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好這邊的事情之後,葉天方才是朝著涅槃尊者暫時的道別了一聲,心念涌動,離開了這靈巢空間之中。旋即便是直接動身,朝著名器閣的方向去。

要去流雲仙門,此時便是要先麻煩顏月仙翁了,雖然顏月仙翁已經是將去往流雲仙門的令牌交給他了,但其中的一些事項,還是需要顏月仙翁來打點。

名器閣內閣大廳之內。

打發走了大廳之中的人,葉天便是隨手的建立起了八級法陣,將這大廳給隔絕了出來,此刻,司馬尋風也是已經來到了此處,與葉天商討接下來的事項。

「……大致就是這樣,現在我能讓琴兒幫我爭取到至多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里,我便去一趟那流雲仙門,看看是否能夠有機會再行突破。若是能夠將這涅槃小圓滿提升到大圓滿,想來也便與那王遼有一爭之力了,而到時,我便也能夠開始著手研究那涅槃劫的概念了。」

葉天大致的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下,便是將目光朝著顏月仙翁和司馬尋風投遞而去,尋求著這兩個人的意見。

司馬尋風沉吟了片刻之後,便是先行開口了:「我倒是沒什麼意見,現如今,保皇派和叛逆派也算是水深火熱,但即便如此,保皇派還是堅信叛逆派掀不起什麼風浪來,畢竟,王城之中有著王遼的存在,你要外出尋求突破,倒是沒人會懷疑什麼,只會當作你是在為包圍風墟國做準備,反倒是十分合理。只是我要提醒你一些事情,我們的時間,恐怕並不算很多了……」

聽得此話,葉天陡然便是皺了皺眉毛,能讓的司馬尋風開口說出時間不多的事情,恐怕就是那司馬桀的事情了。

「司馬桀……快要出關了?」

葉天猶豫了片刻之後方才開口問道。

「嗯……」

司馬尋風表情略微有些嚴肅的點了點頭道,「最近我去探望過父親的閉關之處,裡面傳出的氣息,已經是達到涅槃小圓滿的層次了,而且近些日子,更是已經隱隱的有了突破的跡象,淺倉那邊並未有什麼消息傳來,但即便如此,父親突破到涅槃大圓滿,也是個頗為麻煩的事情……」

「他不是靠著藥物提升起來的修為么?應該不至於有著什麼影響才對吧?」葉天有些茫然的問道,一個靠藥物對出來的涅槃大圓滿,根本算不得什麼,即便是真正當他達到了那個境界也不足為慮,除非……淺倉那邊有了巨大的進展!

「你也應該能想明白才對……父親最近突破的速度加快,證明淺倉那邊,很有可能已經出現了突破性的進展了,總之,你得抓緊時間了,按照我估計,至多,你也就還有這不到半年的時間了。要是沒能完成我們要做的所有準備,屆時恐怕這事情就要變得無比麻煩了……」

作者刀徒說:對不起兄弟們,因為今天有一點事,所以耽誤了更新時間,但是大家放心,刀徒不會少更一章的! 一群學生會的成員不斷驚恐的喊叫著,朝沐靈夕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狂戰小隊的所有人在看到這一幕時,心中也是震撼不已。

感情李雪竟是將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這個入口的地方,準備伏擊他們一行人,然後來個漁翁得利。

不得不說,他們的想法簡直太過美好了些。

先不說李雪他們能不能打的過沐靈夕他們,就光說他們那被動的伏擊方式,只要有點戰鬥經驗的人,都能察覺到吧!

真不知道李雪的腦子裡面都裝了些什麼,不僅目中無人,還自以為是,跟這樣的人對上,簡直讓狂戰小隊的隊員們感覺無趣極了。

還比不上那些秘寶之地里的守護靈獸,讓他們來的有戰鬥欲。

那一片黑壓壓的人群行進的速度倒是不滿,當火球擊落在山丘上的時候,基本上全都逃了出來。

然而他們逃過了被火球砸的結果,卻逃不出被炸的命運,只見火球在擊落在山丘上之後,頓時爆炸開來,原本低矮的小山丘頓時被移為了平地。

而那些剛剛逃離出來的學生會成員,剛以為自己逃出生天了,下一秒,就被爆炸所形成的氣浪掀飛了出去。

瞬間,沐靈夕他們不遠處的空地上猶如,下餃子一般,撲通撲通的響個不停。

一個個人型的餃子,一個接一個的被砸落在那煙塵滾滾的地面上。

就在沐靈夕和狂戰小隊隊員們,愜意的欣賞著眼前這天降人餅的奇特景色時,一道身影竟是從天空中的煙塵中沖了出來。

緊接著那人身後再次衝出三道人影。

而這后出現的三人中有一人沐靈夕卻是認識的。

那就是設計了這些炮灰在這裡,被沐靈夕連鍋端的李雪。

只見李雪此刻神情狼狽,正被另外兩名男子架在中間,似乎剛才的爆炸也對她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李雪在看到沐靈夕朝自己看來之後,頓時狠厲的尖聲說到。

「沐靈夕!你個賤人!別以為學了幾招妖術,就可以在彌城學院中橫行霸道,我告訴你,今天我作為彌城學院學生會的會長,就要替學院清除你這歪魔邪道,還學院一片寧靜的天地。」

那李雪一本正經的發表著自己那毫無依據的言論,然而回應她的,卻是沐靈夕的一聲淺笑。

「可憐的爬蟲類!」

李雪被這句話刺激的不清,正準備衝上前來教訓沐靈夕,結果卻被在她之前衝出煙霧的人給攔住了。

沐靈夕這才朝著那人看了過去。

只見那是一名瘦瘦高高的青年男子,給沐靈夕印象極深的是那一雙幽深的眼眸。

那雙眼睛低沉且陰鬱,與之對視時,竟讓沐靈夕渾身都產生了一種冰冷的感覺。

那男子在看到沐靈夕注意到自己之後,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那笑容看的沐靈夕心中一陣莫名的難受。

沐靈夕知道那男子剛才應該是使用了精神攻擊,但是自己雖然也聽宮佑冥說過精神攻擊的事情,但是至於那精神攻擊怎麼使用,沐靈夕倒是還沒研究透徹。 沐靈夕知道那男子剛才應該是使用了精神攻擊,但是自己雖然也聽宮佑冥說過精神攻擊的事情,但是至於那精神攻擊怎麼使用,沐靈夕倒是還沒研究透徹。

想到這裡,沐靈夕決定先下手為強,否則若是讓那男子搶佔了先機,結果如何她還真不敢保證。

想到這裡,沐靈夕對著夜元鈺打了個手勢,示意夜元鈺他們對付那些學生會的學員們,而天上的四個人,就讓她來對付。

夜元鈺自是明白沐靈夕的安排,頓時點頭領命,與其他狂戰小隊的隊員們積極的準備起了陣勢。

而沐靈夕則是腳踩著霧影流雲直接朝著那天上的幾人沖了過去。

雲凰之舞第一式瞬間展開,那紅光所形成的符文光圈將沐靈夕嚴密的包裹在內。

沐靈夕一邊飛行,手中的雪舞飛紗頓時燃燒起熊熊的火焰。

身姿舞動間,沐靈夕手中的雪舞飛紗猝不及防的朝著那領頭的男子甩了過去。

火焰隨著雪舞飛紗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陣尖銳的氣鳴聲。

如同萬鳥齊鳴一般,讓人心忌不已。

那男子似是沒想到,沐靈夕的速度會是這樣的快。

就在沐靈夕的雪舞飛紗快要將他纏繞住的時候,那男子頓時收起了飛行靈器,朝著地面上掉落下去。

沐靈夕還以為那男子被自己的攻擊嚇暈了,正準備追擊的時候,卻看到那男子忽然之間再次召喚出飛行靈器,直接朝著自己沖了上來。

沐靈夕連忙加強了紅色符文光圈的靈力,只見符文光圈上的紅光瞬間暴漲,那符文旋轉間,形成了一道道有如實質的紅色漩渦。

既然想要跟她硬碰硬,沐靈夕到現在還沒怕過誰。

那男子就在快要與沐靈夕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卻頓時冷笑一聲,一道細小的如同聲波般的聲音,頓時鑽入了沐靈夕的腦海之中,那尖銳的刺激,讓沐靈夕腦子一懵,出現了短暫的失神狀態。

而那男子卻是趁著這個機會,對著沐靈夕的身體發出一記纖如毫毛般的靈力攻擊。

那個角度極其刁鑽,竟是趁著符文光圈短暫的間隙鑽了進去,然而就在那靈力想要刺入沐靈夕身體的時候,卻是被一陣漩渦給吸收了。

那男子似是沒想到沐靈夕符文光圈的詭異之處,竟是能吸收自己的攻擊,一招失神之下狠狠的撞擊在了沐靈夕的符文光圈之上。

頓時一道道強大的吸引力,將他身上所有的靈力全都吸收殆盡了。

那男子驚恐的對著沐靈夕大喊著。

「快停下,若是我死了,你也活不長,你剛才已經中了我的音蠱,若是我不給你解藥,你永遠都會活在無窮無盡的痛苦之中。」

就在那男子的呼喊聲中,沐靈夕這才迅速的回過神來,但是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只見那男子早已經被吸幹了靈力,身體上沒有了靈力的防護,頓時被沐靈夕身前的符文光圈給燒成了焦炭。

李雪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卻是暗笑不已。原來沐靈夕已經中了音蠱,那她離死已經不遠了。 李雪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心中卻是暗笑不已。原來沐靈夕已經中了音蠱,那她離死已經不遠了。

要知道,她為了對付沐靈夕,專門花高價從蠱毒一派找來了這個天才。就是想趁沐靈夕不備之時用音蠱控制她,到時候,她想讓沐靈夕做什麼就做什麼,她可以折磨沐靈夕一輩子。

然而她的計劃還沒實現,那名男子就已經被沐靈夕給殺了。

不過這樣一來她倒是省了一筆高昂的傭金,就算她無法控制沐靈夕,但沐靈夕最終也會因為沒有解藥而痛苦致死。

索性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李雪見沐靈夕難以對付,就想要撤退了。

但是沐靈夕此時哪裡會放過李雪。

只見沐靈夕恢復神志之後,直接一個瞬移,來到了李雪的面前。

手中的綠色藤蔓瞬間飛出,直接纏繞在了李雪的脖頸之上。

若是說之前沐靈夕只是想教訓教訓李雪,那麼此時,沐靈夕簡直想要將這陰險毒辣的女人碎屍萬段。

李雪沒想到沐靈夕竟是瞬間就來到了自己的身前,一臉的驚恐還未平息,就被藤蔓纏住了脖頸。

生命的威脅讓李雪頓時瘋狂的喊叫了起來。

「你們快動手殺了她!」

李雪直至此時還以為自己有能力反敗為勝,但是沐靈夕僅是動了動手指,李雪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

身邊的兩名男子在看到李雪被沐靈夕治住之後,轉身就想要逃跑,但是他們剛轉過身子,就被兩道火繩給穿透了身體。

總裁追妻:嬌妻太火辣 火繩不斷地在他們的身體之中翻攪著,那撕心裂肺的痛楚讓兩人,頓時發出一陣,慘烈的嘶號。

不過幾息的時間,那兩名男子就被火繩燒溶了腹腔,直直地朝著地面上掉了下去。

李雪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喉嚨里發出一陣「赫赫」的聲響。

那眼神中強烈的求生慾望,似是在求沐靈夕放過自己。

然而沐靈夕卻是怒火中燒。

纖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手上的藤蔓寸寸收緊。

一條條火系的靈力線,不斷地穿刺著李雪的身體。

沐靈夕冷冷的說道。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現在才知後悔,卻已經晚了。好好享受你剩下的快樂時光吧,我不會讓你,那麼快的死去。」

一邊說著,沐靈夕手中無數條火系靈力線,頓時鑽進的李雪的身體,一路沿著他的經脈肆意的破壞著,李雪痛的全身不由自主的開始抽搐,然而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以沐靈夕對人體的了解,靈力線不斷的避開李雪身體上足以致命的要害,這破壞完她的經脈之後,開始鑽入她的骨髓之中。

那種痛意讓李雪恨不得立刻咬舌自盡,但是死亡,對於此刻的她來說已經是一種奢望。

她只能沉浸在這無盡的痛苦之中,深深的悔悟著自己所犯下的過錯。

到了最後李雪已經痛到麻木了,但是沐靈夕卻仍然沒有放過他。一道道靈力線再次從她的指甲縫中鑽了進去。 聞言,葉天也是心中有著幾分凜然。

司馬桀若是真的成功出關,同時淺倉那邊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這事情就真的複雜了去了。

到時,司馬桀借著那毫無人性的手段,真正介入了涅槃劫的層次的話,恐怕一場大戰,就真的在所難免了……

「那韓非那邊的兵權,我們是否還需要?」

葉天咂了咂嘴問道。

葉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去流雲仙門,究竟要多少時間才能回得來,若是真的要考慮保險的話,最好的便是不再去考慮那韓非的兵權,他也無需急著一定要在三個月之內將歸來了,這般,恐怕最終突破的保障還要大一些。

「這……且看情況吧,還是聯絡蕭琴姑娘,將這個時間爭取到手好了,這段時間我也能想辦法將兵權往自己手上我,哪怕只是的代理兵權,總比沒有要來得好,你且放心去,這事情,交給我來辦好了。」

沉吟了片刻之後,司馬尋風也是下定了一番決心似的開口道。

瞧得司馬尋風準備自己去觸碰兵權,顏月仙翁似是想要阻撓,卻是白司馬尋風一擺手給打斷了:「顏老,我知道您要勸我隱忍,但這事情,沒法再過多的拖延了,我堂堂皇子,總不能什麼都不做,把所有的擔子丟在葉天閣下一人肩上!」

瞧得司馬尋風那已然有了決斷的模樣,顏月仙翁也是苦笑了一陣,不再多說什麼,旋即將目光朝著葉天投遞而去:「葉天閣下,希望你能理解尋風這孩子的立場,這一次,我們將所有的賭注都下在你身上了,你若是不成,恐怕最終,我們也是只能選擇放棄圖謀了……」

葉天點了點頭,他當然能夠理解司馬尋風的立場。

司馬尋風作為皇子,在王城之中,學習才是真正該做的事情,因此也有著皇子太師一職位,教導皇子,學習修鍊,成為真正意義上合格的儲君。而身為儲君,最忌諱的事情,就是手握實權。

司馬尋風雖然是能夠在王城之中享有極高的權位,但一旦手中握著兵權之類的權力,立刻便是會招來數之不盡的非議,畢竟,有著些東西在手,就有了謀朝篡位的資本,這樣的道理,人人都能明白。

也正應如此,司馬尋風去觸碰兵權,可以說是個極大的犧牲了,若是他這次能夠依據達到那種超然的境界,那麼司馬尋風這一派系,立刻就會超越另外兩派,成為絕對的主導者,但若是他沒能成功,恐怕之後,司馬尋風的一切行為,都要無比的小心,甚至是暫時的寄於保皇派之下了。

他這次前去流雲仙門,可以說是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了。

「尋風殿下,委屈你之後,要獨自面對這巨大的壓力了,葉某一定儘快歸來,與你並肩攜手!」

鄭重的朝著司馬尋風抱了抱拳,葉天的臉色也是頗為的嚴肅。

他也明白,他走了,顏月仙翁也必須跟著沉靜下來,不然,司馬尋風的身邊但凡有著任何一人存在,都有可能直接被冠以叛逆的名頭,掌握兵權,他只能獨自一人去,任何的壓力和麻煩,也都只能獨自去扛著,這對於司馬尋風這麼一個實力並不算極強的人而言,著實也是有些難捱的。

「且放心去吧,你只需記住,無論成敗,你和你的天越國,始終都是我司馬尋風的良師益友,我很期待你歸來之日,能與你共赴巔峰,天越和風墟,能夠真正的成為朋友。」

似是安慰般的拍了拍葉天的肩膀,司馬尋風便是起身朝著大廳門扉處走去,葉天知道他不想繼續多說什麼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孤注一擲,成則揚名立萬,敗,可能司馬尋風今生都再無圖謀的可能了……

「顏老,就有勞您跟流雲仙夢那邊招呼一聲了,我處理好身邊的事務之後便前往。」

拱了拱手,葉天便也是撤去了大廳的法陣,起身欲要離去。

「嗯,老夫會替你張羅好的,不過你此去也要當心,流雲仙門之中,並非人人都是善類,你自己做好定奪,一切,就要仰仗你了。」

顏月仙翁走上前來伸手拍了拍葉天的肩膀,似是送別般的道。

「葉天自當謹記於心。」

……

之後,葉天便是聯絡了蕭琴,將事情講述清楚之後,便是直接動身啟程了,這一次,葉天是一個人動身前去的,正如顏月仙翁交代的那樣,那流雲仙門,沒人能保證其中之人是否都是善類,獨自前去保險的多,就算是真的生出了禍事,也不至於禍及身邊之人。

離開皇城之後,葉天便是一路向西,流雲仙門距離風墟王城的距離並不算是極其的遠,摸約就是五天左右的路程,不過,當得葉天真正來到那流雲仙門所在之處的時候,也方才是發現,這流雲仙門的所在為何會與王城相隔不遠。

流雲仙門坐落在一片臉面山脈之中,就和青蓮谷一樣,這種相對保守,但實力強大的宗門,皆是有著極其長遠的歷史的,而這流雲仙門,顯然是要比青蓮谷的歷史更加長遠一些,光是看那山脈之前的一片鎮甸便是能夠很容易的看出來。

在那一片連綿的山脈之前,有著一座頗具古風的鎮甸,光是看著都敢難受的道那鎮甸的古老和滄桑,其中不少的房舍之上,牆面都是已經斑駁脫落了,鎮甸之前的幾顆老樹,少說也是有著上千年的歷史了,粗壯的簡直不像話。而這片鎮甸的外圍,更是有著一層幾乎透明的薄膜存在,若非是葉天對於法陣一道有著極高的感悟,恐怕根本都發下不了這薄膜的存在。

略微朝著那薄膜之處靠近,葉天身上攜帶著的那流雲仙門令牌便是發出一陣席位的嗡鳴,旋即,那薄膜之上居然是生出了一道足夠一人同行的空洞,令得葉天能夠直接走進去。

一進入那薄膜籠罩的範圍之內,葉天便是感覺到眼前一陣模糊,周圍的道道嗡鳴之聲,令得葉天眼前的景象都是瞬間模糊了去,開始變得十分的迷離。 朱門嫡女不好惹 顯然,這是某種幻陣的效果了。

「准入測試么……」

葉天略微感受了一下周圍的能量波動,嘴角也是不由的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如今的他,循環之理已經是完全參悟透徹了,尋常法陣對他而言,完全是沒有任何的威脅可言,目光一凜,葉天身體之上,便是有著一道無形的波動擴散而出,而那令得他眼前模糊的法陣波動,立刻便是被中和而去,隨著一聲類似玻璃破碎般的身影,葉天的腳下,便是有著一道摸約六級左右的法陣轟然破碎而去!

「唰!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