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偉文道:“爸,只要這一次的藥品生意全部強過來,凱豐集團就完蛋了,到時候我們完全可以直接完成收購!”

“提前恭喜宋老和宋總,擴大集團,大展宏圖。”陳金水端起茶水。

鄭長義和另外一個人也跟上,一起祝賀。

大廳裏滿是歡聲笑語。

林天將唐子怡送回去後,便回家了。

到江都小區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

走到門口,正準備開門進去,卻是聽到房間裏有哭泣的聲音。

林天的耳朵多靈敏,一下子就聽出來是馮萱萱的聲音。

馮萱萱和葉婉清的閨蜜,她隔三差五都會過來找葉婉清聊天,或者是出去逛街。

但是一般都是十點多就回去了。

林天不想讓馮萱萱尷尬,就沒有馬上打開門進去。

“婉清,你說他們宋家是不是很過分!明明宋傑彬是自作自受,現在把賬也算到我們家頭上,他們斷了我們的藥物供應,醫院可怎麼辦!”馮萱萱輕聲啜泣着。

“我爸今天四處求人,結果喝酒喝到吐血都沒有人答應,我後來去了解,才知道是宋承志那個老王八蛋放出話來,誰要是幫我們家,以後就要針對誰!”

馮萱萱越說越難過,往日的那一股大小姐脾氣,全沒了。

“要是我還在葉家,或許能夠幫上一點忙……”葉婉清一聲嘆息。

“你爸媽都不想要你,怎麼可能會幫忙!他們眼裏只有你那個不成氣候的弟弟。都什麼年代了,他們還那麼重男輕女,太噁心了!”馮萱萱不忘罵兩句。

葉婉清有些苦澀地笑了笑,哪個孩子不想要得到父母的愛呢。

但好在,她還有林天。

一想到林天,她便覺得知足而幸福。

“對了,林天現在在凱豐集團,要不我等着問問他,看看他能不能幫上忙。”葉婉清激動道。

“他……他能幫我嗎?”馮萱萱有些心虛,她前一陣子在羅家,還沒給林天好臉色看。

馮萱萱的哭聲漸漸停止。

門外面的林天不再等待,插入鑰匙,打開門。

“婉清,我回來了。”

葉婉清和馮萱萱兩個人坐在沙發上聊天。

聽到林天的聲音,葉婉清馬上起身迎了出去,馮萱萱想到剛剛還在聊,林天就回來,有些心虛,也侷促不安地站了起來。

“我們剛剛還在說你呢!”葉婉清走到林天身旁,話說一半,看到林天衣服有些溼,便馬上拉或者往房間裏去,“快去把衣服換了,一會兒淋感冒了。”

感冒?林天雖然如今還做不到百毒不侵,百病不起,但感冒這種小病根本不會發生在他身上。

不過,因爲對葉婉清的寵溺,他還是照辦了。

走過馮萱萱身旁,他沒有搭理她。

馮萱萱這個晚上穿的是短袖和超短裙,扎着簡單的馬尾辮,她雙手背在身後,拉扯着指頭,像是犯錯的學生。

“林天……”馮萱萱咬了咬牙喊了一聲,似乎將她所有的尊嚴都放下去了。

要是之前,她可不會用這樣的語氣叫林天。

林天站住,看了她一眼,但是他沒有不說話,而是高冷地“嗯”了一聲,然後繼續往房間走過去。

馮萱萱在國內外追求者無數,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男孩冷漠迴應。

不過,她那潔白的牙齒咬了咬小嘴,很快又鼓起勇氣道:“林天,你可以幫幫我嗎?” 林天沒想到馮萱萱會這麼快低頭向他求助。

看樣子,馮家已經被宋家逼到快無路可走的地步。

從這一天商界的風雲變化來看,在海城,宋家的確有這樣的能量。

林天本不想立即答應,可他聽到了身後的馮萱萱抽泣了一聲。

同時,葉婉清拉着林天的手也用力了,可憐兮兮地看着林天,懇求林天出手。

“好吧,看在婉清的份上。”林天同意了。

“萱萱,你看,我就說林天會幫你的吧!”葉婉清看向馮萱萱。

馮萱萱的眼淚瞬間決堤,她強忍着聲音。

在全世界都不願意理會他們馮家的時候,那個曾經被她瞧不起,被她一直指着鼻子罵的男人站了出來。

流着眼淚的她怔怔地看着林天的背影。

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比這個更帥的背影了吧?

“謝謝你……”馮萱萱哭泣着說道。

林天沒再說話,拍了拍葉婉清的手,獨自進房間換衣服去了。

葉婉清陪了一會兒馮萱萱,這才送馮萱萱出門回去。

林天從房間裏出來,看到葉婉清正在給他端燉好的鴨湯。

“林天,你快過來吃,吃了再去睡覺。”葉婉清招呼了一聲。

林天走了過去,坐下。

湯快要喝完的時候,葉婉清道:“對了,月底我奶奶要過壽,到時候我想回去一趟。”

“回葉家?”林天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不說剛剛聽到馮萱萱在罵葉婉清的父母,就是想起上一次陳明珠害的葉婉清跳車,林天就不放心。

但是,考慮到葉婉清和她奶奶的關係非比尋常,而且,葉家又只有奶奶一個人對葉婉清真心真意,林天心道,“好,我陪你一起回去。”

“真的嗎?”葉婉清沒想到林天會陪她回去。

要知道,過去三年,葉家人指着林天的鼻子罵的次數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了。

而且,葉家爲了拆散他們兩個人,更是處處針對林天,林天找不到工作,有一大半原因是葉家人在搞鬼。

林天道:“那裏雖然是我不想去的地方,可爲了你,刀山火海我都要去。”

一夜蜜愛:神秘老公慢點吻 這話讓葉婉清俏臉泛紅,她起身要去洗碗的時候,經過林天身旁,突然間俯身,一個吻落在了林天的臉頰上。

而後,葉婉清快步走開,往廚房過去了。

一日爲妃 可,這一個吻卻是點燃了林天的心。

這一陣子,他和葉婉清的感情已經逐漸升溫,到了現在,似乎也

可以進一步了吧?

想着,林天往廚房走過去,從葉婉清的背後,將正在洗碗的葉婉清一把摟住。

手落在了葉婉清的小蠻腰上面,低頭,貼在她的耳旁。

突如其來的親密擁抱讓葉婉清緊張的身體都有些僵硬起來,心臟更是“撲通撲通”地跳。

越跳越快。

“我洗碗呢!”葉婉清微微回頭。

“沒事,我抱着你,你慢慢洗。”林天蹭了蹭葉婉清的臉頰,在她的耳邊,輕聲說着。

葉婉清真的是好氣又好笑,不過她心裏面還是很享受這樣一個溫馨的時刻。

可很快,她感覺到林天似乎還有進一步的動作。

她腰部的衣服那一邊似乎有東西要鑽進去。

瞬間,葉婉清想到了腰部的傷口,幾乎同時,傷口那裏微微疼痛了一下。

“林天!”葉婉清都顧不上擦乾淨手,按住了林天已經掀開她衣服一角的手。

“怎麼了?”林天疑惑地問道。

“我這幾天來親戚了……”葉婉清直接撒了一個謊,

不過,她背對着林天,不怕林天能看穿他。

林天的手馬上停下來了。

“好,那這一陣子饒過你。”林天倒也沒有太過在意。

反正不急於這一時。

在林天離開廚房後,葉婉清回頭看了林天一眼,她這一刻只有一個想法,一定要想辦法瞭解到那一道傷是怎麼一回事,然後治好它,再去做林天的女人。

滿足他的一切需求。

想到這裏,葉婉清的臉已經紅的像熟透的蘋果。

兩天後,凱豐集團的新藥已經全都製作出來。

第一批的量產不多,但是已經全部送到馮家的海城醫院。

這是林天答應馮萱萱的事,要幫他們馮家一次。

只不過,醫院對藥的種類和總量需求都很大,凱豐集團未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

馮萱萱直接驅車前往凱豐集團,見到了林天。

“不出兩天,那些藥品的供貨商就會主動找你們。等着吧。”林天只給了馮萱萱這一句話。

馮萱萱將信將疑地離開,把話傳開了他父親馮光耀。

無路可走的馮光耀沒得選,只能是老老實實地等。

另外一邊,海城的要藥品商貿會已經舉行,宋家靠着關係網和推出來的新藥,在商貿會上面賺的盆滿鉢滿,簽了幾十個大單

至於那些小單更是數都數不過來了。

海城商界流傳出來一條信息,宋家不用多久就會

掌控海城的全部生意。

而有人更是在說,凱豐集團很快就要被新宋集團吃掉,兩家已經坐下來談判了。

因爲這個消息,原本就動盪不安的凱豐集團變的更加混亂。

只不過一天的時間,就有十幾個個人辭職離開。

這一晚,唐子怡又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她在落地窗那裏看到樓下離開的林天,心裏面想道:“明天就是你向公司衆人承諾的時間,要是明天還沒有改觀,只怕我也留不住你了……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

疲憊的唐子怡沒有回家,直接在辦公室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子怡被手機吵醒,她迷迷糊糊地接起手機,“喂……”

“唐總,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

“怎麼了?”唐子怡從辦公室後面的臥室坐了起來。

“早上海城的財經新聞和早間新聞報道說,新宋集團生產出來的新藥出了問題,很多人吃了之後沒有效果還出現了嗜睡的現象,一大早,已經有人前往新宋集團的門口討說法去了。”

原本還有些睏意的唐子怡猛地站了起來,她打開了臥室裏的電視。

早間新聞正在現場直播衆多人前往新宋集團門前抗議,新宋集團的員工都無法進入大樓正常上班。

接下來的一條新聞,報道的是,過去兩天,凱豐集團和新宋集團幾乎同時上了一批藥,效果是出出奇的好,當天吃藥,當晚感冒咳嗽就全都好了。

新聞播報員還強調:這一批藥目前只提供給海城醫院。

隨後,新聞的鏡頭一轉,來到了海城醫院。

一大早,海城醫院門口排滿了隊伍,記者採訪之後發現,全都是等着買凱豐集團的新藥。

這一個天大的驚喜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有,你是誰?”唐子怡放下了手機,打開免提,同時開始換衣服。

“我是策劃部的小董,今天的新聞是天哥,林天教我們策劃的,天哥讓我們聯繫了媒體,還讓我們去找了那些用新宋集團藥物的人。”

電話裏那一邊的小董十分激動,“唐總,我們現在都對天哥佩服的是五體投地,他絕對是我們集團的鎮團之寶呀!”

唐子怡換衣服的動作停滯了一下,她想起林天的臉,嘴角也翹了起來,道:“通知大家開,另外通知一下林天……不,我親自通知。”

“是,唐總。”

極品賭後 換好衣服的唐子怡去上了個衛生間,出來後,她一邊打林天的電話,一邊走出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外面,她看到林天已經坐在辦公室裏了。

林天接起了電話,通過玻璃窗戶,他朝葉婉清揮了揮手,頗爲自得地笑道:“這一次,你準備給我多少獎金呢?一百萬可不夠!” 唐子怡被林天給逗樂了。

同時,她心裏頭的那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林天走出辦公室,道:“唐總,待會兒還會有一份大禮。”

“還有大禮?”唐子怡愣了愣。

對於她來說,新宋集團新藥失敗,已經是最大的禮物了。

林天竟然還給她準備了一份大禮。

林天點了點頭道:“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先開會吧。”

唐子怡沒有再追問,不過,在走向會議室的時候,她問起了另外一件事,“你給宋家的是假的配方,那麼多人吃了,會不會對身體有影響?”

唐子怡想要贏宋家,想要踩下宋家,可如果代價是讓成千上萬吃了假配方造出來的藥的人遭罪,她會一輩子難以心安。

林天道:“放心吧,我都算好了,假配方雖然不能治病,卻也不會害人,頂多是讓人嗜睡。”

唐子怡鬆了一口氣,她悄悄瞥了一眼林天。

內心有着一股強烈要擁抱她的衝動,她多想告訴全世界,她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員工。

五分鐘後,唐子怡召開了管理層的會議。

面對着全新的管理層,唐子怡朝氣蓬勃。

“前後不到四天的時間,我們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除了大家的共同努力,我想我們最應該感謝的人是林天。”葉婉清看向林天,第一個鼓掌。

這是她心底裏認可最棒的男人,不表揚,她心裏面不舒坦。

會議事裏掌聲雷動。

“有天哥在,我們怕他什麼新宋集團啊!”

“對啊,讓天哥和唐總帶着我們一舉拿下新宋集團!”

管理層歡呼了起來。

唐子怡本想讓林天說兩句,但是看林天依舊一副平靜,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當中的模樣,便沒開口。

她看向其他人,轉而說道:“今天開始,我們公司的訂單會疾速增加,接下來要辛苦大家了!”

與此同時。宋家。

宋承志一大早起來正在花園裏晨練,他是修武之人,每一天都會修煉真氣。

“不好了,不好了!”大廳裏一個下人跑到了外面宋承志的身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