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佈置,有點兒類似十年前美劇《越獄》裏面的情形,寬闊的空間之中,有上中下三層,每一層都有一個橢圓形的“0”字長廊,兩邊則是密密麻麻的鋼結構監牢,如同小籠子一般,囚禁着形形色色的人等。

這些人裏面,自然有窮兇極惡的罪犯、人渣,但也有許多人,是因爲不服猛虎團甚至是三十三國王團的政策或者行爲,才被抓到這兒來的。

因爲刺耳的警報聲,以及不斷閃爍的紅燈,使得這裏面變得無比熱鬧,犯人們抓着鐵門,瘋狂地大聲喊着,宣泄着心頭的憤怒。

我貿然闖進了這麼一個地方來,又瞧向了身後不知道從哪兒涌出來的魁梧追兵,猶豫了一秒鐘。

下一秒,我足尖一頓,人便衝進了監牢區,止戈劍陡然揚起,劃出一連串的火花來。

刺耳的金屬斷裂聲中,一扇又一扇的監牢鐵門被打開來。

門一開,立刻有無數兇猛的男女從裏面撲了出來,朝着外面衝出,如同野獸一般,四處找尋着獵物。

當然,也有沒有出來的人,我眼角的餘光能夠瞧見,這些人給沉重的鐐銬鎖在了牆體上。

這些人,纔是真正危險的人物。

不過對於這些人,我並不去理會,而是用了幾分鐘,將大部分的監牢都給弄開,緊接着在一片混亂之中,衝到了另外的一個通道口來。

這兒有一個樓梯,能夠上到三樓去。

樓梯口這兒,鐵門緊鎖,封擋了我的前路,而這個時候,那些監獄警衛不知道從哪兒就冒了出來,這些人一個個都打扮得像特種部隊一樣,連頭都給遮蓋得嚴嚴實實,端起槍,朝着我掃射。

我感覺到了危險,陡然躲避,瞧見子彈打在鐵門上冒出來的火花,心頭一震。

這回不是橡皮子彈了,是真正的子彈。

對方顯然已經反應過來了,不過我沒有想太多,幾劍下去,將威脅解決之後,猛然一腳飛起,將那沉重的鐵門踹飛,然後順着樓梯,來到了負三層。

來到這上面,我才發現此處早已是嚴陣以待,門一推開,暴風驟雨一般的子彈,就朝着我這邊傾瀉而來。

我躲回樓梯間,打量了一下,一個縱身,上了頭頂上的通風管裏去。

我在通風管裏爬了十幾秒鐘,那幫人顯然是發現了我,開始朝着管道這兒開始射擊,我從上面落下,打傷數人之後,又故技重施,衝到了監牢大廳處,又開始大規模地釋放犯人。

不過這一次,我顯得仔細許多,幾乎每一個房間都會看過去。

這裏也關得有女的,但我依舊沒有發現自己的目標,而就在我將犯人釋放大半的時候,突然間從地底之下,傳來了一聲恐怖的吼叫聲。

這吼叫,如同龍吟,又充滿了獸性,恐怖無比。

嗡……

突然間,整個空間的燈光,在一瞬間熄滅了去。

誰來了? 當所有燈光都在那一刻瞬間熄滅的時候,我聽到了四周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叫聲,整個空間都變得一片混亂,頓時就有點兒心驚。

從此刻的情況來看,造成這兒大規模停電的,並不是監獄方主動的行爲,而是剛纔的那一聲怒吼。

只不過,到底是誰,僅僅憑藉着一聲吼,就將整個監獄的電力系統整癱瘓呢?

很明顯,這事兒並非是老鬼乾的。

而且從剛纔得到的信息,我知道造成混亂的敵人,是從地面上入侵過來的,而此刻吼聲又從腳下傳來,則說明了一件事情——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人盯上了卡特羅森軍事監獄,而且正巧就是這個時候闖進了這兒來。

兩個賊伸進了了一個兜裏,這事兒還真的是鬧得有點兒鬱悶。

我心頭震撼,不過手上卻沒有閒着,黑暗中,火眼開啓,繼續大規模地釋放裏面的囚犯。

其實我也知道,這些被關押於此的囚犯,並非個個都是抵抗三十三國王團的鬥士,裏面定然也有許多的惡棍、人渣,死不足惜的傢伙,但對於我來說,不管這些人到底是什麼身份,都與我無關。

我的目標只有一個,林曦和龍玉。

找到她們,救出她們,這是我唯一的目的,至於其他人的死活,與我無關。

談不上冷酷,在這個與我的國家相距萬里之遙的去處,我生不出太多的代入感來,心頭有的,只有恨意。

濃烈的恨意。

對,我之所以恨,並非別的,而是這幫人觸及到了人應該有的底線,那就是禍不及家人。

我的父母差點兒就在這幫傢伙的追殺下被俘,倘若不是我哥的精心策劃,以及我的及時趕到,只怕此刻我的目標又要多兩個人了。

這對於我來說,實在是一種刻骨銘心的後怕。

止戈劍在門鎖上飛快掠過,然而還沒有等我走幾步,剩下的監房,也陸陸續續被人推開,從裏面涌出了無數囚犯,衝到了外面的走廊來。

我先是一愣,隨後釋然。

這邊的監房都是電子門控,當大規模的停電蔓延之後,鎖住門的磁力消失,使得那些心有餘力的人,能夠在第一時間內脫離束縛,離開了監房,涌到外面來。

因爲是一片混亂,使得我並不能找到任何線索,到處都是奔走的人羣,我跳到了欄杆之上,也只能怪瞧見盲目涌動的人頭。

不過在這樣的混亂之中,也有一些人在試圖組織。

這些人顯然都是認識的,有人出來之後,並不急着離開,而是跑到了另外的監房裏面去,從裏面救出人來,我不確定那些人是自己想的辦法,還是因爲電力消失,使得那些防衛措施失去了束縛的緣故,總之沒多一會兒,就出現了許多人在半空中跳來跳去,有的甚至身手敏捷地四處攀爬着。

這些人,纔是強悍的修行者。

我看着混亂無比的人羣,吵鬧聲震天響,卻並沒有找到自己的目標,不由得急了,大聲呼喝着,跑了一圈,並沒有任何的發現。

我走到了監牢區的另外一頭,沒有找到人,而就在這個時候,照明恢復了,所有人都暴露在了燈光之下。

而我藉着燈光,發現了一扇門。

那扇門非常的沉重,光厚度都有半米,原本是有層層電子鎖封着,只不過停電之後,門就開始陷入了虛掩的狀態,而裏面有很古怪的氣息傳遞而來,卻正是抑制我大虛空術施展的那種力量。

我愣了半秒鐘,突然想到一點。

相對於我哥的身份來說,我那兩個嫂子即便是被人當做階下囚,也未必會放置在這普通的監牢區。

她們要不然就是給軟禁着,看管在某處祕密區域,要不然就是有特別的佈置。

如果是這樣的話,之前我們的思路其實就是錯的。

不管是負四層,還是負三層,找不到她們的人,其實都很正常,因爲我們能夠突入其中,熟悉三十三國王團內部情報的我哥,自然也能夠悄無聲息地進入,將人給救出去。

所以林曦和龍玉,一定是在某個祕密的區域。

只有找對了人,才能夠知曉她們具體的下落,現如今我並沒有能夠遇到一兩個看上去能夠主事的傢伙,那麼只有押寶,進入這個看上去很恐怖的地方,碰一碰運氣。

想到這裏,我毫不猶豫地衝到了厚厚的鐵門之前,猛然一腳踹了出去。

鐺!

即便是用上了大力氣,鐵門也還是緩緩地打開,顯示出了它沉重的噸位。

而隨着鐵門的打開,我瞧見裏面的情形,遠比外面的監區要陰森許多,閃爍着紅光的燈泡忽明忽暗,然後一股濃烈的血腥之氣,混合着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臭味,悠然鑽進了我的鼻子裏來。

我穿過一道長長的走廊,又過了一道門崗,這才藉着那忽明忽暗的燈光往裏面打量,瞧見一個又一個厚實的鐵房間——每一個房間,看上去都厚實無比,大小不等,而牆壁上,則描繪了複雜的法陣圖案。

這些圖案,有的是在凹槽之中注入水銀和鮮血凝聚而成,有的則是鑲嵌着某些古怪的寶石,有的則直接擺放着白色骷髏架子……

總之每一個房間,都各有不同。

我緩步走入其中,來到了第一個房間,透過窗口那厚厚的防彈玻璃往裏瞧去,卻看見一個渾身赤裸的小男孩,正蹲在角落裏哭泣。

他蜷縮着身子,腦袋埋在膝蓋處,讓人看不清楚具體的模樣,不過感覺也就六七歲左右的樣子。

似乎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視,那小男孩擡起頭來,與我對視。

而我在與他對視的一瞬間,心頭就是一跳。

他的眼珠子,呈現出純金一般的顏色,而與此同時,他的背後,突然間有一對白色羽毛的翅膀張開了來。

這模樣……有點兒像是基督教裏面傳說的天使。

我與對方那純淨的雙目對視了幾秒鐘,心頭一動,拔出了止戈劍來,朝着門縫處猛然一挑,結果劍入其中,立刻有一股很強悍的血氣騰然而起,將我的止戈劍死死纏繞住,不讓我繼續破開。

我知道這兒定然是有動作的,冷笑一聲,右手猛然加勁兒,雷電之力陡然蔓出,將那封鎖房間的法陣暴力破壞,卻聽到“咔”的一聲,厚實的門終於開了。

小男孩幾乎是一瞬間就衝到了門前來,然而瞧見我手中的止戈劍,眼中又流露出了幾分敬畏。

我用並不流利的英語說道:“你得救了,走,離開這裏。”

小男孩看着我,突然間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了一個聲音來:“先生,你是來救我的麼?”

傳音入密?

我有點兒驚訝,隨即想起天羅祕境的交流方式,搖了搖頭,直接用中文說道:“不,我是來找兩個人的,順便救的你……”

小男孩看着我,突然說道:“先生,你能夠救救我的母親和教父麼?”

啊?

我說他們在哪裏?

小男孩指着不遠處的另外一個房間,我點頭,快步走了過去,瞧見那厚實的防彈玻璃窗後面,站着一個滿臉白鬍子的老頭,那人雖然落魄,穿着一身不合時宜的亞麻長袍,但人卻很淡定,也有威嚴,身上透着一股上位修行者的氣息。

我指着裏面的老頭,問那長着翅膀的小男孩,說他是你的教父?

小男孩點頭,說對,格雷夫森特先生是我的教父。

我眯眼打量了一下門上的封禁,再一次出手,不過這一次困難許多,用了半分鐘,方纔將門給打開來。

門一開,裏面的白鬍子老頭就衝出來,半跪在地,抱着小男孩,親了親他的額頭,然後看着我,用英語說道:“先生,你是誰?”

我揮了揮手,說路過的人。

小男孩看着白鬍子老頭,開口說道:“我母親呢?”

也許是爲了尊重,我居然也能夠聽到他的話語,而白鬍子老頭則痛苦地說道:“她被關押到了不祥之地去了,我也沒有辦法。”

啊?

小男孩有點兒激動,說我要去救她。

白鬍子老頭抓住了小男孩的肩膀,然後看着我,說道:“東方人,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我瞧見白鬍子老頭的模樣,心中一動,問道:“我是過來救兩個女人的,她們之中有一個懷了孕——也許兩個都懷孕了——對了,她們的名字,叫做林曦和龍玉,都是中國人,長得很美……”

我大概地將兩位嫂子的外貌跟他形容了一番,心中期冀着對方能夠知道一些線索。

聽完我的敘述,白鬍子老頭說道:“其中一個女人,應該不是人,而是精怪吧?”

啊?

我說你知道她們的下落麼?

白鬍子老頭嘆了一口氣,說她們在這裏待了兩天,然後也去了不祥之地。

我焦急地問道:“不祥之地在哪裏?”

白鬍子老頭說地底下。

我眉頭一揚,說我們這不就是在地底下麼?

白鬍子老頭感覺到了我心頭的焦躁,趕忙解釋道:“應該說,在這兒的最下層,海面以下,甚至更深的地方,那裏纔是這個監獄最嚴格的地方,也是他們力量的源泉所在……”

不祥之地,先知,猶大…… 白鬍子老頭的話語讓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因爲我想起了之前得到的情報,猛虎團之所以能夠成爲三十三國王團下面幾支重要力量之一的原因,就是他們信仰的那虎頭神鄂樂多斯時不時地出來展現神蹟。

而如果白鬍子老頭所說的不祥之地,正是那虎頭神的棲身之所,那麼事情就變得有些麻煩了。

我猶豫了幾秒鐘,然後問道:“你確定麼?”

白鬍子老頭聽到我懷疑的話語,心平氣和地說道:“東方人,我很感激你能夠將我和我的教子放出來,也理解你此刻的想法,你或許可以再找一找,而我則得想辦法下去了……”

他衝着我深深鞠了一躬,然後牽着那個長翅膀的小男孩準備離開。

我瞧見他的狀態不像是在誆人,走上前一步,攔住了他。

當老頭兒擡頭看我的時候,我開口說道:“一起。”

白鬍子老頭認真地打量了一會兒我,然後伸出了手來,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格雷夫森特,英國人,你可以叫我老格雷,這是我的教子亞當。”

我眯起了眼睛來,認真地問道:“亞當?”

白鬍子老頭點頭,說對。

我沒有多問,而是自我介紹道:“陸,中國人。”

老格雷問我,說你的英文,似乎並不是很好,之前應該很少有離開東方吧?

我說對。

老格雷說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怎麼會闖進來的——這兒的守門人呢,爲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現身?

我搖頭,說我沒有看到什麼守門人,至於外面,亂成了一鍋粥。

老格雷猶豫了幾秒鐘,然後說道:“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夠將那幾道門給打開麼?我們需要一些幫手……”

我說你的朋友?

老格雷搖頭,說不算是,只不過認識,知道他們都不是什麼壞人而已。

我說好。

在老格雷的指引下,我又放出了五個人來,其中有兩個黑哥們,一個黃種人,還有兩個白人——黃種人是來自不丹的,是個僧侶,至於其他人,我則毫無概念,不過能夠感覺得出來,都是不錯的高手。

事實上,能夠被關在這裏、用那法陣封閉住的,都是有着很強威脅性的人。

我本來想要效仿在外面的行爲,將所有的監牢都給打開,卻給老格雷給阻止了——他告訴我,這裏面關着的,還有不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生靈,這些東西沒有善惡之分,只有殺戮之心,如果將其貿然放出,說不定還會對我們有所不利。

事實上,用不着他提醒,我已經瞧見了一個房間裏,有着完全不同於我們世界的奇怪生物,有獸類的,更有蟲類的,古里古怪,看着都感覺無比兇戾。

時間有限,我們在一邊放人的過程中,一邊與重獲自由的這幾位做了交流。

當得知我們準備去不祥之地時,大部分人都有點兒難以接受。

只有那個來自不丹的僧人說他可以陪同我們一起去。

至於理由,他說在我的身上看到了一線生機,至於別人身上,則是濃濃的死氣。

從求生的角度來講,跟着我,活下來的機會比較大。

這個說法遭受到了反駁,其中一個黑哥們兒露出一口白牙,說既然下面一片大亂,我們不如趁亂逃出去,何必在這兒蹉跎呢?

我笑了,說道:“忘記跟你們講一件事情了,卡特羅森軍事監獄這邊之所以這麼混亂,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可能來了另外一個人。”

老格雷聽到,忍不住問道:“誰?”

我想起了之前的情報,直接扯起了虎皮大旗來:“dragon,d-r-a-g-o-n,黑暗議會的副議長閣下。”

場中的大部分人聽到了這個名字,頓時就是一驚,剛纔還打算私自逃離的黑人哥們渾身一激靈,然後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愛信不信,老格雷,我們走吧。

老格雷瞧見我的表情認真,趕忙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得抓緊了,趕緊離開合理。”

剛纔那黑哥們兒忍不住說道:“我有點兒想回自己的牢房裏待着了,至少不會死。”

他的同伴卻笑着說道:“只是暫時的,想想之前的事情吧,你留在這裏,就算是活下來了,但用不着幾個月,你的身體,就會出現在這裏的實驗室裏,被別人用手術刀劃開你的肚皮,將你裏面所有骯髒的器官,都給掏出了……”

聽到這話兒,那黑人終於不再抱怨了,跟着我們走出了這個祕密據點。

一行人剛剛走出來,就聽到遠處傳來一聲聲尖銳的呼嘯聲,緊接着已經混亂一片的監區變得更加喧鬧起來,過了幾秒鐘,我瞧見擁擠的人羣開始瘋狂後退,彷彿前方出現了某種讓人恐懼的東西。

是什麼呢?

就在我心中有幾分好奇的時候,旁邊閃出了一個人影來,衝着我喊道:“愣什麼呢?”

我瞧見屈胖三匆匆趕來,趕忙問道:“你怎麼在這裏?”

屈胖三指着我身後的厚重鐵門,說道:“我剛纔找人問了,說重要的囚犯,一般都安置在保密區,所以我就過來了——這什麼情況,你找到人了麼?”

我搖頭,說沒有。

我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跟屈胖三簡單說了一遍,並且告訴了他老格雷提供的信息,以及我們身邊這些人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