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溫柔讓正天明一點一點的淪陷,可是誰也想不到,她到最後還是離開了他。

「你是半人半獸。」柳狐玥驚訝的看著正天明。

可是對於正天明來說,半人半獸是一種很尷尬的事。

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回他母親的家鄉去,因為那兒的魔獸同樣瞧不起半人半獸的他。

正天明別開了臉,咬牙,狠狠的輕吐:「女人,你真廢話。」

「呵,你這樣回去,你們正家的人還認識你嗎?」柳狐玥挑眉問。

正天明猛的抬頭看她:「你知道煉丹大陸那些人可以活多少歲嗎,你若是知道就不會那樣想了。」

她當然知道修鍊人士可以長命百歲啊。



問題……

世態炎涼啊。

你正天明離開大家族那麼久,誰特么還認你這賬。

正天明被她盯的惱羞成怒,低頭,攥拳,吼了一聲:「這些事情都不是你該管的,你只要說出條件,要怎麼樣才能帶我一起回煉丹大陸……」 柳狐玥低低的呵笑:「我提出任何條件你都會答應嗎?」

正天明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話鋒一轉道:「除非是我的底線,你別想契約我,真的,這輩子下下輩子也不可能。」

「我不想契約你。」柳狐玥微微仰頭,美麗的臉龐上帶著一絲戾色:「你得跟著我三年。」

「三……年……」正天明臉一黑。

這怎麼可能,他都準備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故鄉去,怎麼可能跟著這個女人!

「不答應啊,那就算了,你別來找我,我很困,一連十五年沒好好的睡過一次覺,這一次……我得睡個三十年再醒來,不然,實在太困,沒力氣走路,更別提撕開空間了。」

什麼,三十年!!!

那還不如跟著她三年吶吶吶!

正天明冷著聲,惡狠狠的瞪著柳狐玥說:「好,那就三年,但是,你可別想契約我。」

「乖乖,別到時候求著我契約你,不過,這些還遠遠不夠呢,聽說一名空間系召喚師撕毀一個空間得耗不少的元氣,所以……」

「臭女人,你還想幹什麼?」正天明用力的攥緊拳頭,虎落平陽被犬欺真是一點都沒錯。

「我說什麼,你就得毫無條件的服從。」

「你做夢去吧。」

「那我就做夢送你回煉丹大陸去。」轉身,繼續去睡個三十年的覺再起來好了。

「你給我回來。」正天明第一次覺得女人可以狡猾到這程度真是夠了。

「想通了。」柳狐玥挑眉問。

「你也得要有本事把空間撕開。」他與心愛的女人撕開過一次,就耗了他半生的力量,而眼前這個女人看起來嫩的很,縱使精神力無限,空間系強大,可是,那可是撕開一個空間,而不是挪一座山啊。

「激將法啊,在姐姐身上根本不管用,有沒有能力撕毀空間,得看看某人的態度如何,某人的態度好了,我這心情一高興,沒準那空間隨便一撕,還一片片的撕下一個大口子來呢。」

你當是玩呢!

聽元聽得一愣一愣的。

都市之君臨天下

「好,那現在我要做什麼。」

「真乖。」柳狐玥轉身:「先吃飽喝足再準備出發好了。」

舞非歡聽后,回頭看向柳狐玥:「你是準備去煉丹大陸了。」

「你覺得我不應該出去多走走嗎?」

「他知道神墓遺迹在哪兒,你不打算要知道嗎?」

神墓遺迹……

柳狐玥的心被這短短的四個字壓得很沉重。

她好像之前就嚮往著那個地方,可是現在這心卻沉甸甸的,一句話就是她一點也不想去那兒。

總覺得歸往那個方向的路途太寂寞,身邊雖然有舞非歡跟聽元陪伴,可這十幾年來那個角落的空缺始終沒有填補回去。

而她修鍊的時候,曾幾次在腦海之中放印出奇怪的畫面,待她清醒過來時,卻又一點無法捕捉到那些信息。

這讓她苦惱了很久很久……

到了夜晚,柳狐玥獨自一人坐在小山丘上,吹吹夜風的寒風。 萬千山河在她眼底,眾峰矗在遠處,雲霧在山腰與頂峰間縈繞。

她無法回答舞非歡的問題,其實有點兒嚮往神墓遺迹,但是,又不那麼想去……

這時,五彩繽紛的星星點兒飛向柳狐玥。

那是一直被她存放在舞非歡的夢幻之境中的星星之光。

此時,它們像是掙脫了牢籠的孩子,歡樂的朝柳狐玥飛去。

柳狐玥感受到了那些調皮的小搗蛋,也感受到了周身的一股炙熱后,回過頭來,就見那一籟籟星星點兒齊齊的撲向柳狐玥的唇瓣,使得柳狐玥的小臉瞬間被那些星光給覆滿,整得跟面目全非的火星人。

柳狐玥真是覺得奇怪,這些星星點兒為什麼會那麼喜歡她。

舞非歡研究的十五年,依然沒有研究出它們是屬於什麼。

他一直認為,這些星星點兒是某個人的魂,人死後,寄托在那些零碎的魂中,化為星星,跟隨著它最想跟隨的人。

可是,他也始終覺得這種想法很荒唐。

沒有誰的魂能夠是這麼多姿多彩的。

讓它們玩了一會兒后,柳狐玥就輕輕的揮了揮粘著自己臉龐的星光。

星光圍著柳狐玥旋飛。

柳狐玥笑:「你們可真調皮。」

看到這些星光,柳狐玥的心竟然莫名的被充實了許多。

舞非歡走到她身後,目光瑣定在柳狐玥周身縈繞著的星光說:「它們早就想出來了,只是怕它們出來搗蛋,就一直將它們鎖著。」

柳狐玥起身,抬起了手,指尖立刻被星光所佔據:「就放它們出來了,我可以保護好它們的。」

「對不起,一直沒有找出它們跟隨在你身邊的原因。」

「沒有關係,這些都不重要了,它們能夠帶給我快樂就好。」柳狐玥溫柔的用大拇指揉了揉這些星星點,它們安分的伏在柳狐玥的手指手背。

「其實我比你還想知道它們是什麼,這世間竟然還有夢幻之境無法參透的東西,它們很神奇。」舞非歡道。

柳狐玥低下頭,眼底斂起了溫柔的柔光,卻沉默著什麼也沒說。

第二日,柳狐玥就準備好了一切。

正天明依著腦海中的記憶,將撕開一個空間的方法一一告訴柳狐玥。

在東方明珠升起,它所照不到光芒的那一個天空,是空間脆弱的一角。

那便是西方。

空間元素,利用安靜空無的力量,將最微弱的一點光芒吞噬,再利用氣流,動用魔法,形成魔法箭,一箭貫穿最西方的天空。

「咚——」無色的魔法箭,在試練了數千次后,終於被穿了一個小洞口,裡面流旋出了強大的風-流,就算那個洞口很小,可是,從裡面散發出來的力量卻十分的強大。

柳狐玥將身邊的人利用精神空間牢牢的鎖了起來,跟隨著那一道道強烈的風旋,隨波逐流。

————【新-卷】————

鳳逸軒:就這樣吧,從此山水不相逢。

柳狐玥:渺渺時空,茫茫人海,與君相遇,莫失莫忘。

南靖宇:我終生的等候,換不來你剎那的凝眸。

相愛的時間那麼短暫,卻情深入骨;四季時光流轉,終於將春天照入我心,恍惚中,時光停滯,歲月雖靜好,但光景總是落寞。

作者:新卷了,小黎君、鳳逸軒、南靖宇統統都要來了,還有那跟隨在狐玥身邊的星星點,大家猜猜那是什麼東西? 煉丹大陸,分四國。

東、南、西、北為四國國名。

其中,北國為首最,其餘三國皆不敢輕易動北國。

北國又分三大煉丹世家。

如正天明所言。

正家一直以來就是北國不敗的第一大煉丹世家。

趙、馮兩家一直在第二與第三的位置。

歷史從未改變三足鼎立的勢力。

首席前夫請出局 ,北寧城都里。

自此,三家明爭暗鬥了數千年,一直不休不罷,從未停息過。

北寧最近又出現了一位了不起的煉丹師,三家家主爭相的求見這位了不起的新生兒。

誰都想第一個把這位傳說中擁有著多系的煉丹師給弄到自個家族來。

這是那位煉丹師的第十場拍賣會。

她僅僅只用了一枚丹藥,就拍賣出了比往年的一品丹藥還高出數萬倍的價格來。

服用過她煉製出來的丹藥的人,都說功效神奇。

更有人說,吃了她煉的丹藥,還可以起死回生。

故而有人喚她為——葯姑。

柳狐玥不知吐槽這名字吐槽了多少回,若不是為了能夠在這高消費的地方混下去,她怎麼也不會每天拿著自己的辛苦捏出來的丹藥放去拍賣。


而她,真特么不會煉什麼起死回生的葯,她也就是用一團泥巴捏出了一個個小藥丸,給那些跟隨著柳狐玥的星星點兒玩耍。

後來……

一次吃飯付賬,兜里的小泥巴從她口袋裡掉了出來,剛好被一名丹藥拍賣會的會長撿到。

結果那孩子像見了寶一樣,開了高價要買她的丹藥,而她也狠狠的訛了他一筆。

次日,那位會長再一次來找她。

不過,這一次是很誠心誠意的請求她到自個家來坐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