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還有十八招!”

“參學之一刀兩斷!”

柳生左右衛門的臉頰肌肉抽搐了一下。

第三招來了!

柳生縱身一躍,如飛鶴沖天,半空之中,身子顛倒上下,那刀轉的極快,只見一片寒光閃爍,恍如梨花暴雨,肉眼之中,我已分不清哪裏是真的刀,哪裏只是刀的影子。

我躲!

“好!”

“還有十七招!”

“天狗奧義之二人懸!”

柳生左右衛門的左眼皮跳動了一下。

第四招來了!

柳生身子堪堪落下之際,忽的旋轉,恍如飛車,刀身隱藏在人身之中,刀光隱沒於黑影之中,究竟哪裏是人,哪裏是刀?

我分不清,也不必分清。

躲!

“好!”

“還有十六招!不對,這是兩招連在了一起,還有十五招!”

“大轉三式,小轉三式!”

柳生左右衛門的眼緊緊閉了一下,又立即睜開。

第六招來了!

我躲!

“好!”

“還有十四招!”

“天劫亂截!”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還有十三招!”

“八個必勝刀!”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還有十二招!”

ωwш●тtkan●C○

“花車亂劍!”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又是兩招連擊,還有十招!”

“極意刀、神妙劍!”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還有九招!”

“天狗抄之明神劍!”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還有八招!”

“無二劍!”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兩招連擊,還有六招!”

“月影、浮波!”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還有五招!”

“二十七個條截相!”

柳生劍擊!

我躲!

“好!”

綜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這是四招連擊!還有最後一招!”

“向雷刀八勢!後雷刀十三勢!續雷刀二十一勢!外雷刀三十勢!”

柳生左右衛門猛然咬緊了牙!

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彷彿是要掙扎着從肉裏蹦出來的蟲子!

他流汗了。

還有最後一招。

勝負馬上就要出結果了。

但他似乎還有些輕鬆。

他終於明白了,他無論如何都碰不到我。

但是,我也碰不到他。

因爲我一直在躲。

我好像只會躲。

連一招都沒有還擊。

這樣的我又怎麼能碰到他?

前十九招都沒有碰到他,最後一招會出現奇蹟嗎?

如果奇蹟不出現,那結果就是我輸了,我們誰也沒有碰到誰的結果,就是我輸。

那麼,奇蹟會出現嗎?

當然會。

我會創造出這個奇蹟。

柳生左右衛門動了。

拿着他的刀,動了。

最後一招來了!

柳生像一隻燕子一樣,輕巧地飛了起來。如果你不是親眼看見,根本無法想象出來,一個人怎麼會像一隻燕子一樣飛了起來,但柳生他就做到了。

他輕輕地飛起,似乎要從我身邊經過。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他的刀,也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我是有一絲小小的詫異的,他這是怎麼了?

難道他已經忘了,我們在比試嗎?

不,他不會忘的,我也不會。

奇行詭變!

匿跡銷聲!

御氣而行!

最後一招,一連三式,柳生從我身邊快要經過的時候,我又以奇行詭變跟了上去,就在他眼前,在他稍稍吃驚了的時候,我匿跡銷聲了。

衆目睽睽,突然消失!

準確來說,只是柳生這麼以爲的。

在別人眼中,我還在。我只是平平地騰躍而起,掠過柳生的頭頂,從上往下看向他,俯視。

我用了御氣而行。

柳生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他本是忍者,他本擅長隱藏,他絕不會料到,我比他更擅長。

就在他眼皮子地下,徹徹底底消失了!

怎麼可能?

陳元方一定是躲到了我的背後!

於是,柳生猛回頭,抽刀,擊!

他沒有看見我的人,但是他的刀卻毫不遲疑攻了出去。

這一刀的風流,我無法形容。

只能想象一下一隻燕子飛到了月亮照不到的地方,一個靜悄悄的轉身。月亮恰又從雲層中出來,光芒如水,普灑人間。

真是好刀,好劍法。

可惜了。

“啊!”

最強小村醫 猿飛佐助、霧隠才蔵、武藏三太夫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

因爲他們已經看出來,柳生這最後一擊,雖然風華絕代,但是卻不可能碰得到我。

柳生根本沒有找準目標,我在他上方,他卻往後一擊。

就好比拿着槍打靶子,打的卻是別人的靶子。

柳生如此,又如何能碰得到我?

他那一刀落空了。

而在他這一刀的刀芒快要完全消失的時候,我的手往下輕輕一按,印在了他的頭上。

位面界皇 混元之氣!

這一掌不會傷人,更不會殺人,我只是保證能將柳生在短時間內震得略微眩暈,以免他理智喪失。

我壓迫着他,下落在地!

“結束了!”衆人已經忘記了喝彩,也不知道是驚歎於柳生的劍法,還是驚歎於我神乎其技的躲避,他們鴉雀無聲,噤若寒蟬。

但是江靈沒有忘記數招,她笑着大聲叫道:“最後一招,結束了!”

老爸也曼聲說道:“新陰流燕飛技,猿回山陰!”

“多謝閣下承認。”我把手從身子僵直的柳生左右衛門頭頂拿開,微微笑道:“柳生君,你沒碰到在下,在下卻碰到你了,所以,你輸了。” 柳生左右衛門呆呆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他的臉像死人一樣,散發出一種青灰色的光芒。

圍觀的衆人爆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喝彩:“日本狗敗了!”

“連人家的衣裳角都沒碰到!”

“還讓人家摸了他的狗頭!”

“滾回日本去!”

“……”

我遠離了柳生左右衛門,目光一一掃過日本衆忍者,緩緩道:“看到了麼,中國人不比你們差,所以我們不需要你們。”

他們已經偷襲了我兩次,兩次都是奔着我的命去的,這種宵小之輩,再厲害,我也不會相信他們來是幫助我們破案的。

渾天成只是在利用他們,利用他們對付我,我就要渾天成看看,他請來的這羣所謂日本的高手,一樣不是我的對手!

而對於這些日本人,我就是要發出警告,你們不行,少打我的主意,少打神相天書的主意!

他們沒有吭聲。

渾天成也沒有吭聲。

他管不了這些日本人,也管不了我。

邵中元又開口道:“你們聽到了嗎,我們不需要你們,請你們離開洛陽!”

“陳先生。”

猿飛佐助突然開口道:“剛纔我們只是比較了劍技,但據在下所知,這次貴國遇到的麻煩,是貴國最厲害的邪教所爲。他們好像不是隻會武功吧?你們或許不需要我們的武術,但是忍者是有玄術的,你們也不需要我們的玄術嗎?”

“玄術?”我“呵呵”冷笑道:“以暗殺著稱的忍者,也會說玄術?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那天夜裏,你們偷襲我的時候,卻是用了玄術,命丹和命符吧。也不過如此嘛。”

武藏三太夫道:“鄙人已經解釋過,那是鄙人不懂事的弟子,他們並未學到忍術的精髓。”

“那你的意思是你學到了?”我冷冷地看着武藏三太夫,這羣人糾纏不清,再次勾起了我心中的怒火。

“在下雖然藝不驚人,但在日本忍術界,也是影忍之一。”武藏三太夫雖然語氣上是在謙虛,但是表情上卻自有一種驕傲,他伸出一隻手,道:“在日本,所有的影忍加起來,不超過五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