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窕小鹿似的眸子,水汪汪的,竄上來一股無名邪火。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就沒忍住大喊了一聲:「你們兩個好慢啊!」

「歐。太熱了。」金唯眯著深邃的眸子,迎着火紅的落日走向姚窕,像是在沙灘上面漫步一樣。無所事事。

她自己裝肚子疼還要浪費體力呢,這個金唯竟然就這樣不當回事!

明明走之前還說,很快,等他。

結果卻現在才回來。

現在看來,男人都是嘴裏說一套,現實中又做一套!

「怎麼?我怠慢你了,傷心啦?」金唯高大的身影在眾多迷妹的關注下,坐在了她的身邊,臉又湊了上去,還盯着她的唇瓣看。

「沒有!」姚窕推開他向後躲著。但是心裏確實有那麼一點生氣:「我就是覺得你這人不守信用!你說了很快會回來的,結果你走的這麼慢!」

「呵。」金唯不自覺的冷呵了一聲,過後,又恢復了燦爛和煦的笑容,眸光程亮,神秘又深邃。

他安靜地將藥片的盒子放到了姚窕的手心。

姚窕看着手中的藥片,沒有動。心裏的火還是消不下去。她要是真的肚子疼得話,這個葯就算是到了,她也疼死了,一想到這個,她就想離開他!

「再給你這個。」緊接着金唯將一個褐色的椰子,以及兩個糖果,一同放到了她的手心上。

上面還插著一根橙色的吸管。

金唯的眸子神秘而幽暗的看着她:「喝吧,拿這個配藥片吃,不苦。」

面帶溫柔的笑,金唯音色淺淡的看着她,催促着:「吃藥吧,我看着你吃。」

姚窕立刻冷靜了兩秒,大大的眸子漆黑著看着自己手心上的東西:「啊……這——還是得先吃飯,再吃藥呢……」

姚窕慶幸著自己靈活的小腦袋瓜,突然金唯又說話。

「不用,飯前飯後吃都可以,等會帶你去吃大餐。」金唯繼續溫柔的看着她。

看着姚窕猶猶豫豫的神情,金唯攬住她小巧的肩膀,體貼地將藥片拿出來放到她手心,微笑看着她:「吃吧。我第一次給人買東西,別辜負我的一片心意。」

「哈……」姚窕尷尬的看着手裏的椰子和藥片,先是低頭喝了一口放在腿上的椰子,然後又是低頭喝了一口椰子,遲遲不肯吃那個藥片。

也不知道這葯到底能不能瞎吃,乾脆她拼了!

「親我。」清冷的聲音突然出現。

「嗯?」姚窕正準備英勇就義呢,身旁的金唯就提出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

姚窕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輪廓英俊的臉龐。

「親我就可以先不吃,親我。」金唯深邃神秘的眸子看着她。

姚窕手中的藥片立刻就放下了,反正親他一下總比吃這葯強。

姚窕湊近他在他臉頰上面輕輕親了一口,便又羞澀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她余光中看到金唯的臉頰依舊是僵硬的。

他冷冰冰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跟之前判若兩人。

「不夠。」

「嗯?」

金唯食指抬起,指向自己的輪廓俊美的唇瓣:「這裏。」

「哈哈。」姚窕又在他的唇上貼了一下,潦草完事:「我只會這樣了。」

「不夠。」

姚窕臉頰有點紅潤,看着金唯忽冷忽熱的模樣,讓她有點急不知所措。只好又重來了一遍。

金唯這才嘴角上揚。

「看在這個吻的份上,我先放你一馬。」金唯的話字字珠璣。

姚窕不太理解,他說的放一馬,怎麼像是,先留下你一條狗命的感覺?

「哈哈,我想去衛生間,我先回酒店可以嗎?」姚窕從椅子上面站起來,實在是猜不出,金唯到底是什麼意思。乾脆自己先走,總比在這裏承受心理折磨的強。

金唯冗長整齊的睫毛輕眨著表示允許——

就這樣,姚窕又輕輕鬆鬆的成功脫身了。

那現在……

不正是去找島主女兒波雅求助的好時機?

姚窕滿心歡喜,走着走着,就看見波雅正在沙灘上面跟女伴們做遊戲。

姚窕面帶微笑剛剛走上去,就看見波雅一副恐懼的樣子跟躲著瘟神一樣。

難道是因為上次,自己打了她一耳光?

姚窕直接表明來意:「波雅,我把金唯讓給你好不好?你……」

「NO!」波雅眸子驚恐的,聽見金唯這個名字之後。波雅就直接躲在了女孩的身後。

之後一名正在工作的翻譯正好走過來,不是翻譯而是解釋著。

「上次波雅要攻擊您,然後被金先生關進了地牢裏,不知道金先生做了什麼,把波雅嚇壞了,說不會再跟您有任何的瓜葛。希望上次的事情,您能原諒。」

「阿這……好吧。」

姚窕沒有想到,當時明明是自己打了波雅,結果金唯還把人家叫去收拾了一頓,這人怎麼這樣? 隨着金融業務的開展,位元組跳動數據越來越多,數據安全和穩定已經成了公司的潛在風險。

目前,公司大部分的伺服器都是租用的,而且主要還是阿里和騰訊的。

可現在兩家企業現在都視位元組跳動位眼中釘,萬一人家背後搞點鬼,在關鍵時刻整點事情出來,那就沒辦法補救了。

當初米聊發展正猛的時候,突然出現伺服器崩潰事件,導致大量用戶流失,從此一蹶不振,哪怕後來公司極力攻關也無濟於事。

現在陳爭的支付體系所用伺服器如果崩潰,那陳爭估計就得宣佈破產了,即便人家賠錢給公司也於事無補。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阿里雲騰訊雲都信譽極高,一般不會黑租賃合同的伺服器,但陳爭還是要以最壞的心思去做準備。

連信還有一個多月就要在春晚上派紅包了,伺服器絕不能出任何岔子,失了國內用戶的心。因為錢是很敏感的東西,哪怕系統出錯,只丟了一分錢,也是一種災難性事故,用戶就不會再信任這個平台。

十二月底,位元組跳動位於江心島的地下伺服器中心第一批五萬台伺服器已經安裝完畢,光纜也鋪設完成,經過了公司內部測試和專家驗收,隨時可以投入使用。

驗收那日,省里的二把手還過來指導工作了,足以說明省里的領導對位元組跳動的重視。

「這將成為繼阿里、騰訊之外,國內的第三大伺服器中心,它最多可以容納三百萬台伺服器,滿足未來十年內的伺服器擴容需求!」項目驗收會上,作為老闆的陳爭略微激動說道。

同來參加會議的雷布斯也有些感慨:「伺服器中心建這麼大,看來,你對公司未來的發展信心滿滿啊!」

現在的位元組跳動公司只需不足十萬台伺服器就可以支撐了,陡然間建一個這麼大容量的伺服器中心,有種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覺。

「先佔地,伺服器按需求慢慢擴充,人,要高瞻遠矚嘛,如果建小了,以後想要擴充就難了~」陳爭微微一笑,道,「等新公司項目一出世,這些伺服器就可以派上用場了~我還擔心以後不夠用呢!」

雷布斯立即猜測出陳爭說的是哪一個產品了,試着問道:「難道是智雲科技正在開發的抖音項目?」

陳爭笑着點了點頭。

雷布斯調侃道:「我記得這個項目好像已經開發了半年多,花了上千萬研發成本了,到底想要開發出一款什麼樣的應用?我記得類似的軟件多的是,你確定你還能跟上節奏?」

陳爭笑道:「先讓子彈飛一會兒吧~現在推出來的時機根本不成熟!現在用手機看圖片都嫌貴,還想看視頻?最多在連上wifi的時候看一會兒,還要小心斷wifi,wifi一掉線,沒幾分鐘就得欠費了!而且一個視頻幾十上百兆大小,現在智能機開一會兒就發熱卡頓,這樣的軟件誰敢用?」

雷布斯問道:「那你覺得「抖音」什麼時候推出來才合適?」

「再過兩年,等4G技術逐步推行,流量降下來,手機硬件也提升上來了之後,短視頻才會慢慢火起來~」

雷布斯道:「那你還這麼着急開發它,等個一年之後開發也來得及嘛~兩年時間,時間成本太高了。」

「雖然現在推出不適合,」陳爭伸出自己的手,呵呵一笑,自信說道:「但我是誰,我可是可以妙手回春、點石成金的男人!」

如今他在商界獨領風騷,手段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各互聯網商業大佬都在公開場合表示,陳爭是當今國內互聯網行業最天才級的年輕才俊,將他比作成國內的扎克伯格、馬斯克。

雖然陳爭知道他門是在捧殺自己,但他心裏還是很得意的,不免有點飄飄然,覺得自己真的很行,完全忘了自己是因為藉著重生的先知先覺才做到這一步的,如果沒有重生,他其實什麼幹不了。

雷布斯暗中搖了搖頭,苦笑說道:「你呀,人生上太順風順水也不是一件什麼好事。不吃小虧,容易栽大跟頭!」

「師兄,您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我栽過的跟頭已經太多了,現在我比誰都懂的保護自己!」對於雷布斯的善意提醒,陳爭表面很客氣,但心裏很是不屑一顧。

他覺得自己重生前的十年時間,已經經歷了太多苦難,感情、事業、人生,沒有一樣順心。這一世,是老天補償給自己的。

見此,雷布斯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

一年一度的尾牙宴。

陳爭擁有多家公司,每一家公司開一場,陳爭都要參加好幾場!

索性他直接將幾個公司的尾牙宴放在同一天晚上,同一個酒店。他只要串場一下就可以了,省時又省事。

現在公司大了,一些具體的小事公司管理層可以輕鬆應付,陳爭只要出一個主意就行了。

「今年的彩頭經費還按照去年的標準來定么?」公司負責策劃尾牙宴的經理過來向陳爭請示。

陳爭想都沒想酒說道:「翻一倍吧,盡量雨露均沾,不要把差距拉的太大……」

尾牙宴送福利是陳爭的一貫做法,平時公司員工的工資並不是特別高,雖然在楚漢市屬於高薪,但是比起阿里、騰訊、百度這些互聯網大企業,還是有一點差距的,但加一些福利,差距也不是那麼大了。所以員工們都有一種期待感,幸福指數比把福利直接放在工資中更高。

「老闆萬歲!」經理開心地大呼一聲,開開心心出去做方案了~

今年的尾牙宴能拿到更多的獎勵,員工們一個個高興地在連信群里發消息,互相分享這個讓人激動的事情,

可陳爭卻很發愁。

尾牙宴他必須帶夫人參加,那他便只能帶朱亞男出場了,可是其他女人怎麼處理?畢竟夏媛希也覺得她是正牌,還曾提起過此事。

之前她挺著肚子,也沒那個功夫來管陳爭公司那檔子事兒,現在孩子生了,她的行動能力也恢復,自然要開始慢慢介入陳爭的生活和工作圈子裏來,陳爭開始壓不住事情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扌……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在驚悚遊戲里扌……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扌……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

桃子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逃生遊戲里扌……、NPC中我最野[無限流]、在驚悚遊戲里扌……、

。 夏心崖望着李鴻逸消失的方向,目光中不由閃過一絲疑惑。

這個神棍如此匆匆趕來,又匆匆離去,讓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可一時間,他又想不出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這個神棍到底為什麼要如此行事……』

就在他皺眉沉思的時候,又是一道流光從遠處襲來。

這道流光聲勢極大。

他所過之處,留下了道道虛空裂痕。

這些裂痕在一陣動蕩之後,便化作一個個虛空亂流,在原本還算平靜的虛空中掀起了一個個旋渦。

『這人是誰,竟然只是因為趕路就弄出如此大的聲勢,難道……』

此刻,夏心崖已經隱隱猜到了來人的身份。

然而對於這個猜測,他卻打心底里排斥。

他怎麼也不願相信,一個下界魔君竟然會強悍到這種地步。

就心中糾結之時,來襲之人已經穿過了數千里的虛空。

一縷縷升騰的魔氣若隱若現。

真的是他!

夏心崖心中頓時頓時一沉。

此刻,他不但確認了來人的身份,同時也猜出了李鴻逸為何要匆匆來去。

那個神棍在禍水東引!

他所以如此肯定,是因為方牧來襲的路線,跟李鴻逸幾乎完全重合!

顯然,方牧就是追尋李鴻逸而來。

夏心崖心中的怒火,瞬間噴涌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