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點點頭說:「可以,不過希望你快去快回,我可不希望你還沒有回來,地牢大軍就已經殺過來了。」

卡爾布萊恩立刻應諾,並馬上告辭離開了。

看著遠去的胖法師,孫立成摩擦著下巴,喃喃自語道:「這件事情真是麻煩,我還要繼續尋找神格碎片,可惜自從大胃王把我的血脈搞混亂以後,我的預測能力就失去了作用,否則的話也可以預測一下神格碎片在哪裡?」

說到這裡,他想起了自己的三位嬌妻,心中不由得火熱起來。

而在地上世界,半獸人嶺的空中,大批的侏儒飛空艇護衛著一艘巨大的飛空母艦正緩緩地駛來,在飛空母艦的指揮艙中,卡羅琳和維娜正喝酒閑聊著,一片輕鬆淡然。

「孫立成那個傢伙在地下世界呆了那麼久,不知道在搞什麼。」

卡羅琳呡了一口鮮紅的葡萄酒,然後幽怨地說道。

維娜也不由得彈了一下手指,然後有些賭氣地說:「這個傢伙每次都把我們扔在了一邊,然後自己去happy,太可惡了。」呃,這是她從孫立成身上學來的地球上話。

卡羅琳皺著眉說:「也不能這麼說,他那個傢伙我看就是一個倒霉蛋,每一次都是身陷險境,好在他的身體是不死之身,否則的話咱們倆早就做寡婦了。」

小美杜莎維娜用手捅了捅她,然後小聲說:「說到這個,我就是比較鬱悶。可能是這個傢伙身體的原因,到現在這麼長時間,咱們倆還沒有懷孕,沒有孩子,哎,這日子怎麼過啊。」

維娜的話點醒了卡羅琳,雖然女食人魔戰鬥力非凡,但同所有女人一樣,她也希望有自己的血脈,而孩子可是她一直夢想的。可就像小美杜莎說的,孫立成與她們努力了這麼長時間,一點反應也沒有,想起來就讓她鬱悶之極。

想到這裡,卡羅琳放下了酒杯,用小手托著下巴說:「等找到了這個豬頭,一定讓他用預測能力預測一下,看一看我們到底能不能生孩子。一個國王和三位王妃,如果沒有孩子,想必王國也不能長久地存在下去。」

維娜也放下酒杯,點頭同意道:「是啊,不解決孩子的問題,王國肯定會出現繼承危機的。」

正在這時,一陣噴氣的呼嘯聲,巧手先生飛了過來,他向兩人報告道:「兩位王妃殿下,我們已經到達了半獸人嶺上空,是否進行降落?」

「同意降落。」

卡羅琳立刻點點頭說。

很快,整支艦隊便向半獸人領的領主府軍營駛去,而在那裡,以兔頭人契布曼為首的半獸人領眾官員已經得到了消息,早已等候了一段時間。等他們見到飛空母艦帶領著飛空艇前來,立刻讓開了著陸地。

地精王國的軍隊已經很適應這種空降,沒用多長時間,整支艦隊便穩穩地降落在了降落場上。

還沒有等飛空母艦停穩,兔頭人便帶領著其他半獸人領的文武官員,冒著強烈的氣流跑向了飛空母艦。

等他們到了飛空母艦旁,飛空母艦已經牢牢地停穩,所有發動機全部熄火。在眾人焦急的目光中,在一陣噴氣聲中,艙門猛然打開了,緊接著,卡羅琳和維娜身穿華麗的王妃服,帶著巧手先生和狗肉他們緩緩地走了下來。

「兩位尊貴的王妃殿下,契布曼在這裡恭迎大駕。」

兔頭人趕忙帶著眾人上前行禮道。

「辛苦各位了。」

卡羅琳此時已經很有了王妃風範,說話很有一番氣勢。誰想得到,這個女人以前竟是個只會舞槍弄棒的女食人魔呢?

寒暄了一陣,契布曼便邀請眾人返回領主府休息。

到了領主府以後,卡羅琳和維娜坐上了主位,而其他人分旁坐好。

「契布曼,我想你已經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孫立成陛下受困於地下世界,而我們正準備帶領大軍去接應他。」

等侍者們送上茶水以後,女食人魔便輕聲說道。

契布曼點頭說:「是的,王妃殿下,我已經得到消息了。目前半獸人領的治安情況大為好轉,雖然邪神的信徒還經常騷擾,其他勢力的密探還有很多,可是總體來說比以前好了不少。為了我們的陛下,我這邊可以出動三千人的錦衣衛,都是信得過的好小伙兒,他們肯定能夠成為王妃殿下的助力。」

「那太好了。現在地精王國百廢待興,很多部隊已經下到了地方上進行建設。沒有了孫立成陛下坐鎮,一些原來暗藏的危機也在不斷冒頭,這馬需要足夠的人手進行震懾。所以我的父親和地精王國的官員大多沒有跟來,我帶的部隊也主要是機動部隊,人數偏少了些,有了這三千人,想來可以起到很大作用。」

卡羅琳對於兔頭人的準備很是滿意,高興地說道。

這時,外邊跑來了一名身穿皮甲的半獸人,他在眾人的目光中來到了契布曼的身旁,輕聲說里兩句然後轉身離開了。

在卡羅琳等人疑惑的目光中,兔頭人的神色變為欣喜,他站起來躬身行禮道:「剛才得到了消息,聽說了孫立成陛下的事情。巴拉克和薩費羅德兩人各領了一千五百人前來支援。」 安玉瑩發現羅陽眼睛不看前方,而是望向自己,心裡歡喜道:「他那憂鬱的眼神叫人看一眼就迷上了呢。他若真對我好呢,我這輩子就託付給他了。」

想畢,含笑道:「牛仔,怎麼不好好跑步呢,你這樣看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呢。」

羅陽窘笑道:「我在跑步。」

閑聊間,只見前方遠遠地來了一台摩托,定睛一瞧,開摩托的正是秦飄。

來近了,羅陽止步打招呼道:「飄姐,這麼早買菜?」

秦飄也停了車。她上穿V型短袖印花T恤,胸口一條深溝穿山而過,見首不見尾,圓圓的臀坐在車上,繃緊了黑色小腳褲,大腿的豐腴線條蘊含了旺盛的青春,似要撐破褲子。

「不是。我是出去找工作,幾天了,還沒找到,煩死了。」秦飄輕輕吁了一口氣,掃視羅安二人,眼眸掠過羨慕神色,話鋒一轉道:「你們在跑步嗎?」

「對。飄姐,酒吧服務生的工作,你願意做嗎?」羅陽問道。

他曾在朱莉的酒吧門口見到招工啟示。

「願意,我沒有工作經驗,會要我嗎?」秦飄眨巴著眸子。

「應該會。下午我帶你去面試。」羅陽熱情道。

秦飄聽了,俏臉忽地便活泛了,有了澤潤,先前的黯色也被紅潤代替了。眸子也亮了。

她實有懷疑,只是想到羅陽對她的那份關懷,她就覺得滿足了。

「牛仔,那今兒你有空教我功夫嗎?」秦飄含笑道。

羅陽問安玉瑩要不要練功夫,她也感興趣,便約秦飄至村尾的草地訓練。

隨即,秦飄調轉車頭回家去換衣服了。

待秦飄去遠了,安玉瑩酸溜溜嬌聲道:「牛仔,看你跟她好熟呢。原來你們關係那麼好。」

羅陽笑道:「我把錢交給你保管,你說跟誰好呢?」

想了想,安玉瑩撅起的紅唇才舒緩下來,又笑問羅陽怎麼跟秦飄好上的。羅陽便把唐傑在村道欲欺負秦飄那一節說了。

說話間,便已來至村尾。

那兒有一塊平闊的草地,青草綠油油,地上難覓石子,就算在上面滾動也不易受傷。

跑動了幾百米,安玉瑩臉蛋紅撲撲的,健康潤澤,眼眸黑漆漆的,自有靈秀。胸脯有韻律地起伏著,只是每次隆起,無不給人要破衣而出的感覺。

二人目光相觸,雖是電光一瞥,卻有無窮的意味從中交流,宛如醍醐灌頂,遍體舒泰,快美無比。

一抹笑意,一個眼神,皆能使人心神搖蕩。

羅陽說起家裡的肉豬今兒就要賣了,他要養騾豬的事兒,安玉瑩很支持,嬌聲道:「日後你只管去上學呢,交給我就行了呢。你家人不願意多花工夫養騾豬,我會幫你的呢。」

立於安玉瑩身邊,又嗅到陣陣體香,羅陽笑道:「安姐,是不是每個年輕姑娘的身子都有那種香氣呢?」

安玉瑩輕嘟紅唇,盈盈笑道:「誰知道呢,人家都沒有聞到身上有香氣。」

見羅陽要把鼻子湊到胸前來嗅,她忙伸出玉掌擋住他的鼻子。

穿越秦時當外掛 「咯咯,你好怪呢,誰像你那樣聞的呢。」

「真的好香,越聞越有精神。安姐,以後每天我要聞你身上的香味。」

安玉瑩聽了露貝齒格格嬌笑著,眸子里蓄滿了清澈的笑意,身子花枝招展的搖曳著,擺著手兒說不行。

過了會兒,秦飄趕來了。她也穿著運動套裝,一樣T恤運動褲,色澤與安玉瑩的幾乎一樣,也是天藍色,似乎故意撞衫,意欲決出高下。

安玉瑩勝在自然清純,秦飄則成熟的味兒更濃,身子的飽滿曲線張力更強。

她們年紀相差無幾,眼神卻迥然不同。安玉瑩的清澈明亮,秦飄的卻是蒙上了一層滄桑,好似多了一抹老練的味道。

神農經里有練扎馬步的方法,那是鍛煉身體用的。

「練武,先練下盤。下盤功夫好壞,決定功夫的高低,支撐的穩定性和出擊的能力是武術水平的主要表現,下盤正是武術的基礎。扎馬步就能練下盤。」

羅陽便要安秦二人練扎馬步。她們便並排站直身子。

「雙腳外開15度,與肩膀寬度相同。」

羅陽一面指點,一面繞到安秦二人身後,伸足去撥她們的腳,讓她們雙腳張開的距離與肩膀齊平。

「微微下蹲。」 卡羅琳激動地一下站起來大聲說:「太好了,我帶了三千人,你這裡出動三千名錦衣衛,巴拉克他們再有三千人,這就有九千人了。想來很快就能幫助陛下把地下城的問題解決掉,然後返回地上世界。」

契布曼點點頭欣喜地說:「是啊,陛下那裡還有大事,還是儘快讓他回來的為好。」

眾人又高興地說了一陣,領主府外傳來了人喊馬嘶的聲音,不一會兒,一個大嗓門從外邊傳了進來:「兩位王妃殿下,我巴拉克來了。」,說著,一個高大的牛頭人走了進來。只見他身穿著令人炫目的將軍鎧,大步流星地走進了領主府大門,而在他的身後,是一名全身板甲的鼴鼠人。

看到兩人,眾人紛紛起身迎了出去。

苦妻不哭:醜妻 「巴拉克,薩費羅德,有些時日未見,你們比以前更壯實了。」

卡羅琳看著兩個獸人微笑道。

兩人站定后鞠躬行禮,然後說:「自從次陛下墜入深淵,我們心情非常沉痛,一回到部落就抓緊練兵。現在有了陛下的消息,我們不敢耽誤,立刻與族長們商量后帶兵前來。」

「好!」

維娜滑過去,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然後說道:「你們很不錯,相信我們不久之後就可以把陛下找回來。」

很快,大家又返回了領主府大廳,紛紛落座並商談了起來。

「巴拉克,你對地下世界了解嗎?」

作為獸人巴夫族的勇士,巴拉克是一名優秀的軍官。雖然兔頭人契布曼見識更加廣博,但是卡羅琳還是希望聽一下巴拉克的意見,更有針對性。

巴拉克點點頭說:「地下城是一個很神秘的世界。在那裡有大批地下城生物,最強大的是黑龍,它們往往會佔據地下城最好的位置。除了黑龍,還有紅龍,蠍尾獅子,再往下有毒眼,妖身女巫,穴居人。不過,地下城除了地下城生物,還有地牢生物,那些傢伙都是在地面戰爭中被打敗的生物,其中以暗精靈最為厲害。據傳聞,暗精靈不但擁有精靈地天賦技能,而且擁有可怕的怪獸亞龍騎兵和飛龍騎兵。他們在地下世界建立了廣大而且神秘的地牢,裡面馴養了大批的牛頭怪,更有各種醜陋的怪物變種。那些傢伙的戰鬥力可是不簡單。」

聽到巴拉克的話,兩位王妃的臉不由得沉了下來。

鼴鼠人薩菲羅德補充道:「除了巴拉克所說的以外,地下城還有另外一股勢力。」

「哦?是哪股勢力?」

維娜趕忙問道。

薩費羅德咬牙說:「是灰矮人。」

「灰矮人?」

維娜有些疑惑,那跟矮人是什麼關係?

薩費羅德說:「這些灰矮人是屬於矮人中的一個分支。據說他們被邪神誘惑了,放棄了他們的信仰進而進入到地下世界去尋找驚人的財富。幾千年過去了,他們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至於他們跟矮人的區別嗎?」,薩菲羅頓了頓,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這些傢伙貪婪成性,酷愛殺戮,是邪惡的代名詞。而且他們的人數眾多,還可以打造優秀的兵器。可以說是跟暗精靈,或者說比暗精靈更可怕的力量。」

「孫立成的對手不會有他們吧?」

聽到這裡,女食人魔卡羅琳急忙問道。

鼴鼠人搖了搖頭說:「這個說不準,灰矮人和暗精靈有聯繫,但不互相隸屬,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勾結在一起。」

看到大家的神情都有些沮喪,巴拉克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後說:「大家不用著急,地下城世界的入口主要集中在矮人山丘,那裡還有露露王妃,想來矮人不會坐視不理的。灰矮人可是他們的生死大敵。」

聽到巴拉克的話,大家的神情終於放鬆了下來。

「既然情況如此危急,那我們儘快稍微休整,然後趕往矮人山丘。與露露匯合后,希望鋼錘部落能夠出動一批戰士與我們同行,一起進入地下世界。」

卡羅琳大聲對大家說道,眾人紛紛起身應諾。

地精王國大軍會合了獸人大軍以後,在半獸人領休整了一段時間便紛紛登上了地精王國的空中艦隊,向著矮人山丘飛去。

矮人山丘是直接與半獸人領接壤的一大塊區域。這裡是一塊貧瘠的土地,放眼望去,都是不高的山巒,而山巒之上並沒有什麼植物,最多的也就是一些灌木和青草而已,自然資源十分貧瘠。可是在這個地區,卻蘊藏有極其豐富的礦藏,矮人們在這塊地方居住了無數年。他們在這裡挖礦,打造兵器,然後與其他勢力交換物資,久而久之,這裡便徹底變成了矮人的地盤。

「王妃殿下,飛過這個山丘,前邊就是鋼錘部落的勢力範圍了。」

巧手先生飛到了卡羅琳身邊輕聲說,然後用自己的電子眼打出了一個3d路線圖。

卡羅琳點點頭,心中低喃道:「不知道露露此時在幹什麼?是不是與他的爺爺正商量出兵事宜?」

此時,露露正握緊小拳頭,在一個嵌入到大山裡面的堡壘中,大喊著:「孫立成是我的丈夫!哪怕他只是一個地精也改變不了。現在他碰到了危險,我必須去救他!爺爺,無論如何,您要幫我出動軍隊。」

而在他的面前,是一個頭髮和鬍鬚雪白的矮人。這個矮人頭頂上戴著一頂精緻的銅冠,身上是鑲嵌有秘銀的鎧甲,而在他的手中,是一柄巨大的戰錘。

這就是露露的外祖父,鋼錘部落最偉大的戰士以及首領達米頓·鋼錘。

達米頓搖了搖腦袋對露露說:「你連對方是什麼情況都沒有搞清楚,僅憑地精王國傳過來的消息就認定需要出動軍隊,這讓我怎麼去說服其他族人啊。」

見到外祖父沒有同意,露露立刻變成了小姑娘的樣子,她貼上去撒嬌道:「爺爺你就答應我吧。孫立成可是給咱們提供了更好的鍊鋼方法,您看現在部落中的鋼產量穩步提升,大家的日子不是也過得更好了嘛。」

達米頓用粗糙的大手摸了摸小姑娘頭髮,然後安慰道:「你不要著急。出兵的事是屬於部落中的大事,一旦派出大軍,那麼勞動力必然會大減,裡面的損失不可小。你也知道我雖然是首領,但是還是要保證大家的利益。」

「哼,爺爺,你就老想著自己部落的利益,不想著您的孫女婿。我不喜歡您了!」

聽到對方沒有鬆口,露露跳到了一邊嗔怪道。

見到變臉如此迅速的外孫女,達米頓無奈地搖了搖頭。

正在這時,從外邊走進了一個矮人衛兵,他大步來到達米頓的身邊,附耳輕聲道:「首領大人,外邊傳來的消息,從南邊來了一隻龐大的天空艦隊。」

雖然衛兵的話聲音比較小,但是露露還是聽到了,她頓時高聲歡呼起來:「是地精王國的空中艦隊,卡羅琳他們馬上就到了。」 隨即,安秦二人照做。立於她們背後,瞥見她們下蹲時臀部曲線陡地張圓了,溢出濃濃的青春活力,羅陽忽地感到口渴。

「牛仔,這樣做什麼依據呢?」安玉瑩問道。

「為什麼要外開?因為人的股骨是外旋15度的。這種位置,是最不違背人體生理的動作……」

「那要練多久呢?」

「直到你們覺得兩肋與腹部有充實的感覺,就進行下一階段的練習。」

練了片刻,秦飄便說腿顫了。又適值下起了濛濛細雨,只好停止訓練,讓她們回去繼續練習。羅陽也要去東風中學,便各自回家。

回至家裡,喝了幾杯開水才稍為解了渴。

及至吃完早餐,雨卻越下越大,淅淅瀝瀝的,發了脾氣似的,要跟羅陽鉚起來。

羅陽便先發信息給洪佳欣,問她去不去學校,不見回復,便打她手機,居然關機了,也不知她手機是沒電了,還是故意關機了。

心想去一趟學校也不用多久,況且要去小樹林集市手機店換手機卡,便帶了愛瘋6,騎單車,撐雨傘,出了門。

周日的學校冷冷清清的,走在校道上,空蕩蕩的,跟走在一座空城沒兩樣,只有雨點依舊滴滴答答敲打雨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