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之前,唐宋還不會這麼囂張。可惜,他昨晚吸收了一晚上的殺戮之氣,實力提升得有點猛……

殺戮之氣的填充,已經讓他能在世界內創造土,儘管只是剛起步,但實力提升也是肉眼可見!

對面一幫老頭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一個個氣喘吁吁地。剛才的逃跑,讓他們損耗非常大。但現在唐宋如此羞辱,著實讓他們掛不住。

陰陽天師 烈日的一個老頭咬著牙喊著:「哼,你怕是發不出攻擊,糊弄玄虛罷……」

嗡!

話都沒等說完,唐宋左手抬起,三叉飛上天空形成一面巨大的金色能量盾。金光普照,而且正在擴大,宛若一個龐大的鍋蓋將天空給籠罩起來。

「你說啥?」唐宋繼續往前走,「不好意思,我沒聽清,你剛才說什麼來著?來,你重新組織語言說一遍。」

那老頭屁都不敢放,背後發亮的看著天空的巨大金色盾牌。這特么要是砸下來,會不會把十萬大軍給砸死?

唐宋滿是不屑撇嘴:「我知道你們三大帝國聯盟,人多,高手多。你們要進攻,我再強大也打不過你們百萬大軍。不過,嘿嘿,我今天把話放在這,」

語氣一頓,面色頓時變得陰冷起來,「只要你們聯軍敢進攻,老子就去你們的皇宮,把你們三個皇宮都給滅了!打不過你們的聯盟大軍,我還滅不掉你們皇宮?聯盟了不起啊,人多了不起啊,有本事你們現在聯合起來打我,否則……我讓你們爹媽祖墳冒青煙!」

冷,金色光芒照耀下,天空頓時變得極為陰冷,殺意一層一層翻騰。

這才是真正的殺氣,已經凝聚成實質化,只要敢靠近,必定會被撕裂!

唐宋停下腳步,天空上的能量盾也停止旋轉:「聯盟?來啊,我們龍華子民從來不是孬種,大不了就是滅國。但在我們被滅之前,一定會讓你們三大帝國吐血,不信你們試試!我們跟烈日帝國有仇,跟你們其他兩個帝國有毛關係?想趁機打壓,還是想撈好處?來啊,過來,我現在就給你好處。」

毫不留情的謾罵,還吼得特別發生,讓眾人又是一陣懵逼。

全然不顧形象,唐宋繼續罵著,「吊毛的,人多欺負我們帝國人少?那你們倒是打啊,現在聯軍就進攻,來啊!聯盟,聯你媽個卵啊,我們跟烈日有仇,影響到你爹媽還是讓你斷子絕孫了?怎麼沒見你們先把烈日給滅了,再來找我們麻煩?我還就不信了,老子能讓你們欺負到這地步!都特么給我聽好了,我現在要求解除聯盟,其他兩大帝國不得乾澀我們與烈日的恩怨,否則……老子一定滅了你們的皇帝!「

真特么火大,從爆發戰爭開始到現在還沒多久,居然已經聯盟,而且大軍這麼快就集合,擺明了是之前就已經準備。

別說什麼帝國利益,在他這裡不好使。龍華跟其他兩個帝國明明沒有恩怨,土地也不接壤,特么還配合烈日搞這種,他就是不爽!

場面無比的安靜,空氣中帶著幾分冷峻。見對面沒人吭聲,唐宋收起天上的能量盾,冷哼著:「明日午時,我要在這擺桌談判。四大帝國恩恩怨怨,明天就在這攤牌。回去想清楚,到底是要進攻還是要議和,要進攻隨時發起,反正我就在城內等著。」

說罷,唐宋轉身飄回到城牆上。

「殺,殺!」

城牆上的士兵們振奮的大吼,氣勢前所未有的高漲。

太強了,沒想到咱們龍華的唐先生竟然彪悍到如此地步。一個人單幹十二個靈聖,根本就沒把對方放在眼裡。

雖說不見得能大得過聯盟軍,可就這實力也能讓他們脫一層皮!

林里反應過來,趕忙沖著左側喊著:「擂鼓,隨時準備反擊!」

咚咚咚……

鼓聲極為低沉,穿透了整個西陽城。城內幾乎所有人都從家裡出來了,興奮地議論著。剛才唐宋所說可真是,帶勁,把他們都心聲都說出來了。

跟烈日帝國接壤,而且恩怨由來已久,發生戰爭也是可以理解。特么其他兩個帝國為毛要參與?還形成聯盟,擺明了就是要滅龍華,不服!

對面的聯盟軍也是熱鬧,只不過更多的是驚駭,是擔心。真要進攻,誰也不知道會死多少人,反正不會輕鬆就對了…… 回到家裏,家裏的燈還亮着,的我和陳柏進屋了發現他們都還沒睡,估計是因爲擔心,都在等我和陳柏回來。

“師父和師弟回來了,我就說不會有事的。”李慕顏正好坐在面對着我們進門位置的沙發上,我和陳柏剛進屋,她站起來指着我和陳柏對其他人說道。

接着其他人都回過頭了,見到我和陳柏兩人安然無恙的回來了,似乎都鬆了口氣。

“你可回來了,怎麼樣,沒什麼是吧?”秦筱筱十分着急,跑過來把我全身上下自己的看了個遍,開口問道。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有陳柏在我能出什麼事。她撅起嘴,說是我不懂,黑市那裏魚龍混雜,什麼身份的人,什麼身份的鬼魂都有,只要被盯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對呀啓明哥,剛剛他們講了黑市的情況,我覺得那地方太危險太可怕了。”陳雅琪也擔心的說道。

見他們都這麼關心自己,我心裏真的很開心,剛剛進來的時候我特地看了一下我父親李子凡的表情,發現他回過頭來的時候,還緊皺着眉頭,臉上滿是擔憂之色,不過在見到我和陳柏之後,臉上的擔憂之色才消失了。他也很擔心我的安慰,我嘆了口氣,心想秦筱筱和劉宇真不該給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講黑市的事情,這樣只會讓他倆更加擔心而已。

“你們放心吧,我沒事,就是一開始的確被嚇到了,不過後面還好,什麼事都沒發生。”我露出微笑,對他們說到,讓他們安心。

陳柏白了我一眼,說怎麼肯是什麼事都沒發生,是要發生了,但是被我給壓住了。劉宇李慕顏他們一聽,立馬來了精神,問陳柏究竟出了什麼事?

“你們也知道老三的極陰體質,很多人和鬼魂都想得到,我倆剛出現在黑市,他的特殊體質就被發現了,在黑市裏我們從始至終就一直在被人關注着,甚至還有不少人和鬼魂想來買老三,以爲老三也是我帶去交易的。”陳柏緩緩說道,說的有聲有色的,就跟說書似的。他這樣子不去當一個說書先生還真是可惜了,反倒是沒有一點做師父的樣子。

現在我一想起那些黑市裏的人和鬼來詢問我怎麼賣的時候,我真的有種快要吐血的感覺,簡直是氣瘋了。

秦筱筱這時不滿的看着陳柏,開口了:“所以啊,我才這麼擔心,要是我跟着去了一定那些人教訓一頓。”她一邊說着一邊揮舞着自己的拳頭,露出一個兇表情。

不知怎麼回事,我竟然覺得她這樣子有些可愛,有些忍不住想要笑出來。

“先別打斷,讓師父繼續說下去。”李慕顏讓秦筱筱別再說話,臉上露出期待的表情。“師父那之後,還發生了什麼,極陰體質這麼罕見的特殊體質,那些黑市裏的人和鬼,應該不會就這麼輕易放棄了吧?”

其他幾個人,也都像是來了興趣,都認真的看着陳柏,等着他繼續說。我有些無語,他們還真以爲自己在聽陳柏說書?當時,我在黑市裏可是嚇得不輕的,還很生氣。

陳柏似乎也很享受這種說書的感受,繼續認真的講到:“雖然我明確表示了老三不是交易的商品,自那之後也不再有買主來問,但我知道黑市裏還有不少人在時刻盯着我們。等我和老三收攤準備走出黑市的時候,那些一直盯着我們的人也有所動作了。”

“那些人知道黑市裏的規矩不能破,所以打算在你倆出了黑市之後在動手?”我父親李子凡彷彿身臨其境,緊張的問道。

陳柏點了點頭,然後接着繼續講。“我當然早就發現了,所以在離開黑市後,沒等那些跟在我們後面的人動手,我就先主動出擊了,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我告訴他們自己已經發現他們在跟着我們了,這當然還不夠,爲了徹底的震懾住他們,讓他們打消對我們出手的念頭,我直接把臉上的面具取了下來,讓報上了自己的名字,這樣才使得他們不得不放棄的。”

但是的情況的確讓我很意外,因爲我都沒想我們身後竟然會跟着人,要不是有陳柏在,估計我真的回不來了。

“切,我去了結果也一樣,照樣能把那些人給唬住。”見陳柏自得的樣子,秦筱筱不服氣,開口說道。

“哼,你去的話怕是要出大亂子,黑市的秩序恐怕都要亂,所以黑市的人恐怕也不會放你進去的,放你進去他們黑市就是自找麻煩。”陳柏冷哼一聲,對秦筱筱說。

劉宇也點了點頭,說沒錯,本來秦筱筱的身份不管是對我們術士界還是陰間都很特別,說不出是好是壞,黑市裏的鬼魂要是見到秦筱筱出現,那恐怕都要被嚇跑,就會像陳柏剛剛說的那樣,給黑市造成不必要的混亂。

“你倒是挺會幫腔的,不愧是他的大弟子。”秦筱筱不滿的看向劉宇,冷冷說道。

劉宇尷尬的笑了笑,不再說話。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雖然劉宇和李慕顏不說,但是我能感覺得到他倆對秦筱筱有種忌憚,雖然不像對陳柏那麼敬重,可對她的態度也有那麼一些恭敬的意味。這讓我對秦筱筱的身份更加疑惑,能化成小黑貓,又能化成人身,她究竟有着怎樣的身份?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問劉宇既然有黑市這種地方,那爲什麼劉宇不直接把那幅女子出浴圖拿去黑市上交易,這東西在黑市上應該很快就能賣出去纔對,爲什麼劉宇非要自己找買主呢?

對於我的疑惑,劉宇解釋道:“師弟你有所不知,這種有收藏價值的東西一般在黑市上交易不到什麼好東西,因爲在黑市裏要麼是我們術士界的人,要麼是鬼魂,都是懂行的人,對他們來說這種東西沒有太大的價值。所以我們在黑市外找買主的話,會賣到更好的價錢,要是有人競價的話,那價格越是能水漲船高。”

他說完之後,陳柏也開口了,對我說道:“這些事情,以後你自然而然就會懂了,那東西用來交換東西不值得,還是直接賣得現金划算。”

我點了點頭,心裏默默記下這些事情,免得自己以後什麼都搞不清,吃虧了。

“老二,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接的那活應該解決了吧?”陳柏這時候看向一旁正在和陳雅琪說話的李慕顏,問道。

李慕顏趕緊轉過頭來對着陳柏點了點頭,說雖然有些麻煩,但解決了,還收到了不少的報酬。她是天黑之前回來,正好趕上劉宇他們吃晚飯的點,知道了我和陳柏去黑市的事情,和他們一起等着我倆回來。

陳柏不再多問,說時間不早了,讓我們都回屋休息去,說完就會房間去了。

等他走了之後,劉宇走過來問我和陳柏在黑市用那個畫筆裏的女鬼換到了什麼東西,我說換到了一顆玻璃珠大小的夜明珠。

“什麼!?夜明珠,這可是個好東西,那個女鬼應該不值這個價吧。”劉宇不解的說道。

我聳了聳肩,說沒辦法,買那女鬼的是個養鬼一派的人,被陳柏忽悠了幾句,就拿出夜明珠把女鬼給買了。

劉宇聽了之後,推了推眼鏡,露出欽佩的表情。“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聯盟軍到底扛不住,還是往後退了,已經退到從西陽城看不到的地方。

這讓西陽城的守軍更是振奮,不停的歡呼,就差沒喊唐先生萬歲。

林里也是沒想到,眺望遠方,不由露出笑容:「唐先生,看樣子他們已經退到二十里之外,一時半會不會發起進攻了。唐先生,剛才罵得真爽,哈哈……」

唐宋撇著嘴:「本來就是,跟他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就算把我們龍華給滅了,他們得到的好處也不多,非要聽從烈日的安排,不是找罵?」

「是啊,我們龍華與他們又不接壤。把我們沒了,瓜分之後,還不是一樣被烈日給整頓回來?」林里感慨著,「我估計,烈日開出的條件是,把自己的國土割讓給他們一部分,然後吞併我們。算盤倒是很好,可惜,我龍華也絕非等死!」

凝望著遠處,唐宋深吸了口氣:「保持警惕,不要有任何鬆懈,尤其提防他們的間諜混入。還有,跟城內的巡邏隊說,一定要注意民心,不要讓人散布謠言。」

這時候最怕有人挑唆,會讓一些腦子發熱的人無理智的衝出去,反而影響大局。

林里也清楚,現在士氣高漲,卻也是最容易出事的時候……

跟林里交代了一些事情,唐宋便回到軍帳中,盤腿修鍊。其實剛才裝逼雖然很爽,損耗卻也不小。

好在,他現在融合了殺戮之氣后,對力量的掌控又上了一個等級,修復起來已經沒之前那麼麻煩。

其實唐宋現在擔心聯盟軍執意要進攻,如果那樣的話,龍華帝國真的很可能會被滅。

雖然他也可以進攻,甚至真的會殺到對方的皇宮。可再怎麼樣聯盟軍人多,他一個人不可能打得過三大帝國聯軍,只能是做出一些陰狠的報復而已。

唐宋可不希望龍華別滅,雖然不是龍華帝國的人,卻也算有感情。何況,這裡還有他的抱負。

不過唐宋也想,其他兩大帝國應該不至於那麼蠢,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還幫著烈日的話,他們也得不到什麼好處……

還好,聯盟軍到底還是沒再發起進攻,平安度過一天。

次日中午,唐宋還真讓人搬了幾張桌椅到西陽城外的戰場上,然後他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兒等著。

等了好一會,對面才飛出幾個老頭。還是昨天那幾個,只是沒那麼多了,一方一個。

三個人面色凝重的飛過來,保持警惕的盯著唐宋。唐宋慵懶的靠著椅子,等待著他們入座。

西陽城大門開著,軍隊集合在城外,城內好多百姓也都出來圍觀。對面的聯盟軍也靠近到五里左右,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無數雙眼睛的注目下,唐宋歪著頭輕聲道:「我還以為你們執意要進攻呢。」

三方坐下,都沒有吭聲。其實他們很清楚,選擇談判,就意味著要把主動權交出去。至少,聯盟已經不太可能。

見他們不說話,唐宋撇嘴站起來,輕聲喊著:「那就開門見山。我的要求很簡單,解散聯盟,西涼與天周不再干涉我們龍華與烈日的戰事。作為條件,一,龍華將開拓與兩國的貿易,打開北南山通道;二,龍華簽訂協議,日後絕不干涉兩國事務。」

西涼代表皺眉冷哼:「你這根本沒給我們什麼好處。西涼與龍華中間相隔甚遠,怎麼可能打開貿易?就算你們能打通北南山,貿易對我們也沒太大用處……」

「那你想要什麼?」唐宋打斷他的話,「要我去你們皇宮,還是要我送你回老家?」

「你……」

天周代表插過話:「你們龍華與烈日的恩怨我們可以不管,但你龍華如今突然膨脹,日後若是威脅到我們……」

「所以我說簽訂協議,以後不會幹涉你們。」唐宋撇著嘴,「至於我們跟烈日怎麼打,那是我們的事情。」

烈日代表臉色發黑,顫動嘴唇剛要說話,唐宋忽然微眯著眼,「怎麼,你們烈日不想打,想議和?行啊,五個城池,然後簽訂協議,百年之內再也不騷擾龍華。」

「你……不可能!」 我見眾生皆草木 烈日代表頓時氣得半死,「你這是獅子大開口,真當我烈日好欺負?」

唐宋慵懶的往後靠:「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我只要解除聯盟,也沒打算跟你們烈日停止戰爭。打肯定是要打,可我不想外人插手,明白?」

這態度,讓天周跟西涼的代表都是皺眉。這哪裡是在議和,分明就是強行要求他們聯盟軍解散,還一點好處都不給!

烈日代表腦子靈光一閃,冷笑著:「既然如此,那我們聯盟軍照樣能把你們龍華給滅了。到那時候,就算你再強又能怎樣?」

「隨便你們咯,該說的我都說完了。」唐宋毫不在意的打著哈欠,「反正我的要求就一個,解散聯盟。」

這都什麼態度,根本就沒把他們當回事!

西涼代表面色一沉:「解散可以,我西涼要兩個城池,而且是靠近北南山的。」

唐宋斜了一眼:「你咋不直接說要我們的帝都?穿過北南山就是我們的地界,給你們兩個城池,你們是不是打算把大軍送過來,然後再進攻我們帝都?別把我當傻子,還是剛才的條件,開放貿易,其他割地或者賠款一分沒有。」

「你……那還談個屁!」西涼代表憋不住站起來,「我聯盟大軍一旦進攻,你們龍華拿什麼阻擋?」

烈日代表喜上眉梢,慌忙站起來:「對,根本沒必要議和,打!要麼,你們龍華分出九個城池,否則……」

抬頭看了一眼兩人,唐宋又將目光落到天周代表身上:「你們天周呢,怎樣?」

天周代表沒吭聲,眉頭緊鎖的盤算著。好一會,忽然沉聲道:「我天周可撤軍,但我有個要求。」

這話一出,西涼和烈日代表頓時一驚:「不是,你怕什麼?他再強大,難不成不要龍華了?」

天周代表無動於衷,死死盯著唐宋,沉吟著:「打通北南山之後,我要你們龍華出售的丹藥與你們國內一樣的價格,並且,兩國保持交流互通,包括學生……」 驚訝,唐宋真的沒想到天周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一時間不由驚奇的打量著對方。

這些條件看似簡單,可背地裡隱藏的東西可不少。首先,對方知道龍華這段時間的丹藥膨脹;其次,他們居然知道龍華的改革,尤其是針對教育的改革……

「不是,你們天周怎能這樣。」烈日代表可是急了,「我們三國一起把他們龍華給滅了又何妨,他一個人再強,我們三國高手雲集,十個打不過就二十個,我就不信他還真無敵了。」

「就是啊。」西涼代表也跟著附和,「他現在這樣,擺明了就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沒等多說,天周代表沉著氣:「我們天周跟龍華素來沒有恩怨,先前結盟不也是因為擔心龍華強大之後影響到我們而已?如今唐先生既然說簽訂協議,我們天周又何必欺人太甚?」

噗!

烈日和西涼兩個代表差點沒吐血,這翻臉速度也太快了,先前還聯盟,現在竟然說這種話。

唐宋饒有興緻的打量著對方,忽然笑起來:「說得對啊,所謂戰爭,說白了不是為了利益?我說西涼你們也得好好想想,要是我們龍華滅了,你確定烈日不會把你們順手也滅了?」

「你……你這是挑撥離間!」烈日代表立即發黑的冷哼,「哼,無論你怎麼說,明日聯軍一定會讓你們龍華覆滅!」

唐宋沒有動怒,無辜的攤開手:「這些廢話沒意思,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不過,我突然發現天周也不是那麼罪惡,要不咱們回頭好好聊聊?」

天周代表相當乾脆,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們天周立即撤兵,然後派遣使團進入貴國,還望唐先生接納。」

「無恥!背信棄義!」烈日代表氣得鬍子都要炸,惱火的怒喝,「你們天周竟然如此軟弱無能,就因為他實力強橫便怕了他,你簡直……」

天周代表平淡的側頭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我倒覺得唐先生所言有幾分道理,我們幫你烈日滅了龍華,也許短期內得到幾分好處,但十年以後呢?不多說,唐先生,咱們兩國就此達成協議,互不侵犯,互不幹澀,我們天周立即退兵!」

簡直太漂亮了,讓唐宋都恨不得翹起大拇指。與此同時,唐宋也是困惑,這人怎會如此果斷,僅僅是因為想從龍華得到丹藥?

不,他們的眼光只怕不僅僅是在丹藥上,也許是未來……

眼見天周代錶轉身離開,烈日代表可真是氣得火冒三丈,都不知道該罵什麼。又不好徹底撕破臉,要不然等下天周跟龍華結盟,那才哭。

西涼代表頓時猶豫了,剛才態度還挺強硬,可現在看到天周代表這麼直白,隱隱覺得事情不太對。先前約好的,如今一下子說變就變,證明肯定察覺到什麼……

唐宋滿面笑容站起來:「好啦,只要天周撤兵,就算你們兩國聯盟我也無所謂啦。沒事,你們慢慢商量怎麼進攻,我們龍華絕不認慫,不服就干。走啦,祝你們生活美滿幸福。」

說罷,唐宋也轉身離開。沒有三大帝國聯盟,他還真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兩個帝國,雖然兵力可能還佔據優勢,人心卻已經變了……

目送著唐宋離開,烈日代表跟西涼代表呆了。這談判,就這麼簡單?

遠處幾十萬雙眼睛也是呆得很,預想中這場談判應該很激烈刺激,而且會維持很長時間,肯定要談到割地賠款什麼的。可現在,就那麼幾句話,完事了?!

咚咚咚!

西陽城上的戰鼓再次發出低沉悶響,林里將軍帶著隊伍站在城門外,深沉大喝:「龍華的二郎們,帝國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守護家園的重任就交給我們了。保家衛國,誓死護城,絕不讓任何侵略者踏入國土半步!」

「保家衛國,誓死護城!保家衛國,誓死護城!」

士兵們震耳欲聾的吶喊,就連城門內的百姓都跟著附和,一時間整個西陽城格外振奮,就好像馬上就要展開殊死搏鬥……

相反,對面的聯盟軍卻議論紛紛。尤其是西涼大軍,交頭接耳說個不停。天周都撤兵,為什麼還非要幫烈日?

唐宋慢悠悠走到隊伍跟前,抬頭看了一眼林里,隨後便轉身再次將目光落到對面的聯盟軍。 大明影侯 後邊的士兵喊得更是起勁,戰鼓聲越來越頻繁,大有發起進攻的趨勢。

烈日代表的臉色那不是一般的難看,咬牙切齒的,真的很想發起進攻。西涼代表卻是眉頭緊鎖,什麼也沒說的退回到大軍內。

也就一會兒,天周大軍開始撤退了。浩浩湯湯,說走就走,非常的乾脆利落。

龍華這邊異常亢奮,氣勢變得更加高漲。唐宋微眯著眼,忽然低聲道:「天周帝國很有發展前途。」

林里楞了一下,解釋道:「他們天周五年前才經歷過宮廷政變,三個王子爭奪皇位。不過,他們的新皇聽說很有能力,很快就穩住了局面。」

果然如此,他們的領頭人也絕非一般人能比!

整個天周做事格外利索,雷厲風行,沒有絲毫拖泥帶水。說撤兵就馬上撤兵,說合作就馬上確認,從不啰嗦。這種風格其實很可怕,這樣的帝國非常容易壯大……

「唐先生,你說西涼會退兵嗎?」林里忽然低聲問道。

唐宋搖著頭:「不知道,也不重要。只要不是三國聯軍,我們龍華並不怕。打烈日是打,打烈日和西涼也是打,只是費勁一點而已。只要沒了天周,我想,西涼就算出戰也有所顧慮。」

「這倒也是。」林里頓時停止了身板,「我們龍華以前比不上他們,但現在,不服就干!」

噹噹當……

正說著,對面又傳來鳴金聲,隨後便見西涼的兩個高手飛過來。隔著有百米,漂浮在空中揮舞著他們的軍旗:「西涼願意退兵……」

這話一出,西涼城頓時就沸騰了,一個個鬼哭狼嚎似的。唐宋也是鬆了口氣,剩下的就是烈日,他們肯定不會退,但只是兩國之戰就容易得多了…… 本來我和陳柏回來的時候時間就已經不早了,所以陳柏回去了之後大家都回房間去了,因爲剛剛劉宇在問我話,我父親李子凡已經先上樓去了,和劉宇說完後我也三樓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我父親李子凡正坐在牀上發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等我進來了,他回過神來,問我去黑市的時候是不是真的沒事。我笑了笑,讓他別胡思亂想,黑市裏發生了什麼剛剛陳柏已經說清楚了,我和陳柏都沒事,不用擔心。

他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問我是不是還要修煉,我說不了,洗個澡就準備睡覺,讓他先休息。

希望澡出來的時候,我父親李子凡已經睡下了,我儘量輕手輕腳,不去打擾他。昨天和今天我都沒看過養蠱盅裏的蟲蠱怎麼樣了,於是走到了放養蠱盅的地方,準備看看養蠱盅裏的蟲蠱怎麼樣了。

打開養蠱盅看了一眼,裏面的蟲蠱沒什麼事,只不過還在沉睡中。看到蟲蠱們安然無恙我也稍稍放心了,重新把養蠱盅蓋好,放回原處,然後上牀睡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