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起來,環視著這個昔日門庭若市的太尉府。最後定格在大門頂上「白太尉府」這四個大字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她轉過身來。看著統領大人,一字一頓的大聲說。

聲音回蕩在烏衣巷的大街小巷裡。

統領大人揮手,身後有人慢慢的逼近她。

她卻是笑著的。

奮力一撞,大門旁邊的石獅子上已經是鮮血淋漓。而她的腦袋已經撞凹進去了半邊。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

有人過去探她的鼻息。

「氣絕。身亡。」探鼻息的人回來報告。

統領大人下了馬。一步一步走上台階,來到她身邊,伸手拂過她死不瞑目的雙眼。然後站起來。

「回!」

「啪,啪。」兩聲,大門上,封條已經貼好。

「你,就是白玉致?」徐天姣問。

這故事不長,裡面的人物很好對號入座。她眼眶泛紅。有心酸有無奈。想不到玉兒有那麼悲慘的過去。她肯定吃了很多苦!這故事肯定還沒有完。

「嗯。」床上的玉兒輕輕的嗯了一聲。垂下了眸子,微微的移動了一下身子。

床邊,小彤已經趴在那裡睡著了。畢竟是小孩子,熬不起夜,睡起來也快,故事都沒有聽完。

徐天姣站起來,活動活動身子。然後抱起來小彤,只脫了鞋子,就越過玉兒,把她放在床的里側,平躺好。拉開被子蓋好這小小的人兒。

嚴孜青和大黑一人一狗坐在火堆旁。嚴孜青眼色微微眯起,不知道在想什麼。大黑原本眼睛是閉上的,徐天姣回頭看它的時候,猛然睜開了眸子。左右看看,沒有異常,這才又把眼睛慢慢的合上。

「後來呢?」徐天姣問。

後來啊。

玉兒的臉上慢慢的浮現一層霜,眼裡有水霧在流轉。

後半夜,夜深人靜時。躲在對面假山石縫裡的兩個小孩才敢出來。撲在躺地上已經僵了的人身上壓抑的哭。

大的男孩已經懂事,白天的經過他們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們避著人,只敢在晚上偷偷的來看他們的娘親。

只是他們的娘親僵直著躺在地上,身上冰冷沒有一點溫度。再也不能微笑著說:「玉兒,麟兒。」也不能溫柔的撫摸他們的頭髮。

一連三天。他們白天就躲著,撿點別人不要的食物來吃,晚上就來陪他們的娘親。

沒有人敢來收屍。

通敵叛國

那是誅九族的大罪。

誰都不敢沾染。

第三天是除夕夜。家家戶戶都喜慶熱鬧。而夜裡他們也有娘親陪著。可是突然聞到了淡淡的臭味。那是地上的屍體散發出來的味道。

男孩止住了哭泣。把妹妹依舊拉到假山裡躲好。

而他自己卻翻過了不遠處的一家圍牆。

他小心的躲過侍衛家兵,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一個單獨和這家男主人說話的機會。

「武正侍大人,求求你安葬我娘!」男孩小小年紀已經知道人心不古。只敢求安葬。

這位正侍大人武仁,是他父親的門生,年紀輕輕就官居正五品,和太尉不無關係。

平時兩家走動的很勤。

「麟兒。」武仁喚他,和平時別無二致。

還帶他去了沒人敢去的書房。拿了點心給他吃。

「你們平常躲在了哪裡?你妹妹呢?」武仁問。眼裡是晦暗不明的光。

正在吃點心的男孩停止了吃點心。

「我們一直就躲在南山的舊宅里。」男孩想了想,說。那是白道原的老家。已經多年不打理。

「好的,我知道了。你不要亂跑,我出去下就回來。」武仁說完,就開門出去了。

男孩趴在門口往外看。

「看好他!」武仁對門口的侍衛說,馬上有兩個侍衛筆直的站在了書房門口。

男孩想了想,把點心踹進了懷裡。爬上了書房的房梁,房梁往前不遠,連著廚房。他爬到廚房那,下來。

夜已深,廚房沒人。

男孩推開廚房的門,從後門翻出去了。

「武大人,你不是說發現了白家的餘孽嗎?怎麼現在看不到人?人哪去了?」說話的人中氣十足。

躲後門的男孩認得這聲音。是那天去白家抄家的統領大人。

「對不起,統領大人!我也不知道人怎麼不見了。不過,我問過他了,他說他們這幾天一直躲在南山老宅里!」武仁陪著笑,討好的說。

「哼!這大過年的,就不知道安生點!」統領大人不高興的說。

「是,是……」武仁還說了什麼。

然後,門口的燈光才慢慢的遠去。

這些都在玉兒的記憶里。 邪妃傾城:重生庶女有毒 她沒有對任何人說。

「後來,我們遇見了來給皇上賀歲的契丹三王子。他幫我們安葬了我的母親。以我和哥哥給他賣命十年為條件。我來了臨安城的春香樓,努力的學習妓院的技巧,終於奪得花魁!」玉兒說。

其實當時三王子不僅幫他們安葬了母親,還帶他們去了刑場。

「看看你們皇上是怎麼對待你白家的?通不通敵,叛不叛國,他最清楚!」這是三王子在刑場對他們所說的話

十二年前,皇上親政已經三年。有能力排斥異己了。

妓院是最好打探消息和轉移消息的地方。而花魁行事會更加方便。三王子為方便她行事,還專門派來人教她武藝。

所以在玉兒十五歲的時候,就一舉奪得花魁之名。而且連年三年都是花魁。

「十年之期已經過了三年,本來是各不相擾了。但是三個月前,主上突然讓我抓住你,說有人接應帶去契丹。我沒有同意。主上也沒有勉強。」玉兒接著說。

三個月前,就是闊真秘密來臨安城看見嚴孜青那一次。

「一個半月前,哥哥突然找到我,說法和主上一樣。我才不得不著手準備。今天是最好的機會!」玉兒一口氣說完了。

「你哥哥是誰?」嚴孜青開口問。

「黑風寨。黑三。」玉兒說。

「我就知道是他!」嚴孜青說。和他預想的一樣。黑風寨看似黑虎當家,其實真正主事的是黑三。

黑風寨在一個半月前已經被剿滅。伏法的是黑虎,而黑三,沒人知道下落。 嚴孜青和徐天姣回到徐家醫館時,天邊已經有了魚肚白,天開始蒙蒙亮了。

兩人一路伴著公雞的報曉聲,繞到了徐家的後院。嚴孜青協助徐天姣翻進了她的房間后。才回去定軍山人們落腳的客棧。

嚴孜青一夜沒有睡,就簡單的洗漱了下躺床上去了。現在還早,可以再睡睡。

這一覺嚴孜青睡得比較沉。前半夜他一直擔心奔走,後來又走了那麼長時間的路,確實也累了。

他一覺醒來,已經是太陽高照,正午時候了。照到室內的光線很強烈。嚴孜青剛剛睡醒,還沒有適應。他揉揉眼睛,坐起來。

隱約覺得房子里有人,嚴孜青眯起了眼。衣袖口處,有匕首滑下來。

「大哥,是我。」房子里的人,開口說。是袁猛的聲音。

「哦,是你啊!」嚴孜青鬆了一口氣。他們常年打仗,感覺有人,都會條件反射的拿刀在手。

袁猛昨天去如家麵館。吃飯的時候高興的忍不住喝了點酒。喝酒了的袁猛睡不著,又沒人和他說話,一起來的人都在客棧呢。

而陳伯陰沉著臉,不太想搭理袁猛。

沒人陪著說話的袁猛就拉著陳瑤的手,坐在大廳里說了大半夜的話。一直絮絮叨叨的說不停,有他小時候的艱苦,有對未來的規劃,還有對還沒有出生的孩子的期待和感謝陳瑤給了他一個家。

他說了很久。陳瑤也認真的聽著。這三個月來她也是一直擔驚受怕的。以前是擔心袁猛,後來是擔心自己的肚子。

現在,聽著袁猛的絮絮叨叨,她才感覺到她的選擇沒有錯。她撫摸著還沒有變化的肚子,幻想著以後小孩的樣子。臉上慢慢的浮現出笑容來。

兩人就這樣一個說,一個聽的,在大廳里折騰了大半夜。

最後,陳伯忍無可忍。

「你們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陳伯不滿的說。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還不尊重老人家,說話就說話,說那麼大聲做什麼?

「嗯,馬上去睡了。」陳瑤說。

袁猛喝了酒,走路不是太穩。陳瑤就扶著他走。

陳伯看了礙眼。真是女生外向。還沒有嫁出去呢。就開始幫著她的男人了。

「我來扶著吧。天黑,你自己小心點!」陳伯終是不捨得自己的女兒受累。就直接過去扶著袁猛了。

陳瑤沒說話,只是默默的接過來了陳伯手裡的煤油燈。走一邊給他們照亮。

袁猛在第一次雞叫的時候就醒來了。那時候天才蒙蒙亮。麵館里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只好忍著歡喜躺床上。

一個時辰后,麵館里還是沒有動靜。想必是昨天袁猛折騰的太晚,陳伯和陳瑤都沒有起床。

可是袁猛睡不著了。自己洗漱后就去了嚴孜青他們落腳的客棧。

「大哥!大哥!」袁猛站在嚴孜青的房門口喊。

「噓!袁二哥,小聲點說話。嚴大哥才剛剛睡著。」睡隔壁的何義推門出來,提醒他道。

現在不是在定軍山上,於是他改口叫「袁二哥」而不是「二寨主」。

何義他們睡的是大通鋪,十幾個人就住在一個房間里。

嚴孜青是單獨的房間。這麼多年已經形成了習慣。

「那,你們都起床了?」袁猛不叫嚴孜青了,問何義。

「是啊,起了,都等著呢。」何義笑著說。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袁猛要去陳家下聘的。誰敢不積極?他們老早就等著了。

「那好。我們上街買聘禮去!」袁猛大手一揮,說。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上街了。

他們採買了:

花茶、茶葉、芝麻、蓮子、百合、檳椰、紅豆、綠豆、紅棗、團圓餅等茶餅果物;

若干的鮑魚、元貝、冬菇、海參、魚翅等髮菜;

四京果:龍眼乾、荔枝幹、合桃干、連殼花生;

四色糖:冰糖、桔餅、冬瓜糖、柿餅;

酒、香、鞭炮、龍鳳喜鐲、龍鳳燭、對聯;

各色布兩匹;

十二斤糯米、三斤二兩砂糖;

時令生果、聘餅一擔;

大魚兩條、雞一對、豬肉七斤;

兩隻大鵝、兩隻羊。

他們人多,分頭去採買。一個上午的時間已經全部買回來。

連著他們從定軍山帶來的東西一起規整,小件的都用喜盒裝好。喜盒外面纏上紅綢,大件的貼上喜字。連雞、鵝、羊都在脖子上繫上了一小條紅綢布。

至於那個裝著三根金條的小盒子,太貴重。袁猛不敢直接放在聘禮盒子里。他昨天就交給陳伯了。

另外準備了幾十截一人高的楠竹,兩頭纏上紅綢。用來抬東西。

這些東西規整好,足足裝了二十七個盒子,加上不用裝盒子的三個大件。 王妃請賜教 已經有三十抬了。

這麼多東西,房間里已經放不下了。只好擺在客棧的門前空地上。

他們人手也不夠了。

「不如去牙行找幾個人來臨時抬東西?」何義說。牙行不光買賣人口,還兼有人力出賣。

「嗯,去吧。」袁猛回答。

這三十抬聘禮於一般的娶嫁來說,算是多的了。一般的人家也就十幾抬。

哎。都怪他太高興。什麼東西分量都買多了一點。結果就多出來了十幾抬。

這些東西就這麼放在客棧外面,結果引來了很多人圍觀。

「這是要去誰家下聘禮啊?」

「不知道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