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這條黑鱗蛇雖然實力只有師級初階,但在森林中行進的速度卻飛快,一路上爬崗上坡,遇水過河、繞林而行,沒有它走不了的路。

可蝕靈蟻穴距離坤玉部落的距離不近,眼見日過中午,才走了路程的一多半。

姬遊釋倒是無所謂,但身下的黑鱗蛇卻是累得夠嗆。

接下來收拾蝕靈蟻,姬遊釋還需要觀察一下黑鱗蛇在戰鬥中表現,要是把它提前累趴下了,那還怎麼看!

停下來,修正一番,對黑鱗蛇保持良好的狀態非常有必要。

好在黑鱗蛇進食週期很長,不用去捕獵,這倒省了姬遊釋很多麻煩事。

事實上黑鱗蛇的恢復速度比姬遊釋預料的還要好,半個時辰不到,原本已經累得半死的黑鱗蛇,重新變得生龍活虎了。

有了這個經驗,姬遊釋在後半段路程中,主動停下來休息了十分鐘,結果直到接近蝕靈蟻的領地範圍,黑鱗蛇的狀態都保持的很好。

具姬遊釋所知,蝕靈蟻的捕獵範圍很廣,而且不挑食,天上飛地、地上跑的、洞裏爬的、樹上長的無所不包。

一進入蝕靈蟻領地範圍,姬遊釋就發現了這裏的與衆不同。

首先是這裏的樹,變得稀疏不少,那種千年巨樹,幾乎沒有,使得這片森林與其它地方一比,明顯矮了一截。

其次是這裏很安靜,與他一路上爭殺不斷的森林相比,這裏安靜的就像天然休息區。

最後分佈在這裏的莽獸,竟然有很多是以捕食蝕靈蟻爲生的,而且莽獸之間很少發生爭鬥,哪怕爭鬥,都很少聽到那種示威性的吼叫。

姬遊釋從地上抓住一隻巴掌大小,正在捕獵蝕靈蟻的野獸。

這隻野獸的個頭倒是不大,從它堅硬的外殼上,不難看出,這是專門用來對付蝕靈蟻噴射出來的腐蝕性液體。

姬遊釋蟲口奪蟻后,那隻帶殼的蟲子,竟然兇悍的想咬姬遊釋的手指頭。

可它那弱小的咬合力,怎麼可能咬破姬遊釋的手指頭,不過姬遊釋倒是藉着這只不知名的蟲子,張嘴的時機,看清了它滿嘴的利齒。

好傢伙,不大的嘴巴里,竟然長了兩排密密麻麻,如同鋸齒般的利齒。

好凶悍的蟲子。

丟掉這隻攻擊性超強的蟲子,姬遊釋認真觀察起來被吃的還剩一多半的蝕靈蟻。

這隻蝕靈蟻個頭很足,跟姬遊釋的小拇指差不多大,腿部呈現一種褐紅色,後背頭部都有條紋,從它那隻剩一半的頭部,姬遊釋竟然還看到了幾隻牙齒,頭頂那隻剩一半的大鄂,跟折斷的鉗子一樣。

當然蝕靈蟻最具攻擊性還是那火紅的尾部,從這裏噴出來具有腐蝕性的液體,可是能破壞坤玉部落的防護牆的。

一般的螞蟻族羣分爲蟻后、雄蟻、兵蟻、工蟻,姬遊釋不清楚這一分類方法是否適用於蝕靈蟻。

但姬遊釋很肯定,他觀察的這隻蝕靈蟻屬於工蟻。

工蟻在一個蟻羣中的數量最多,在蟻羣中充當着哨兵的作用,負責尋找食物,發現獵物,隨後該是具有攻擊性的兵蟻出動。

隨着黑鱗蛇不斷深入,姬遊釋看到蝕靈蟻的數量越來越多,甚至姬遊釋能夠從地上的漿果中看到,成隊的工蟻在搬運食物。

這些普通的工蟻只是蝕靈蟻羣中最低級的存在,對姬遊釋來說根本沒有威脅。

對姬遊釋有威脅的蝕靈蟻,是那些已經進化爲莽獸的蝕靈蟻兵蟻。

這些蝕靈蟻兵蟻的單個實力,大約也就是剛剛步入靈士級左右,並不是多強大,可如果出現一羣這樣的蝕靈蟻,對姬遊釋的威脅將成倍提升,如果數量多到一定程度,足以把他淹沒。

姬遊釋輕輕拍了拍黑鱗蛇的身子,正在緩慢前行的黑鱗蛇,果斷停了下來。

在他們的左前方,正有一羣蝕靈工蟻在分割獵物。


姬遊釋發現,蝕靈工蟻分割獵物時,非常講究順序,絕對是從貼近地面的部位開始,然後緩慢向上,每隻工蟻的分工都很明確,只切割一小塊。

蟻羣所過,連皮帶肉一掃而空,獵物就只剩潔白的骨頭,而尚未被分割的肉塊,裸露在空氣中,呈現一種病態的暗紅色。

這是蟻酸已經把獵物腐蝕的現象,方便切割。

姬遊釋並沒有從這羣在分割運送食物的蟻羣中找到已經進化爲莽獸的蝕靈蟻。

不過他卻從這頭死去的獵物身上判斷出,那些擁有莽獸實力的蝕靈蟻,會主動出擊捕獵,而不是如普通的螞蟻羣那樣,只會緩慢等待獵物上門。

姬遊釋得出這樣結論的理由很簡單,因爲這頭獵物,應該處於剛步入師級不久的境界,能夠對付這樣的獵物,只有那些莽獸級別的蝕靈蟻。

姬遊釋沒有打擾這羣正在分割獵物的普通工蟻,拍拍黑鱗蛇繼續前進。

然而這一次深入,姬遊釋發現,越往裏走,森林越是安靜。

這種安靜,可不是那種受到厲害莽獸的氣勢壓迫,所有生物全都蟄伏起來的安靜,而是真正死寂一般的安靜,因爲姬遊釋發現,在這片叢林中,已經不存在任何一隻蝕靈蟻外的活物。

不過也不難想象,在距離蝕靈蟻巢穴如此近的範圍,這片區域內的莽獸,不是被蝕靈蟻捉去當晚餐了,就是逃離了。 突然,一片嗡嗡聲,從森林左邊傳來,聽聲音可以判斷出,發出聲音的生物在快速接近中。

很快,天空中就出現一小片烏雲,在蔚藍天空的襯托下,分外扎眼。

這片烏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行進,在姬遊釋視線中迅速變大。

嗡嗡聲也從剛開始的弱不可聞,變成了現在的嘈雜一片。

姬遊釋仰頭細觀,只見一羣飛蟻,聚集在一起,如同一團雲霧,從空中掠過。

從這些蝕靈蟻的身上,姬遊釋感受到了輕微的本源之力波動。

這是一羣突破到靈士級的蝕靈蟻,是真正能夠威脅到姬遊釋的兵蟻。

可這點威脅姬遊釋並不放在心上,他輕拍黑鱗蛇跟了上去。

只是,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已經不可能了。

如果沒有這羣飛蟻,他可以處在戰略高地,攻防隨意轉換。

這羣飛蟻的存在,可以輕易的找到他,併發起攻擊,想要保持戰術上的優勢,已經不可能了。

跟隨着飛蟻的方向前進,沒過一會,姬遊釋發現前方原本就低矮的森林中,樹木越來越少,大地上的青草竟也罕見的少了起來,且大地上到處都是蝕靈蟻留下的痕跡。

然而當他轉過一個彎,低矮的叢林中,非常突兀的出現一片空曠的無林區。

整個地面上不僅沒有一棵樹,連草都沒有,土黃的地面十分扎眼的暴露在這片森林中。

這片無林區,背靠山峯,最詭異的是中間聳立着的那是十幾個堪比巨樹高的黃色土柱。

看到這一幕,姬遊釋罕見的沉默了。

蝕靈蟻族羣的數量,比他想象的龐大太多。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很難想象,一個如此龐大的族羣,竟然能夠安穩的偏居在這麼一小片範圍內。

如今這十幾個巨樹般的土柱上,爬滿了歸巢的蝕靈蟻。

它們密密麻麻的鑽進那個似乎可以容納一切的黃色巢穴中,整個過程充斥着沙沙的摩擦聲,以及翅膀震動的嗡嗡聲。

普通的蝕靈蟻,緩慢的往那些高聳的土柱中攀爬,而那些能飛的蝕靈蟻,反倒是降落一個緊挨着山峯,且算是最低矮的土柱中。

姬遊釋不敢亂用精神力量去探測蝕靈蟻的巢穴,他擔心裏面那些厲害蟻后能夠感知到精神力量,從而產生危機感,進而導致整個蝕靈蟻羣暴動。

他無法想象,天上地下,黑壓壓一片,全都是蝕靈蟻的時候,該如何應戰。

那個時候,或許他唯一的選擇就是用風之翼逃離這裏。

當然,前提是能夠在逃跑的同時,滅掉那些能飛且實力已經達到靈士級的蝕靈蟻,不然很可能被它們追殺到底。

“看來想要一下子解決這個威脅是不可能了。”

姬遊釋打消了馬上動手的打算,原本來個一勺燴的計劃,明顯不適合對付這個龐大族羣。

他選擇先用最笨的方法多觀察幾天,等了解清楚蝕靈蟻這個族羣的真正實力,再製定有針對性的戰鬥策略。

太陽西下,彩霞佈滿天邊,鳥兒歸巢,飛蟻入穴。

短短的一段時間,姬遊釋已經到的很多有用的信息。

剛纔他仔細數了一番,已經有十五波飛蟻返巢。至於那些普通的蝕靈蟻,從頭到尾就沒有間斷過,從四面八方浩浩蕩蕩的迴歸。

如果期間不是幾次姬遊釋主動避開這些普通的蝕靈蟻,估計早就被蝕靈蟻發現了蹤跡。


在這些迴歸的蝕靈蟻中,有一波數量相對最少的飛蟻最值得注意。

因爲這波飛蟻,它們單個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靈士級中階的程度,甚至帶頭的幾隻,還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在所有歸巢的蝕靈蟻中,就屬這波收穫最豐。

它們在歸巢的時候,那鉗子般的大鱷上都夾一塊堪比拳頭大小的莽獸肉,從這些肉塊散發的本源波動中,姬遊釋判斷這隻獵物至少是師級中階。

這樣的戰果,連姬遊釋都感到震驚。

這需要多少隻靈士級的蝕靈蟻付出生命,才能解決掉一直師級中階的莽獸?


隨着對蝕靈蟻族羣實力的瞭解你,姬遊釋爲其中所隱藏起來的實力感到心驚。

同時他也有些佩服思源靈者,他很想知道,思源靈者不出部落,又如何斷定蝕靈蟻羣會對部落產生威脅的!

紅霞滿天,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更多的蝕靈蟻在返巢,蟻穴內的躁動正在慢慢平息。

當這唯一的聲音也沉寂下去,使得這個地方顯得更加死寂。

藉助殘留的餘暉,姬遊釋看了一眼已經安歇的蝕靈蟻,準備借今晚探探蝕靈蟻的底。

橘黃色的篝火,平淡的燃燒着,姬遊釋的小臉在火光下嚴肅異常,而他盤坐着的影子,更是被火光無限拉長,直至森林黑暗處。

剛纔他默默的估算了一下蝕靈蟻羣的整體實力,得出一個讓他自己都很難相信的答案。

蝕靈蟻族羣中,竟然擁有十七隻師級蟻后,甚至可能擁有一隻實力堪比師級高階或者圓滿級別的蟻皇。

好在蝕靈蟻有夜晚歸巢的習性,趁此機會,他準備在夜間探測一下蝕靈蟻族羣的實力,看看自己的估算是否準確。

如果探測的結果跟姬遊釋估算的差不多,那他可選擇的戰術就不多了。

靜寂的黑夜,沒有一絲蟲鳴聲,只有冰涼的微風,順着森林中的間隙,緩慢的飄蕩着,如同無聲的幽靈一般,把樹葉攪拌的嘩啦啦的響。

夜間的露水越來越重,深夜的星星格外透亮。

森林的遠方,不時傳來一些莽獸爭鬥的聲響,唯獨這片地方,靜悄悄一片,連一聲蟲鳴都沒有。

姬遊釋把黑鱗蛇驅趕到遠離蝕靈蟻巢穴的地方,他可不想一會引起蝕靈蟻暴動,讓黑鱗蛇慘死在它們口中。

夜間的露水已經把地面打溼,遠方森林莽獸的爭鬥也在減弱,很顯然,到了姬遊釋行動的時候。

姬遊釋步伐緩慢的往那十幾道堪比巨樹的土黃色巢穴走去。

他下腳輕柔,生怕弄出響聲,引起蝕靈蟻的警覺。

好在被蝕靈蟻清理的過的地面很堅硬,雜物被清理的很乾淨,姬遊釋在靠近的途中,未發出丁點響聲。

如果這時候觀看姬遊釋,就能發現,他的右眼散發着一種淺淡的綠光,如同狼的眼睛。

在碧眼的作用下,漆黑的夜晚,並沒有給姬遊釋的視覺帶來多大困擾。

當他前行到土黃色的巢穴,手掌接觸到那土黃色巢穴時,一種堅硬且凹凸不平的觸覺,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他的感知中。

透過碧眼,姬遊釋清晰的看到,這道堪比巨樹般的土黃色柱子,是由一塊塊土粒堆砌而成,而土粒之間,又被一種膠水般的東西,緊緊的黏合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