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面容妖艷明媚,眼尾微挑,天然帶著勾人的弧度,一雙眼睛又媚又柔,只是眼底有化不開的寒冰。

身材也是妖嬈至極的,妥妥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動人心魄的美人兒!

她紅紅唇微勾,「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我也只是儘力而為。」

在外門幾十年,她早就學會了如何與人相處!

果然,這話讓同行的人心裡都舒服了許多!

「哪有,你出的力最多!」

上官昔音笑而不語。

眼看就要到院子,其中一個面容溫婉的女子眼神一閃,問道,「上官,你的天賦這麼強悍,按理說不應該在外門的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如果有,你說出來,我認識一個內門的師叔,讓他幫你……求求情!」

後面的三個字,讓上官昔音想要嘲諷的心情頓時戛然而止!

求求情?

還真是……笑話,沒有嘲諷的必要。

「上官,不急,慢慢來!」另外一個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是不相信上官昔音得罪了月神族的高層的。

因為,如果是真的話,上官昔音連進都進不來!

「多謝,我沒事,我到了,你們自便。」上官昔音看到自己的院子,笑著說了一句。

然後直接進了院子關上門。

看著緊閉的房門,幾人心思各異,面上都看不出什麼來。

上官昔音也沒管外面的人,院子都有隔絕陣法,只有主人能打開!

很安全,同樣也不怕別人偷聽!

她伸了個懶腰,推開門想好好睡一覺!

「!!」

然後,就看到房間里坐著的絕世少女!

頓時欣喜,連門都沒有關,跑了過去,「師尊,您回來啦?!」

剛才院子外面的一幕,沒有逃過奚淺墨神識。

她欣慰自己的徒弟成長得這麼快,同時還有些心疼!

「我們的音音小姑娘,已經變成了大美人!」

面對奚淺的讚歎,上官昔音羞紅了臉頰,更顯魅惑。

「師尊,我可沒有您美!」

她說的是實話,師尊的美,天下無雙,無人能出其右!

。 接受調查?

蘇寒並不認識眼前的這位軍人,可是從他的軍銜上來看,對方絕對不會跟自己開玩笑。

想到這裏,蘇寒忍不住朝着一號BOSS投去詢問的眼神。

一號BOSS見到蘇寒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一臉無奈的說道:「蘇小子,你就跟他們走一趟吧,等這件事結束之後,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既然一號BOSS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蘇寒也不準備反駁什麼,他倒想看看,這些傢伙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蘇寒被國安局的人帶走了!

這個消息一出,整個龍國都震驚了。

「混蛋,蘇組長一心為國,怎麼會被國安局的那群傢伙給盯上?」

「上頭的人瘋了不成?在這個節骨眼上逮捕蘇組長,難不成他們以為憑藉自己的豬腦袋,能率領咱們龍國人民與災難抗衡。」

「該不會是蘇組長的功勞太大,已經影響到某些人的利益,所以……嗚嗚。」

「你想死啊!竟然連這種話都敢說出口。」

此刻,不光是龍國國民討論這件事,就連其他國家都開始討論起『蘇寒被捕』一事。

熊國議政大廳!

最近一段時間,羅思爾已經被湧進熊國的難民搞得焦頭爛額。

可是當他得知,龍國竟然『逮捕』了蘇寒,忍不住狂笑起來:「逮捕的好啊!沒了蘇寒的龍國,就像是沒了牙齒的老虎,有什麼可懼的。」

吉爾吉吉斯丹的宮殿當中!

「這怎麼可能,龍國難道不知道蘇寒對他們有多麼的重要嘛,竟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逮捕他?」

聽到自己妹妹發出這樣的疑問,安妮塔忍不住輕嘆一聲:「這會不會又是龍國的一場陰謀?」

陰謀?

安妮絲愣了一下,隨後搖著頭道:「不可能,各國都不是傻子,就算是龍國逮捕了蘇寒,各國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跟他們叫板。」

安妮塔聽到安妮絲的分析,眉頭微微一皺。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又是龍國玩的『計中計』。

至於藕州各國,得知蘇寒被『逮捕』的消息之後,大多都是幸災樂禍。

在他們看來,龍國之所以有今天這般成就,皆是蘇寒的功勞。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龍國非但不好好將蘇寒這尊大佛供起來,反倒是抓起來審問。

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龍國境內,一間臨時打造出來的審訊室當中。

蘇寒端坐在一張椅子上面。

蘇寒的對面,坐着三位軍人。

蘇寒偷瞄了一下這三位軍人的軍銜,眉頭微微一皺。

這三位當中的任何一位都是軍中的大佬,可是現在卻是聯合在一起審問自己。

難道真如外界所說,自己已經觸及到了某些人的利益。

他們對自己出手了?

就在蘇寒思索著,自己究竟觸及到哪一位大佬的利益之時,坐在中間的那位軍人忽然開口道:「蘇組長,能談談你對龍國軍隊未來的發展趨勢嗎?」

此話一出,蘇寒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是說審問嘛,怎麼搞得好像自己在應聘一樣?

發現蘇寒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坐在中間的那位軍人也不介意,只是一直板著個臉,讓蘇寒摸不清楚他心中再想些什麼。

短暫的沉默之後,蘇寒終於開口說道:「在我看來,藍星的土地將會縮少至原來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龍國縮減陸軍數量,擴編海軍,如果有可能的話,訓練一批軍事素質極高的特種海軍部隊,用來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審訊室當中,蘇寒在說,三位將軍在聽,三個小時的時間眨眼就過去。

三個小時之後,三位將軍起身,走出了審訊室,只留下一頭霧水的蘇寒。

還沒等蘇寒摸清楚什麼情況,又是三位身穿便裝的老者走了進來。

見到這三位老者,蘇寒心中隱隱觸摸到了什麼,可是又不敢肯定。

三位老者坐下,坐在最中間的老者發問:「蘇組長,能跟我們談談你對眼下國際形勢的看法嗎?」

蘇寒也不含糊,直接把自己前世的一些經歷和這一世的看法結合起來,說了出來。

這一談又是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之後,這三位在龍國政壇上有着巨大影響力的老者走出了審訊室。

只留下蘇寒一人。

蘇寒並不知道,在他的隔壁,還有着一間寬敞的會議室。

此時,會議室當中聚集了龍國所有的『軍政大佬』。

等到那三位政壇大佬走進會議室之後,一號BOSS終於睜開了眼睛,淡淡的說了一句:「把人帶進來吧!」

隨後,一大批人被帶進了這間會議室。

如果蘇寒在這裏的話,肯定會發現,這些人都是協助過他的人。

會議室當中,那些被帶進的人開始重述與蘇寒一起執行任務之時的細節。

從建成天空之城直到營救澳大利國民。

凡是蘇寒參與過的事,都被重新給翻了出來。

兩個小時之後,那批人被帶出了會議室。

剎那間,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來。

這個時候,一號BOSS素有威嚴的聲音忽然響起:「龍國第三十四次常務議會正式開啟,此次主要目的是確立下一屆龍國領導人。」

「各位常務面前都有一份名單,名單上的人都是由各常務提名的未來接班人。」

「大家可以將手中的票投給名單上的人,最後得票最多的便是我龍國下一屆領導人。」

在場的常務瞥了一眼面前的名單,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能當上龍國的常務,都不是傻子。

蘇寒回國之後,立馬接受各種『調查』,明顯就是龍國下一屆接班人的待遇。

更何況,眼下龍國還能找出比蘇寒更加合適的人選嗎?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有少數幾個常務不將手中的『票』投給蘇寒,恐怕也影響不了大局。

「投票開始!」

隨着一號BOSS一聲令下,一場權力更替的序幕正式被拉開。

至於隔壁的審訊室裏面,蘇寒還在想,這究竟是幾個意思? 靈液從眾人身前緩緩飛過,留下獨特香味后回到了楚飛手中,被他用火焰密封並收進了納戒中。

隨後他望了一眼眾人,那些人臉上表情各不相同,有人震驚、有人疑惑、有人羨慕膜拜……

「既然大家沒有異議,接下來我便開始接著工作了!」楚飛張嘴說了一句。

飛盟內沒有製藥師所以對楚飛的話並不感冒,最多的就是驚訝與羨慕膜拜。而其他人之中則有製藥師,那些人見他竟然煉製出了二品中級靈液,並且運用的手法奇特與眾不同,心中自然想借鑒學習一番。

所以,楚飛大聲強調的這一句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讓他們有時間認真觀看學習。

只要楚飛的煉製手法被自己學會了,並且加以應用,那就是自己的東西。

這一刻,那些製藥師不再交頭接耳,都在認真凝視著。

楚飛看著面前超多的藥材,心中嘆口氣,左手一揮,靈火撲騰著出現,在掌心搖曳著。而他的右手在此刻對準藥材一吸,藥材被他準確的吸入掌心,繼而扔進了火焰中,在高溫的猛烈熾熱烘烤下,噗嗤一聲化為一團團的灰燼。

煉製靈液的淬鍊提純融合手法,楚飛越來越熟練,再次煉製,並沒有出現第一次的那種突發情況,花了少許時間,一瓶靈液再次被煉製成功,擺放在楚飛的腳邊。

煉製完一瓶夙源液后,他並沒有放鬆,而是再度拿起藥材開始煉製。

時間咻咻滑過,一瞬間就來到了下午。

「他瘋了嗎?」

「就不怕精神力枯竭?」

「這傢伙…難不成要將面前的藥材全部煉製好才肯罷休?」

其他人見前方盤坐在地上之人再度拿起藥材,心裡一驚,出口說道。

一般製藥師煉製完二品靈液,都會稍微休息一會,恢復先前已經損耗的精神力已經體力。但飛盟盟主確實一瓶接著一瓶,沒有絲毫停頓,絲毫不顧慮自己的精神力是否枯竭,真的太拼了!

一天時間過了大半,在楚飛馬不停蹄、忘乎所有的煉製下,終於煉製完了一百多瓶靈液。

此時,他已經雙眸通紅,已經到了極限。

但他並沒有放棄,自己手中的靈液正處於關鍵時刻,怎麼可能半途放棄。於是,他立即閉上眼睛,用精神力感受著掌心火焰中的液體變化,仔細觀察下,最終煉製成功。

他想將靈液放在旁邊時,這才發現自己煉製的靈液頗多,已經放不下了。楚飛迫不得已的將靈液全部收進了納戒中。

做完這一切后,他吐出一口氣,胸膛起伏,他的精神力極度匱乏,外加體內靈氣已經所剩不多,已經無法支持他繼續煉製靈液了。

「他終於停下了!我還以為他是個煉製靈液的工具人。」

「楚飛製藥天賦真的太恐怖了,煉製了這麼多靈液,失誤竟沒有超過五手之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