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雅嘟著嘴,嗔了一句,湊上前壓了一下電視機和遊戲機的開關,然後遊戲界面就顯了出來。

「哈哈,叫習慣了,不好意思。」陳墨撓頭,眼睛卻一直盯在電視屏幕上。

當看見那眼花繚亂的遊戲選項時,他就懵逼了。不打遊戲好多年,再次接觸的時候,卻已經是大變樣。

「遊戲卡呢,插在哪裡?有沒有魂斗羅,馬里奧,滾雪球,打豆豆?」

陳墨看著面前僅僅比書本寬大一些的遊戲機,疑問道。

「陳哥,這個是不用裝遊戲卡的。喏,你看顯示器,遊戲都在那裡,可以選擇的。」

安清雅抓著一隻遊戲手柄,熟練的操控著,說道:「你說的遊戲都很老了,像素不高,放在大屏幕里玩的話,效果很不好。要不我們玩其他遊戲吧?」

陳墨也抓起另外一隻遊戲手柄,點頭道:「好,那你看看玩什麼。」

從電視櫃底下抽出兩張坐毯,安清雅盤腿坐下來,然後盯著顯示屏,很快就選擇了一款冒險類別的雙人遊戲。

這款遊戲的主線是逃離荒島,開局就是玩家的游輪遭遇暴風,被席捲到孤島上。

為了逃離這座島嶼,他們必須要經歷一系列的挑戰。比如尋找食物,對抗怪獸,搭建住處等等。

遊戲簡單容易上手,但是想要通關卻並不容易。

安清雅玩了好幾十遍,到最後總被那些層出不窮的怪物給K死,無法逃離荒島。

「這個遊戲怎麼玩?」陳墨認真的看完了遊戲介紹,問道。

安清雅調出遊戲規則,說道:「遊戲的具體操控和規則都在這裡,陳哥你看看。這個是五年前出的遊戲了,前期比較簡單,但後期難度驟增,我到現在還沒有通關呢!」

「五年前的遊戲!」

這高清的畫質,多功能的操作,有趣而又緊湊的劇情,五年前的遊戲就已經這樣了?

對於一個遊戲菜鳥,沒有見過市面的陳墨來說,一切都是新奇的。

好容易看完了遊戲操作,陳墨將其牢記於心,然後遊戲開始。

陳墨選擇了男性角色,安清雅選擇的是女性角色,遊戲設定兩人是一對出海遊玩的情侶。

3D的畫面讓陳墨讚嘆不已,很快遊戲劇情就開始了。

游輪被風暴給打翻,一男一女兩個角色被海浪拍打到岸邊。

荒島冒險,開始。

早已經玩了這款遊戲數十遍的安清雅熟稔的操作著人物,上島之後,率先去尋找合適的武器。

因為在幾分鐘之後,荒島野人就會出現,攻擊他們。

陳墨只簡單的看了具體的操作和遊戲規則,顯然不知道野人的事情。

他設身處地的想了一下,覺得當下還是食物比較重要,於是就操縱著人物屁顛屁顛的去扒各種野果蘑菇青菜等食用材料。

「陳哥,等下荒島野人就要出現,到時候他們會攻擊我們,應該先尋找武器,到時候才能夠殺怪升級呀!」

安清雅握著遊戲手柄,素手連擊,像個老菜鳥一般的講解道。

「是嗎?」陳墨看著她道。

安清雅點頭道:「當然。快點找武器。石頭,樹木,甚至是沙子海水,都可以作為武器。」

她話音剛落,顯示器畫面就是一抖。 荒島野人已經現身,他們身材高大,穿著獸皮衣,渾身髒兮兮的,男女皆有。

此刻這些野人半個身子都躲在密林當中,手裡正拿著石子,往兩人的角色砸去。

安清雅面色不變,操控人物握著木棒迎了上去,把那些野人給打得頭上飄紅。

陳墨也操控人物前沖,等到了野人面前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角色還沒有兵器,赤手空拳壓根不是這些強壯的野人的對手。

他翻起物品欄,直接將採集到的十幾個果實給一股腦扔了過去。

反正石子能砸人,這果實應該也可以。

當果實砸出去的時候,狂躁的野人們登時就安靜了下來。隨後,一個野人拿起果子,直接吞進了肚子里。

嘩!嘩!嘩!

原本僅剩半條血量的野人在吃了果實之後,瞬間滿血。

陳墨:「……」

安清雅:「……」

十幾個果實很快被野人們分食,一陣綠光閃爍,野人們都恢復了血量。

「陳哥,你怎麼拿果實扔過去,他們都回血了。」安清雅幽怨的看著陳墨道。

陳墨無辜的說道:「我以為能給他們造成傷害呢,沒有想到竟然還讓他們回了血。」

「咦!獲得荒島野人的好感,得到武器獎勵?」

安清雅眼眸一亮。只見恢復了血量的野人忽然溫馴下來,不再攻擊他們,還扔下兩件石斧,然後竄進了密林。

「我倒,荒島冒險竟然還可以這麼玩,我以前怎麼就不知道呢!」安清雅樂道。

陳墨問道:「以前你是直接將他們都打死嗎?」

安清雅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呀,殺了他們不僅僅有經驗值,還有一定幾率掉寶。不過這次陳哥你誤打誤撞,竟然讓他們溫馴下來,還送了我們兵器,運氣真的是太好啦!」

「是吧……」

陳墨應了一句,目光又放在顯示屏上。

這款遊戲,貌似比小時候玩過的有意思很多啊!

兩人控制著角色,提著石斧,在荒島上大殺四方。

漸漸的,陳墨也慢慢開始上手了。

在殺了一群螃蟹怪之後,安清雅忽然大喊。

「劍齒虎,是劍齒虎。陳哥你當肉盾,吸引火力,讓我來輸出,爭取在它同伴來之前幹掉它。」

陳墨反應過來,立馬照做。

「哎呀,這劍齒虎太厲害了,一爪子就插了我半條血,可惡!」

安清雅抓著遊戲手柄,狠狠的按著,驚呼聲不斷。

「陳哥,你怎麼躲開了呀,你要擋住它才行,我又被插了。」

陳墨:「……」

不躲開,難道讓它插……打咩?

「不行了,我要回血果實,陳哥快給我。」

陳墨急忙打開背包,將回血果實扔給她。

「啊!我不行了,陳哥你來干它。」

陳墨聽得滿頭黑線,剛想說話,就聽見安清雅頹然道:「不行了,補不過來了,我被插死了……討厭的劍齒虎。」

「……」

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安清雅給陳墨的感覺就是那種,長相清新,性格冷靜,淡雅而又清純的女孩。

可是此時的安清雅哪裡還有之前清新恬靜的模樣。

她皺著眉頭,咬著銀牙,一手抓著遊戲手柄,一手亂抓頭髮,嘴炮連連,俏皮之餘,又多了一些活潑。

此刻她俏臉上滿是懊惱之色,因為她的遊戲人物已經死亡,無法復活了。

顯示器上,安清雅的角色倒在血泊中,只餘下陳墨面對劍齒虎。

「你死掉了,能復活嗎?」

陳墨倒是顯得很淡然,遊戲而已嘛!

「不能。這劍齒虎太難對付了,血厚不說,傷害還賊高,以我們的血條,滿血量至多也只能挨它兩下,第三下就得掛了。」安清雅氣餒的說道。

「那隻要不被打中就好了。」陳墨說道。

「劍齒虎敏捷不低,哪裡有這麼容……」

安清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陳墨的拇指在遊戲柄上快速按動。

液晶顯示器上,遊戲角色頓時一個拉風的走位,直接避開劍齒虎的利爪,同時手裡的石斧猛然砸過去,每次都直擊劍齒虎的腦袋。

劍齒虎大怒,驟然前撲,利爪與獠牙齊出。

陳墨不慌不忙,再次操控角色快速走位,劍齒虎的攻擊又一次落空。

砰!砰!砰!

石斧一擊一擊的打在劍齒虎的腦袋上,這一次直接將它的血量給掏空。

嗷嗚!劍齒虎屍體化光,爆出砍刀,肉塊等,角色連升兩級,到達四級。

「我幫你報仇了。」陳墨笑著說道。

「陳哥,你好厲害。」安清雅美眸閃亮,看著他好奇道:「剛剛那個閃避你是怎麼走位的,竟然可以躲開劍齒虎的連續攻擊?石斧什麼時候可以七連擊了,這一招下去就直接要了劍齒虎三分之一的血條呀!還有,你怎麼知道劍齒虎的弱點是在頭部,攻擊會有雙倍傷害?」

面對安清雅的連珠帶炮,陳墨聳了聳肩,說道:「方向鍵,左上右右,右上左左,左上右下,右上左下等等這些,都對應一種走位方式,你也可以使用的。石斧連擊,用的是相應的走位方式加上攻擊鍵。至於那劍齒虎的弱點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一般來說,打野獸先爆頭總是沒錯的!」

最後一條,是他在青霞山上與野獸搏鬥總結出來的經驗。

當時年僅十三歲的他,在深山碰到一頭幼熊。憑著初成的玄陽訣,他與幼熊貼身肉搏,最後費了好大勁才用石頭將其腦袋給砸爛。

安清雅瞪大眼睛,說道:「劍齒虎的弱點可以算作是誤打誤撞,可走位的技巧,連擊的方式,這些遊戲說明裡面可都沒有啊!陳哥你是怎麼摸索出來的?」

一般說來,知名的電玩遊戲都可以找到各種玩家攻略,其中包括玩家經驗,操作技巧,怪物攻略等。

逃離荒島不是知名電玩,但也是屬於火爆一時的遊戲。

如果真的要找,應該是可以在網上找到通關攻略的。

可安清雅從來不看攻略,這類遊戲就是要自己去探索才有意思,跟著攻略照做,即便通關了那成就感也會減少許多。

這也是為什麼她玩這款遊戲許久,還不知道這些走位攻擊技巧的原因。 陳墨顯然是第一次接觸這款遊戲,這點從他剛開始抓著遊戲手柄那笨拙的動作就可以看得出來。

安清雅可以肯定,他絕對沒有看過通關攻略,甚至她嚴重懷疑,他連遊戲攻略是什麼東東,可能都還不是很清楚。

可就是這麼一個遊戲小菜鳥,上手這遊戲才十幾分鐘而已,就已經摸透了這麼多的技巧,在荒島上大殺四方,讓她這個『老菜鳥』汗顏。

陳墨卻是不以為然的說道:「這些操作並不難,只要挨個試一下,就可以知道了。」

看著身旁面色淡定,專註遊戲的陳墨,安清雅佩服不已。

試一下就知道,自己玩了好幾十遍,還真沒發現這連招和走位呢!

沒想到陳哥不僅醫術高明,就連打遊戲竟然也能無師自通,這麼厲害!

安清雅對陳墨充滿好奇,也不再為遊戲著惱,索性坐在一旁觀戰,看他獨領風騷。

「咦,陳哥你怎麼將椰子給扔了,這可是食物。」

「喔!原來這椰子砸在怪物身上,竟然可以造成眩暈效果!」

「猛獁象!這傢伙皮糙肉厚的,陳哥你不能硬抗,快躲開。」

「哈?一擊必殺?這是怎麼做到的,脖頸難道是它的致命弱點?」

「這頭奶牛可以豢養起來,五分鐘產一次奶。牛奶可是回血葯,陳哥你幹嘛送給野人?」

「不會吧,獲得了野人的好感,得到投擲標槍五十支……」

「……」

安清雅喋喋不休,自言自語。

剛開始,她還對陳墨的做法有些不解。人家打遊戲,都是打怪升級尋寶。

他倒好,背包里的東西不是扔掉就是送給野人,搞得安清雅莫名其妙,連連出言提醒。

可是下一刻,安清雅就恍然大悟。

椰子可以暈怪,天空果砸出去會爆炸,鐵荊棘不僅是材料,還可以布置陷阱,讓怪物出血,贈送給野人當前需要的東西,會得到其回饋等等!

這些物品的運用,安清雅此前都是一知半解,也沒有專門去留意。

在她看來,流落荒島上,打怪升級,儲存食物,製造木筏這些才是通關王道。

可是現在陳墨對於物品的靈活運用,走的卻完全是另外一種風格。

他很少與怪物硬抗,而是利用一切能用的材料布置陷阱,然後坑殺野怪。

他從不貪婪,在有限的背包空間里只放置當前有用的東西。紅葯藍葯佔據了空間,也會被他毫不猶豫的扔掉。

除此之外,他還做各種奇怪的事情。比如給野人送大量的食物,各種各樣的道具等等。

安清雅剛開始看得雲里霧裡,直到陳墨升至十級滿級,駕著木筏離開荒島,成功通關之後,她才明白過來。

「原來,只要清除掉那些兇猛的野獸,再贈予各種野人們需要的東西,就可以獲得他們的好感。當好感度突破一定數值,野人們就會幫助玩家製造合格的木筏,遊戲也就因此而通關了。」

安清雅徹底明白過來。

長生不死 之前她可都是將野人視作怪物,給殺了個精光,然後點亮製造技能,收集各種坑死人的材料,自己製作木筏的。

消耗的時間很多不說,到頭來還無法集齊材料,根本無法通關。

沒有想到這逃離荒島還有這種玩法,這才二十分鐘不到,陳墨就已經通關了。

「這遊戲打鬥效果不錯,就是劇情比較簡單。」陳墨有些意猶未盡的說道。

安清雅只覺得一股挫敗感自心間油然而生。

這還簡單……

自己玩了幾十遍,都找不到通關的訣竅好嗎?

打了一局的陳墨很快熟悉了操作方式,按著遊戲手柄,在挑選其他遊戲。

對於他來說,這些個遊戲可都新鮮的緊。再說,現在學費也搞定了,一點兒煩心事沒有,玩起來簡直不要太暢快。

「小雅,我們玩這個?」

安清雅看過去,是經典拳皇,這個可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

想到這裡,安清雅瞬間又充滿活力,「來吧!我要打敗你。」

……

半個小時之後,安清雅頭髮蓬亂,渾身癱軟,像是被圈圈叉叉了好幾十遍似得。

拳皇對戰,她輸的一塌糊塗,就連一次都沒有贏過。

「陳哥,你不要跟我說,這個拳皇你也是第一次玩。」

「不是。小時候我在村口雜貨店裡玩過的。只是現在畫面更清晰,可選的角色更多,技能也更加容易施放,所以……」

畫面清晰了,可選的角色多了,技能更加容易施放了——所以,這就是你吊打我的理由?

安清雅不服氣的嘟著小嘴,又飛速選了另外一款經典遊戲,泡泡堂。

這款是益智類遊戲,自己總該不會沒有一點勝算吧!

戰鬥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