冷霜翹畢竟是苗族妖女。身份有別,師傅不得已纔出此下策。爲此,三師弟走後,師傅還大病的了一場。”


“莊主,那後來師傅又是如何惹上‘響馬幫’的?”洛刀問道。

官翰山緩緩的坐了下來,道:“不久之後,江湖上便傳來了一個消息。說是蜀中第一大幫‘響馬幫’竟在一夜之間被毀。而滅幫之人使的一手詭異莫測的刀法,響馬幫上下幾百人竟有半數以上是被砍下首級而死。師傅聞得此事,便讓我北上查探。沒想到,這一去,竟讓我發現了僥倖未死的葛霸天和當時還是孩童的葛太平。於是我便將他們帶回來了正刀山莊。師傅本就懷疑響馬幫上下是死在自己所創的獨門刀法之下,待得詢問了葛霸天之後,師傅便更加確定,行兇者正是三師弟。雖說,三師弟身負血海深仇,屠幫報仇也是理所應當,可那畢竟是幾百條人命啊!師傅不忍葛霸天父子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可又無法將他們留着山莊之內。於是,便讓我找了幾個手藝一流的工匠,爲其建造了賢侄所見的響馬村。”

“師公如此菩薩心腸,竟對打家劫舍的大盜也有着憐憫之心。”洛刀由衷的歎服道。

“爲了此事,師傅很是自責。他覺得是自己傳授了三師弟殺氣如此重的刀法,才讓三師弟有這個能耐能夠一夜屠幫,殺盡幾百人的性命。葛霸天走後的第三天,師傅便將莊主之位傳予了老夫。”官翰山道。


“那如今師公人在何處?在下很想去拜見一下他老人家。”洛刀道。

官翰山搖了搖頭,道:“老夫也不知道。師傅卸下莊主大任之後便四處遊歷,十年來音訊全無。老夫也曾派人打探過他老人家的消息,可皆是無功而返。”

“原來如此,無緣得見那真是可惜了。”洛刀道。

“我上任後第一件事便是暗地裏祕密的尋找三師弟。而此事,老夫正是交給二師弟歌沐天去辦的。”官翰山道。

洛刀冷哼一聲,道:“可莊主萬萬沒有想到,歌沐天當時已歸降的蛇教。莊主明裏讓他打探我師傅的消息。其實,他卻是在一路追殺師傅。”

官翰山一臉無奈,嘆道:“都怪老夫有眼無珠,錯信了他。”

“莊主無需自責,這一切都要怪罪於歌沐天與那蛇月聖教。”洛刀道。

官翰山連連嘆息,道:“沒想想到,歌沐天居然會如此狠辣,完全不顧同門之誼。竟聯合火煞神殺害三師弟。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好在此二人如今皆已死在了賢侄手上,如若不然,定會再度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這二人作惡多端,多行不義。就算我不殺他們,正道的各位前輩也決計不會放任他們爲所欲爲的。晚輩只是代勞罷了。”洛刀道。

官翰山忽的欣喜道:“好,少年人能有賢侄這般不卑不亢心性實屬不易。”

“莊主過獎了。”洛刀道。

官翰山緩緩的站了起來,道:“好了,之後的事情賢侄都已經知道了。”

洛刀輕嘆一聲,道:“多謝莊主,不吝告知家師生前之事。”

“不必,你既是三師弟的徒弟,這些事情你亦有權力知道。”官翰山道。

如今,洛刀只覺心中豁然開朗,似是沉積了多年的心結忽的打開了一般。

“小姐,你不能進去。”

忽聽得門外響起了金九旭的聲音。

洛刀不禁面露喜色,喝道:“金兄。”

只聽得“嘭”的一聲,房門已被重重的打開。可洛刀第一眼見到卻不是金九旭。

“我聽幾位叔叔伯伯談論說,有一少年英雄力敵蛇教三大高手。就是你嗎?”官晚晴此時大搖大擺的闖了進來。

此時的官晚晴一身金色綢緞長裙,朱釵玉飾加身。儼然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是晴兒嗎?洛刀不由得一驚。此刻他所見到官晚晴雖仍是那麼美麗,可眉宇間卻多了幾分英氣,原來的柔弱之氣已蕩然無存。

“晴兒。”洛刀喚道。

只見,官晚晴不喜反怒,鼓起腮幫子便喝道:“大膽,晴兒也是你叫的嗎?”

“不得無禮!”官翰山忽的喝道。

官晚晴這才一臉不情願的別過頭去,喃喃道:“本小姐以爲是位如何英武不凡的少年英雄,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晴兒,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洛大哥啊。”洛刀道。

官晚晴撅起小嘴,嫣然道:“什麼洛大哥?狗大哥的?本小姐一概不知。”

此時,金九旭跟了進來,連聲道:“師傅恕罪,九旭沒能看住小姐。”

官翰山一擺手道:“算了,這丫頭教我給寵壞了。”

官晚晴立時挽着官翰山的手,撒嬌道:“爹爹不寵我還能寵誰去呢?”

官翰山微微一笑,道:“小丫頭。”

“洛兄,你終於醒了。傷勢沒有大礙了嗎?”金九旭道。

“有勞金兄掛心了。在下沒事。”他緩緩的轉過頭去望向官晚晴,疑惑道:“只是,晴兒爲何會變成這樣?她怎會不認得我?” 要進入地獄位面,木白只要運用鴻蒙圖的力量,便可以瞬間將天龍族眾神傳送到第一七君主之一的天魔君主領地。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攻陷魔宮山,從天魔君主領地長驅直入,一直殺到輪迴之道中。

……

外族領地,木白的神府內。

一切計劃都詳細安排好以後,木白這段日子難得平靜下來,正在花園內陪自己陪寒煙等人喝酒聊天。

「你想好什麼時候去地獄了嗎?」寒煙放下手中的小酒杯,言語關切的開口問道。

就算木白現在很強大了,她也依舊是對他很不放心。

木白見眾人都緊張的望著自己,他淡淡一笑,道:「應該是一個月之後吧,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

奧古斯丁道:「大哥,這次我和丹尼還有地龍,可以追隨你一起出戰嗎?」

他已得到木白的幫助,體內戰神血脈的神力全部覺醒,並從鴻蒙圖內領悟了戰神奧義,擊敗一名普通的初階虛神是沒任何問題的。這實力,放在地獄中,除了七君主以外,幾乎沒有什麼死靈能是對手。

丹尼和地龍的情況也是差不多,都得到了木白的幫助,實力大有躍升。

「木白哥哥,也讓我一起去吧。」迪拉忽地堅決道。

「你們都去了,我也要去。」寒煙忙跟著說。

木白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你們以為去地獄是鬧著玩兒的嗎?這次決定我們星辰大陸眾神生死存亡的一戰,我們沒有任何後路。」

丹尼道:「老大,我們已經有上萬年沒有一起戰鬥過了。留在星辰大陸,一樣要面對五大位面的聯手進攻,不如讓我們一起隨你征戰,我們沒人怕死的!」

木白一時猶豫,舉起酒杯,一口喝完杯中的香酒,思忖片刻,一點頭道:「好吧,既然你們要隨我一起出戰,那要聽我指揮,在地獄中時刻不要超出我的關注範圍。」

去地獄征戰,和留在星辰大陸,都是一樣很危險,沒有絕對安全,所以木白才會同意將寒煙等人帶在身邊,這樣自己也安心不少。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臨近月底的時候,數百古神級以上的內族高手,在十名長老的帶領下,來到了外族領地中。

內族有十二名長老級高手,但因為族長被關入神罰大牢,必須要留下兩人主持局面。

族長神府前的廣場。

木白、木蒼陽和木行、以及另外三名長老高手和三百多名外族高手在這裡和內族眾多高手會和。


祖神等遠古虛神級高手和各大首領的首領,也在今天陸續趕到,為木白等人進攻地獄送行。

廣場中央,那體型威猛高大的火麒麟最為引人注目。

在木白的引導下,那火麒麟的神格,已脫離木奇瑞的肉身,在至尊神殿內找回了它的肉身,重新和肉身融合為一,只是由於神力蘇醒不久,實力只和木白在一個同等層次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