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孫小鵬拉着我的手就走下來。

都說重慶成都盛產美女,真不假,反正在這歡樂谷大門就有不少妹子穿着超短褲,晃來晃去。

那雪白的大長腿,都快孫小鵬的眼睛給晃花了。

“真是上有蘇杭,下有成都。”孫小鵬眯着眼睛,笑道。

歡樂谷門口打小廣場,此時正有一個老人家在練太極拳,打得虎虎生威。

“過去看看。”孫小鵬拉着我的手就走了過去。

這老人七十多歲,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山裝,滿頭白髮,看起來仙風道骨,出拳極狠。

“練家子,沒想到現在還能遇到這種拳法的人。”孫小鵬一臉驚歎。

我剛想問點什麼,孫小鵬就拉着我的手,走上前拱手問:“老人家,你這本事很牛逼啊,怎麼練的?”

老人家原本正在練拳,一聽我們的聲音,便收了手,雙手背在後面,淡淡一笑說:“太極之道,以剛治剛,以柔治柔,拳法大同,千變萬化。”

隨後老人家指着自己胸口說:“這樣,小兄弟,你用你最大的力氣打我胸口試試。”

“喂,老人家,你這麼大把年紀,吃得消嗎?”我忍不住開口說。

“哈哈,我從小練拳,年輕時候也是打遍大江南北的人物,來吧。”老人家揹着手,雙眼凌厲的看着孫小鵬。

“那你可站好。”孫小鵬一拳打在了老人家的胸口。

原本按照我的設想,遇到這麼個牛逼人物,孫小鵬打上去之後,就會捂着自己拳頭大喊疼,然後這老頭仙風道骨的說:“你的手沒事吧?”

這纔是正常劇情的發展纔對,沒想到,老頭直接被孫小鵬一拳幹趴下。

咦。

孫小鵬這麼厲害?

“哎呦,打人了,光天化日,竟然出手打人,哎呦,我快疼死了。”這老頭在地上打滾起來,然後衝着路邊大喊。

此時,路過的那些人把我和孫小鵬圍了起來,然後所有人開始從我們的道德上指責。

從退出娛樂圈開始 我驚訝的看着孫小鵬問:“你小子一拳這麼猛?”

“狗屁!老子都沒出力,他就倒下了。”孫小鵬忽然明白過來了一樣,罵道:“哎呦臥槽,你孫爺爺的錢都敢訛?找死啊你,老子宰你了。”

說着孫小鵬就挽袖子準備修理這老頭。

我也是無語了,說好的世外高人呢?剛纔牛逼哄哄的模樣,感情是訛人的。

最後我和孫小鵬和那老頭商量了一下,給了兩千塊。

看着給錢後,從地上起來拍拍屁股離開的老頭一陣無語。

見給錢私聊了,周圍那些不知道是正義感爆棚還是純粹看熱鬧的人也散開。

“媽的。”孫小鵬心情特別不爽,我倆進了遊樂場後,他的臉色都還很難看。

進去後,孫小鵬就說:“媽的氣死我了,屎都給我氣出來了,拉屎去,你等着。”

說完,他買了包指,往公廁走去,我就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拿着手機等了起來。

過了足足半個小時,這小子竟然還沒有從裏面出來,我忍不住想拿起電話問他怎麼情況呢,忽然就看到他臉色陰鬱的走了出來。

“你小子掉廁所裏面了?進去這麼久?”我罵道。

“別提了,老子今天真是倒了血黴。”孫小鵬一臉不爽的說:“我進去拉屎,隔壁的一個傢伙問我用的什麼牌子的紙巾?”

“我說心相印的,他就讓我拿看看。我想一包紙也不值錢,就遞了過去,然後我他媽在廁所裏蹲了半個小時。”

重生后我總想弄死九千歲 孫小鵬臉色異常不爽,說:“你說這都什麼世道啊,我這麼善良的人都能被騙。”

“你後來怎麼出來的?”我都快笑抽了,也只有孫小鵬這種智商能遇到這樣的破事。 “後來我蹲廁所裏面,聽到隔壁進來人,就問他們有沒有多餘的紙,結果一個個愣是不給我。”孫小鵬罵道:“我這小暴脾氣,當時都給氣懵,想提着褲子到旁邊搶紙巾了。”

“結果想想,別管咋是搶啥,最起碼性質惡劣啊。”孫小鵬說:“後來有個傻子,進來之後我用剛纔我被騙的方法,忽悠了他兩句,就把紙巾給騙過來了。”

忽然,我看到廁所裏面走出一個身高一米八幾的壯漢,他一邊提褲子,一邊往這外面望。

糟糕。

孫小鵬背對後面呢,看不到那個壯漢,我趕忙看向別處,然後往旁邊走去,孫小鵬和我說話,我也沒搭理他。

“喂,你走啥,你聽我仔細給你說我怎麼從那個傻貨手上騙來紙巾的啊。”孫小鵬還準備向我炫耀呢。

那壯漢手就搭在了孫小鵬的肩膀上:“哥們,心相印好用嗎?”

“好,好用。”孫小鵬回頭看到這個壯漢,我明顯看到他吞了口唾沫,開口問:“哥,哥們,我出來了,準備去給你買紙巾呢,結果你看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還沒擦吧?趕緊進去,我去給你買。”

“滾你麻痹,老子從垃圾桶裏面撿了紙擦了。”壯漢臉黑得跟什麼似的,捏緊拳頭:“你偷了我的紙巾,偷偷用完跑了就算了,還敢出來炫耀?”

“你這樣說話我可就不愛聽了,什麼叫偷?我這叫忽悠,誰叫你智商低?”孫小鵬突然膽子竟然大起來了。

我也是驚奇,仔細一看,竟然有兩個歡樂谷的保安走過來,感情是這樣。

孫小鵬的衣領被這壯漢扯了起來。

孫小鵬衝那倆保安喊道:“保安叔叔,救命啊,有人搶劫。”

喊完之後,他一臉輕鬆,還衝着壯漢臉上吐了一口口水:“什麼玩意啊,跟你孫爺爺鬥?還嫩了點。”

這倆保安走上來,就對壯漢說道:“隊長,怎麼了?”

隊長?

我趕緊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笑出來。

孫小鵬的臉竟跟晴空霹靂一樣,別提多驚訝了。

“小夥挺有能耐啊。”這個保安隊長嘿嘿笑道:“你吐口水很厲害對吧?來,繼續吐一個給我看看。”

“什麼叫患難見真情?”孫小鵬認真的對保安隊長說:“剛纔我拿走了你的紙巾是沒錯,但在如此小的一個廁所,我倆同時沒有紙巾,這就是患難啊,感情都是這麼磨礪出來的。”

“看我倆也患過難了,今天也是好日子,不如我倆燒雞頭,來個歡樂谷結拜如何?”孫小鵬真誠的看着這個保安隊長問。

“滾,給他帶到雲霄飛車,玩十次。”這個保安隊長對旁邊的兩個保安說道。

“別啊,大哥,我恐高,換一個吧?”

保安對着冷笑道:“換一個?我這個人好說話,那拖到鬼屋裏面,揍一頓,揍得他老孃都不認識,搞得滿臉是血剛好在鬼屋能嚇個人啥的。”

“別別,換項目太麻煩了,還是雲霄飛車吧。”孫小鵬趕緊說。

我看着孫小鵬跟小雞仔一樣,被兩個保安架在中間,被押着走向了雲霄飛車。

孫小鵬途中還回頭看了我一眼,可憐巴巴的模樣,好像想我去救他。

救個毛線,我可不想陪他一起去體驗十次雲霄飛車。

不過我還是跟在後面看着兩個保安親自幫他送上去,繫上安全帶。

整整十次。

等孫小鵬被送上最後一次的時候,這倆保安才笑嘻嘻的離開。

孫小鵬下來,搖搖晃晃的,然後低頭就狂嘔起來。

我在旁邊想笑,但感覺又有點不合適。

孫小鵬擡頭,罵道:“我要去揍那個傢伙,你別攔我。”

“加油,我支持你。”我笑道。

“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孫小鵬苦逼的瞪了我一眼。

“還玩嗎?”我說道。

“玩個屁,回去找老大,我帶羅方來幫我收拾他。”

說完,孫小鵬和我就趕緊走出歡樂谷。

歡樂谷對面是一條購物街,有不少的旅館,我給老大打了電話,問清楚他們住的旅館後,和孫小鵬走到了三樓。

此時房間已經開好。

兩間房。

羅方和老大一間,我跟孫小鵬的房間在他們的隔壁。

我倆推門,走進房間,老大和羅方倆人坐在牀上聊天呢,貓大財則趴在電視上,好像在睡覺。

“咋了?臉色這麼白?”貓大財衝孫小鵬問。

孫小鵬擺擺手:“別提了。”

“我來提。”我開口把孫小鵬今天的遭遇說了一遍,老大和貓大財大笑起來,孫小鵬平時那麼厚的臉皮,老臉都一紅,咳嗽一聲說:“你們別以爲我是怕那個傢伙,也就是我看人多,不然隨便用兩張符就把他給收拾了。”

“真的?”老大一臉笑意:“怕沒那麼簡單吧?”

“羅方,走,給我報仇去。”孫小鵬好像受不了我們這麼笑話他,羅方則是往牀上一趟:“要去自己去,沒興趣。”

“行了,好好休息吧,明天還有正事要辦。”老大說道。

我和孫小鵬倆人回了隔壁房間。

和孫小鵬回來後,他就一直喋喋不休的說自己壓根不怕那個保安隊長,僅僅只是怕泄露自己會道術之類。

反正就是各種找藉口。

孫小鵬說歸說,可一躺在牀上,兩眼一閉,竟然直接就睡了過去,看得出來,他小子也累得不行。

可不是麼,坐了足足十次雲霄飛車呢,又不是開玩笑。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起來了,然後四人一貓,進歡樂谷真正的逛了一趟,也就是熟悉這裏面的路線。

然後到了中午,一起出去吃了個飯,就回到旅館裏面,等待夜晚的到來。

我坐在旅館的牀上,心裏也有些小激動,一直看着唐雪送我的卡通手錶。

“唐雪,你等着,今天殺夜遊神只是第一步,我一定會把你從刀山地獄帶出來的。”我對着卡通手錶,在心裏默默的發誓。

超級工業霸主 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時間也到了晚上六點鐘,忽然,門就被羅方推開,他說:“走!”。.。 我和孫小鵬對視了一眼,然後各自拿上了自己的東西,走出了旅館。

我們四人都揹着一個黑色的包,貓大財則是躲在孫小鵬的包裏面。

走到大門的時候,老大就說:“現在時間還早,不用着急,先找個地方吃飯吧,今天晚上時間還長。”

剛好這附近有一條特色的美食街。

現在天色黑了下來,熱鬧得很,在這條美食街逛街,買小吃的人特別多。

我們一羣人玩得不亦樂乎,一直玩到十一點,老大才召集我們,讓我們別玩了,該辦正事了。

走到歡樂谷門口,現在歡樂谷已經關門,裏面黑乎乎的。

老大拿出牛眼淚,遞出來,他們抹上牛眼淚後,我們找了一個比較陰暗的地方,翻牆跳了進去。

進來之後,我看沒有人,這纔對孫小鵬說出自己的疑惑:“喂,孫小鵬,爲什麼我們要到這裏來宰夜遊神?”

孫小鵬還沒開口,老大就解釋說:“他們陰司要來到陽間,也必須從陰氣重的地方,比如亂葬崗之類的地方,而夜遊神他的後人住在這附近,而這個歡樂谷在修建之前剛好是一個亂葬崗,夜遊神肯定會來這裏回地府。”

“我先找出這個地方陰氣最重的地方吧。”羅方從背後的包裏面拿出羅盤,仔細的查看起來。

隨後他在前面帶路,我們則是跟在後面。

原本按照我的想法,這個遊樂場陰氣最重的應該是鬼屋纔對吧,最起碼從正常的邏輯來說是,讓我沒想到,陰氣最重的,竟然是一個湖。

這片湖並不大,是一個圓形,湖水很平靜,而湖面上,則有一個挺大的涼亭,可以在上面歇息,只有一條小橋可以到這個涼亭。

羅方指着涼亭說:“那上面應該是陰氣最重的,如果不出意外,夜遊神也會在這裏回地府。”

“動手吧。”老大揹着手說道。

羅方點點頭,然後小跑到涼亭裏面忙綠起來。

我好奇的問旁邊的孫小鵬:“羅方幹什麼呢?”

“他這是在設陣,讓夜遊神等會上了涼亭後,進不了地府,也出不了涼亭,到時候在裏面,還不是任由我們宰。”孫小鵬笑嘻嘻的說。

“這樣的陣法,夜遊神不會發現嗎?”我又問。

“放心啦,這羣陰司正神,平時好日子過多了,打死也不會想到有人敢膽大到對他們下手,所以一個個警惕心低得很。”孫小鵬滿不在乎的擺擺手:“再說了,我們是誰,我們可是獵妖六人衆,佈陣還能讓夜遊神給發現?”

“好了,別說這些沒用的,找個地方躲起來,然後等正主來就可以了。”老大說完,然後我們找到一個草叢躲了進去。

羅方忙完後,也跑了過來,然後蹲在了我們旁邊。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樣等待了起來,草叢裏面蚊子還真不少,但蚊子在我身上咬一口,我也不敢伸手去拍,害怕出了動靜,讓夜遊神發現。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將近十二點的時候,忽然,遠處走來一個黑影,這個人走近後,我纔看到,他穿着一身古時候的官服,不過卻是黑色的。

這就是夜遊神了?

原來夜遊神本身看起來像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傢伙,他直接就往湖中涼亭走去。

他剛走近,羅方手中就捏起一張黃符念道:“水行,封妖決。”

隨後,這張黃符燃燒了起來,而同時,湖邊的那些水,竟然慢慢攀爬起來,把這個涼亭籠罩了起來。

夜遊神也立馬發現不對勁,想要逃出來,可原本薄薄的一層水幕,夜遊神卻跟撞在堅硬的牆壁一樣,直接把他彈了回去。

“OK,落網了。”羅方長出了口氣說:“走吧,過去。”

我看着涼亭裏面的夜遊神,心裏也是怨恨萬分,早就想宰這傢伙了,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我走在最前面,羅方,老大他們故意慢我一步,因爲今天我是主角的緣故吧。

夜遊神看到我們一行人的出現,臉上也露出驚慌,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這層水幕並沒有阻攔我們進入。

我們走進涼亭後,夜遊神看着我們問:“幾位這是什麼意思?”

“還能什麼意思?當然是宰你啊。”孫小鵬開口大聲說道。

“我就和這個叫張秀的小傢伙有仇恨,諸位好像並不認識我吧?我們也沒有仇。”夜遊神開口說:“各位可要想清楚,動手殺陰司,地府要是知道這件事情,下了萬鬼追魂令,幾位的日子可不好過。”

“這件事情不讓其他人知道便是了。”老大說:“動手,速戰速決。”

“等等。” 步步情錯:總裁,我已婚 我回頭對羅方和老大他們說:“我想自己解決掉他。”

“恩。”老大他們都沒意見,還都退後了一步,顯然是給我自己報仇的機會。

“謝謝。”我開口說道,其實我不讓老大他們出手是兩個原因。

一,的確是我想要自己宰了夜遊神,老大他們幫我困住夜遊神已經夠了,剩下的事情自己做,第二嘛,到時候這件事情如果被地府得知,我也可以因爲老大他們沒有動手,把所有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哈哈,你在說笑話?就憑你?”夜遊神語氣忽然陰冷下來:“我再如何,也是地府的陰司正神,你才學道幾年?聽我的,滾回去再練幾年本事,你可不是我對手。”

“哪來這麼多廢話。”我開口笑道。

這夜遊神要真對自己這麼自信,哪會跟我這麼廢話,他越是這樣說,我心裏反倒是越有底氣。

“說吧,唐雪爲什麼會進刀山地獄。”我看着夜遊神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夜遊神臉上微微一愣:“原來你還有這層關係網,能打探到地府的事。”

夜遊神說:“是我送她去的,如何?”

沒想到夜遊神竟然這麼果斷的承認了,我聽後氣得胸口一疼。

我拿起右手的卡通手臂看了一眼,夜遊神嘲諷道:“在看你什麼時候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