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雨聽到蘇陽的話,並沒有多想,指着三樓正中央的那塊兒一人大小的翡翠原石說道:“蘇小兄弟,你要問最好的翡翠原石是哪一塊我還真不好說,因爲這三樓的每一塊翡翠原石都有可能開出最頂尖的翡翠來。但是你要問這次賭石大會最貴的翡翠原石,那我可以告訴你,就是那個正中間那個一人大小的翡翠原石,光是這塊翡翠原石就賣兩千萬,這就是這次賭石大會的原石之王。”

“哦,原石之王嗎?” 蘇陽覺得挺有意思的。

“對呀,蘇小兄弟,就這塊翡翠原石就價值兩千萬,這這也是歷年來賭石大會出現的價格最高的翡翠原石了,據說這塊兒翡翠原石裏面絕對有好貨,開出來的話能賺三四個億呢。” 姜小雨滿臉榮光的說着,他其實特別想開這塊原石之王,但是2000萬的價格讓他望而卻步,只能停留在想一想的階段了,兩千萬都夠他收下他的珠寶設計公司好幾個月所需要的翡翠了。要是拿着2000萬來開這塊原石之王,開出東西來那就賺翻了,但是萬一開不出來他的珠寶設計公司就倒閉了,姜曉宇自然不會去冒這個險。

聽完姜小雨的介紹,蘇陽走到三樓正中央原石之王面前閉上眼睛,開始用神豪系統去檢測眼前的這塊原石之王,這一檢測他發現除了表面三四釐米的石頭之外,內部居然全是深綠色的翡翠,這估計開出來的話能掙三五個億,但是蘇陽根本不在乎能賺多少錢,他關心的是能不能靠着開這塊石頭接觸到蔡敏敏。蘇陽並不指望着開這塊原石發家致富,雖然說他現在的身價只有一百個億,但是隨着他不斷的消費,錢只會越來越多,靠着賭石掙個兩三個億,根本不是什麼東西,可以說現在蘇陽已經是金錢如糞土了。

三樓的每塊翡翠原石旁邊都有賭石人在查看,更別提這塊原石之王了。蘇陽閉着眼睛感受的場面落在一個跟他年紀差不多的男人眼中,他不屑的撇了蘇陽一眼,說道:“人家賭石看原石都是嫌棄放大鏡都看不清,恨不得拿顯微鏡過來查看,這小子可倒好閉着眼睛在這兒看翡翠原石,可真能裝逼呀!”

蘇陽本來看的好好的,可沒想到居然有人會diss自己,本來按照蘇陽一貫的習慣是不會搭理這種腦殘的,但是他現在扮演的是從京都過來的富二代,如果別人都這麼罵他了,他還沒有反應的話也太慫了。而且只有迴應這個人才能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所以蘇陽擺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說道:“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辦法,你管得着我嗎?是不是沒錢,要不小爺給你點兒錢去買兩塊石頭玩玩。”

“靠,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老子可是江南第一貴公子林曉,每年都來賭石大會,會是沒錢玩石頭的人嗎?” 先前嘲笑的人自報來歷,眼裏露出了陰狠的目光,從來都是他對別人指指點點,別人對他笑臉相迎,還沒見過蘇陽這樣敢回嘴的呢。

蘇陽覺得做戲就要做到底,竟然要把別人的目光吸引過來,那就把事情鬧得更大一些,開這個原始之王的時候人越多越好,最好是那個蔡敏敏也在這邊。想了半天蘇陽想出了一個絕妙的辦法,先和眼前這個男子對賭一番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然後自己再開原石之王。於是他說:“你是江南第一貴公子林曉,我還是京都第一貴公子蘇陽呢,看你那樣子也不像是貴公子,還來這兒賭石呢?要不咱們倆對賭一番。”

聽到蘇陽說的話,姜小雨趕緊拉這蘇陽低聲在蘇陽耳邊說道:“蘇小兄弟,你不要衝動。你這是第一次來賭石大會,不認識這個林曉,他確實是江南的貴公子,而且他身邊有好幾個頂尖的賭石師傅,近幾年的賭石大會他都是收穫最多的那個人,你和他對賭的話恐怕是十有九輸。”

就在姜小宇拉着蘇陽說話的時候,那邊的林曉直接說話了:“好,全賭,誰慫誰是狗。咱們倆每人在這三樓挑選三塊翡翠原石,然後現場解開,最後這三塊翡翠原石裏面開出的東西加起來,誰的價格高誰就獲勝。誰要是輸了,不光要把自己開出來的翡翠送給對方,還要跪在地上給對方磕頭認錯。” 林曉沒受過什麼氣,而且他身邊帶着最好的賭石師傅,他不覺得自己會輸給蘇陽。

“好,一言爲定。” 蘇陽直接應承下來。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姜小雨也沒有什麼辦法,他只是覺得蘇陽還是個不錯的年輕人,所以想要幫一幫,可沒想到蘇陽如此衝動,和這個林曉起了衝突,只能自求多福了。 林曉囂張跋扈慣了,而蘇陽則是爲了引起在場人的注意,所以他們兩人的對話都非常大聲。在三樓的人把他們的對話都聽在耳中,這種對賭的事情也經常發生,幾乎每年賭石大會都會有這樣的對賭畫面,而這種對賭圍觀的人很多,可以說是賭石大會的保留環節項目了。這賭石大會三樓的人一聽說有人要對賭了,馬上都圍了過來,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結果。


這時候賭約已經定下來了,蘇陽和林曉都各自去挑選自己需要的三塊翡翠原石去了。蘇陽是自己一個人去挑選的,姜小雨在聽到他要和林曉對賭的時候,就離開了蘇陽身邊,他覺得蘇陽輸定了,不想跟蘇陽摻和在一起,待會兒受到林曉的侮辱。蘇陽對此毫不在意,正好沒人跟在他身邊,還方便他用神豪系統查看翡翠原石裏頭的東西。

林曉那邊身邊跟了兩個年齡在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這應該就是他依仗的賭石高手了。 造個小混血兒 ,就算不和蘇陽對賭,他們也會買下這些料子,現在只不過是順便和蘇陽對賭一下,所以他們很快就找齊了三塊翡翠原石。

而蘇陽這邊就比較慢了。他需要。閉上眼睛,用神豪系統來感應翡翠原石,所以爲了保證萬無一失,得把整個三樓的這些翡翠玉石都看看,然後再根據那邊林曉挑的三塊,挑出合適的三塊來。蘇陽還沒有傻到直接把三樓最貴的三個挑出來,這樣的話會引起有心人的懷疑,而且也起不到氣林曉的作用,蘇陽要挑選出三塊剛好比林曉那三塊稍微貴一點點的翡翠原石。

圍觀的人不知道蘇陽在搞什麼鬼,一個個都議論紛紛,在這些人裏,有之前在二樓看到過蘇陽連出四綠的奇蹟,把這個事情講給了在場的人聽,一時之間場內關於蘇陽的神祕議論紛紛。

幾分鐘後,蘇陽也挑選好了三塊翡翠原石,他和林曉一起來到了解石臺前。其實在這賭石大會的會場裏,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就是解石的時刻,因爲在石頭切開的那一刻,才能知道等待賭石者的是天堂還是地獄。這種期待感和未知感對人類的誘惑是致命的,因爲所有人都是有一夜暴富的夢想的,這種賭石帶來的刺激非常強烈。

“小子,你輸定了,我挑選的這三塊翡翠原石是除了原石之王外品相最好的三塊翡翠原石,你挑的那三塊都是什麼臭魚爛蝦,準備好給我磕頭認錯吧。” 林曉看到蘇陽挑選的三塊石頭都是之前自己和這兩位老師傅看過的,他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

“呵呵,到底好不好要解石之後才能決定,我現在就擔心一個問題,那就是你輸了之後會賴賬。” 蘇陽冷笑一聲,人力怎麼可能和神豪系統相比,這場對賭自己贏定了。當然,蘇陽現在很開心,因爲他注意到先前自己覺得像蔡敏敏的那個女人也在圍觀他們的這場對賭,而且蘇陽確定這個女人就是蔡敏敏。

聽到蘇陽的話,圍觀的人表示他們這些在場的人全都是見證者,到時候出了結果他們會督促失敗者信守承諾的。其實在這些人眼裏,蘇陽輸的可能性很大,因爲賭石這個東西可以說主要就是看人的運氣和經驗。賭一塊石頭的價值的話,那運氣的成分大於經驗,但是要賭三塊石頭加起來的價值的話,那經驗就大於運氣。林曉雖然年輕,但是他這邊的兩位老者是很有經驗的賭石大師,而蘇陽孤家寡人一個,就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不可能有太多的經驗。

這次他們對賭的聲勢浩大,整個三樓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三樓解石的師傅是一個有着四十多年解石經驗的老師傅,當他詢問先解誰的石料時,林曉搶先說:“先解我的一塊石料,然後再解這小子的一塊,就這麼一件我的一件他的,直到六塊石料全部解完。”

那首先就是解開林曉一塊足球大小的石料,林曉和他身邊的兩個老師傅並沒有在這塊翡翠原石石料上畫線,所以解石師傅就根據自己的經驗來解。

解石機切在石料上發出刺耳的聲音,卻不能阻擋人們觀看的熱情。不愧是有着幾十年經驗的老師傅,就這一刀下去就出綠了,而且是顏色比較純正的綠色。圍觀的人羣裏有很多識貨的,他們看出來這是牡丹綠,不過不知道大小還判斷不了價格。隨着時間的推移,整個石料被完全解開,一個足球大小的翡翠原石解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翡翠,預估價值在一千萬左右。這已經是非常好的翡翠了,這塊翡翠原石的價格是一百萬,能開出一千萬已經夠賺了。

接下來是蘇陽的一塊拳頭大小的翡翠原石,別看這塊原石小,但是蘇陽發現這塊拳頭大小的翡翠原石裏面是墨綠色,顯然是水墨綠的翡翠,蘇陽雖然不懂貨,但是神豪系統懂,系統給出的價值是兩千萬。依舊是解石師傅一刀就切出了綠,人們發現是水墨綠的時候都很激動,都忘了他們先前對蘇陽的小看,這水墨綠小小一塊就足以比得上剛纔林曉那塊兩倍的價值。

第一塊石頭開完蘇陽兩千萬,林曉一千萬,蘇陽暫時領先。這時林曉的臉色已經沒有剛纔那麼囂張了,雖然他對自己家的賭石師傅有信心,肯定三塊翡翠原石都能開出東西來,最後肯定會贏蘇陽,但是這第一開他沒比過蘇陽還是讓他有點難受。

解石師傅可不理會亂七八糟的東西,他把林曉的第二塊翡翠原石拿到解石臺上開始解石。這次沒有第一次那麼順利,解石師傅連續切了好幾刀都沒有出現綠意。林曉在一邊看着冷汗都下來了,要是這塊翡翠原石開不出東西來,那自己很可能就會輸掉了。圍觀的人們也都議論紛紛,覺得這林曉身邊的兩位老者可能是看走眼了,這塊翡翠原石估計是開不出來什麼東西了。

就在所有人都要放棄的時候,解石師傅驚呼一聲:“帝王綠!”所有人目光又重新投向解石臺上,他們看到了極爲純正的綠色,儼然正是帝王綠,這屬於極品了,雖然只有不大的一塊,但就這一塊就價值五千五百萬。林曉心放回了肚子裏,這五千五百萬的帝王綠再加上之前的那一千萬就已經是六千五百萬了,就光憑這兩塊翡翠加起來的價值都已經非常高了。

“小子,我這可是極品帝王綠,我覺得已經沒必要再繼續比下去了,就算你剩下的兩塊翡翠原石裏都開出和第一個一樣的,也不是我的對手了,趕緊跪下磕頭認錯吧。” 林曉非常得意忘形的對蘇陽說道,有了這塊帝王綠,他覺得自己這次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輸了。

蘇陽根本沒說話,就這帝王綠,他剩下的兩塊翡翠原石都是。


解石師傅壓抑住自己開出帝王綠的激動心情,將蘇陽的第二塊翡翠原石拿到了臺上,這塊翡翠原石直徑大約30cm,蘇陽剛纔通過神豪系統已經看到這塊翡翠原石裏有直徑10cm的一塊圓形帝王綠翡翠,所以蘇陽直接告訴解石師傅切出一個10cm的圓形來就好。解石師傅以爲蘇陽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就直接按照蘇陽所說的做了。

至於圍觀的羣衆,這時候已經對蘇陽這塊石頭不抱任何希望,因爲極品帝王綠翡翠出現的機率是非常低的,蘇陽不可能有任何翻盤的機會了。這些人看向蘇陽的目光有不屑,有同情還有幸災樂禍的,他們覺得馬上就要看到蘇陽跪在地上道歉了。

就在這時,解石師傅直接一聲臥槽,按照蘇陽的說法,他居然解出了一個圓形的極品帝王綠,這麼大塊的帝王綠把他嚇到了,這估計價值能達到一個億了。這一嗓子直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了,本來圍觀的人是以爲蘇陽的這塊翡翠原石裏面什麼都沒有,解石師傅白忙活一場所以才臥槽的,可沒想到他們看到了那麼大一塊極品帝王綠,所有人都傻眼了。

林曉看着解石臺上直徑10cm的圓形極品帝王綠,感覺自己腦袋都要炸了。怎麼可能?自己家的賭石大師說了,他們挑選的這三塊翡翠原石就是整個三樓除了原石之王最好的翡翠原石了,這小子怎麼可能挑到更好的?這麼大價值一個億,那自己拿什麼去補那剩下的三千五百萬?那豈不是輸定了嗎?林曉忘了,他還沒算蘇陽第一個翡翠原石開出來的兩千萬。 相比滿臉死灰的林曉,蘇陽可以說是春風得意,現在蘇陽都開始有些同情這個林曉了,招惹誰不好,偏偏要招惹自己這個身負神豪系統的天選之人。不過這在蘇陽眼裏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而已,他最終的目的還是能夠成功的接近蔡敏敏,所以蘇陽一點兒都沒有猶豫,對解石師傅說:“師傅,麻煩你解快一點。”

解石師傅還沉浸在自己解出了超大極品帝王綠翡翠的喜悅之中,聽到蘇陽的話纔回過神來,現在還剩下林曉和蘇陽各自有一塊翡翠原石沒有解開。解石師傅直接拿起林曉的翡翠原石放在解石臺上開始解石,現在他對林曉的翡翠原石沒有任何期待了,他想趕緊把林曉的這塊翡翠原石解完,然後去解蘇陽剩下的最後那塊翡翠原石,想看看裏面到底能不能開出比極品帝王綠更好的翡翠。

很快林曉的這塊翡翠原石解完了,只開出來一個價值一千多萬普通糯種翡翠。最後就是蘇陽挑選的臉盆大小的翡翠原石了,除了解石師傅之外,周圍圍觀的所有人也想知道蘇陽這塊翡翠原石裏面還能不能開出好東西來。當然,就算開不出任何東西來,蘇陽也在這場對賭中贏得了最終的勝利,因爲現在林曉的三塊翡翠原石全都開解完畢,加起來都比不上蘇陽的那塊極品帝王綠翡翠。

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中,解石師傅按照蘇陽畫好的線將這最後一塊兒翡翠原石切開,切口呈現出綠色,而且這綠色和剛纔蘇陽那塊兒極品帝王綠的色相比甚至還更好一些,難道說又是一塊兒更好的極品帝王綠翡翠?圍觀的人呼吸聲都變得沉重起來,他們以爲今天能見識到極品帝王綠翡翠的出世就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情了,沒想到居然見到了兩次,而且這兩塊極品帝王綠翡翠還都是同一個人開出來的。

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鍾,解石師傅已經完全將這塊兒極品帝王綠翡翠開出來了,這塊兒只有巴掌大小的極品帝王綠翡翠呈現在所有人眼前,雖然說這塊極品帝王綠翡翠沒有先前那塊大,但是它的純潔度和色澤都要遠勝於那塊較大的極品帝王綠翡翠。解石師傅用顫抖的雙手捧着這塊極品帝王綠翡翠,將這塊極品帝王綠翡翠遞到蘇陽手上,然後感慨道:“我從事解石行業已經有幾十年了,不是沒開出來過帝王綠,但是,這塊極品帝王綠翡翠恐怕是我這輩子見過質地和色澤都最好的帝王綠翡翠了。”

這最後一塊兒極品帝王綠的出世,彷彿是壓死林曉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再也保持不住先前的那份鎮定和狂妄,整個人的狀態都像是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甚至身體都開始有些搖晃了,他現在可以說是又氣又震驚。

蘇陽不是什麼聖人,既然這個林曉敢挑釁他,那蘇陽就不介意給他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看着和先前判若兩人的林曉,蘇陽毫不留情的說道:“我們各自三塊翡翠原石都解完了,我想最後到底是什麼結果,大家應該都看在眼裏了吧,這場對賭獲勝的人是我,那麼輸了的人是不是可以按照我們先前說好的來做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蘇陽表情非常淡定,完全沒有那種獲勝後的欣喜若狂,這表情看在其他圍觀羣衆眼裏,他們心裏都產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從一開始蘇陽知道自己會獲勝,所以纔會如此鎮定,如此淡然。

相比起蘇陽的鎮定和淡然,林曉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他現在彷彿像吃了屎一樣難受,他真的想不通自己爲什麼會輸給眼前這個小子,難道說是幫自己選原石的兩位師傅早就跟蘇陽暗中勾結好了?於是他用懷疑的眼神看向自己身後的兩位老者。

這兩位老者自然注意到了林曉的眼神,他們知道這位小少爺囂張跋扈慣了,這次栽了這麼大一個跟頭肯定會找人出氣的,他們倆可不想做這個出氣筒,於是乎兩人一起說道:“小少爺,這小子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的,他背後肯定有什麼高人指點過了,不然也不可能勝過我們哥倆。咱這次就認栽吧,小少爺,您可以試一試能不能多給對面那人點錢,然後就免去跪地求饒的環節。”

他們倆現在是真心實意的在給林曉出主意,但是這話聽在林曉嘴裏就變成了他們倆這麼做是在幫蘇陽從他這裏騙錢,於是他直接撲到兩位老者面前,嘴裏大罵道:“淦,你們兩個吃裏扒外的狗東西,終於露出馬腳了吧。我就說那你們倆都這麼多年的老師傅怎麼會輸給對面那個小傻逼,原來你們倆早就和他串通好了,想從我這兒騙錢是吧?你們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連我林家的錢也要騙,枉費了這麼多年我們林家對你們的提攜。”

“小少爺,您在說什麼呢,我們哪敢這樣呢?您父親一直對我們恩重如山,而且這些年賭石大會都是我們倆陪着您來的,每一年我們倆給您挑選的翡翠原石都是出貨最好的,您怎麼會覺得我們和那位小兄弟勾結起來了呢?他挑選翡翠原石的能力是真的強,我們哥倆自嘆不如。” 林家的兩位賭石大師聽到林曉的懷疑趕緊解釋,其實這麼多年來,林家諸位對他們倆都不錯,看在林家其他人的份上他們對這個小少爺林曉很包容,要是換做別人敢這麼懷疑他們,他們早就翻臉不認人了。

林家這兩位賭石大師是賭石大會的常客,圍觀的人裏面也有每次賭石大會都來的,對於這兩位大師非常熟悉,他們都明白這兩位賭石大師的實力。但是要說這兩位賭石大師和蘇陽勾結,那他們是打死也不信的,因爲但凡在某一個方面有所造詣的人,都是很在乎自己羽翼的,與他人勾結騙取自己主家的錢這種事一旦敗露,那就會永遠被賭石行業拋棄,因爲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在和別人勾結。

可是現在林曉已經氣急敗壞了,已經完全沒有思考的能力了,他直接兩巴掌扇到這兩位老者臉上,嘴裏還不依不饒的罵道:“瑪德,還敢狡辯,還在嘴硬。我今天就替我父親好好教訓一下你們兩個老東西,今天不把你們倆的屎打出來,我就不姓林。” 說完之後,他開始對兩位老者拳打腳踢。

剛開始的時候,這兩位老者顧及到林家其他人,所以一直在閃躲。但是眼看着林曉越來越瘋狂,漸漸的他們倆已經躲不過去了,他們倆心底的血氣也被激起,開始還起手來。“林曉,本來看在你父母面子上對你很客氣,但是你懷疑我們也就算了,居然還對我們兩位這麼大年紀的人大打出手,真是紈絝到不可救藥,那我們兩兄弟也就不客氣了。今天,這件事之後,我們兩兄弟會跟你父親一個交代,然後徹底退出林家。”

雖然林曉年輕,但是畢竟雙拳難敵四手,他很快就被兩位老者按在地上不能動彈。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他還在罵:“你們兩個吃裏扒外的狗東西,你們只不過是我們林家養的兩條狗,居然敢對林家少爺我出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我現在以林家少爺的名義命令你們馬上放開我,然後跪在地上狠狠的打自己的臉,打到我滿意爲止。”

兩位老者沒想到都這時候了,這林曉還在妄想用林家少爺的名義來欺壓他們,於是他們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直接壓着林曉來到蘇陽面前,把林曉以跪趴姿勢按倒在蘇陽面前,嘴裏說道:“你不是一直喜歡讓別人下跪嗎?現在就讓你嚐嚐給別人跪下的滋味,人家這位小兄弟只不過是看一看原石之王,你就出言嘲諷。現在輸都輸了,居然還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們兩個頭上,真是該死!”

蘇陽看着眼前這一幕哭笑不得,這場對賭的勝利本來就是毫無懸念的,就是沒想到這林曉履行賭約的方式居然是這樣的。本着有便宜不佔就是王八蛋的原則,蘇陽坦然的接受林曉的跪拜,甚至他還主動向前走了兩步,走到了林曉的面前。

林曉被兩位老者按在地上動彈不得,看到蘇陽走到自己面前,他怒目圓睜對着蘇陽吼道:“小雜種,你居然敢讓本少爺對你下跪,你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有種的你就把我刪了,不然等我回到林家,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林少爺,你顯然是沒有看清眼前的局勢啊,現在你是階下囚,而囚禁你的是你的手下,你難道不應該反思一下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嗎?反正你現在已經給我跪下了,那咱們倆的事兒就算完了。” 蘇陽懶得跟這種傻逼東西再多說半句話,反正他現在面子已經完全沒了。 看到蘇陽根本都沒把他放在眼裏,林曉更是氣的不行,但是他罵人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兩位老者架着走了。這兩位老人要想辦法把這件事解決好,今天的這番舉動算是把林曉得罪的死死的了,那林家肯定是回不去了,而且一旦把林曉放回家,林家勢必會瘋狂的報復他們倆。在賭石大會結束之後經常有殺人越貨的事情發生,他們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林曉幹掉,然後混出國去。

當然這一切就不是蘇陽關心的事情了,現在林曉的問題已經解決,那蘇陽就要對原石之王下手了,可蘇陽還沒有行動,就被一些人圍上來了。這些人本來剛纔是準備要看蘇陽的笑話的,沒想到蘇陽直接以無敵之姿碾壓林曉獲得這場對賭的勝利,所以現在他們想跟蘇陽結交一番。人就是這樣,當你落魄的時候誰都會想着上來踩一腳,當你飛黃騰達的時候這些人又會想着上來攀附你。

“小兄弟,我是趙家珠寶設計店的經理趙傳志,這是我的名片。”

“小兄弟,我是李佳珠寶設計店的經理李雞雞,你的這三塊翡翠賣嗎?我肯定會出讓你滿意的價格。”

“小兄弟,我是……”

一時之間,蘇陽耳邊全是類似這樣的自我介紹,搞得蘇陽都有些頭大了。就在蘇陽想要推開衆人直接走到原石之王那邊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我是敏敏珠寶設計公司的老闆蔡敏敏,不管別人出多少價格,買你的那兩塊極品帝王綠翡翠,我都願意比他多出五百萬的價格。”

順着聲音的來源,蘇陽向那邊看去,出現在他視線裏的是一個絕色女子,正是之前他看過資料的蔡敏敏。太好了,這個蔡敏敏終於主動找上門來啦,蘇陽心裏竊喜,但是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蘇陽覺得還要再抻一抻這個蔡敏敏。於是蘇陽開口說道:“各位老闆不要急!我只不過是從京都過來這邊玩一玩,聽說咱們昆城有賭石大會所以來參加一下的。實不相瞞,我根本不缺這麼點兒錢,我這次來的目的是那塊原石之王,這與我開出來的這些極品帝王綠的事待會兒再說吧。”

譁,人羣一片譁然,他們沒想到蘇陽居然是衝着那個原石之王來的,從蘇陽的話裏他們判斷這個年輕人是第一次來昆城,那他究竟是怎麼做到連續三塊翡翠原石都出貨的呢?哦,不對,再加上之前在樓下出的貨,那就是八連出綠了,這是什麼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蘇陽可不管這些人心裏在想什麼,他直接推開人羣走到了原石之王面前。儘管蘇陽這個舉動可以說是非常沒禮貌,但是這些被他推開的人卻沒有一點不高興。因爲絕大多數人都是賤骨頭,當一個人表現出遠遠超出於他們的能力的時候,他們就會神話那個人,不管那個人做出什麼舉動,他們都會理解。

這時候賭石大會的舉辦方已經注意到了蘇陽,他們馬上派了一個人過來接待蘇陽,“蘇先生,您是要購買這塊原石之王嗎?” 其實他們是想借着蘇陽這次連出八綠的奇蹟,好好炒作一下賭石大會,爭取明年吸引到更多的人來參與賭石大會,這樣他們就能賺到更多的錢。

“對,在哪裏付款?我想立刻就開這塊原始之王。” 蘇陽刻意表現的很激動,表現的自己像是一個紈絝的富二代,其實他內心一點兒都不激動,因爲他已經知道這塊兒原石之王裏面的貨是什麼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蔡敏敏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自己的身上,甚至蘇陽還想着和這位蔡家大小姐發生點兒什麼,因爲蔡敏敏真的實在是太美了。

主辦方派來的人馬上拿出收款碼,蘇陽直接掃碼轉賬眼都不眨一下。那些圍觀的人更覺得看不透蘇陽了,這麼年輕又這麼有錢,而且選擇翡翠原石的能力還這麼強,這樣的人真的存在嗎?

錢已經付完了,這塊原石之王是賭石大會的鎮會之寶,那麼它的解石過程就要有賭石大會最優秀的解石師傅來。主辦方請出了自己這邊早就準備好的解石師,這位解石師傅已經六十多的高齡了,從他十幾歲開始就從事解石行業了,現在昆城的解石師傅有一多半都是他的弟子,所以每年的賭石大會都由他來操刀解開原石之王。

看到解石師傅開始解這塊原石之王,本來還有些嘈雜的人羣瞬間安靜,他們都想看看蘇陽的神話是否還能延續,更想看看這塊原石之王裏面到底是什麼貨。

蘇陽這次沒有在原石之王上畫線,而是直接告訴這位老解石師傅說:“就按照這塊原石的形狀,直接向裏面切兩三釐米就行。”

解石老師傅對蘇陽的話不以爲然,他作爲昆城最負盛名的解石大師,這原石之王運到賭石大會會場的第一時間他就查看了,他自己得出的結論就是這塊原石之王百分百出綠,但是應該不會太大。現在蘇陽這麼指手畫腳的讓他不爽極了,但是他又沒有辦法不聽蘇陽的,因爲人家是花了錢請他解石的,而且這塊原石的價格就兩千萬,要是有什麼閃失他可賠不起。

隨着解石老師傅手中解石刀的揮動,原石之王表面的石頭漸漸退去,從上到下都散發着綠意,雖然這綠意比不上之前蘇陽開出來的那兩塊極品帝王綠翡翠,但是關鍵它實在是太大了,足足有一人高。

雖然圍觀的羣衆早有心理準備,這個原石之王可能會開出了不得的東西來,但是他們沒想到居然能開出這麼大一塊帝王綠來,雖然說帝王綠肯定是質越高越好,但是這塊兒完全可以以量取勝。

短暫的安靜之後就是絕對的瘋狂,蘇陽先前跟這位解石老師傅說的話所有人都聽到的,如果說之前的一切還可以歸結爲運氣的話。那最後這一手無疑就是蘇陽實力的體現,蘇陽不是一個初入賭石行的毛頭小子,而是賭石的神。

“哇靠,真是神蹟,連續挑選九塊翡翠原石九塊出綠,而且還有三塊帝王綠,只有賭石的神才能做到這一步了吧。” 晶晶珠寶設計公司的老闆是從一樓開始就跟着蘇陽,他親眼了目睹蘇陽從一樓到三樓做的所有事情,此刻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感嘆。

“什麼?九連綠!百分百出綠!如果不是賭石大會,主辦方事先跟蘇陽串通好了作弊,那這個蘇陽真的可以稱爲賭石的神了。”

“我們肯定不會作弊,就算作弊的話也不會找這麼一個年輕人,這不是此地無銀300兩嗎?” 主辦方的人忍不住迴應,他們還以爲蘇陽的神蹟就是在這三樓之上連四綠呢,沒想到舒陽在一樓和二樓還創造過五連出綠的神蹟。

“那真是賭石的神吶,蘇神,能不能幫我們也挑幾塊有帝王綠的翡翠原石呢?” 一看到蘇陽展現出這樣的實力,馬上就有人來求着蘇陽,讓蘇陽幫他們挑選翡翠原石,畢竟這都是直接一下將財富翻好多倍的機會,他們完全忘了先前蘇陽和林曉對賭結果出來之前嘲諷舒陽的樣子。

蘇陽根本不搭理這些見風使舵的牆頭草,他這時候心裏在想一件事,那就是那些珠寶設計公司的人怎麼還不上來提出要收購他手裏的這些翡翠。

其實不是這些珠寶設計公司的人不想上來,而是這最後原石之王開出來的帝王綠實在是太大了,很多珠寶設計公司都沒有能力吃下這一塊,能吃下的除了蔡敏敏的珠寶設計公司以外,就只有賭石大會主辦方旗下的一家珠寶設計公司了。可是賭石大會主辦方旗下的珠寶設計公司如果現在站出來的話,會讓別人覺得這是他們和蘇陽合夥下的套,那會起到負面的影響。

終於,在蘇陽的期盼中,蔡敏敏走上前來說道:“蘇先生,你開出來的這些翡翠打算出手嗎?我再次真誠的向你發出邀請,請你把這些翡翠賣給我們敏敏珠寶設計公司吧,除了價錢方面好商量之外,我還可以額外答應你一個要求,只要不是太過分就行。” 蔡敏敏看到這塊原石之王開出來的超大帝王綠翡翠真的心動了,她的明明珠寶設計公司現在正需要這樣海量的優質珠寶來打進世界頂端市場,像這塊超大帝王綠翡翠,真的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她纔會說出答應蘇陽額外的一個要求這樣的話。

聽到蔡敏敏的話,蘇陽心中竊喜,這下再接近蔡敏敏應該不會引起她的懷疑了。額外的一個要求,那自己要好好利用一下這個要求,最好是能借助提着一個要求的機會打進蔡家。 蘇陽仔細的思考了一下該怎麼利用這個機會,他結合自己的人設和自己要做的事情想到了一個很好的主意,那就是假裝追求蔡敏敏。於是蘇陽對着蔡敏敏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道:“敏敏小姐,我開出來的這些翡翠全部賣給你都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價格不用太高。我倒是對你說的那個額外的要求比較感興趣,我想要一個機會,一個追求你的機會。”

蔡敏敏沒想到蘇陽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從蘇陽的行事風格和言談舉止看出來蘇陽應該是個富二代,她平日裏對這種富二代喜歡不起來,因爲這些富二代總是仗着家裏有錢爲所欲爲。雖然說蔡敏敏自己也是個富二代,但是她自認爲自己是一個有理想,有追求的富二代,他的理想和追求就是把自己的敏敏珠寶設計公司做成全世界最頂尖的珠寶設計公司。她本來不會答應蘇陽的這個要求,但是蘇陽手裏的那幾塊翡翠實在是太珍貴了,如果能買下來的話那敏敏珠寶設計公司將會提升一個檔次。對一個珠寶設計公司來講,最重要就是兩點,一點珠寶設計師的設計技術和設計理念,另一點就是原材料的品質。

“蘇先生,這個機會我當然可以給你,但是我只能保證讓你追求我,不能保證最後我會答應你。” 雖然說迫於無奈要答應沭陽的這個要求,但是蔡敏敏也不會就因爲這麼點兒玉石就把自己給賣了。

聽到蔡敏敏的話蘇陽露出愉悅的表情,這個愉悅的表情不是裝出來的,而是蘇陽真的很高興,如果不考慮任務的話,和這個蔡敏敏談談戀愛也是不錯的,“好的,敏敏小姐,你只要給我追求你的機會就行,至於能不能把你追到手,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當然我也不是那種討厭的人,你只要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就行,這一個月的時間我可以自由的去找你,怎麼樣?如果你能答應的話,咱們現在就交易。” 蘇陽之所以定一下這一個月的時間,一來是想放鬆蔡敏敏的警惕,二來就是純粹想調戲一下蔡敏敏。

蔡敏敏沉思了一下,雖然說對蘇陽這種人她喜歡不起來,但是也提不上特別討厭,而且蘇陽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她確實挺感興趣的。一個月的時間算不上長,就算到時候發現這個蘇陽很討厭,那也只需要忍一個月的時間。於是她說:“好,沒有任何問題,那就這麼定下來了,你看是在這裏交易,還是到我珠寶設計公司去交易。”

“去你的珠寶設計公司吧,這裏人多眼雜的不方便,咱們說心裏話。” 蘇陽笑的很邪惡,反正妹子就在眼前,不調戲白不調戲,就算到時候完成任務了,也可以把這當成一場豔遇。

兩人既然已經商量好了,蔡敏敏就安排她公司的手下幫蘇陽搬着那些帝王綠翡翠上車。


圍觀的人們看到蘇陽要走了,又是一陣喧鬧。很多人都想讓蘇陽幫他們挑選一下翡翠原石,還有很多人想跟蘇陽攀一下交情。場上最後悔的人無疑就是晶晶珠寶設計公司的總經理姜小雨,他本來和蘇陽建立了不錯的關係,可是在蘇陽要和林曉對賭的時候,他覺得蘇陽會輸,選擇了不幫助蘇陽,他現在更不好意思去跟蘇陽說什麼了。

這樣的情況蘇陽早就想到了,人就是這樣,剛纔看熱鬧從來不嫌事兒大,恨不得蘇陽能馬上被林曉侮辱的沒有任何尊嚴。現在感覺到蘇陽對他們有用,就馬上來討好蘇陽。蘇陽理都不理這些人,與其跟他們在這裏浪費時間,還不如趕緊和蔡敏敏到她的珠寶設計公司探討一下人生哲理呢,好歹蔡敏敏是個腿長腰細的大美女。

一路無話,蘇陽坐着蔡敏敏公司的車來到蔡敏敏的珠寶設計公司,一共是四塊翡翠,其中三塊是極品帝王綠,還有一塊兒是普通的翡翠,總共的價值在五億元。 總裁先生矜持點 。現在蘇陽已經徹底放開了,只要妹子是乾淨的,自己看着喜歡的,那他就不介意和這個妹子發生點什麼超友誼的事情。

在蔡敏敏的辦公室裏,蔡敏敏把5億元直接轉賬到了蘇陽的賬戶裏,這就算是交易完成了。對於蘇陽,蔡敏敏越看越覺得這個蘇陽好像還可以,雖然說在他的美貌面前表現的像個色狼,但起碼是個真誠的人,並沒有藏着掖着。蔡敏敏對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凡是見過她的男人就沒有不喜歡的,如果說蘇陽藏着掖着假裝自己是個正人君子的話,那蔡敏敏反而會討厭蘇陽。

“敏敏小姐,按照咱們之前的約定,我有了一個追求你的機會。從今天開始到一個月之後,我只要有時間就會找你的,咱們互相留個聯繫方式吧,這樣也方便我聯繫你。” 蘇陽的演技還不錯,或者說現在身負神豪系統的他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富二代,所以他這富二代表現的很真實。

蔡敏敏從自己的名片盒裏拿出了一張名片,本來她準備把自己的工作電話留給蘇陽的,可想了一下,她又把名片放回了名片盒,然後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把自己的私人電話號碼告訴了蘇陽。因爲在她拿出名片的那一刻,她想起了蘇陽連出九綠的神蹟,她覺得可以和蘇陽稍微發展一下,探聽一下蘇陽是怎麼做到的。

可以說蘇陽和蔡敏敏現在對對方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又閒聊了幾句之後,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蘇陽看着漸漸落下的太陽,想到小詩詩還在家裏等着他,就起身告辭了,反正現在着急也沒用,想要在不引起蔡敏敏懷疑的情況下打探到王萬榮的消息,那就得從長計議。今天能在蔡敏敏毫不生疑的情況下和她建立這種關係已經是很大的進展了,反正馬騰飛說王萬榮只是被囚禁了,安全上不存在問題,那就不必急在這一時。

打車回到家之後,小詩詩早就自己在家無聊的不行了,看到蘇陽回來直接就撲在蘇陽懷裏,在蘇陽耳邊問道:“老公,你怎麼纔回來,你到底去幹嘛去了?難道我成了你的老婆,你還不能把事情都告訴我嗎?還是說我只是你的一個玩物,等你要回京都的時候就會把我拋下。”


“喲喲喲,看看我的小老婆怎麼這麼重的怨氣呢?乖,你是我親愛的小老婆,我肯定會一直把你帶在身邊的,只不過我現在做的事情有點危險,我不想讓你擔心,也不想讓你出事所以纔不跟你說的。別亂想了啊,乖乖就在家待着,過段時間也許你還要先回到京都去找我的其他老婆們。” 蘇陽心想,如果到時候自己要對蔡氏集團下手的話,那小詩詩待在這裏是非常危險的,因爲這裏是菜市集團的大本營,只要隨便調查一下,就會發現他和小詩詩的關係,如果小詩詩不離開的話,恐怕會有危險。

聽到蘇陽的安慰,小詩詩開心了一些,她撒嬌的說道:“老公,我已經和航空公司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我要好好陪你在昆城玩一段時間。還有你什麼時候把咱們的事告訴姐姐們吶,她們還不知道我的存在吧。”

“那這一個星期咱們就到處玩玩,白天出去玩,晚上回來玩你,生活是真的很美好啊。” 蘇陽想想都覺得舒服,如果說以前三妻四妾只能是停留在夢想中的東西,那現在蘇陽就完全有能力把它變成現實。首先從財力上來說的話,蘇陽有花不完的錢,不管有多少女人她都養得起。其次,從這些女人們互相之間的關係來說,蘇陽有神豪系統幫助可以讓這些女人互相和諧相處。

你怎麼又慫了[快穿]


馬騰飛聽說蘇陽已經成功和蔡敏敏搭上了線,激動的不得了。這麼些天一直沒有蘇陽的消息,他在國家安全局裏急的不得了。可是他又不敢主動聯繫蘇陽,怕蘇陽正在進行一些危險的事,自己給蘇陽打去電話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關於蔡氏犯罪集團的事情之後,蘇陽這邊就掛斷了電話,因爲小詩詩已經洗完澡了,再繼續討論下去的話會讓小詩詩發現,蘇陽還不想讓小詩詩知道他在幹這麼危險的事情。一個真正優秀負責任的男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讓自己的女人擔心。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昨晚上沒睡夠,蘇陽還想和小詩詩睡。 第二天中午11點多的時候,蘇陽和小詩詩睡醒之後,小詩詩簡單的給蘇揚做了一碗蔥花面,兩人一邊吃早飯一邊商量着今天要去幹什麼,畢竟小詩詩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呢,可要好好的利用好這段時間。其實小詩詩是有私心的,他知道一旦跟着蘇陽回到京都的話,那就很難再有像這樣和蘇陽單獨相處的二人時光了,所以她想抓緊這段時間和蘇陽好好享受一下只屬於他們兩個的甜蜜時間。

蘇陽想了一會兒說道:“親愛的小詩詩,要不今天咱們去逛商場吧,咱們倆在一起了,我還沒給你買過什麼像樣的禮物。這樣吧,一會兒吃完飯之後咱們去逛商場,不管你喜歡什麼東西,都通通給你買下來,今晚的所有消費由蘇公子買單。”

“真的,我喜歡什麼都可以買嗎?那我可要好好想一想,今天估計你要大出血了。” 小詩詩並不清楚蘇陽財務狀況,也不知道蘇陽身上有神豪系統,因爲蘇陽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呢,她現在以爲蘇陽是有點小錢的富二代。,並不覺得蘇陽有花不完的錢。

聽到小詩詩的話,蘇陽纔想起來自己還沒有把神豪系統的事情告訴小詩詩,這小妮子還天真的以爲自己會大出血呢。不過蘇陽並不打算瞞着小詩詩,既然都是自己的老婆,那就不應該家裏的老婆們知道,而小詩詩不知道。於是乎,蘇陽把自己擁有神豪系統的事情告訴了小詩詩,一開始小詩詩當然是不相信的,她覺得蘇陽又在逗她玩呢。可是當蘇陽特別嚴肅認真的又說了一遍的時候,她相信了,雖然這種事情難以理解,但是蘇陽沒必要用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