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眶有些微微發紅,估計是昨晚沒有睡好。

面色覆着一抹哀傷,應該是還在傷心自己的事情。

雲瀾分析了一下,這才正視林寒,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什麼解釋?”林寒佯裝不知,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爲何誆我去做天道,害我妻離家散?”雲瀾平靜的問出這句話。

這件事情他早應該做了,可是一直沒有做,一直熬到了現在。

“所你爲了報復我,誘我女兒喜歡你,然後你故意不給任何迴應,無視她的情感,讓她心灰意冷的回到我的身邊?”林寒沒有回答雲瀾的問題。

他能告訴他自己是爲了記恨當年的事情,所以才讓他成爲天道的。 “我沒有!”沒想到林寒會說這句話,雲瀾怒了。

雲瀾一怒,整個林星的地面都猛的震顫了一下,林寒沒想過雲瀾的反應會這麼激動。

這激動了?寶兒可是足足掉了一個晚的眼淚,他這個當爹的心疼了一個晚。現在家裏的三個女人都恨不得千刀萬剮了雲瀾。

“真沒有假沒有我們之間算扯平了,雲瀾,你傷了我女兒那顆情竇初開的心,也等於讓我這個爲人父的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當年的事情,我跟你道歉,是我的原因,才害的你落得妻離家散的下場。”林寒誠摯的說了這一番話,道歉,他是由衷的,他沒有想到漣漪會改嫁,更加沒有想到雲瀾回來之後連雲家都回不去了。

“那你便還我一個家!”雲瀾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一下,這麼多年,他等的只是這三個字嗎?

對他來說,天的兩年時間,也足夠長了。

每個日夜都沒有睡覺,不停的鑽研那書的內容,他過的也是一點不好。一下來發現這下面已經過了千萬年,你說說這心理落差是怎樣的,自然知曉。雖然昔日的家人都在,但是都已經忘掉了自己這個人的存在,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這好似給人一種他被人遺棄的感覺。

“好啊!原來是你!”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林寒和雲瀾兩個人的身影都不自覺的僵硬了一下。

轉過頭看向聲源,發現了一個怒氣衝衝的身影衝了來,沒等他們都反應過來,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林寒的身。

“你爲何要找他去替代的你的天道之位!”是漣漪,後面還跟着她的現任丈夫和雲柯魔敖。他們的臉也寫滿了不可思議,爲什麼林寒要如何去坑害將他視若親兄弟一般的雲瀾。

“漣漪,沒想到這千萬年了,你的脾氣,還是沒有改變。”相反越演越烈。

林寒倒也不疼,因爲漣漪的修爲他弱了太多,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和痛覺的。

而這一耳光,林寒也挨的值了,算是對他們的交代了。

“雲瀾……對不起。”一想到自己竟然以爲雲瀾是發現自己根本不喜歡她才躲着自己的,漣漪羞愧難當,擡眼看着雲瀾,開口說着道歉。

“無礙,我讓你空等那麼多年,這個結果,是我應得的。 重生之逆轉仙途 我受着,不過,這跟林寒無關,這是我昔日欠了林寒的。對你們而言的千萬年,對我不過才兩年的光陰。用兩年的光陰去真正的換取心靈的解脫,我很滿意這樣的結果。”雲瀾從容平靜的開口,順便看了一下漣漪此時的丈夫,“你若愛她,請好好的珍惜她。你若對她不好,亦或是跟我一樣負了她,我便不會容你。”雲瀾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他是說真的,如果背叛,他定不會饒了他。

對方這也是第一次見到雲瀾的真容,沒想到雲瀾竟然如此出色。而且修爲也已經深不可測了。

漣漪放棄了一個這樣的男人,跟自己在一起。如若自己對她不好,纔是應該千刀萬剮。

“雲瀾……”漣漪還想要說些什麼,被雲瀾打斷了。

“哥,你既然回來了,爲什麼不先回雲家?”雲柯心疼至極,他的哥哥,到底是如何去熬過那漫漫長夜的。

尤其是聽到哥哥向林寒質問,還他一個家的時候,她這個妹妹心疼的都快要哭出來了。

“我已經回過了,在天道的兩年,我想通了許多道理,人世間,凡事,都是浮華。”他自詡在天道看透了許多的東西,所以家這個詞彙,對他來說更是微不足道,更何況,這個家,是他從漣漪身偷來的。

他真的欠了漣漪太多,所以漣漪的背叛,對他來說,是應該的。

“雲瀾,你若想要回來,隨時可以回來的。”魔敖也在嘆氣,這只是去做了一個天道,怎麼搞得跟出了家似的,看破紅塵俗世。

“我知道了。”雲瀾點點頭,目光幽幽的繼續看着林寒。

“漣漪動手,我替她道歉。但是我還是那句話,你必須要還給我一個家。”雲瀾異常執着的開口。

“他們不都在叫你回去嗎?那你回去,回去是你的家了。”林寒注意到了一個躲在暗處偷聽的小東西,像是要故意讓那個小傢伙死心,林寒慫恿對方回去。

“除非我死!不然,我不會去任何地方,你林寒一日不將我的家還我,我一日不走。”雲瀾怎麼敢去告訴旁人,自己深愛了林寒的女兒。

別人不知這話是什麼意思,林寒是知道的。

人老婆明顯的意思是後悔了,想要跟他複合。他自己拒絕,然後拖着自己要家,這是什麼道理麼?

“你愛坐着坐着吧!”林寒說完,進了家門,直接將家門關了。

“雲瀾……”漣漪目睹這一切,心裏很是難受。

雲瀾自然知道了漣漪的意思,不想要再做過多的交纏,“林寒選我,是故意的。因爲當年,我對他做了一件不可饒恕的事情。所以他也好懲罰我,這樣的懲罰我接受。漣漪,我對你,只有感激親人之情,卻沒有過男女之愛,你如今能夠收穫自己的幸福,我很滿足,但是你不要讓我將事情說開了。有的事情,說的太開了,會不太好。”雲瀾面色沒有一點的情緒,開口跟漣漪說了很長的一通話。

這可能雲瀾之前在凡間的那幾年除了臺詞以外加起來的都要多很多。

“……”漣漪從沒想過雲瀾會這樣說出口來,漣漪頓感傷心難受,他們之間真正存在的問題,最終還是赤果果的揭開了。

那是雲瀾對自己沒有愛,男人,無愛也能性。這是男人,所以許多人都說,男人才是這個世界最狠毒的存在。

“我知道了!日後你我,恩斷義絕。”漣漪含淚點點頭,隨後選擇離開。

“哥!你到底在做什麼!”雲柯瘋了,本以爲他們之間將誤會當面說清楚好了。 哪裏知道越搞越糟,到了現在已經是無可挽留的地步了!

雲柯心如刀割,不太明白雲瀾的所爲到底是什麼意思。

雲瀾不語,對着雲柯招了招手。

雲柯帶着疑惑走到了雲瀾面前,隨後雲瀾在雲柯的眉心輕輕的一點。雲柯的腦海裏出現了一些畫面,當雲柯看清那些畫面之後,眼底滿是震驚,難以置信。

“我從不是你雲家人,你現在可明白,爲何我不願回到雲家?”雲瀾開口問了雲柯一句。

雲柯淚如雨下,“那是別人做的孽,與你無關,於我來說,你是我一輩子的親哥!”雲柯不願相信,疼愛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哥哥竟然跟自己沒有一絲一毫的血緣關係,甚至還是仇人之子!

這讓她如何能夠接受,但是轉念一想,那麼多年的親情,又是那麼多年的哥哥對她的愛戴擁護,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算不是親人,又能如何,“哥哥,我會是你的家人,只要你願意。不去雲家,來魔族找我可好?”雲柯抽噎着開口問道。

雲瀾於心不忍了,內心深處,對他來說,雲柯還是自己的妹妹。

“嗯,我知道了。有空我會去看你的。魔敖,帶她回去吧。”雲瀾說完,繼續面對着林家的大門。

“你在等什麼?”魔敖跟雲瀾那麼多年的好友,自然看出了他似乎要從林家這裏得到了什麼。

“一個說法。”雲瀾宛如一尊石像,這樣站在雲家的大門口不走。

魔敖長嘆一口氣,有些無奈了。

雲瀾和林寒之間,可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了。

魔敖只能帶着情緒有些失控的雲柯離開了這裏,然後雲瀾一人這樣傻傻的守在了門口。

一直到第一名過來林星求親的人從那棵巨樹爬來,林晚楓帶着那個人出現在了林家的大門口。大門敞開,林晚楓纔要帶着這個人進去給爹孃過過眼,沒想到一個身影他更快的攔下了那個人。

“他不能進去。”是雲瀾。

“雲叔叔你怎麼還沒走?”林晚楓大吃一驚,雲瀾到底在這裏站了多久,剛纔自己居然沒有看到他……

“他不適合寶兒的,讓他離開吧!”雲瀾接下來的話讓林晚楓越發的顯得吃驚起來。

有些無言以對,也有些無可奈何。

“我爲什麼不合適?雖然我沒有寶兒小姐那麼高的修爲,但是我至少也是一個神帝三階的大能,我能配得。”論修爲,只是差了六階,但是他們之間的階品是想同的啊!

“女人神帝巔峯的修爲,你一個神帝三階的也敢說自己的相配?誰給你的勇氣?”雲瀾嗤笑一聲,一句話,將對方打擊的體無完膚面如死灰。

尤其是剛纔林晚楓看到對方還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雲叔叔。

要知道林晚楓也已經是神帝巔峯修爲的存在啊!

“還有,林家哪一個人沒有到神帝巔峯,等你突破了神帝巔峯,你纔有資格進來。”雲瀾一句話,等於堵死了那些後來所有修爲沒有達到神帝巔峯人的腳步。

這個神帝三階直接垂頭喪氣的離開了這裏,接下來,林晚楓領來幾個,都一一被雲瀾給擋在了門外。

林晚楓有些無奈,終於在被雲瀾用言語勸退了第十個人之後,林晚楓忍無可忍了。

“雲叔叔我敬重你是我的前輩,雖然我爹坑了你,可那是我的爹的事情,不應該殃及到我妹妹,我妹妹何其無辜,再不成婚,誰要她?況且千萬後,我爹要讓她去繼任天道,去換被你坑掉的李叔叔。你也知道,這千萬的時間,對我們這些修行的人來說根本不算時間。屆時我妹妹成了天道,更加沒有人願意娶她。這是你對我爹的報復,還是對我妹妹的報復?”林晚楓的一席話,聽得雲瀾有些難以置信,不太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你說什麼?你爹打算送你妹妹去做天道!”這聲音一吼,幾乎整個房子都震顫了一下。

“是,這是妹妹和爹爹的決定。”林晚楓如實相告。

“寶兒自願去做的?”雲瀾更是難以置信。

“是,本來是我要去的,但是妹妹說,她心裏有了一個人,她想要變得更強,努力能夠跟那個男人站在一起。不過她始終不肯說那個女人是誰。”林晚楓嘆了一口氣,“我妹妹這個人是我爹一個脾氣,誰都無法阻止她想要去做的事情。我們一家人都勸過了,但是沒用,她說要去。但是爹說,算要去,也現將婚事給定下。這纔有了招親告示。孃的意思也是同意的,因爲女人強大了還是有好處的,可以不用怕對寶兒不好的男人。寶兒會有反擊的餘地。”林晚楓的話剛剛說完,雲瀾消失在了林晚楓的眼前。

林晚楓一愣,隨後反應過來,鬆了一口氣,心裏慶幸雲瀾總算走了。

自己可以繼續了。

話說被勸退的那十個可都是神帝級的!

自從丹樓裏開始售賣破雷丹之後,整個神域的神帝修爲越來越多了。現在的規模都有千人了,是之前的千倍啊!

寶兒安頓好了藍衣,雖然想要陪陪藍衣,但是放心不下雲瀾,偷偷的溜出去偷看了。

當她看到雲瀾攔下了一個又一個給自己看親的對象,寶兒的心裏是無狂喜的,因爲她知道,這是雲瀾在乎自己。

原來,他是在乎自己的。

一直看到他消失,她正打算興高采烈的去告訴藍衣這個好消息,忽然,她的細腰被人圈住,隨即,被帶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錯愕的打算轉身看看時。卻被對方給抱的死死的,完全動彈不得。

“是……你嗎?”寶兒有些不敢去猜。

“你要去做天道?爲什麼?”身後的聲音問道。

“因爲……我想要忘掉一個人。”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寶兒心裏委屈和難受一下子來了,開口回答了一句。

“爲何要忘?”

“因爲爹爹讓我嫁給別人,我要全心全意去愛自己的丈夫。”寶兒淚如雨下,哽咽開口。 “所以,你是打算放棄那個你喜歡的男人,去喜歡別人了嗎……”身後的聲音有一些發抖,他從未想過,寶兒會做這樣的決定。

“……”寶兒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

“對不起……我放心我喜歡你的時間用的有些久了。”人間整整十年的時間,整整十年,才讓雲瀾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久到連他都開始想自己爲什麼會這麼蠢。

心裏除了心痛,別無他想了。

他的一聲對不起,讓寶兒心如刀絞。

這神域的一個晚的時間,對凡間來說,那是快要十年的光陰啊……

他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纔想明白自己對她的感覺。

想到這兒,寶兒說不來心疼還是難過了。

慢慢的掙脫掉他的束縛,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襟,踮起了腳尖,主動親吻了他的嘴脣。

寶兒記得,父母表達親暱的方式是這樣的親吻。

這是她第一次親吻男人,更是她的初吻。

寶兒甚至笨拙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嘴對着嘴貼着一會兒,在心裏天人交戰的半天。都沒有想到一個辦法,最後有些怯怯的鬆開了對方的衣服,滿臉的尷尬的笑了。

“那個……”寶兒笑的很尷尬,她真的沒有談過任何感情。

也從沒有跟任何的人親吻過,她甚至於不知道,跟男人的手牽着手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她不想讓自己所做的一切看起來有些荒謬,所以低着頭,一副做錯了事情的模樣。

雲瀾沒有給她任何逃走的機會,伸出手,一把圈住了寶兒的纖腰,然後將她帶入懷裏,低頭狠狠吻了去。

起寶兒的親吻,雲瀾的親吻顯得有些狂風驟雨了些。霸道的入侵和脣齒間沾染了對方的氣息,讓一場親吻變得異常的旖旎。

等到雲瀾將寶兒鬆開時,一條銀絲牽扯着兩人的嘴脣。

寶兒這才明白,原來親吻可以這麼親密。

剎那間臉佈滿了殷紅的色澤,眼神完全不敢停留在雲瀾的身。

“現在,你還要去看親嗎?神域大陸的規矩,男女授受不親,我即親了你,要對你負責。”雲瀾雖然在人間拍了將近十年的戲,但是從不曾接過那些有情感的戲。

因爲他不想讓別人覺得,他是一個在感情也是能夠逢場作戲的人,更不想要讓寶兒知道,自己是一個可以在情感,假裝欺騙的人。

這也是說,雲瀾在花紅酒綠的娛樂圈起起伏伏的將近十年,還是那種情感白癡,撩妹這一點,也是之前跟漣漪相處的經歷。包括親吻這種事情,他都是學着漣漪主動親吻自己的方式來親吻她的。

寶兒聽到雲瀾的話,有些無言以對了……

“你這在現代待了那麼多年的還不如我一個待了幾個月的……”說完,翻了一個白眼,“別說是親吻了,算了牀還能分手的,結了婚還能……”寶兒話還沒說完,雲瀾忍不住了,低頭再一次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脣。

過了很久很久,寶兒感覺自己快要背過氣了,他纔將自己放開。

“我的人生裏,親了吻的必須要負責,尤其,還是我主動去親的。林寶兒,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所以以後,不管是了牀還是結了婚,你這輩子,都別想要逃開我!你最好要做好覺悟的念頭,因爲,是你先招惹了我。”他本不知情愛爲何物,直到她撩撥了自己,直到他用了將近整整十年的時間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他現在開始懂得爲何李峯會因爲感情如此瘋狂了,只要他一想到有人會從自己的手裏將寶兒搶走,他忍不住想要將那個男人給千刀萬剮了!

林寶兒見過雲瀾溫柔的,暴戾的,憂傷的,喜悅的。唯獨沒有見過他還能如此霸道。

這讓林寶兒有些懵了,沒反應過來,又被雲瀾帶入了懷裏。

“你放開我!這是在我家,被我爹知道,咱們會完蛋的。”一陣腳步聲響起,嚇得林寶兒連忙壓低了聲音去告訴雲瀾,趕緊放開自己。

“爲什麼?”雲瀾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林寒欠了自己一個家,將女兒賠給自己,他有了家,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你是不知道我家裏的情況嗎?”寶兒壓低了聲音,但是總歸覺得家裏雖然大,但是不是個說話的地方,所以拉着雲瀾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什麼情況?”雲瀾不太理解寶兒話裏的意思。

“你知道我頭還有兩個姐姐吧?”林寶兒將雲瀾帶到了林星一處非常僻靜的山谷裏,這是她的祕密基地,經常帶着她的神獸到這裏來玩,久而久之,她用靈力在這裏蓋了一間木屋,專門供她休息。

帶着雲瀾出現在了木屋的房頂,林寶兒談了一口氣,這話題雖然很羞恥,但是這確實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自然知道,你不是還有三個哥哥嗎?”不得不說,林寒的孩子真的多到讓人瞠目結舌。

神域大陸,普通修爲的人想要一個孩子,難如登天,修爲越高,越難。

所以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能夠懷孩子的。

“我跟你說我兩個姐姐的事情,你怎麼給扯遠了。”寶兒無言以對,她要說的是爹爹曾經警告過她的一句話。

“好,你說……”雲瀾一副願聞其詳的模樣。

“我的大姐夫叫暮邪,曾經是我爹稱兄道弟的結拜好兄弟。”寶兒感覺這種事情,實在有些羞恥,所以說說停停的,“然後我的二姐夫,叫白雲皓,也是曾經是我爹爹稱兄道弟的好兄弟……”

雲瀾算是有些聽明白了,咧嘴一笑,無辜且燦爛,“我之前好像也是你爹爹稱兄道弟的好兄弟,看來這是你們家族的遺傳。”雲瀾的話聽林寶兒直接丟了他一個白眼。

“所以到了我這裏,我爹明確告訴過我,如果我敢找一個年齡過頭的,能當叔叔的那種的人成婚,他會滅了那個人……”寶兒剛剛說完,雲瀾的笑容凝固在了臉。 林寒這廝是故意的吧!

故意說這些話給自己的聽的吧!

“這是他什麼時候跟你說的?”該不會是從那裏回來之後跟他說的吧?

“很早,在我對你還不怎麼熟的時候。是在李叔叔和魔叔叔的事情過後,我爹警告的。”林寒這當爹的是爲了自家的女兒操碎了心。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可憐,還有什麼這個更加慘的。

交一個好兄弟拐走他一個寶貝女兒,交一個好兄弟拐走他一個女兒。

林寒嚴重覺得,自家生女兒是爲了那些好兄弟準備的,所以他都開始害怕自家的妻子們還會給他生孩子。所以他研製了一種丹藥,直接將自己給絕了……

保證是不管跟自己的妻子們怎麼恩愛,都不會讓妻子們再懷孕,再有可能生出女兒。

寶兒是他的最後一個寶貝女兒,他守護了不知多久,然後到了這裏,又被雲瀾給拐走了。

林寶兒用腳指頭都能想出來林寒這個當爹的會有多心塞。

“額……”雲瀾算是有些明白寶兒的意思了。

忽然間覺得開始同情起了林寒,如果換做他,他估計也想要殺人。

尤其只要一想到,如果將來自己跟寶兒生的女兒有可能跟自己的視若兄弟的人成婚,更是有些炸了。

“咳咳……”輕咳了兩聲,“那我們以後成婚了,只生兒子。”寶兒一臉愕然的看着雲瀾,感覺他跟自己完全不在一個頻道。

這傢伙的腦回路轉的有些出的快啊……

快到自己都有些跟不的節奏了。 抗日之浴血沙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