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障,我現在就廢了你!”林佑善暴喝而出!

這一聲,如雷一般,彷彿一頭咆哮的惡魔,就要朝林天

撲過去!

不遠處,已經殺的一身鮮血,將炎魔軍撕開一個口子的四個副神將,他們一起回頭看了林天一眼。

雖然看到的只是背影,可他們的內心一樣是瞬間波瀾起伏。

但,在他們最前面的地方,卻是突然之間一下子衝過來了四個元魔期的高手,元魔期,相當於元嬰期。

而他們四個人,實力最強的是宋運輝,金丹期第九層。

縱然,他們四個人抱着必死的的決心,縱然她們四個人豪情壯闊,氣勢如虹。

但,疲憊的他們,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毫無抵抗力!

只在頃刻間,就一個接一個被轟飛出去。

原本,撕開的口子,就這樣慢慢又關上了。

神武團的戰士,着急地衝到他們四個人身旁,擔心地將他們四個人給扶了起來。

之前,神武團戰士的人數,到眼下,只剩下兩百個人不到。

這還把那被林佑善操控的百來個人全都算進來了!

他們所有人原本都準備在這一天大幹一場,可如今,等待他們的,可能只剩下死神了。

“欺負我的徒弟,你們好大的膽子!”聲音落下,一個長髮飄飄的白髮的中年人突然間從天而降。

沒有人看到他們是怎麼出來的,他有着俊朗的面容,高瘦的身材,而最爲有特點的是那一雙眼睛。

白眉毛之下的眼睛,竟然是金色的瞳仁。

炎魔軍裏四個元魔期的高手即刻一起衝了過去,他們沒有任何的猶豫,像是在偷襲,想一舉拿下白衣人。

白衣人,手腕一動,只是單個手掌朝前轟出,瞬間,只見靈氣從他體內涌出,而這靈氣是白色的,而且十分冰冷。

那一瞬間,四個元魔期的高手,感覺血液都快要凝固起來,身體的速度變慢,整個人也是昏昏沉沉。

“寒冰之靈!”白衣人笑了笑。

“天山派的寒白君,你這是什麼意思!”旁邊不遠處,林德寶出現了。

林德寶其實也早就來到議事廳,只不過,因爲還不夠格,一直沒能出現在大選的舞臺上。

他一直在暗地裏幫助林佑善,調配着炎魔軍。

炎魔軍出來之後,大殺四方,他看在眼裏,十分痛快,也就沒有着急出面。

他本以爲,有炎魔軍,有他的父親林佑善,這一次的重新洗牌必定會成功。

可沒想到,這幾乎到了最後時刻,殺出來了一個天山派的高手!

寒白君,這一個已經幾乎是退隱的高手,竟然重出江湖了!

“我什麼意思?我還想問問你們,欺負我徒弟,是什麼意思!”聲音落下,寒白君身形一晃,竟然直接落在了林德寶的面前。 寒白君的出現,並非偶然。

他其實早就來到京城。

賀之北是他這一生唯一的徒弟,得知他要參加神將大選,他一路從天山趕了過來。

只是來的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等他到了京城,得知神武團已經成立,而新神武團的神將是林天。

至於他的愛徒,賀之北,則是成爲了副神將。

他在暗中看着賀之北操練神武團的弟子,也算是有模有樣。

整體來說,他比較欣慰。

兩天之前,他原本打算離開京城,結果聽說了大選的事,並且得知神武團會有任務。

他便決定再留一陣子,看看賀之北能把一支隊伍帶到什麼樣的程度。

就眼前的情況來看,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尤其是賀之北明知道實力弱於那些炎魔軍,依舊滿腔豪情熱血,往前拼衝殺出去。

他是決然不會讓賀之北出事的!

“寒白君,炎魔軍的威名,你應該早就聽說過了吧?得罪我們炎魔軍,連死神都救不了你!”林德寶冷笑一聲。

先前,他的父親林佑善一直不動用炎魔軍,他在很多時候,很多場合說話都不敢大聲。

如今,炎魔軍傾巢而出,大有席捲天下的勢頭,他壓抑了許久的囂張終於可以再一次擺出來。

“是嗎?那我要看看,厲害的炎魔軍,能否救的了你!”寒白君手腕一翻,一把雪白長劍亮出。

他腳下蹬出,整個人突然之間爆射而出,一劍如雪。

只見劍尖飛射出一道雪白寒光,直接刺傷了林德寶的胸口。

林德寶都還沒反應過來,胸前已經鮮血流個不停。

“寒白君,你找死!”林德寶暴喝一聲,“炎魔七狼!”

頃刻之間,周圍一陣黑色邪氣旋風捲起,而後是第二陣,第三陣……眨眼之間,七陣旋風頃刻之間便來到了林德寶的身旁。

“有意思……”寒白君掃視了眼前的七個傢伙一眼,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七個人臉上的劍傷。

“你們就是當年被林文寶打的跪地求饒的七個狼人吧?”寒白君一笑。

這會兒的寒白君,看着那七個劍傷,內心暗暗傾佩。

要在七個人的臉上各傷一劍不難,難的是在他們的臉上同樣位置,且造成的劍傷最終形成的疤痕一樣大小。

“林文寶啊林文寶,你要不是被你那臭不要臉的父親陷害追殺,如今的你,是否已經成了劍仙?”寒白君感嘆聲中,盡是佩服。

雪白長劍翻轉指向炎魔軍七狼,寒白君朗聲道:“林天,不用擔心神武團的戰士,我會護送他們離開,至於你,給我專心教訓那個臭不要臉的混蛋!”

林天微微一怔。

他眼角往寒白君那裏掃了一眼。

這個自稱是賀之北師父的傢伙,他竟然知道了!

而這會兒,寒白君看到了林天的眼神,微微一笑。

原來,林天雖然在主攻林佑善,可心底裏一點沒有放下神武團的戰士。

他忍住傷痛,朝林佑善衝過去,爲的是救下百多名被操控的神武團戰士,之後再一起撤離。

沒想到,這個目的,被寒白君看破了。

sp; “好,多謝了。”林天也不矯情,男子漢大丈夫,坦坦蕩蕩,這會兒的確是他最需要人幫助的時候。

有一個高手出現,幫他來壓住那些狂妄的炎魔軍,他救出百多個神武團戰士,會更加有把握。

“呵呵,看樣子,你是想要救人?”林佑善也反應過來了,“好,我成全你!”

突然間,林佑善再一次暴漲靈氣。

這一次,要比前一次的靈氣更大量,更兇狠!

如果那些神武團戰士的身體承受不住,必死無疑!

百多個戰士大驚失色,他們感覺到了絕望,整個人就在死亡的邊緣一般。

“你覺得我都走到這一步了,會讓你得逞嗎!”林天手上清泉劍向上引出。

七把靈劍立即全部附和進入清泉劍上。

“七星歸一!”林天厲喝一聲。

轉眼之間,七把靈劍已經全部匯聚完畢,那一把清泉劍強大靈氣暴漲而出。

“清風劍法,狂風巨浪!”林天手腕翻轉,同時催動了龍獅之力。

剎那間,靈氣巨浪滔天,如海嘯一般全力衝擊過去。

“給我斷!”林天暴喝聲中,靈氣巨浪直接將林佑善兩隻手臂涌出來的靈氣給切斷。

這是極靈操控術的主脈,一旦切斷,其他操控着神武團戰士的支脈沒有了靈氣,他們便可以得救。

“哼,你的攻擊在我眼裏,不過是蚍蜉撼大……”林佑善的話還沒說完。

忽然之間,便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勢的力量!

“砰”他兩個手臂的前方,劇烈爆炸,靈氣主脈絡被林天直接損毀。

頃刻之間,百多個戰士從天上直接摔了下來。

“得救了?”

“我們得救了!”

“林天救了我們,神將救了我們!”底下一片歡呼聲,即便他們早已傷重,性命垂危。

“宋運輝,你們帶着他們走!”林天怒吼一聲。

同時,擋在林佑善的面前。

林佑善嘴角抽了抽,他的雙眼突然之間劇烈瞪大起來,吼道:“一個都別想走,全都給我死!”

“靈山祕技,乾坤歸一!”林佑善手上迅速結了一個印,而後口中唸唸有詞。

下一秒鐘,他頭上一股靈氣能量球旋轉起來,而後在,周圍的大量黑色邪氣也一起涌動了過去。

靈氣和邪氣,竟然逐漸旋轉纏繞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陰陽兩極的太極八卦模樣。

周圍,不,不僅僅是周圍,只要是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一臉驚恐。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兩股能量旋轉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周圍很多樹葉和地上的一些廢紙都被旋轉帶動起來。

雖然不是一整片天都變色,但整個廣場上方已經是陰沉沉,彷彿隨時那陰沉就要砸落下來。

一種天就要坍塌下來的感覺!

下面的神武團成員正在撤離,然而他們畢竟傷的太重,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林佑善這一記殺招。

林天看向地上的那些同伴。

下一秒鐘,他將剩餘的靈劍符全部祭飛出來。

“開!”林天暴喝一聲。

靈劍符全部華爲靈劍,林天毫不猶

豫,即刻擺出靈劍陣。

“一字如龍,龍上雲霄!”林天雙掌拍在一起,擡頭,看着林佑善。

“符籙?靈劍陣?這最低級的陣勢,別想破壞我第二次!”林佑善瞬間加大靈氣。

靈氣一多,邪氣吸附過來的也就越來越多。

林佑善幾乎將那一個太極吸附到了最大的程度,已經有半個廣場那麼大。

一旦轟下,只怕周圍的房屋都要倒塌,堪比十級地震!

“死!”林佑善吼聲落下,他的雙手突然間往下砸下來。

那巨大的太極八卦如天外隕石一般,急速砸落下來。

“龍上雲霄,龍獅之吼!”林天已經閃身來到了六條靈氣組成的一字長龍中間。

一字長龍,六個方位,頂住了太極八卦的六個方位。

這會兒的林佑善已經深深皺起了眉頭,他一臉的疑惑,問道:“一字如龍我知道,龍上雲霄我也知道,什麼是龍獅之吼?”

“哼,你不配知道!”林天雙腳用力蹬出,一剎那間,地彷彿都裂開了一般。

而後他雙拳朝上轟出。

剎那間,體內所有的靈氣涌出,形成龍獅模樣,一聲怒吼。

同時,林天將手上的清泉劍飛射而出,直接朝着那就要落下來的太極八卦的中間位置!

原本,太極八卦以隕石的速度落下,周圍的空氣都快要摩擦出火花來。

在“龍獅之吼”吼出,那太極八卦的下落速度明顯降了下來。

“我看你能撐多久”林佑善微笑着,穩操勝券。

地下的許多人已經如鳥獸散。

林德寶也是第一時間逃走。

對於他來說,內心對於這個父親是極其不滿意,甚至帶着極大的怨恨。

林佑善經常行動做事,絲毫沒有考慮到他,就彷彿他可有可無似的。

然而,雖然有着諸多的不快,他卻也是默默忍受。

貴妾上位記 炎魔軍也開始撤退,他們來的快,去的也快。

下方,就只剩下神武團的人了。

神武團的人爲了將受傷的同伴帶走,速度要慢了許多。

然而,沒有一個人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他們有的只是對同伴的關心。

寒白君已經隨着炎魔七狼離開。

他其實這會兒一點優勢都沒有,甚至可以說,是炎魔七狼要撤離,寒白君被控制在中間的位置,沒有辦法,只能是先撤離一步。

不過,他爲林天所做的事,依舊做到,吸引着這一批炎魔軍之中,最強戰力之一的七個人。

在抵擋炎魔七狼攻擊的同時,他看了林天一眼。

林天已經幾乎將太極八卦的下落速度降到最低了。

“這個傢伙,不過才金丹期四層,他是靠着什麼,撐住了一個渡劫期高手的最強一擊!”

“是因爲他身上也是留着林家的血,留着林文寶的血嗎?”寒白君又想起了曾經的那個男人。

“林天,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今天,我定要將你轟成肉泥!”林佑善突然之間飛落下來,整個身體踩在了那個太極八卦上。

林天,瞬間有一種頂住一座泰山的時候,上面落下來了一片羽毛的感覺。 “

一片羽毛在平時毫無重量,可在頂住一座巨山的時候,往往一片羽毛,一粒沙子就能夠摧毀掉扛着的那個人。

這會兒的林天便感覺到了那一種力量。

六個方位的靈劍開始轟然破碎消散,中間的清泉劍,一開始還十分強勢,可很快沒有了半點先前的勢頭。

六條長龍,逐漸破碎,消散,不復剛剛的盛況。

遠處的酒店裏,那些富豪,他們已經全都握緊了拳頭。

這一刻,林天爭的不僅僅是一口氣,不僅僅是爲了羅山海,更不僅僅是朝堂上的大權之爭。

林天爲的是底下的神武團戰士,爲的是周圍的民衆!

“林佑善這個混蛋,欺人太甚!他修煉了多少年,他都他媽快成精了,林天才修煉多久,怎麼贏?”

“對啊,而且,林佑善在成爲天王的這一些日子裏,他可是有着世界上最好的資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林天,不過一個棄少……”

“林佑善要是敢再給林天一段時間,林天一定能夠殺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