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現在我們趁着狼族沒有任何防備的時候,馬上整頓兵力!到時候,一舉拿下狼族!無論是半月狼族、還是野狼族!”

“是!”

聞聲,衆人滿意頷首,狄青疲憊的甩了甩頭,嘆息一聲,朝着自己房間走去。

門咚的一聲被關上,門內的侍女正欲爲他換衣服,卻被狄青驟然趕了出去。

“你走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王……”

侍女低低的叫着,那軟綿綿的聲音,令人一聽,不禁就覺得極其酥麻。

可惜,現在狄青心情大爲不好。

老鐵!還在找";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我讓你滾,沒有聽到嗎!?!”

“是!”

侍女連忙倉皇的跑了出去,狄青揉着發腫的太陽穴,坐到沙發上,他側頭,看向外面的天際,天,是如此的蔚藍,一朵朵的白雲飄蕩其中,令人簡直看不清,那些雲朵美妙的圖案。

“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冤冤相報何時了……”

狄青蹙住眉,嘴巴里面輕輕呢喃着這句話,可是很快的,他便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驟然睜開眼睛:“呸

!我怎麼會想到那些話?!狄青,從來都不是柔情寡斷的!嗬!這一切,都是他們狼族自己自找的!如若不是他三歲那時,他們大兵來訪,我又怎麼會產生今天的仇恨?!”

誰……誰都無法阻擋他要復仇的希望!誰也無法阻擋……

狄青想着,快速起身,走到桌子跟前,拿起桌子上,他早已經準備好一切的信封。

這封信,是他準備交給夏蕾的。

馬上現在豹族就要行動了,然而,趁着夏蕾現在在醫院,這是最好的機會,她可以恨他,沒關係,但是,他想,她聽了他童年時的遭遇,必定不會再這樣的痛恨與他,剩下的,就令他自己好好把握,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毀了豹族,豹族,是他父親留給他的唯一偌大的禮物,他只有好好的繼承者豹族,將豹族發揚光大的,這纔對的起父親的一片苦心……

狄青想着,輕輕的打開信封。

藍色的信紙,顯得有些憂鬱……

“夏蕾,我相信,你會看到的,我相信,如若他沒有回來,你的心裏,一定會有我的,夏蕾……我相信,只要有你,我什麼都相信。”

他反覆重複着這句話,手心裏的信,被他攥的緊緊地。

夏蕾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十分的清楚,但就是因爲這份清楚,因爲知道,她太善良,有時候甚至會受傷,受了很嚴重的傷,她都不曾哭泣,只是一味的喝酒,最後,醉了,她的眼淚纔不知不覺的掉下來。

想到,她拉自己兩次去喝酒時的樣子,狄青的嘴角,忍不住的牽起一條弧來……

“夏蕾,你要相信,我絕對沒有的惡意……”

他說着,又慢慢合上信封,將信封重新放回抽屜裏。

他站在窗戶面前,陽光透過窗戶閃射在他的身上,拉長了他的影子……

畫面,一切都唯美,唯美到,甚至都有些不太真實了……

“蕾,你怎麼樣?”

一連數日,夜浩都照常中午這個點來看夏蕾,剛一推開門,就看到夏蕾正在擺弄什麼小孩子的衣服,夜浩輕輕一笑,走過來,將帶的湯也隨時放在了牀櫃處。

“唔,還好啊。”

她聳了聳肩,一臉的雲淡風輕:“我現在啊,就是心裏一心想着,趕緊把我的寶寶生下來。現在啊,已經第八個月了,應該不出意外的話,也就快要生產了。”

“嗯。”

夜浩點了點頭,拿起旁邊的碗,輕輕敲了敲:“怎麼樣,要不要喝點湯?紅棗補血的哦。”

“不用了。”

夏蕾搖了搖頭,她現在啊,看到吃的就沒有胃口。 “啊!對了,狄青呢?我住院以來,好像都沒有看到他啊最近。”

“他?”

夜浩挑了挑眉骨,其實,他也不知道那傢伙最近是在忙什麼,只是有一段時間他不曾來狼堡了,但,他心裏很清楚,他是豹族的豹王,他所考慮的一切,都是爲了他們豹族在着想,跟他成爲朋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現在在做什麼,自然也應該是很明瞭的。

“好了!蕾!你就別想了。”

他衝着她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不用多想,夏蕾吐了吐舌頭,一臉地誠然:“怎麼了?是出什麼事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最近狼堡太平靜了,平靜到,我甚至都不知道還會發生一些什麼。”

夜浩輕嘆一口氣,說。

或許,是他的錯覺,可是,狼堡如此寂靜,現在又最是狼堡虛弱的時候,如沒有人會趁機來攻打,他是真的不相信,但是,這些日子的確是相安無事,他越想,卻越覺得不對勁,可是,究竟又是怎麼一個不對勁,他也說不清楚。

“平靜?平靜,是好事啊。”

“不知道,我記得,有一個人說過一句話–越是看似平靜的表面上,隱藏的,就越是波濤洶涌。”

“這……”

夏蕾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只是眨了眨眼睛,一臉的迷茫。

或許,夜浩說的是對的,真的就像是他所想的那樣,她不能輕易的去研究外面的平靜。

這些日子,一切都是安靜無比的,連天氣也是風和日麗的,只是,越是這樣的天氣,往後,就越會是暴風雨這一類的。

夏蕾蹙住眉,心裏暗暗想着,突然,“唉!浩哥。”

“啊?”

夜浩挑眉不解地看着她:“怎麼了?”

“如果我們率先做防禦,豈不是比較好?”

“現在左彥不在,半月狼族我自然是可以管理,那麼野狼族呢?”

夏蕾皺住眉,因爲他的這一番話,瞬間也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是啊,他所說的沒有錯,半月狼族他自然是可以率領衆人先操練,那麼,野狼族呢?

夏蕾心裏想着,驀然,將手上的戒指拔下來,這是一個小小的狼頭型所做的戒指,如果她沒有猜錯,這枚戒指,應該是可以使用的。

“這是……”

望着夏蕾手中的戒指,夜浩的眼眸不禁眯起。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這枚戒指是狼頭戒。

這也就意味着,是一塊虎符一樣的感覺,

“你,怎麼會有這個?”

他吃驚的問,夏蕾搖了搖頭,不曾開口說出這枚戒指的來歷。

“這個,應該可以代替左彥吧?”

“當然。”

他頷首,夏蕾咧脣一笑:“好!這個就交給你了。”

“呵呵,小笨蛋,你就這樣信任我?”

看到夏蕾臉上一陣雲淡風輕,他卻忍不住的想要逗逗她。

“嗬!爲什麼不信任?”

她一臉單純,對於她來說,現在可以信任的,除了夏妍還有夜浩,她還可以有誰信任?

再怎麼樣,他也是狼族人,他們自己家族的人,總不會自相殘殺吧? ?

“呵呵……你就不怕,我拿着這個,一下子佔領了野狼族?”

“如果你真的有這個想法,那麼當時你就不會不去參加大會了。”

夏蕾的話,令男人沉默下來。

嗯,是啊,如果她真的有那樣的心思,他當時直接就去參加大會了,然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爲她,如若不是她,是沒有人可以阻攔她想做的事情的。

夜浩想罷,將戒指套在小拇指上:“好,我現在就去。”

“嗯。”

她頷首,目送着夜浩轉身離開,門被咚的一聲關上,整個房間,再次只剩下夏蕾一個人。

病房內,靜謐無比。

夏蕾擡起手,望了望空落落的手,雖然,這裏消失了適才的那枚戒指,但是,她的心裏此刻卻緊張的要命。

她希望,野狼族可以撐到左彥回來。

只是,左彥究竟什麼時候會回來,她也不清楚。

聽着他上次跟她所講的那些話,她覺得,他肯定是什麼都應該已經想好了,就差着該去實施了

所以,她信任他。

她相信,只要野狼族撐到了他回來的那一天,她也就徹底的輕鬆了。

夏蕾正想着,突地,只聽得門外響起什麼細微的響動聲,夏蕾驟然警惕起來,朝着門口看過去,只見一抹身影正躲躲閃閃的在門口–

“誰!”

這一聲誰,無疑很有氣勢,但是,對方卻像是根本不爲所動一樣。

不理會她,反而轉身就走,夏蕾連忙掀開被子,走下牀,雖然她現在懷着孕,略有一些艱難,但是等到她打開門的時候,正好看到那抹身影的一個小小的一秒鐘背影。

而且,這一抹的背影對她來說,是有些熟悉的。

是誰呢?

夏蕾心裏暗暗的想着,驀然,全身打了個寒顫。

剛剛的那抹身影看起來感覺像極了狄青,莫非是……

不!怎麼可能是狄青!

夏蕾倒吸一口氣,她被她的這種想法給雷到了。

如若是狄青,爲什麼他適才不進來,反而想要逃跑?

他是在逃避着什麼?!

夜浩的車子快速的行駛在路上,他現在正趕着回狼堡,一是因爲他手上帶着至關重要的狼頭戒指,二是,他不想再令夏蕾擔心着急了。

一切的一切,變得都好好的,車子平穩的行駛在路上,眼看着,就要到達狼堡,夜浩正欲鬆一口氣,突地,一輛白色的麪包車毫無預料的衝了出來,緊跟着,七八個黑衣男人團團將車子圍住,夜浩甚至都還沒有緩過神來,一個帶着半邊面具的男人已從車子裏走了出來,倨傲的身影在陽光下撲朔迷離。

夜浩蹙住眉:“你們是……”

嗬!

這些人是誰?!

他好像,既覺得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應該是見過的吧?!

不然,他怎麼會覺得有些熟悉呢?

想着,夜浩抓緊了他手上的戒指,莫非,他們是衝着那個來的?

可是,他纔剛剛拿到手不到30分鐘,這些傢伙是,怎麼得知的。

“你們,究竟是誰?”

“你沒必要知道我們是誰,把東西給我們。”

帶頭的那個男人,明顯用了假聲,令他聽不清他真正的聲音,夜浩的眉頭,蹙的很緊很緊,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人,他就要把這枚戒指給他們?!嗬!癡心妄想! “白日做夢。”

“我覺得,你也真的是有些傻瓜,爲什麼要提左彥賣命?”

“跟你沒有關係!”

“嗬!自然是跟我沒有關係,只不過,我是看到一個傻瓜,忍不住的想要提醒你而已。”

說着,帶頭男人朝着他一步步走過來:“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只要你老老實實的交出你手中的這枚戒指,我可以分你狼族一半的土地,以及,百分之五十的權利,怎麼樣?”

呵呵……

夜浩心裏不斷輕笑。

如若他是看上了土地跟權利,那麼他又爲什麼會答應他們!

一半?!

對於他來說,全部都會是他的!

“我如若不交呢?”

這個東西,是夏蕾親手交到他手裏的,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把它弄丟

“不交??”

男人眉頭一蹙,下一秒,一陣刺鼻的味道撲鼻而來,夜浩全身渾然一怔,等在想用內力逼退這股氣味的時候,他發覺他的身子已經愈來愈變得沉了起來。

那些人不斷朝着他逼近,那個帶頭的男人俯下身,從他的手裏褪下那枚戒指,夜浩心徒然一怔,本來是想去搶回來的,可是他實在是不知道那個男人他究竟是用了什麼,竟然,令他此刻甚至變得飄飄然的,甚至,連一點點的知覺都沒有了!

嘶!

可惡!

他們竟然搶走了夏蕾給他的東西!

他一會兒要如何跟夏蕾交代?!嘶!可惡!

【麪包車上】

“老大,這枚戒指,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其中一個小弟滿是垂涎的看着面具男人手中拿着的戒指問。

“嗬,這個,你也想知道?”

“嘿嘿,好奇嘛。”

遭受到面具男人的提問,小弟悻悻地揉了揉頭頂,道。

“我相信,夏蕾這樣在乎這枚戒指,她就肯定會親自來找我,我只是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可以牽動左彥的心,令他此刻都不忍再下手。”

“嗯,那麼,老大……要不要我去放點風?”

小弟在旁邊小心翼翼的問,面具男人眼睛一眯,那其中的深邃,令人感到無比的驚心動魄。

他就像是草叢裏一隻正在匍匐的野獸一樣,令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心裏想的、念得都是什麼。

只是看着他的眼眸,幾乎不到對視三秒鐘,你就會想快速的撤離開。

因爲他的眼眸,實在是閃爍着的犀利讓你無從遮擋,只好躲避。

“當然要。”

“是。”

小弟點了點頭,知趣的坐在了一旁,面具男人望着手中的這枚戒指,卻不由得咯咯地笑開了。

如若他早知道左彥如此疼愛這個小女人,那麼他爲何不直接綁走了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