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堡主,您還是停手吧!”

紫電無極揚起了手中的當頭棒勸解道。

“兀那小兒,膽敢和本尊如此說話!看箭!”

姬舒正調轉方向,對着紫電無極就是一箭射出。

“我去你的箭!”

紫電無極大怒,真是老頭不識好神心。看棒吧,你!

姬舒正渾身抽搐兩下,倒了下去。木三分則成功掉在了木海龜上,只覺一陣酸爽,直衝腦髓。

看着罡風堡的兩位老頭,紫電無極搖了搖頭,不行啊,這屆老頭太難帶!

蘇恩揚渾身發麻,從浴池出來,穿戴好衣物,走出了畫中。隨着他結束行雲布雨訣,懸天閣的瀑布開始斷流。

芸綺夢趕忙開始將自己佈下的植物們收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

紫電無極指了指兩位罡風堡的老頭,也自顧自回去了。他還要和姬小煙傳訊呢,不能在老頭子的身上浪費時間。

“兩位?別來無恙乎?”

蘇恩揚從懸天閣踏雲而下。

“無,無恙!”

木三分倒吸着冷氣,勉強說道。

“無,大大,無恙,大大!”

姬舒正抽搐着表達着自己身體也是倍棒。

“兩位來此所爲何事啊?”

蘇恩揚揮手將風花雪月圖收回,故作不知地問道。

“這個,我們罡風堡小門小戶,實在承受不住前輩您的隨手施放的法術威能!”

木三分捂着屁股,站起身來向蘇恩揚施禮道。

“木長老言重了,放心吧!我們在罡風堡都是遵紀守法,恨不能與罡風堡的同道們一起工作!”

蘇恩揚拍着木三分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明日我們就可以將前輩所需趕製出來!”

木三分滿是欣喜地說。

前輩你還是趕緊走吧,你來了罡風堡,不是閃電就是水,不是昇仙就是災的!

“辛苦你們啦!”

蘇恩揚充滿感激地說道。他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趕製出來,真的很不噢容易,難不成真的是因爲罡風堡和自己的情誼麼?

兩人說了幾句,木三分扛着抽搐着姬舒正離去。

臨走時候,姬舒正還在嘴裏嘟囔着喊道。


“氣湘子,還不拜見老夫!老夫乃是大名鼎鼎的夜壺仙人是也!”

木三分臉皮一紅,好像忘記自己的箭傷,扛着姬舒正就跑。

“夜壺仙人?”

蘇恩揚有些狐疑地喃喃一句。

不過他也沒有太將此事放在心上,現在他要去找小清宵,試驗馭人環的效果。

“無極我兒啊!你把你的小女人藏哪裏了?”

蘇恩揚敲響紫電無極的房門。

“湘爹!你饒了我吧!”

紫電無極一臉的生無可望。

“放心,爹不會拋棄你的!”

蘇恩揚拍了拍紫電無極的小腦袋。

“寒月神王,你投降吧!”

蘇恩揚趾高氣揚地來到小清宵面前。

小清宵不屑地睜開眼睛,她和本體的聯繫已經斷了幾日了,還不見恢復。


這讓她內心很是焦急,畢竟自己只是寒月神王萬千分身中的一個,所有的決定都要經過本體那邊。

如果出現這種失去聯繫的情況,那麼分身就在意志的抉擇下繼續行動。但不同於其他分身的是,此時小清宵被敵人知曉了身份,還在人家的手中。

“九天神王從不投降!”

小清宵擡起自己高傲的頭顱。

“骨氣真硬啊!你看這是什麼?”

蘇恩揚將馭人環放在小清宵的面前。

“不,你不能這麼幹!”

小清宵急忙掙扎,並且拼命呼喚本體。

但她的掙扎沒用,一邊的紫電無極嫌她太吵,直接一棒子放到了她。

“好了,這可是難得的一次嘗試呢!”

蘇恩揚滿面笑容,將馭人環的一個分環戴在了小清宵脖子上。

“戒律一:不得攻擊我。”

小清宵看着蘇恩揚,目光中滿是絕望。她感受到了自身被一股規則束縛,馭人環的戒律生效! 將小清宵身上的束縛解除後,小清宵立刻想要攻擊蘇恩揚。要結束馭人環的控制,除了神器主人主動解除,只有兩種方法。

一種是殺掉馭人環的主人,這樣的話,馭人環控制的所有人都會解除被控制的狀態。

第二種是破壞掉自己身上的那枚馭人環的分環。但這樣很難,馭人環會讓你忽視其存在。根本無法做到控制自己去毀壞他的事情!

但攻擊還沒有出來,小清宵就自己停了下來。

腦海裏雖然清晰地明白,解決掉蘇恩揚,就可以重新獲得自由。身體卻完全遵照着馭人環的戒律,根本不會對蘇恩揚出手。

當然,小清宵此時也不是沒有辦法。她可以拋棄這具身體,這樣的話,這具身體又變回了災劫的形態。

馭人環無法對天地的意志進行控制,而沒有像神王一樣強大的意志,是無法壓制天地意志的。

可之前本體還讓她留在蘇恩揚身邊,此時與本體斷了聯繫,小清宵也不清楚是繼續按照原計劃走,還是想辦法脫離這傢伙身邊。

自己的實力已經不足以對目標發動致命的襲擊,災劫的威能會隨着時間不斷降低。好在現在這具身體,只要不拿來戰鬥,還可以存在很長的時間。

“戒律二:對主人有問必答。”

蘇恩揚淡定地說出第二條戒律。

“你休想!”

小清宵斷然拒絕道。

“哦?休想什麼啊?”

蘇恩揚玩味地笑道。

“休想從我身上套話!”

說完小清宵就一臉頹敗,看來自己已經中招了。

小清宵當機立斷,將自己腦海中一些絕密的記憶直接破壞掉。但爲了明白自己的立場,她還是保留了一些基本的記憶。

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紫電無極一樣,變成眼前這個傢伙的乖乖女兒?

“湘爹,你真的搞定了啊!”

紫電無極一臉興奮地捏了捏小清宵的臉蛋,仰頭看着她。

小清宵當即暴怒,一腳將紫電無極踢了個狗啃泥。

“找死啊,小子!你親爹都不敢這麼做!”

紫電無極掏出當頭棒就要和小清宵大打出手,蘇恩揚及時制止了他們。

“一家人要和睦相處,你們懂麼?”

“狗屎!”

紫電無極比了箇中指。

“垃圾!”

小清宵不屑地轉過頭去。

蘇恩揚有些頭疼,自己身邊都是些什麼人啊!

“今天晚上你兩住一起吧!”

蘇恩揚繼續提議道。

“滾蛋!”

“休想!”

兩人都直接拒絕。

“那好吧,我那屋子不錯,小清宵你就去睡我那屋吧!”

蘇恩揚揮揮手。

等小清宵離去後,蘇恩揚摟着紫電無極的小肩膀。

“怎麼樣?無極我兒。今天咱們父子一起睡吧?”

“滾你丫的!”

紫電無極當頭棒砸在蘇恩揚的手上,對蘇恩揚下達了逐客令。

“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暴躁啊!”


蘇恩揚站在紫電無極房間門外感嘆。

“你之前那個法術不錯啊,有空多施展幾次,我好用來培育些種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