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怪哦!

再看一眼……

徐聞抬頭時正好和夏霧雨銳利的目光對上,徐聞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瞪了一眼夏霧雨,「老是盯著我做什麼?」

「看你偷看我姐。」

「我用得著偷看?」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小點聲啦,別吵醒晚桃。」

夏晴表面上是在勸架,事實上又是在為徐聞開脫,她拉著霧雨去海灘的池子里嬉戲玩耍,一開始還有些拘謹放不開的霧雨,在被姐姐潑了幾次水之後,霧雨也跟著一起回潑了幾次,接著就很快融入到嬉鬧的節奏里來了。

嘖……真想一起玩啊。

要不是非得照顧這個拖油瓶的話……

徐聞又開始不幹人事地抖動著懷裡的晚桃,但晚桃依然睡得十分香甜、不肯醒來。就在徐聞嘗試更大力度的時候,一道身影落在徐聞的面前,擋住了日光。

徐聞抬頭一看,眼前出現的是一位膚白貌美,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少女。

她戴著太陽墨鏡和大檐帽,扎著一對非常可愛的丸子頭,引來周圍無數男性欣賞的目光。

只有徐聞除外。

「……你幹嘛?」

美女不答徐聞的話,就這樣直接盤腿坐在徐聞身旁的沙灘墊上,注視著前方夏晴姐妹嬉鬧的場景。

而她們似乎還沒有注意到這邊。

「喂,我說你這個女人……」

徐聞惱怒道,「難道沒有人教你,不要隨便動別人的東西嗎!」

徐聞把熟睡的晚桃放在沙灘墊上,然後起身拉著丸子頭少女的手腕,想要把她從沙灘墊上拽走,結果徐聞吃驚地發現,對方竟然紋絲不動!

這、這是怎麼回事……

凡間怎麼可能存在把我更強的力量?

但對方不是沒有探知到靈力的反應嗎——

以徐聞強大的元嬰期神識,竟然探知不到對方的靈力。一般來講,這隻存在兩種情況:

一、對方修為實在太弱或者根本沒有修為;

二、對方的修為遠遠地超過了自己;

只見丸子頭少女輕輕撥開徐聞掰扯自己的手,絲毫不費吹灰之力,而後她又沖著徐聞甜甜地笑了笑,接著又溫聲說道:

「師尊,跟凡間的女子在一起生活,你就過得那麼開心嘛?怎麼……連仙都不修了。」

在徐聞的驚愕表情注視下,丸子頭少女摘下墨鏡,露出一張令徐聞極為印象深刻的臉龐:

「是、是你!」 「嗯,你說什麼?我聽的不是很清楚。」

葉塵眼眉一挑,看了校長一眼問道。

張正宇吞了下唾沫,只覺得葉塵這眼神叫人心生寒意,他下意識的說道:「葉塵,韓欣是殺人犯,殺人犯就要受到法律的嚴懲,你這是縱容和包庇殺人犯,你,你也要跟着坐牢的。」

葉塵笑了笑,以為校長能講出什麼大道理來呢:「校長,如果那個何主任不是加國人,你會不會扣押韓老師?」

「我····」張正宇一時語塞,就是因為何主任是加國的人,所以,這個案件不簡單,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

「我管那個何主任是哪國人,我說了,韓老師,不能去加國,誰來都不行。」

「殺人犯?」葉塵更是冷笑道,「一個加國人也配在這裏當綜合辦主任,你作為校長就有失察之罪,平日裏那個何主任沒少給你好處吧?要不,也讓相關部門查一下你的底細。」

「葉塵,你,你不要胡說八道。」張校長氣的肺都要炸了,這明明說的是何主任韓欣的事情,怎麼問到自己頭上了。

「自己的屁股乾淨不幹凈,你本人知道。」葉塵道,「你再嗶嗶,我直接抽你一個大耳光子。」

「韓老師,小九,我們走吧,駕駛員還在等我們呢。」

葉塵咧嘴一笑。

韓欣怔怔看着葉塵,她笑了笑:「謝謝。」

「老師,你這客氣了啊,你千萬不要有什麼負擔的想法,你殺了何主任,那是他罪有應得的。」

就一個加國人,娘希匹的,指不定平日沒少弄一些大學妹子呢。一想到這個可能性,葉塵就很是不爽啊。

「葉哥哥,你好帥。」

徐小九高興對葉塵說道,剛才葉塵哥哥懟得張校長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簡直太有魅力了。

「必須帥啊。」

葉塵嘚瑟道;「小九,葉哥哥答應你的事情,肯定會算話的。」

「葉哥哥,你真好。」

徐小九忍不住上前親了葉塵的臉。

葉塵:「····」

這不好吧,妹子,你媽媽在這裏呢,就在我前面,你給我親一口,我都害羞呢,

葉塵的臉破天荒的紅了。

徐小九也是臉色緋紅,耳根子燙燙的,剛才是情不自禁想親葉塵一口,她雙眼充滿崇拜的看着葉塵。

「老師,嗯,這個···」葉塵想解釋一番,這可不是我自己動手的啊,是你閨女送上門的,我都沒反應過來呢。

「我懂,我懂的。」

韓欣也是一臉的笑意,剛才她也很感動,沒想到葉塵會這麼支持自己,還有對校長說的那些話,韓欣覺得葉塵那一刻特別的迷人。

「媽。」

徐小九有點尷尬看了媽媽一眼。

「媽媽知道你是感動葉塵才親他一口,是吧。」韓欣笑着說道。

「對,就是這樣。」徐小九正色說道,「這是一種激動的表達方式。」

葉塵心裏一笑,這種激動的表達方式私底下可以多來幾次的嘛,不過,得注意影響。

此刻,操場。

很多江州大學生還是圍着直升機拍照議論。

「據說這直升機下來的時候,葉塵也跟着下來。」

「吹牛逼吧,葉塵一個道士有直升機開。」

「去問那個小哥哥不就行了。」

「那個直升機的駕駛員穿着一身戎裝,是不是一個當兵的啊。」

「不可能吧,這麼說葉塵是有軍方背景的,那就更扯淡了,誰這麼煞筆弄個軍用飛機來學校泡妞啊。」

「就是,那太招搖過市了。」

有幾個妹子去問飛機駕駛員是不是葉塵的飛機。

駕駛員帥哥一副很傲嬌的樣子,任憑這些大學生妹子撒嬌,甜言蜜語,始終綳著一張臉。

「快看,葉塵出現了。」

「我草,左手韓老師,右手徐小九。」

「太他媽的羨慕了,我眼紅了。」

眾多男學生一個個妒忌得要發瘋了。

葉塵就是一個道士,憑什麼啊,憑什麼啊。

「葉哥哥,你真開飛機來接我們啊。」

徐小九雙眼放光看着不遠處的直升機,簡直不太太帥了啊,葉塵哥哥這手段太牛叉了。

葉塵咳嗽;「那個,是借的,借的。」沒錯,就是借的,是特戰隊的作戰直升機,真不是他自己的。

「葉塵,這太高調了啊。」韓欣雖然心裏承受能力很強,可這麼多學子對着她指指點點,她第一次感到·····慚愧啊!

「韓老師,沒辦法,一時間我找不到車,只能藉著他人的座駕。」葉塵道,「至於我的車先停在大學里。」

「我太羨慕葉塵了。」

「是啊,韓欣老師成熟豐滿,小九青春動人,嗚嗚嗚····」

「葉塵牛逼啊,我輩楷模。」

葉塵,韓欣,徐小九自然也聽到這些人嘴巴吐出一些令人無語的話來,這明顯是誹謗,造謠。

如果不是時間來不及,葉塵非要好好和這些鳥人理論一下,簡直是胡說八道嘛,他現在和韓老師,徐小九妹妹是清清白白的。

韓欣也是一臉無奈,這些人的聯想力也太過豐富了啊,搞得好像真的一樣。

「快看,又是來了幾架直升機。」

「我去,真的啊。」

「那好像是陸軍特戰。」

「這是來迎接葉塵的嗎?」

「太牛逼了,我要跪了。」

一個個大學生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上空,確實出現了軍用直升機,嗡嗡嗡的朝着這邊飛行過來。

「龍哥,看見他們了,下面。」

「龍哥,要不要直接開槍射擊。」

機艙門口,已經有人瞄準了葉塵。

「這裏是江州大學,不能動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龍五馬上阻止道,「剛才我和夏旭通過話了,葉塵並沒有做出太過出格的事情。」

夏旭,就是葉塵要挾的駕駛員。

「龍哥,那你的意思?」

龍五眯着眼睛道;「靜觀其變。」

操場下葉塵咧嘴一笑,來的挺快的嘛,不過這些特戰隊的成員,還是能剋制的,沒有朝自己開槍。

很快,龍五等人的直升機盤旋在上空,形成一種包圍的趨勢。

葉塵讓韓欣,徐小九快速登上直升機,然後對着龍五做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龍哥,這是最好的機會啊。」

一個特戰隊員馬上說道,現在韓欣,徐小九已經上了直升機,就剩下葉塵一個人,完全可以出手。

「龍哥,我有百分九十的把握幹掉這個葉塵,請下達命令,」另外一個特戰隊的成員說道。

龍五看着操場上站着的葉塵,不知道為什麼,葉塵豎着大拇指的時候,他覺得葉塵本質上並不是一個恐怖份子。

正當龍五正在考慮要不要開槍的時候,這個時候,葉塵的聲音直接響在他的耳邊。

「不要輕易開槍哦,跟着我就行了,我先送老手和小九妹子回家,你們跟着後面。」:

龍五臉色一變,這是傳說秘音功。

葉塵居然會秘音功!!!

「龍哥。」

一個特戰隊員再一次問道,看到龍五的表情很奇怪。

「跟着葉塵就行了,他是一個不簡單的人。」龍五下達命令。「不要出手,不要開槍,就跟着。」

葉塵果然是深藏不露,並且,這個人很危險!

葉塵的武力太過恐怖了,要是被境外組織的人收買利用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若是葉塵被國家招安的話,那葉塵就是國之大殺器。

「葉哥哥,那些飛機也是你叫來的嗎?」

葉塵坐上直升機后,徐小九就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