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眨了眨眼睛,「吵架不好,別吵架。」

葉簡汐抬手,摸了摸她圓圓的小腦袋,溫聲道:「沒事的,我們大人在商量事情呢,沒吵架。」

妞妞乖乖的點頭,繼續跟天佑天寶玩。

葉簡汐哄了孩子,抬眸再看向安墨卿時,眼底的溫柔瞬間湮滅,取而代之的是疏遠的禮節性的笑容,「安先生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跟他之間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她這話說的滴水不漏,像是領了情可又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安墨卿眸子里含著笑意,心思已是千迴百轉:「嗯,葉小姐知道就好,我做朋友的,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說著,他不再言語,繼續專註的開車。

葉簡汐盯著他如玉的側面,只覺得心頭像是被放進了幾根刺,刺的心疼疼的……

二十多分鐘后——

車子穩穩噹噹的停在了酒店前面。

葉簡汐等著安墨卿打開車門。

但就在安墨卿伸手要把車門解鎖的時候,他放在兜里的手機忽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安墨卿邊接通電話,邊打開了車門。

咔嗒——

車門打開,葉簡汐和郭嫂把孩子抱了下來。

她要跟安墨卿說一聲謝謝,但走到距離他還有兩米遠的地方,安墨卿低聲對著電話那邊說,「懷孕?怎麼會懷孕?那天之後,我不是讓你們做了檢查了嗎?她才十八歲,怎麼能懷孕……」

他的聲音由高到低,似是在極力的壓抑著情緒,尤其在轉身的剎那,看到了她跟郭嫂,便把餘下的話咽了回去。

這般的自然,讓人看不出半點作假的地方。

葉簡汐覺得,安墨卿若是真的在演戲,那憑他的演技,他可以拿到奧斯卡影帝了。

「葉小姐,我還有急事,就不送你了。」

安墨卿面色恢復了平靜說。

葉簡汐微微的頷首。

安墨卿跟她打過招呼后,上了車,急急忙忙的走了。

車子漸漸的消失,葉簡汐卻沒急著回酒店,而是站在原地,看著安墨卿的方向,腦子裡一遍遍地回蕩著他剛才說的那幾句話。

——懷孕。

——我不是讓你們做了檢查嗎?

——她才十八歲,怎麼能懷孕……

簡單的幾句話,指向的人只有一個人,安亦舒。

她不知道安墨卿是不是故意說給她聽的,但若安亦舒真的懷孕了,該怎麼辦?

那晚上,洛琛真的沒和安亦舒發生關係嗎?

自己醒來的時候,洛琛已經不在了。

安家又調查過錄像帶,看到洛琛和安亦舒在一起……

葉簡汐想到這,臉色隱隱的泛白。

郭嫂抱著天寶,走到她跟前,說:「少奶奶,你別聽那個姓安的話,他擺明了是要挑撥你和少爺的關係,少奶奶你要相信少爺,他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嗯,我知道。」

葉簡汐輕聲說。

安墨卿的確不是簡單的人,每句看似不經意的話後面,每一個字都戳中她的心。

哪怕她可以推翻安墨卿所說的所有的話,她也無法推翻洛琛做法里的疑點。

洛琛和安亦舒怎麼扯上關係的,他為什麼繼續留在安家……

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安墨卿無法勉強他。

葉簡汐眉頭微微的蹙在一起。

「少奶奶?」 落跑皇后勾邪夫 郭嫂有些不安。

葉簡汐『嗯』了一聲,抬眸看著她,說:「回去吧。」

「是。」

另一邊。

安墨卿邊開車,邊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電話接通后,對那邊說:「凌先生,事情我已經辦好了,你可以讓媒體那邊發布消息了。」

電話那邊說了聲好,而後掛斷了電話。

安墨卿望著車的前方,嘴角微微的抿成一道弧度。

他知道今天自己說的那些話,根本無法撼動葉簡汐對慕洛琛的信任,葉簡汐甚至只要打一通電話,就可以輕易地把他說的那些話,拋諸在腦後。

所以,他讓凌南晟同時在媒體那邊搞鬼。

爆料出亦舒『懷孕』的事情,同時宣布安家二小姐將嫁給慕洛琛的消息……

哪怕這些消息只是假的,但和他之前說的那些話,加在一起,足以在葉簡汐和慕洛琛之間,引爆一顆核彈。

到時候再從中作梗,就容易得多。

安墨卿想到這,胸腔里一股氣血湧上來。 第658章落入圈套

他忙踩了剎車,彎腰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妞妞嚇得愣了兩秒,回過神來立刻給他捶背。

「爹地,你沒事吧?」

見安墨卿一直沒停住咳嗽,妞妞眼裡閃爍著淚光。

安墨卿想告訴她沒事,可張嘴的剎那,一股血腥的味道湧出來,他感覺到不妙,頭也不抬的拿出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聲里,手心一片濡濕。

安墨卿抬起頭,緊緊地攥住手帕,對上妞妞擔心的目光,說:「爹地沒事。」

妞妞見他不咳嗽了,放了心。

安墨卿隨手將手帕扔到了車裡的垃圾桶,繼續開車。

而那方丟棄的手帕里,隱隱的透著血絲。

這是第幾次吐出血了……

安墨卿有些不記得,但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要報仇,必須儘快了。

否則,他到了哪一邊,也無顏去見颯颯。

葉簡汐有些睡不著,她想給慕洛琛打電話,問清楚安亦舒的事情,但猶豫了幾次,這通電話始終沒撥出去。

有些話,一旦問出口,就意味著不信任。

可不問……

安墨卿說的那些話,就像是貓爪子一樣,不停地撓著她的心。

這麼糾結著,一直到深夜,葉簡汐渾渾噩噩的睡去。

第二天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葉簡汐感覺到有人在晃自己,費力的睜開眼睛,眼裡映入溫如意那張放大的臉。

「大清早的,你做什麼?」

葉簡汐半迷糊半清醒的問。

「別睡了,快起來去看新聞。」

溫如意說著,把她從被窩裡拖出來,拉扯到客廳。

客廳的電視機開著,在播放著新聞,女記者正報道著一條插播的新聞——

「根據最新報道,安氏二小姐安亦舒到醫院秘密做檢查,被醫院醫生認出,該醫生爆料稱,安小姐已懷有身孕……另本台記者採訪了安家的人,安家有人透露稱,安小姐將在近期公布結婚的日期……」

「這是怎麼回事?」溫如意指著電視問。

葉簡汐看著新聞里曬出安亦舒做檢查的單子,以及看到記者採訪安家人,本就缺乏睡眠的大腦,一陣陣的嗡鳴。

怎麼回事?

她也想問問是怎麼回事。

阿琛跟她說過的,他跟安亦舒沒什麼,也絕不會和她結婚。

可現在……

葉簡汐猛地撥開溫如意的手,直直的往外走。

「簡汐,你去哪兒?」

溫如意見她穿著睡衣就要出去,忙追上她,攔住她的去路。

葉簡汐綳著臉色,說:「我去找洛琛,把事情問清楚。」

「那你先換身衣服,再出去也不遲……」

溫如意話還沒說完,葉簡汐已經衝出了房間。

等不及電梯上來,她跑到樓梯口,蹬蹬的往樓下跑。

溫如意跟著她跑了十層,體力跟不上,漸漸的被她甩在了身後。

徹底看不到葉簡汐的身影,溫如意氣喘吁吁的拿出手機,撥通了容子澈的電話,把事情簡單的跟他說了一下,讓容子澈趕緊去找人。

容子澈正找唐瀟瀟找的昏天黑地的,這時候聽到葉簡汐的事情臉一黑。

「我知道了,你在家裡等著,別跑出去亂轉。」

到了公寓下面,葉簡汐直接去車庫取了一輛車,徑自往安家的方向行駛。

她要找洛琛問清楚。

這一次,她不想再逃避了,要跟他把安亦舒的說個清清楚楚。

葉簡汐握著方向盤,踩在油門上的腳,一再的用力。

車子飛速的向前行駛,很快消失不見。

安家——

慕洛琛早上剛起,有人便走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慕洛琛臉色漸漸的變得森冷,直至最後冷的能凝結成冰,「不計任何代價,都要把新聞壓下去,另外找出是誰在幕後搞的鬼,找到了立刻解決,絕對不要手下留情。」

「是。」

那人退下去后。

慕洛琛靜立在原地幾秒鐘,忽然轉身走到落地櫃前,拿起了手機,撥通葉簡汐的號碼。

電話嘟嘟的響起,可那邊始終沒什麼回應。

慕洛琛眉頭皺的緊緊地,握著手機的手咯咯的作響。

撥打到了第六遍,他正掛斷電話,電話那邊卻忽然接通——

慕洛琛立刻著急道:「簡汐……」

「簡汐,簡汐,慕洛琛你怎麼還有臉叫簡汐的名字!你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對得起她?」溫如意破口大罵。

她剛爬上樓,就看到慕洛琛打來了電話,胸口憋的惡氣,怎麼也咽不下去,瞬間爆發。

現在慕洛琛要是在她跟前,她非把他的皮給剝了!

「新聞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那些新聞沒一條是真的,具體的我回頭會跟你們解釋,你現在告訴我簡汐在哪裡?」慕洛琛等她罵完了問。

「她剛才看到新聞去找你了,等下你見到她了,記得跟她解釋清楚!慕洛琛,我告訴你,你再敢讓簡汐生氣,我溫如意拼著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好過!」

溫如意大聲威脅。

慕洛琛什麼話也沒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把手機放進了衣兜里,慕洛琛轉身往外走。

簡汐過來了,他要去接她,跟她解釋清楚。

慕洛琛走到門口,拉開門準備出去的剎那,一道身影無聲無息下的出現在門口,堵住了他的去路。

慕洛琛抬眸看到是安墨卿,面色冰冷,「安先生,請讓開。」

安墨卿堵著門口,說:「慕先生,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我現在沒時間,有什麼事情,等會再說。」

慕洛琛說著,就要繞過安墨卿走。

但在他擦肩而過時,安墨卿面色淡淡地說,「那次在度假村,的確是你跟簡汐在一起的,這件事情是凌南晟策劃的,我當時偶然知道了,就把你跟他偷偷地調換了,所以那晚上,是你和簡汐在一起,和亦舒在一起的是凌南晟,不過他有沒有跟亦舒發生關係,我就不知道了。」

「後來你醒來的時候,是凌南晟偷偷調換回來的,你現在要向簡汐證明自己的清白,最好還是拿著錄像帶去,這樣簡汐才會相信你說的話。」

慕洛琛腳步一頓,望著安墨卿的眸子充滿了危險,「安墨卿,你是偶然得知的凌南晟的計劃?」

安墨卿面色坦然的反問,「難道你覺得我和凌南晟合作,來陷害你和簡汐?」

慕洛琛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他的確懷疑安墨卿和凌南晟合作。

因為他一直懷疑安家有內鬼,而安墨卿是嫌疑最大的!

「慕先生,我若是真的想和凌南晟合作,那天晚上就不必出手,直接讓凌南晟得逞,我何必多此一舉,要把你們調換出來,又告訴你?」安墨卿嘴角一扯,直視慕洛琛的眼睛。

慕洛琛的神色微動,這的確說不通。

「我知道,因為四年半前的事情,讓你跟爺爺對我有偏見。但事實上,我在已經忘記了那些。我幫助簡汐,是因為我喜歡她這個人,想跟她做朋友,我不忍心她那淪落到凌南晟那種卑鄙小人手裡,所以我偷偷地換了出來,只是我沒預料到,後來凌南晟又把你們給換了回去,還鬧出那麼多的事情。」

「昨天我和簡汐碰面,聽到她說起亦舒的事情,心裡多有芥蒂,這才準備把視頻拿出來。」安墨卿涼涼的笑了一聲,拿出一份錄像帶道:「不過,我沒想到,我的好心落在你眼裡,反倒成了居心叵測。」

「既然慕先生不願意相信我,那好,你去見葉小姐吧。」

安墨卿說著,帶著錄像帶就要走。

慕洛琛面色一沉,伸手攔住了他的去路,「把視頻給我。」

雖然不知道安墨卿到底賣的什麼葫蘆,但若他手裡的視頻錄像是真的,那隻要簡汐看了,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慕先生,你還真是不客氣。」

安墨卿停下腳步,轉過身笑著,把錄像帶遞到慕洛琛手裡。

慕洛琛攥緊了錄像帶,邊走邊說:「安墨卿,你這份錄像帶若是真的,我慕洛琛以後一定還你這份人情。」

安墨卿望著他的身影,嘴角一直維持著淡淡地笑容。

一步……

兩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