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右邊意想不到的結果,我相信。肯定是有的,就像她上次找我,結果就很讓我意外。

但,她找我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我跟着去也就代表中了她的套。

司芊玥走了幾步,見我沒有跟着她走,於是轉頭對我說道:“難道你就不想見見你的夥伴嗎?比如……那個叫十七還是十八的。”

我頓時一愣,十七?她怎麼會知道。

她剛纔那話的意思是……

十七在她的手上?

“什麼意思,他在你手上?怎麼可能……”

她哼笑一下,把頭髮挑到耳後,說道:“他去找他的心上人,他的心上人叫雲曦,而……那個雲曦,特別討厭他,所以被我們收買利用了。還有什麼不懂的嗎?”

臉色陰沉下來,憤恨的瞪着司芊玥,沒想到她這麼陰險。

而且……居然一直在調查我們,她抓十七到底想幹什麼。

雲離呢,雲離不是一直跟十七在一起嗎?

十七被抓,那雲離不會也……

“你抓他又是想幹什麼,你的目的不一直都是我嗎?”

司芊玥背對着我,一直像前走着,邊走邊說道:“跟着來就知道了,這裏不適合說這些。”

我咬了下牙,看着他高傲的背影,最後還是跟在了她身後。

跟着她來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四周一片昏暗。 跟着她來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四周一片昏暗。

“這是什麼地方?”

司芊玥沒有說話,只是一直領着我往深處走着。

隨後我便看見在一片水面上,十七正被綁在從水裏延伸出來的一根木棍上。

呼吸揣摩,而且皮膚隱約能看見皺褶。

“十七……十七……”

我大聲的對着十七吼叫着,但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本來準備踏着水面過去,剛起身,就被司芊玥拉了下來。

“這水很特別,只要東西在上面都會往下沉,而且……連氣體都會下沉,唯獨只有空氣不會下沉。”

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這樣說來。我就無法過去。

我再次大叫了兩聲,但他依然是沒有有反應。

司芊玥瞟了我幾眼,說道:“不用再叫了,都說什麼都會沉下去。叫那麼久也是浪費體力,而且……他好像是長壽人吧!”

驚恐的看向司芊玥,她剛纔話的意思,是說。我的聲音都會沉下去嗎?

而且,她爲什麼突然要強調十七是長壽人?

看着十七,想了下,整個人瞬間不安起來。

猶豫十七是長壽人,主要是靠陰氣與陰血活命。

這裏是冥界的邪靈域,按道理來說,陰氣應該是最重的。

但十七身上還是出現了那麼多褶皺,而且皮膚像乾枯了一般。

這些現象明顯說明。十七現在需要補充陰氣和陰血,不然就又會像上次那樣,瀕臨死亡。

難道說……這些水連水面上的陰氣也給沉了下去?

如果是這樣,那十七繼續在那裏呆下去簡直是凶多吉少呀。

“怎麼樣才肯放了十七?”

司芊玥嘴角上揚,看着我,說道:“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看出了他時日不多,所以必須得趕快救他。”

我颳了眼司芊玥,聲音低沉的說道:“別別賣關子,直接說,怎麼樣才能換回他。”

司芊玥頓了下,應該是沒想到我會這麼果斷。

三國之蜀漢中興 “很簡單,你只要勸說蔚軒,讓他出兵攻打白靈域或者妖界就可以。”

眉頭皺得更緊,沒想到她的野心這麼重,居然想用我來動搖蔚軒。

可是邪靈域跟跟白靈域和妖界開戰。到底對他們司家有什麼好處。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在我看來,不但沒好處,反而壞處不少。

“你就這麼肯定蔚軒會聽我的?”

司芊玥突然把臉湊過來,說道:“像你這麼醜陋又骯髒的人,我也不明白他爲什麼會聽你的額,不過,只要你堅持,他絕對會依你,選擇權在你身上。”

我死死的瞪着她,咬着牙,問道:“那我該怎麼做?”

司芊玥退後兩步,看來眼十七,說道:“很簡單,只要你讓蔚軒出兵,成功後我會立即放了他,所以只要你動作夠快,那他就可以早點得救。”

我看着面前的十七,猶豫着。

跟十七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不算短。

中間十七背叛過我們,但很真誠的道過欠。

後來還幫過我很多忙,就最近我拜師來說,他一直陪我過了時多天的餐風露宿的日子,沒埋怨過一聲。

也沒離開我,直到我成功他才離開。

而且還一直幫我在師父面前說好話。雖然那些都沒什麼用,但至少他有這片心。

對於十七,我不想他就這樣死去。

低着頭,說道:“我試試看……”

司芊玥高興的笑着。說道:“等你的好消息,不要忘記時間。”

我沒有理會,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走了兩不又停下腳步說道:“你爲什麼總是說我骯髒?”

司芊玥愣了下,說道:“您還不知道嗎?你身體裏的另一個靈魂就是骯髒的產物世界上最髒的東西。讓我厭惡的東西……”

“您是不是知道點什麼?”

她只是厭惡的瞟了我一眼,然後就走到了我前面。

她絕對知道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是怎麼來的。

但她爲什麼會說骯髒?

陰沉着臉回到了蔚軒臥室,蔚軒依然還是沒有回來。

不過現在可以確定的是,蔚軒不像那些人說的那樣,在邪靈域一點地位都沒有。

蔚軒還是有說話權的,不然司芊玥也不會拿十七威脅我。

那就說明,司家佔時還無法左右蔚軒的決定。

不過……既然司家想攻打白靈域和妖界,爲什麼不直接佔了蔚軒的王位。然後親自動手。

反而要用這麼麻煩的手段,讓蔚軒動手。

如果蔚軒打死都不出戰呢,如果我一點都不看重十七呢,那她所安排的一切不就都白費了。

越來越想不明白司家想幹什麼了。

而且在外面轉了那麼久,壓根就沒聽到過一個人提起有關邪君回來的事情。

看來不是所有邪靈都知道這件事,也就是說,那個邪君依然把自己隱藏着。

這就更加讓我不明白了,他爲什麼要一直隱藏自己。

回到臥室後就坐下思考着怎麼向蔚軒說這件事。

這件事不是我能決定的,我不能擅自做決定。

雖然想救出十七,但不能瞞着蔚軒輕易讓他發兵攻打。

這樣我太自私了,現在很清楚,出兵會帶來怎麼樣的後果,說不定就真的如司家所願了。

一定要告訴蔚軒,讓蔚軒一起想辦法。

在臥室一直等着,等着他回來,心裏不知有多着急。

但不知等了多久,他依然沒有回來。

不知爲什麼,心裏開始莫名的難受。

知道他現在忙,知道他不可能無時無刻陪着我,但現在的我。有種他完全忽視了我的感覺。

這讓我有些落寞,但不明白這種感覺從何而來,從來都沒有過。

當初在師父那時,一直想見蔚軒,想跟他說話,想趕快來邪靈域找他。

但當我來到邪靈域後,發現一切跟我想象的不一樣。

蔚軒根本就沒有時間跟我說話,明知道隔他不遠。但無法見面說話的感覺更加難受。

比在山中想着遠在邪靈域的他更加難受。

趴在桌上,回想着以前我跟他在別墅的生活。

突然覺得那時的時光是多麼美好,爲什麼當時沒有珍惜。

就在我快要睡着時,突然感覺自己背上被什麼東西蓋住。

“我吵醒你了嗎?”

聽到他深沉的聲音,我立即抱住他,聲音沙啞的說道:“你終於回來了。”

蔚軒摸着我的頭,說道:“最近事比較多,不能一直陪你。”

“我還以爲會等更久的時間你纔會回來。”

我知道他忙。知道他有無法捨棄的事情,我不奢望他一直陪着我,只希望他不要這麼久纔回來一次。

雖然在邪靈域裏沒有晝夜,但我有手機。沒信號但可以看時間。

從我醒來的那一刻算起,他已經離開了三十個小時,一天多。

這種失落感我可以忍受,畢竟我不能爲了滿足自己而毀了邪靈域。

不過他就算不是爲了我,也要爲他的身體着想。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我退出他的懷中,說道:“雖然我知道你是鬼,比人類的體力好,但也是需要休息的。”

他點了下頭,然後便坐了下來喝了口茶。

“蔚軒……我有件事要跟你說下。”

蔚軒驚訝的看着我,之後我便把司芊玥與十七的事告訴了蔚軒。

蔚軒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蔚軒也想不明白爲什麼司家非要他出兵。

不過這兵是絕對不能出的,但十七一定要救出來。

不過這件事絕對跟邪君有聯繫。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蔚軒便想到跟白靈域談判下,讓白靈域陪蔚軒演場戲,先假裝出兵。

這樣就能讓司芊玥放了十七,當十七出來後再把兵收回。

現在邪君對兩邊都有着很大的威脅,想必白靈王應該會同意。

再加上我們還有小白這層關係。

現在也只能用這個方法了,而且還可以順便看看司家到底在搞什麼鬼。 現在邪君對兩邊都有着很大的威脅,想必白靈王應該會同意。

再加上我們還有小白這層關係。

而且談判這種事情得慎重,所以蔚軒在安排了幾天後就決定出發。

在這幾天中我有去找過司芊玥。

她現在有求於我,不會傷害我,而且以我現在的本事,不說能打敗她,但至少能從他手中逃走。

找她主要是問一些關於雲離的事情。

當初雲離是跟十七一起的,她把十七抓了來。但沒聽她提起過雲離。

隱婚甜蜜蜜:墨少,寵我! 可是司芊玥卻說沒見到雲離,而且他們是靠雲曦抓住十七的,對於雲離她們不感興趣。

不覺得司芊玥像是在說假話,他們抓雲離也是毫無用處。

那這樣說來,雲離到底去哪了?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雖然現在的雲離是大人模樣,但心思還是太單純。

不過,我現在也無法把心思放在雲離身上。

首先救出十七再說,說不定十七知道雲離去哪了。

也有可能雲離已經回了白靈域。

這次去白靈域正好看看娜娜與小白。

同時也看看雲離在不在。

蔚軒安排好一切後。就跟我兩個人僞裝着出了邪靈域。

出這個邪靈域都廢了好大的功夫。

主要就是不能讓司家發現,如果發現,那我們的計劃就泡湯了。

不過計劃得很完美,司家完全沒有察覺到。

一直都跟蔚軒抓緊時間趕路中。十七根本就耗不起。

不知道爲什麼,這次來到白靈域的的邊境感覺跟上次來時感覺不太一樣。

這次多了很多守衛,而且極其嚴肅。

我們很難進去。

就在我們正要混進去時,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爭吵聲。

好奇的忘過去,看見那個與守衛爭吵的人,居然是娜娜。

於是跟蔚軒走了過去。

看見娜娜正衣衫襤褸,臉色蒼白,有氣無力,看上去極其痛苦。

我來到娜娜身邊,拉住她,然後湊到她耳邊,說道:“是我,澄澄……”

我的話剛說完,她就呆住了,然後抱住我哭了起來。

頓時感覺驚慌失措,不明所以。

“到底怎麼回事,你爲什麼這副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