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卿聞言壞笑了一聲:「當真了最好,小舅往日行事利落,可對著小魚兒時總是固步不前。」

「我可是答應了大舅他們,等回去時要給他們帶好消息的,可要是照著他現在這模樣,怕是等他鼓足了勇氣跟小魚兒開口時,得等到天荒地老去了。」

姜雲卿能看的出來,張妙俞是喜歡孟少寧的,她對著孟少寧時會臉紅,也會害羞,有時候瞧著他模樣還會走神。

只是這兩人一個害怕不肯開口,一個卻總隔著一層朦朦朧朧的弄不清楚心意,倒不如推他們一把,也總好過他們一直這麼互相磨蹭著,看得人著急。

姜雲卿說道:「放心吧,小舅很堅強的。」

姜雲卿說完后頓了頓,應該會很堅強的吧……

……

左家之中,所有的變故都發生的突然。

孟少寧還在葯泉之中跟左子月說話的時候,姜雲卿和南宮淮幾人就已經出了左家莊,而等他接到姜雲卿被人所害斷了一隻手,又被人劫走下落不明的消息時。

孟少寧臉色大變,猛的從葯泉之中起身,披著長袍就朝外疾走而去。

「暗三!!」

孟少寧厲喝出聲,暗處瞬間便走出一人來。

「到底出了什麼事,雲卿呢?!」

暗三臉色十分難看,低垂著頭急聲道:「剛才左家內亂,支脈想要藉機嫁禍南宮公子,進而牽連到燕後娘娘和左家家主一脈,燕後娘娘在混亂中被人所害,中了腐屍之毒斷了一隻手,后被人劫走,唐恆等人已經派人去追了,左家上下已經封鎖了出入。」

左子月也是披著袍子出來,他臉上覆蓋著一層黑黝黝的藥膏,看不出來模樣,聞言頓時急聲道:「怎麼可能,她武功不是恢復了嗎,她怎麼可能中毒,我大哥呢?他人呢……」

暗三認出了來人是左子月,低聲道:「大公子已經命人去鎖拿三長老一脈了,王爺,此地已經不安全,不如屬下護送你先離開。」 在童曉風和童麗離開的一瞬間,第六區爆發出了巨響,轟鳴聲震碎天空,無數的植物也隨著大地的龜裂埋入深谷。

不過這一切對已經遠去的童曉風和童麗已經沒有關係了。

第四區外圍的一處野地,兩人落在了這裡。

童麗回過頭反覆打量著童曉風。他身上散出的點點神力讓她不安。

「曉風,你這是覺醒了嗎?」童麗問道。

「沒有,只是得到了一名同胞的神力。他在死後將一切給了我。」

剛說完,童曉風就想起了小繪本上看到的內容。只見童麗面露痛苦之色,明顯是回憶起了往事。

為了讓童麗快點恢復過來童曉風立刻扯開了話題。「我們走吧,雅璃她就在附近,正好我帶你去見她。」

未等童麗有所反應,童曉風已經率先走在前面。

而童麗在走出回憶后也跟在了童曉風的後面。對她來說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比童曉風重要的了,只要他沒有覺醒那就能繼續以人類的身份一起生活。

兩人隨之來到了蠟黃的小破房前,裡面有些安靜,從門外根本無法聽到一點聲音。

不過在童曉風準備開門時門卻自動開了。

站在門后的是林雅璃的身影,即便是身處在黑暗的籠罩下她的身影依舊光彩奪人。

「你終於回來了。」林雅璃一邊說道一邊抱上了童曉風。

這幾天她一直擔驚受怕的,畢竟第六區天宿的領地上爆發了那樣史無前例的戰鬥。她深怕童曉風被捲入其中而喪命。

童麗一臉笑意地看著眼前這副景象。而童曉風雖然心跳加速可尷尬也是隨之而來。

為了平復林雅璃的不安童曉風緩緩將手抬起,使出了百試百靈的絕技摸頭殺。

很快,在童曉風的絕招下林雅璃也敗下陣來,將自己的不安全部收回了心裡。

帶著一臉苦笑童曉風看著剛剛鬆開自己的林雅璃,「我回來了,先讓我們進去吧。」

剛進入房中,童曉風就發現了楚雪的氣息,很平穩,似乎沒有林雅璃那麼激動。

可當林雅璃解釋后他才知道原來楚雪才是最擔心他的那一個。自從第六區的曠世大戰以來,楚雪一直坐立不安,如今只是因為哭累了在房間里睡著了才會表現出平穩的氣息。

雙生琉璃:善惡皆為我 童曉風並不准備去打擾她休息,只是在門縫中看了眼她熟睡的樣子。

緊皺著眉間,嘴巴還在嘟囔著什麼,像是在做著什麼不好的夢。

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后的男人 輕嘆一聲,童曉風退出了這裡。

而當他關上門的時候小破房又來了一位客人。楚昌陽蒼老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

童麗開始戒備,因為她發現這名老者身上的元力波動不低,已經能夠引起她的注意。

「你怎麼來了。」童曉風滿不在乎地問道,似乎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雖然童曉風的態度十分冷淡,不過楚昌陽依舊顯得十分高興。他做夢都沒想到童曉風竟然能在那樣的戰鬥中活著回來。

「我感受到了你的氣息就連忙趕過來看看。」楚昌陽道。

「那正好,你應該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吧?為什麼跟我差不多大的人都擁有了那樣的實力?」這是童曉風最疑惑的,如果人人都那麼強估計他還沒成為強者就要被這巨大的壓力壓垮了。

楚昌陽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你在同齡人中應該是很強了,如果還有讓你都感到恐懼的人那就只有在古城這場巨變中得到無上好處的人。」

「巨變?好處?」童曉風顯得很疑惑,畢竟他失去了意識根本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

見童曉風真的不知情老者也耐心為他講解道,「你既然去了天宿應該知道那場神明勢力靈歌與第六區勢力天宿之間的戰爭有多慘烈吧。」

童曉風點了點頭,畢竟他也是那場戰爭中的一員,坍塌的天空,淪陷的大地。吞噬萬物的毀滅能量四處橫溢。

在他點頭后楚昌陽繼續道:「其實古城各區的老祖都在最後參加了那場戰爭。他們皆是活了數千年的老怪物,吞噬神明和精靈無數。可那場戰爭最終依舊被宣告神明勝利了。只因一名神秘的主神出現。」

很顯然,那名主神就是夢悠。可惜,童曉風想要的並不是這種用犧牲換來的勝利。

不過他在悲嘆之餘也驚訝著,那個天宿的巨坑若是出於那幾人之手很顯然他們的實力已經登峰造極。

楚昌陽並不知道童曉風的內心波動,他繼續說著古城巨變的由來。「那名主神實力通天,將六名老祖全都打傷還殺死了其中一人。而他的身影也就此消失在了戰場。」

聽楚昌陽這麼一說童曉風明白了,異能者是不可能放過那些強者的肉體的,哪怕是深埋地下也會將其挖出來。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巨坑中見到那麼多異能者的原因,也是那五人去巨坑的原因。

「你說的好處應該就是那受傷的五名強者和一具至強的屍體吧。」童曉風猜測道。

「沒錯,當五名至強回到各自分區時內戰爆發了。無數異能者垂涎著他們體內蘊含的原力與神力。」一邊說著楚昌陽一邊流露出了嚮往,即便他在異能者中屬於少見的強者,可是對力量的追求依舊沒有止步。

「那我明白了,我今天遇到的應該就是五名內亂中勝利的人。我說他們怎麼會強到如此地步,有的歲數還跟我差不多。」童曉風一陣釋然,只要不是人人都那麼強就好。否則他還真是有些無力。

「你遇到的應該是第一區的蘇淺璃,那裡是修真者的地盤,而他也算是其中的一個另類,不擇手段地變強,有時甚至把自己變得很下賤,這讓他也有了些名頭。不過沒想到他還能鹹魚翻身。」

「剩下四個是誰?」童曉風問道。他想要改變這座古城就必須從這些最強者著手。

「第二區的血祖德拉夫,他是個異國人,如今第二區被異國人佔據了。第三區的上官靖宇,資料不詳,只知道他是趕屍一脈的人。第五區的梁群,他雖只比你大一點可早在一年前就完成了弒神得到了神力實力可怕得很。最後就是第六區的邵雲中,月之館出身的老牌強者。」

「邵雲中!」

童曉風的眼中怒意燃燒,童麗也爆發出了驚天氣勢,嚇得楚昌陽立刻退了好幾步。

這個名字已經被童曉風列入了必殺名單,只是如今的實力尚有所欠缺,只能慢慢等待。

(本章完) 在楚昌陽的解說下童曉風不斷思考著進路,古城的異能者數量雖然急劇減少,可是強者的數量卻沒有太大變化。

每當一名強者死亡就會有無數人去爭奪那份力量。這將成為無止境的循環。

他已經意識到了即便自己成為古城的最強者也是無濟於事。殺再多的異能者也只是治標不治本。除非他能將所有的異能者殺個精光,這無異於天方夜譚。

「看來要組建一個勢力了。」童曉風的雙眼透出精光,看向了第四區的某一處地方。

林雅璃和童麗眼中露出擔憂之色,童曉風已經越陷越深。

……

第四區一座輝煌的宮殿中一名中年人鐵青著臉來回踱步。

這宮殿裡面沒有外面那麼華麗,四處都被破壞出了凹陷的坑。雖然已經將散亂的碎石收拾乾淨,可是整體看上去依舊無法與之前的狀態相比。

如今昌陽會成了一個笑話,被人打了老巢還讓人跑了。不過這都不是讓中年人最煩悶的,真正讓他氣惱的是沒能得到神力。

當時童曉風和林雅璃離開之後他們才發現那個楚昌陽根本就是個冒牌貨,即便擁有著絕強的氣勢依舊是中看不中用被他們合力打散。

事後他也派了許多手下前往外圍的小破房去尋過楚雪和童曉風兩人。不過所有的異能者都再也沒有回來過。

雖然心中很是氣憤,可是中年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一方面是因為此時的古城紛亂繁多,忙於處理。另一方面就是畏懼於林雅璃的神威。他無法想象林雅璃是不是真的能創造出一個與楚昌陽同樣強大的存在來。

就在心煩意亂之時一名青年闖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中年人冷聲道。雖然眼前的人是他的兒子,可是之前的種種表現著實讓他不滿。

見中年人還在氣頭上青年無奈地苦笑了兩聲道:「外面有異樣的事情發生,許多建築周圍長了奇怪的植物。」

「區區幾棵植物你也要來煩我?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廢物的兒子。」

「並不是幾棵,幾乎我們領地都被這些植物佔領,即便用元力斬斷也會迅速再生,而它們所生長的方向就是這裡。」

這回中年人皺起了眉頭,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夠斬而又生的植物很顯然是別人製造出來的。可是他無法想象異能者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除非是神明!

「快!去通知所有人向這裡集合,神明入侵,有功者可以享用神明的血肉。」

「不用去了,會長大人。他們沒機會來了。」

一面鏡子突然出現,童曉風的聲音自鏡中傳來,而他的身影也在中年人驚愕的眼神中漸漸出現。

「是你!難道說不是神明入侵?是擁有神力的異能者?」中年人的表情顯得誇張,不過並沒有半點懼怕的樣子,甚至說有些興奮。他可不相信童曉風能跟自己一決高下。畢竟已經有前車之鑒。

「恭喜你答對了。」童曉風緩緩走出鏡子,自信的表情在臉上洋溢,像是一切盡在掌握的樣子。

可惜,無論是中年人還是青年都已經被神力這個夢幻般的辭彙給沖昏了頭腦,他們根本無法看到這一細節。

這一次童曉風並沒有帶上林雅璃前來,畢竟楚雪還需要人保護,而且神明比起擁有神力的異能者要危險的多,一旦暴露就難以回頭。

中年人沒多想,元力升騰,如當日一樣化作巨手向童曉風擒來。

只是未等巨手靠近童曉風,宮殿外就有一株巨大的植物衝破了門檻鑽了進來。它的速度很快,直接撞在了巨手上硬生生將那隻巨手撞了個粉碎。

兩人隨之一驚,沒人會想到一株脆弱的植物竟然有如此威力。青年心中早已是驚濤駭浪,剛才植物只蔓延在領地的最外圍,而且還有昌陽會的成員在不斷清除,這才短短一會兒功夫竟然就到了這裡。

「哼,不管怎麼樣,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神力是我的。」來自中年人的怒吼與咆哮響徹整座宮殿。

他單手朝向房頂,元力瘋狂匯聚在一根指尖,無比凝實的光射向了宮殿的上方。

當光束穿透瓦礫突破至天際時中年人笑了,童曉風也隨之皺起了眉頭。

「能不能不要破壞這座建築了,我還準備拿來當門面的。」

中年人一聽愣住了,他沒想到童曉風擔心的竟然是這個。

「小子,你怕是嚇傻了吧,反正你也跑不了了,等我昌陽會的人一來就算這株奇怪的植物也保不了你。」中年人道。

青年也是一陣陰笑,像是宣判了童曉風的死亡一般。

「真希望等一下你們還能笑得出來。」童曉風壓根就沒擔心過這個,因為外面的戰鬥也快要結束了。身為異能者中的天才人物童麗的實力一點也不弱,更何況還擁有著強大的神力,所以童曉風完全不需要有什麼擔心。

終於,那株植物開始變幻,中年人與青年一瞬間變得緊張。他們並不懼怕童曉風,畢竟年輕是他最大的弱點。而這株植物卻是最讓他們看不透的。他們現在只能祈禱外面的人能夠快點趕來。

可惜,他們恐怕永遠都等不到了,外面的植物破窗而入,帶著鮮紅的液體出現。最先的那株植物也長出了巨大的花蕾。

赤紅的花瓣如鮮血一般明艷,花蕾也隨著外面植物的湧進一點點綻放。

讓中年人和青年難以置信的是花蕾中心竟然是個女子。

童麗如仙子般從花瓣中心滑落,冷漠的眼神瞟向了中年人與青年。一瞬間,兩人有種被怪物盯上的感覺,整個身體傳來一陣涼意。

「曉風,外面的人都已經殺完了,這是最後的嗎?」

「嗯,如果可以,不要讓他們死的太痛快了,他們曾對我的朋友出手。」

雖然童麗不希望童曉風變成一個嗜血成性的人,可是這兩人對童曉風的朋友出手童麗還是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植物漸漸長出了尖刺化作了荊棘,在中年人和青年絕望的眼神中沖向了他們。

掙扎是他們最後的手段,可即便元技如何強大,雙手怎樣揮動,那些荊棘都會無止境的出現,直到一點點嵌入他們的血肉。從雙腳至雙手,最後到頭。身體每動一下都能感受到尖刺刺穿血肉的疼痛。

或許他們最後能留在這座宮殿的東西只剩下了慘叫。

(本章完) 孟少寧剛想要說話,就見到左子崢等人帶著人浩浩蕩蕩的過來。

當看到安然無損的孟少寧時,左子崢一直緊繃著的心狠狠鬆了一口氣。

姜雲卿已經出了事,要是連孟少寧也出了事,那他左家當真是惹來了滔天大禍,再也沒有半點轉圜的餘地了。

左子崢急聲說道:「王爺,左家之事稍後我定會好生跟您解釋,現下不如您先跟我離開,這葯泉四周開闊,太過危險,我先帶您去安全之地避一避。」

「我父親已經命族中所有人手出去搜尋燕後娘娘的下落,定會將她尋回,您……」

左子崢話還沒說完,旁邊的葯泉池中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啊——!」

「阿俞?!」

孟少寧臉色瞬間驚慌,他顧不得左子崢等人,一把揮開了暗三之後,就朝著葯泉池裡沖了進去,等入內之後,就看到讓他睚眥欲裂的一幕。

只見張妙俞人事不知的倒在地上,而下腹之上則是有著一大攤血,而她身後一道黑影則是快速閃爍離開。

孟少寧快步上前,抓著身旁的袍子將倒在地上的張妙俞一裹,然後顫顫巍巍的伸手試探著張妙俞的鼻息,等感覺到那裡沒有任何呼吸時,孟少寧瞬間紅了眼睛,嘶吼出聲。

「阿俞!!」

左子月等人晚一步進去,當進去時就見到孟少寧抱著人如墜瘋狂的模樣。

「阿俞……阿俞你醒醒……」

「阿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