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我要給小陌打電話告訴他你被救出來的好消息。”許清涵拿出手機,剛撥通號碼,就突然想起來,李盛和李宗好像被自己扔在解剖樓外了。

剛纔她帶着祁逸宸的魂魄走出來以後就直接出現在了一旁的小樹林裏,然後二人就往回走,自己光顧着要錢了,完全忘記通知李盛李宗了。不過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通知祁凌陌,至於那兩個人一會兒再去找就可以了。

許清涵這樣想着,手機也正巧接通了。

“喂,小陌啊,是你嗎?”許清涵一臉嘚瑟樣,語氣都帶着幾分俏皮,“我跟你說,你哥可以醒過來了。”

“你可以消失了,我大哥不需要你,你個女神棍。”祁凌陌說罷就將手機掛斷。

許清涵聽着電話裏的忙音還完全沒反應過來,那時候一直拜託自己救祁逸宸的祁凌陌居然是這種口氣和態度?

祁逸宸此刻以魂魄的身份出現,所以周圍的人都看不到他,只有許清涵一個人可以看到。他飄到許清涵身邊,微微皺眉的問道,“小陌怎麼說?”

“他說我可以滾了!”許清涵這才從震驚中走了出來,看着眼前的祁逸宸,忍不住說道。

“哦?”祁逸宸似乎並不吃驚,反而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似乎事情有些變故。”

“你什麼意思?”許清涵疑惑的問道。

祁逸宸鄙夷的瞥了她一眼,“上網查一下,祁氏總裁祁逸宸的最新報道。”

許清涵聽話的拿出手機,上網查詢了一下,果然最新報道讓她大吃一驚,“祁氏總裁祁逸宸爲了打破謠言,提前從國外度假歸來。”這一則報道下還附帶了一張祁逸宸的近照,可以看到,這照片之下還有祁凌陌的身影。

“這……”許清涵心一沉,不好的預感襲來,“你的身體……”

“你不是說我的身體被你保護的很好嗎?”祁逸宸眸色微深的問道。

許清涵搖頭,一臉凝重,“這期間一定哪裏出了差錯。”

“五百萬。”祁逸宸輕聲說了三個字。

許清涵立刻跟打了雞血一樣,“哎呀,這點小事我搞定,現在先跟我回寢室,我困了。”

“喂!”祁逸宸剛想阻攔,許清涵就衝進了寢室樓。此刻他是魂魄狀態,身體又被不明人士佔了,即使他有心,卻也無力改變。這也是祁逸宸第一次感覺到無助,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無法抓住自己命運的感覺。也是從這一刻起,他不得不老老實實的跟隨許清涵。

許清涵一回到寢室就碰到了白悠墨。

“柒柒,你可算回來了,你最近都不怎麼在寢室,我都擔心死你了。”白悠墨上前擔憂的說道,語氣中的擔憂讓人聽着心裏暖暖的。

“沒事,我這不是回來了嗎?”許清涵安慰道。

這時,一旁的孟欣欣將頭伸了出來,鄙夷的看着她,“嘿,柒柒,回來了?怎麼樣,又去陪你的金主去了?哎呀,你看看你有些蒼白的小臉,陪他玩多了,受不了了?”

孟欣欣一說話就帶着一股讓人噁心的風~塵味,除了鄙夷就是嘲諷。許清涵本想發怒,可是餘光一下子瞥到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側的祁逸宸,反而,有了一絲想要報復的想法。

“欣欣,怎麼?見到我就只會說這些?我聽說你們孟家也算是個小豪門,家教應該很好纔對,怎麼說話這麼難聽?”許清涵冷笑道。

孟欣欣咬着嘴脣,白了她一眼,“家教好不好,跟你無關,我告訴你,離祁大哥遠一點,他不會是你的。永遠都不會!”

“誰說他是我的了?我跟他只是有五百萬的關係而已。”許清涵一字一句的頓道,一臉的嬉笑,“他說用五百萬買下我,就是這樣,各取所需。”

“你不要臉。”孟欣欣聽到這話,氣的臉都白了。她拿起身旁的一個抱枕就扔了下去。

許清涵輕鬆的躲了過去,不過那抱枕似乎從祁逸宸魂魄之中穿了過去……

“孟欣欣,是我不要臉還是你的思想太過於齷~齪?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會寵 別表現的這麼明顯,開始我真的以爲你跟蘇芸芸姐妹情深,爲她打抱不平,不過現在,我倒是有另一個發現。”

說到這,許清涵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着孟欣欣,繼續開口,“我倒是覺得,你本人喜歡祁逸宸,而且還想奪之而後快。” “許清涵,你信口開河。”孟欣欣大吼一聲,被人戳中了心事,氣的渾身發抖。

“真正信口開河,謊話連篇的是你。”許清涵冷哼道,“孟欣欣,你的願望一定會被落空,祁逸宸不會喜歡你,有蘇芸芸,你算哪根蔥。她怎麼看都比你強。”

孟欣欣目光陰狠的盯着許清涵,突然笑了出來,“她哪點都比我強?算了吧,只有她蘇家的產業比我家大而已。祁大哥一定是我的,我們走着瞧。”

說完,孟欣欣跳下牀就離開了。

看她走了,許清涵側頭看了一眼一旁的祁逸宸。此刻他正慵懶悠閒的側躺在白悠墨的牀上,沒有絲毫表現。

白悠墨往常總是會去圖書館學習,所以與許清涵寒暄了兩句也離開了。

羅青自然是更不會在寢室裏了,她人長得漂亮,平時邀約的男生本身就多,估計此刻又在外面約會呢。

“有什麼感覺?”許清涵也坐在白悠墨的牀上,問道。

祁逸宸淡淡的勾脣,笑的十分狂傲,“沒想到她演技這麼好。”

“不都是爲了你。”許清涵不屑的瞪了祁逸宸一眼。

祁逸宸垂眸,“是爲了錢。”

“帶着你的話,我不適合住在寢室了。”許清涵這才反應過來事情的嚴重性,似乎女生寢室晚上的時候都是很香~豔的,各色睡衣,甚至不穿睡衣的也大有人在。

祁逸宸輕聲“嗯”了一聲,旋即淡淡的說道,“出去住,花銷我會給你。”

許清涵笑了,這正是她的意思。

“請問祁大金主,您是想住什麼樣的房子?”許清涵拄着頭,一臉得逞的問道。

祁逸宸冷冷的回答,“隨意。”

有了這一通行證,許清涵立刻出去找了房子,最後她找了一個看起來最爲舒適的兩室一廳的居室。裏面什麼都有,裝修也不錯。價格雖然對她來說有些貴,但是對祁逸宸來說可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當晚,祁逸宸和許清涵就住進了那所房子。

而李盛李宗的事情就被許清涵徹底的忘在了腦後,等她想起來之時,已經是第二天一早了。

不對,確切的說不是想起來,應該是說,第二天一早,她剛出門,就碰到了門神一樣站在許清涵租房門口的二人。

“啊!你們怎麼會在這?”許清涵大叫一聲,着實有些驚訝。

李盛李宗立刻恭敬的鞠躬,“許小姐,實在抱歉,嚇到您了。”

許清涵擺了擺手,尷尬的問道,“沒事,我就是想知道,你們怎麼找到這裏的?”

“是陌少爺給的我們地址,讓我們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證您的安全。”李盛回答。

許清涵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頭腦,居然是祁凌陌派他們來的,那昨天他的狠話難道是……

“小陌一定是感覺到了異樣。”祁逸宸充滿誘~惑的聲音傳來,將許清涵的思緒打破,“在小陌面前想模仿我,很難。”

許清涵自然也知道這一點,祁凌陌對祁逸宸的在意程度她是見過的。許清涵明白其中的緣由之後就轉身關上門回到了屋內。

“我去找小陌,若真是有人附在你的肉~體之上,我一定要把他趕出去。”

“嗯。”祁逸宸坐在沙發上,一揮手,一旁的報紙就飄到了他的手中。

許清涵見狀,扶額,“你這樣很不好,萬一李盛李宗進來看到這一幕,不嚇死就怪了。”

“與我無關。”祁逸宸冷冷的說道,“你去給我倒杯水。”

“魂魄不需要喝水。”許清涵絲毫沒動地方,拄着下巴在那思考。

“去。”祁逸宸皺眉,聲音又冷了幾分。

許清涵被嚇的一激靈,旋即不情願的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沙發前的茶几上,嘲笑的說道,“給你,我看你怎麼喝。”

祁逸宸邪笑的看了許清涵一眼,“不喝,習慣而已。”

“你……”許清涵轟的一下站了起來,看着祁逸宸的魂魄恨不得給他一個符咒,打得他魂飛魄散。不過想了想自己那五百萬人民幣,她也就忍了。

祁逸宸本想再奚落她一下,可是眼神卻瞟向了報紙上的一個報道,臉色立刻凝重了起來。

“祁逸宸將合作項目給了溫氏,與蘇氏的聯姻告吹?”

這麼一則消息,讓祁逸宸的心徹底冷了下來。

“滾去祁氏大樓,想辦法讓我回去,要快。”祁逸宸冷不丁的吼聲讓許清涵又被嚇了一跳。

“尼妹,下次能不能給我點準備。”許清涵發怒。

祁逸宸側頭看向他,幽黑的雙眸裏滿是怒氣和冷意,許清涵本想再抱怨兩句的,結果立刻閉了嘴,換了態度。

“我立刻就去,別這麼生氣嘛。”許清涵說完,換好衣服,就吩咐好李盛李宗守在門口,然後自己一溜煙的跑到了祁氏總部樓下。

當然李盛李宗還有些納悶,爲何許清涵會讓他們守着一個空家,不過她吩咐的現在就是聖旨,必須執行。

……

說來也怪,祁氏總部今日倒是門庭若市,來來往往的人羣很多,可是許清涵就像是個通緝犯似的,被保安盯上了。不管她怎麼想辦法,都沒進去這大門,還被人轟了出來。

當然,這一點更讓她肯定,這醒來的祁逸宸,有問題,否則爲何如此懼怕自己的出現?

“你就是心裏有鬼。”許清涵頓足,衝着祁氏總部大樓低聲吼了一句。

“誰心裏有鬼?”依舊是那熟悉的聲音,冷冽的語氣,只是這身上……

許清涵回頭,對上了那張美的不可方物的面容。旋即快速的打量了起他,“是你!”

“不然呢?”說話之人正是祁逸宸,“是不是很失望?原本上一次就可以得逞的,被你打斷了。”

許清涵抿脣不語,心中不停的想着解決辦法。

“別想了,留在他體內的那一魄已經被我吸收,就算他回來了,也是個三魂六魄之人,拿什麼跟我鬥?更何況,他根本回不來。你若是對他好,就助他去輪迴,以免變成無主遊魂。”祁逸宸冷笑一聲,說完就走進了祁氏總部。周圍的人都恭敬的鞠着躬,目送着他進去。 許清涵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離開的背影,祁逸宸此刻身上的邪氣很重,估計是那鬼物帶來的。只是,普通的鬼附身都會與機體不合,而這個鬼居然跟本體完全符合,就如同是這身體原本的魂魄一樣,這到底是爲何?

這也正是驅趕這鬼物的困難之處,若是與肉體不合,很容易就可以驅逐出來,可現在……

許清涵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決定先回到住處,再從長計議。

……

一到門口,她就看到了兩大門神。

“許小姐。”兩人恭敬的打着招呼。不過許清涵似乎沒有什麼精神,她應付似的笑了一下,就推開門走進了屋子。

此刻屋內只有祁逸宸的魂魄在,不過李盛李宗並不知道,他們以爲,這裏只有許清涵一個人。因爲,他們根本看不到祁逸宸的魂魄。

祁逸宸依舊翹腿看着報紙絲毫沒有驚慌的神色。他知道許清涵回來了,便側頭看向她,“怎麼樣?”

“不怎麼樣。”許清涵垂頭喪氣的回答,“事情超乎我的預料。”

祁逸宸皺眉,放下手中的報紙,一瞬間就飄到了許清涵的面前,仗着自己一米八八的身高,即使是做鬼,也還是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嬌小的許清涵,“什麼意思?”

許清涵擡頭,一臉的愧疚,“那個鬼你應該是知道的,你那次出車禍就是拜他所賜,包括上次在學校差點出事,也是他搞的鬼。他現在霸佔着你的身體,棘手的是,他的鬼魂與你的身體完全吻合,我很難將他驅逐出去。”

祁逸宸的眸色立刻變得陰冷異常,聲音也帶着懾人的壓迫之氣,“他當時如何對我的,你現在就如何去做。”

祁逸宸冷冰冰的語氣讓許清涵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旋即羞愧的低下頭,“我也想啊,可是你也知道,我是三流的嘛,而且那個陣法屬於邪陣,我根本不會,也用不出來。”

“那我還要你做什麼?”祁逸宸一揮手,大吼一聲,茶几上的茶杯“砰”的一聲就碎裂了,杯中的水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地上。

屋內安靜的可怕,只有滴答滴答的流水聲。許清涵咬着嘴脣,心中一陣翻涌。

門外的李盛和李宗聽到屋內玻璃杯碎裂的聲音,忍不住問道,“許小姐,您沒事吧?”

“沒事。”許清涵回過神,衝着門外大吼一聲,“我就是喝水的時候沒拿住杯子。”

祁逸宸幽深的眸子目不轉睛的盯着許清涵,身上散發着駭人的凜冽氣勢,他還“活”着的時候就那麼有氣場,何況是現在精神力占主導地位的魂魄?

許清涵自然感受到了他無邊無盡的憤怒,面對祁逸宸的質問,更是無話可說,“我也沒想到會這麼難。”

祁逸宸沒有說話,可是屋內一閃一閃的燈光,足夠證明他此刻的憤怒。

許清涵也不是傻子,看到祁逸宸這麼生氣,立刻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擡頭看了他一眼,略帶哽咽的說道,“我會盡力的。”

“再加五百萬。”祁逸宸收了收心神,一挑眉,回身坐到沙發上,雖然是魂魄狀態,卻依舊掩蓋不了他天生瀟灑飄逸的氣質,“最多給你半個月的時間。”

許清涵一聽再加五百萬,立刻來了精神,滿血復活,眼中的淚水瞬間消失,語氣也輕快了許多。她側頭看了看祁逸宸,諂~媚的笑道,

“哎呀,早說嘛,不就是讓你回去嘛,百分之百搞定。就算他與肉身結合的再完美也不是原來的魂魄,總會有辦法的。放心,包在我身上,但是我需要時間,半個月會不會太短了。”

“一天都長。”祁逸宸冷聲回答,旋即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一見他這樣笑,許清涵就知道準沒好話,隨後她就聽到祁逸宸繼續冷冰冰的說道,“還是你想,再少幾天?”

“哪的話呀,成交。沒問題。宸少,包在我身上。”許清涵立刻岔開話題,將事情應承下來。

祁逸宸不語,勾脣淺笑,一揮手,前方的電視就被打開了,而那張報紙也回到了他的手裏。

許清涵見狀,張大了嘴,“哇塞,才幾個小時,你居然就能這麼熟練的利用鬼的能力了,居然還學會隔空開電視這種級別的事情了。行啊,聰明。”

感覺到祁逸宸身上散發的危險氣息在慢慢消散,許清涵也不再懼怕,反而因爲金錢的刺激,整個人都更有激~情了,又恢復了平時的調皮樣兒,與祁逸宸說起話來都膽大了許多。

而發了一陣邪風的祁逸宸也恢復了以往的冰冷,面對許清涵的恭維只是斜睨了她一眼,冷哼一聲,“誰像你那麼笨。”

……

收拾了祁逸宸任性打碎的玻璃杯,許清涵就回到了臥室,之後的一整個下午,她都貓在自己的房間搜尋腦中的記憶,尋找讓祁逸宸的魂魄回到身體裏的方法。只是似乎,很多東西都被她忘記了,不能說是忘記,只能說想不起來。

“哎呀,怎麼辦嘛。”許清涵撓了撓頭,一臉的糾結。她看着外面漸漸西落的太陽,忍不住惆悵了一下。而小肚子咕咕的叫聲,更讓她鬱悶非常。

曾經在家都是媽媽做飯,在學校還有食堂可以吃。這第一次出來租房子自己住,還真是有些麻爪。

“出去買?”許清涵咬着筆頭,苦思冥想着。最後她決定去做飯,至少要鍛鍊一下自己的獨立能力。

於是,許清涵穿上圍裙,就跑去了廚房。她打開冰箱,隨便拿了幾樣李盛李宗早就準備好的新鮮蔬菜,擼擼袖子就開始大顯身手。只聽廚房裏乒乓亂響,那熱鬧勁兒真不是蓋的。

這期間,祁逸宸聽到動靜來過一次,看到許清涵大刀闊斧炒菜的樣子,不由得嗤之以鼻,隨後冷冷的留下一句話,便又飄回到了客廳,“廚房要是毀了,錢從五百萬里扣。”

別說,跟錢掛鉤的話,對許清涵還真是屢試不爽,之後的動靜也真的小了不少,廚房也因此存活了下來。 終於,吭哧吭哧的在廚房忙碌了一個鐘頭,許清涵才大功告成。她看着這一大鍋紅油油,黃騰騰的番茄炒蛋,滿意的拍拍手,“搞定,挺容易的嘛。”

說罷,她將飯菜盛出來,還嘚嘚瑟瑟的專門端到祁逸宸眼皮子底下炫耀了一把。

祁逸宸瞟了一眼她盆中的食物,不由的皺眉,“這是什麼?”

“晚飯啊,番茄炒蛋,你聞聞,香不香。”許清涵笑嘻嘻的問道。

熱氣騰騰的青煙就這樣穿過了祁逸宸的魂魄,旋即他的黑眸間閃過一絲戾氣,“滾開。”

許清涵不屑的白了祁逸宸一眼,“你個小鬼兒懂什麼啊,又不是給你吃的,給你聞聞味已經不錯了,切。”說完,她把盆子放到客廳的飯桌上,就夾着尾巴一溜煙的跑去廚房盛飯了。

剛到廚房她就聽到祁逸宸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幸好我現在不用吃飯。”

許清涵聽到這話,從廚房探出頭白了他一眼,就又縮了回去。此時無聲勝有聲,更何況,沒必要硬碰硬,已經爽夠了好嗎?

許清涵想到這,端出三碗飯,在桌子上擺好,就出門去叫那兩個門神了,“李盛李宗,晚飯做好了,我做了三個人的份,你倆也進來吃一點吧。”

“不用了,許小姐。”李盛推辭道,“陌少爺讓我們好好伺候您,保護您的安全。”

“進屋去保護也可以啊,沒事的。就一會兒,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許清涵幾番遊說,纔將二人勸到了屋內。

許清涵租的這個房子在頂樓,很少有人上來,所以,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李盛和李宗。但是,有心之人,就另當別論了。

……

李盛李宗一進屋就感覺到一股極其陰冷的感覺,讓他們二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許小姐,您晚上用不用加被子?”李宗這句話說的許清涵有些摸不着頭腦。

“啊?才9月份,加什麼被子?”許清涵疑惑的問道。

李宗尷尬了一下,“這屋子很冷,您沒感覺嗎?”

“啊!你說的是這個啊……”許清涵有意無意的瞥向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祁逸宸,笑了笑,“這個你們拿着,就不會有感覺了。”

說罷,許清涵扔過來兩個三角形的黃色符咒。李盛李宗眼疾手快一把就接住了,而在接住的一刻,他們頓時就覺得周身的冷氣消散,十分神奇。

“謝謝許小姐。”李盛李宗恭敬的道謝,看向許清涵的眼神更是崇拜。旋即三人端坐在桌子旁,準備吃飯。

誰知,剛剛一口炒蛋入口的李宗,臉就立刻變了顏色,猛地咳嗽起來,“咳咳。”

“你怎麼了?”許清涵端着飯碗,一臉緊張的問道。

李宗咳嗽的臉都紅了,拼命的擺着手,“沒事,許小姐,我沒事。我不太舒服,就先不吃了。”

說完,李宗就跑了。臨走前還給了李盛一個眼色,李盛看了看碗裏的飯和盆裏的菜,有些緊張。

“許小姐,我去看看他吧。”說罷,李盛放下飯碗也跟着離開了。

許清涵一臉迷茫的看着二人,又看了看這飯菜,夾了一口,放到了嘴裏。

“噗……咳咳,怎麼這麼鹹啊。”許清涵立刻跑去廚房倒了一杯水,拼命的往外吐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