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燕心思慎密,她在咖啡里投放些許安眠藥,用勺子不斷攪動,嘴角露出得意的弧度,她聞著咖啡的香味,輕輕端了出去,走到秘書辦公室,腦子一轉,如果自己貿然送去,習俊梟肯定起疑心不會喝,還是叮囑秘書去,「你好,我突然肚子疼,你送去吧,別讓總裁知道,我給他一個驚喜。」

秘書眼睛閃閃而動,指了指前方一個方向,關懷問道,「好的,你沒事吧?廁所在那裡。」

姚小燕笑得露出蘋果肌,讓人誤以為很純潔,秘書想也沒想端進去,迅速出來,中途沒有任何交流,習俊梟一飲而盡,手背抬起,手錶上的時刻過去了五分鐘,應該到了才是,正當在想時,姚小燕輕敲大門,習俊梟喊了句,「進來。」

姚小燕一臉笑意,凝望到咖啡杯里已經一乾二淨,內心暗自得意,合約握在手裡,眼睛緊緊盯著習俊梟,看得露骨,聲音說得甜膩膩地:「習先生,我來和你簽好這份合約。」

習俊梟從頭到尾沒有看她一眼,自顧自地看著電腦,姚小燕走在他面前,吸引他注意力,俯下身來,低胸的衣服遮掩不住滿園春~色,欲要露出,讓習俊梟瞧個徹底,習俊梟不屑一顧,根本沒注意她的行動,淡淡地說,「那好,放下吧,蓋章簽字。」

姚小燕不氣餒,彎腰低下,博取他的視線,習俊梟突然起身,卻感到頭暈目眩,眼皮沉沉的,疲憊不堪,姚小燕抓住時機伸出雙手扶著習俊梟的上身,她的奸計得逞,假裝疑惑,關懷地問道:「怎麼了?」

習俊梟搖搖頭,也想問自己怎麼了?姚小燕抓住他的大手,握在自己的上圍,不停抖動,以至於讓他感受到,習俊梟想收回,卻眼前一黑,昏睡過去。

姚小燕支撐不住他壯碩的身軀,整個人和他一起倒地,她看著俊俏的面孔,天之驕子,她就是要製造混亂,從習俊梟口袋摸出手機,狡黠地打開,要密碼,果斷放棄了。

她無從下手,瞧看了,總裁室有間房,簡直完美,她把他拖到室內,欣賞著習俊梟,蜻蜓點水了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心生羞澀,把自己一身行頭卸去,這個藥效維持很久,一時半會兒是醒不來,靜靜地躺著,等待羔羊上鉤。


雛雯雯一直盼著習俊梟來接自己,濟公也陪伴她坐在一旁,坐在台階上,可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習俊漫走出來,笑嘻嘻地調侃她:「嫂子,你都成瞭望夫石了,怎麼?大哥還沒來嗎?」

雛雯雯嘟著小嘴,說得委屈極了:「對啊,他一大早就說忙完來接我,可是都要吃午飯了都還沒來。」

習俊漫一言驚醒夢中人,「嫂子,你也太糊塗了,他忙你就去找他啊,有時候女孩子要主動點,**不離十,我哥肯定在梟邦。」

雛雯雯表情驚醒,「賓果!我去找他,順便吃午飯。」

習俊漫指了指濟公,「你的濟公呢?」

濟公眼巴巴地看著,龔娜走出來,插一腳,「濟公就借我幾天好了,他逗得我很開心。」

習俊漫拉拉她的手,直接走了,跟母親簡單招招手,「你傻呀,我直接帶你去梟邦好了,看你牽腸掛肚的樣子就特別可憐兮兮,服了你了。」

雛雯雯傻傻地笑了笑,特別謝謝習俊漫,很快就來到梟邦,左右環顧了下,習俊漫陪同她一塊走進來,前台很快認出是是總裁夫人和大小姐,不用她們開口,她便畢恭畢敬地說:「總裁在18樓左轉第一間辦公室。」


雛雯雯認出上次的前台服務員,依舊和她微笑,並道歉,甜美清純的笑容讓她覺得非常舒服,很迷人,比早上上去的姚小姐好多了,突然覺得不對勁,日晒三竿了,姚小姐還沒下來,心裡慌著會不會出事!雛雯雯曾經來過梟邦,被習俊梟帶回來過,對他的辦公室了如指掌了。

雛雯雯腳步聲輕輕踏在地板上,生怕干擾到他,坐了手勢,用手指放在嘴邊,「噓…」習俊漫配合她,輕輕來到辦公室,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門沒關,習俊漫露出驚喜的表情,「嫂子,嚇他一跳。」

雛雯雯皺著眉頭搖搖頭,表示不要,嚇壞就不好了。

習俊漫鄙視的眼神,聽從她安排,原本她想推門就大呵一句,門打開的聲音沒有一點兒響聲,辦公室里靜得可怕,覺得有點不對勁,私人卧室外撒落在地的衣服,凌亂在地,男女各有。

習俊漫心裡一個寒顫,看著雛雯雯的表情由紅到白,由白到青,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地面,捂著嘴,不敢發出一聲聲響,習俊漫忍不住上前一看,眼前一幕,她也不能接受,口口聲聲說愛雛雯雯,背後卻摟著另外的女人,這是她大哥嗎?

姚小燕終於等到人來的一刻,看到習俊漫看著自己,羞澀低下頭,露出驚慌的表情,拉著被子捂住上身,輕輕說了句,「啊~你們出去~」

雛雯雯聽到這般耳熟的聲音,一直沒敢上前,害怕被現實作弄了,習俊漫握住她的肩,「嫂子,我們走。」

越是讓她離開,越是不走,或許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她不理習俊漫的阻止,要親眼看到是不是她心裡想的那樣,邁著沉重地步伐跨過去,習俊漫攔不住,懇求她離開,「嫂子,我們走吧~」

雛雯雯眼睛兩行淚流出來,心裡的疼得不能呼吸,心臟的移位讓她不由得捂住心口,喉嚨一直哽咽著,手止不住顫動,習俊漫抱著痛苦流淚得雛雯雯,她一直歇斯底里地喊,「為什麼騙我?」

背叛的感覺讓她腦袋一片空白,一下子激動過頭,暈厥過去。 第八百八十一章龍魂小隊

茫茫大山,一隊年輕強者快速飛過,

為首的年輕人,剛毅威武,身上有一股威嚴的氣勢,他身後還有十二名年輕人,年齡更小一些,修為都不低,最弱的都是地仙境巔峰修為,最強的是天仙境初期修為,

這群人帶隊之人就是拓跋野,那些年輕人是他從下界就開始培養出來的年輕強者,

經過他的重點培養,這批年輕強者很多都成為了地仙境強者,天仙境強者也有幾名了,

這些人成長很快,所以這次拓跋野出來,準備帶他們歷練一下,也給他打下掩護,


反正,花間宗那樣的小宗派,也能夠培養出天仙境的年輕人,拓跋野帶著他們,並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有很多辦法自圓其說,

他收服的手下中有一人,剛好是一個被滅的小宗派的強者,

那個宗派徹底完蛋了,只有他一人逃了出來,

拓跋野他們就是假冒這個宗派的人,是宗派秘密培養出來的,這完全能夠說得過去,

「公子,我們已經在劍仙宗的地盤上了,」說話的是吳宇,天仙境初期修為,是拓跋野那批年輕強者中天賦最高的人之一,

「吳宇,你們要多熟悉沿途的情況,以後你們要獨自出來闖蕩的,」拓跋野說道,

他扮演的是龍雲宗倖存下來的宗主之子龍羽,反正龍羽死的時候,只有倖存下來那人知道,

所以,他假冒龍羽,不會被查出什麼問題來,

要是敵人有所懷疑,龍雲宗剩下那名強者還可以出來,消除敵人的懷疑,

他們用這樣的身份行走,相對比較安全,而且也容易加入聖宗,

「是,公子,」

拓跋野手下一萬多萬名年輕強者,這些人對他佩服無比,都把他當成了偶像,

當初,他還很年輕,帶著秦獸等人,竟然把聖天大陸最強的聖宗滅掉了,創造了一個個神話傳說,

聖龍星宇,恐怕沒有不佩服他的年輕人了,

進入了劍仙宗的地盤,拓跋野他們放慢了速度,既然是遊歷,當然不能走馬觀花,

「吳宇,你說我們在外行走,是組成商隊好,還是組成冒險團好,」拓跋野問道,

不管他們是什麼來歷,出門在外,都要有另外的身份掩飾,這樣是比較好的,

他們人數不多,組成一個小的冒險小隊,或者商團都是可以的,

「公子,我們這群人不擅長做生意,要是組成商隊,恐怕要公子費心了,所以,我建議我們還是組成冒險小隊,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夠完成各種任務,盡量不用公子費心,」吳宇說道,

「好,建立冒險團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不參與,」拓跋野說道,


他的目的還是讓手下得到磨礪,他不想太管事,

而且,這樣做,他的身份也不容易暴露,

進入一座城池之後,吳宇他們去創立了冒險小隊,名叫龍魂小隊,

名字不管是什麼,拓跋野也不在意,

反正,拓跋野給了他們任務,一路上接任務,這樣既不引人注意,也能夠達到歷練的目的,

拓跋野自己,則進入紅塵,歷練心境,

他已經好多年沒有出來歷練,如今也算是入世了,

冒險小隊成立,吳宇負責,他們接了一個護送商隊的任務,第二天就出發了,

他們新成立的冒險小隊,任務相對比較簡單,就是護送一個小商隊去臨近的城池,這樣的任務是比較容易完成的,沒有太大難度,

聖仙界的城池,大部分都控制在宗派之下,

拓跋野他們在劍仙宗的地盤,這些城池也都是劍仙宗的,

劍仙宗,大部分弟子都是劍修,以劍作為主要武器,戰鬥力很強大,

而且,劍仙宗的強者,一向以正道宗派自居,門下弟子喜歡被人稱作『劍俠』,

劍仙宗大部分弟子還是好樣的,配得上劍俠的稱呼,可還是有少部分弟子,為非作歹,壞了劍仙宗的名聲,

其實不光劍仙宗,所有宗派都是如此,魚龍混雜,總有那麼些弟子敗壞名聲,

正因為這樣,劍仙宗的地盤也並不平靜,有盜匪,有獨行大盜,甚至背後有劍仙宗強者的身影,

所以,很多商隊,雖然有護衛隊,還是會雇傭冒險小隊護衛,

龍魂小隊是新建的冒險小隊,就有人雇傭,運氣還算不錯,

不過,吳宇他們實力確實不弱,兩名天仙境初期強者,十名地仙境巔峰強者,這還沒有算拓跋野,整體實力在冒險小隊之中絕對算得上強悍的,


天仙境強者,在聖仙界好歹也算得上檯面了,不能算頂尖強者,也是能夠入流的強者,

只要他們願意,那些大宗派也會招攬天仙境強者,

所以,天仙境強者出來當冒險者的比較少見,很多冒險小隊之中只要有一名天仙境強者,就算不錯的隊伍,

龍魂小隊有兩名天仙境初期強者,一下子就得到了商隊的認可,

「公子,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了,你有什麼要交代的嗎,」吳宇請示道,

「你們不用管我,自己安排就行了,」拓跋野擺手道,

這樣的歷練,他只為了磨礪心境,對那些雜事,他懶得去管,

以他的修為,能夠讓他提起興趣的事情不多,

「公子,那我們去安排了,」吳宇告退,

他是龍魂小隊的隊長,而拓跋野的身份特殊,是他們的公子,卻不管事,甚至不是龍魂小隊的人,

其實,他是希望吳宇他們能夠儘早成長起來,要是龍魂小隊以後能夠壯大,那麼他培養的年輕強者能夠源源不斷輸送給龍魂小隊,讓龍魂小隊快速壯大,

拓跋野之所以把實力這樣分散,就是防止被聖宗一鍋端了,

而且,分散發展勢力,相互之間競爭,這樣發展才是最快的,等大家都強大起來,然後合兵一處,會一鳴驚人的,

第二天一大早,拓跋野跟著吳宇等人,到了跟商隊會合的地方,

吳宇並沒有介紹拓跋野,而是安排好人手,隊伍就出發了,

商隊的人,修為也都不低,所以大家的速度很快,

不過,商隊行走,一般不會在高空飛行,容易成為別人的目標,

剛剛開始兩天,路上很平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第三天,隊伍要穿過幾座山峰,他們都小心謹慎起來,

商隊的負責人說:「這幾座山峰經常有盜匪出沒,我們就有好幾次吃了大虧,」

吳宇問道:「那些盜匪實力如何,」

「盜匪大部分都是靈仙境、真仙境強者,地仙境強者就比較少見了,偶爾能夠看到天仙境強者,這種情況很少發生,我們商隊運送的貨物不算珍貴,應該不會遇到天仙境強者,要知道,這些盜匪消息是很靈通的,沒有足夠的好處,他們也不會輕易動手,」

商隊負責人說的是實情,那些盜匪都有大量眼線,這樣才能準確出擊,搶奪到寶物,還不至於損失太多人手,

吳宇還是沒有大意,他記得拓跋野說過,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要大意,

「你們兩個先過去,查看道路兩邊的情況,要是有盜匪,馬上跟我聯繫,」

「是,隊長,」

兩名地仙境巔峰強者出發了,他們速度很快,轉眼就看不到人影了,

商隊負責人見吳宇年紀輕輕,做事情卻很沉穩,也放心下來,

隊伍繼續前進,他們放慢了速度,等探路的人發回信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