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找人的第一標準就是,必須是一枚好人,壞人直接拉進黑名單。這麼說沈俊符合男朋友的第一個標準了。

可他會喜歡她嗎?她的胸那麼小,男人不都喜歡大胸女嗎?

晨曦急忙搖了搖頭,她這想到哪兒去了,說不定人只是順手幫忙,還是別想太多了。

折騰了半天夠累的,晨曦放好行李直接倒進了新牀鋪。

熱的煩躁的心也逐漸平靜了下來,頭腦也慢慢恢復了清醒,晨曦這纔想到了姥爺,不知姥爺的病怎麼樣了,忙着辦理手續都沒給老媽打電話。

晨曦看着上鋪的板子撥通了母親的電話。

母親說,正接着姥爺回家的路上,說以後姥爺就住她們家了。

晨曦從小就喜歡姥爺,姥爺也特別寵她,這一聽姥爺要住她們家,可把她高興壞了,她好想現在就奔過去,可明日一早就有入學式,只能等到週末了。

剛入秋的早上還是有些涼,晨曦披着淡藍色衛衣和室友們一起去了教室。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是她們學院的高考成績第一人,從未當過第一的晨曦受寵若驚。輔導員當着大家的面把獎學金和獎狀遞到她的手裏。

被衆人矚目的感覺還真新鮮,開學第一天這麼吉利,真是開了一個好開頭。晨曦看着獎狀上的錢數眼都亮了,沒考上第一志願就是爲了領這筆錢的啊,晨曦低着頭獨自一人偷樂着。

“孟晨曦,學生會會長找你。”

www▪ тTk án▪ ¢ ○

“噢。”

還沒從喜悅中醒過來的晨曦就那麼恍惚的出了門見了所謂的學生會會長。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聽說孟晨曦入學生會了。”

“這麼快。”

“什麼好事都讓她趕上了。”

晨曦還沒回到座位上就聽到了各種議論言辭。

羨慕和嫉妒的目光真叫她渾身不適應。

不就入學生會嗎,有這麼好嗎?她還不想入呢,要不是學生會會長特意來找她,她纔不會默認了的。早知會引來這麼多嫉妒之心,就拒絕掉的…

一向平凡慣了的她,一下被推到浪尖口真沒適應過來。

晨曦發現,身邊的人忽然對她熱情了起來,還和她主動搭話,如今想低調都困難了。

其實她的成績很不怎樣,就因爲她老媽很好強從小就對她嚴加管教,小學開始一直上的都是名校。

所謂,人和人不能比,學校和學校更不能比。

高考時他們班裏人才輩出,絕大部分的人不是出國就保送。除了她一人跑去二線學校外剩下的同學輕鬆考進了一線學校。

差距這東西看怎麼比,她曾是名校裏的末等生,如今成了這所學校的一等生…她是該高興纔好還是沮喪纔好?

怎麼看都很諷刺,哎~誰讓她自己那麼不爭氣,又懶又不用功,辜負了老媽的一片心!

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來都來了就不想那麼多了,看在錢的份兒上還是高興點好了,何況被衆人捧着的感覺也不賴。

晨曦決定短短的大學四年一定要過得有意義,一生就一次的大學生活她要happy的度過。比如逃逃課,談談戀愛,打打遊戲,厚厚,美美噠~

可事情往往背道而馳,晨曦發現現在的老師都特喜愛點名,開學已經好幾周了她也沒成功逃過一次課。

更要命的是還要考試!

數學老師說十一後就會來個測試。天書般的數學,她是真心聽不懂。入學時拿了第一,總不能一下就拿倒數第一名吧,怎麼看也不妥!

被逼無奈的她只好揹着書包上自習。

那一日晨曦一人在圖書館溫習,還沒到四點窗外就暗了下來,沒一會兒變得如黑夜般漆黑。

從不看天氣預報的她顯然沒帶傘,晨曦瞅着烏黑的窗外陷入了苦惱,這天氣她怎麼回宿舍?

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開了座位,教室裏越來越冷清,要不她也回去好了,大不了淋雨,晨曦收拾完書包走出了自習室。

走到門口她先把褲腿兒捲了起來,不就淋成落湯雞嗎,就當一次好了。晨曦正要舉着書包開跑時,看到沈俊打着一把傘向她走了過來。

“還好趕上了,我就怕你先走了。”沈俊收着雨傘說,“手機沒電了也聯繫不到你,選修課一結束我就跑了過來,還好你沒走。”

沈俊彈了彈外套上的水珠。

“我猜你肯定沒帶傘。”

“你怎麼知道的?”晨曦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大大咧咧的一人,這還用猜嗎,赫赫,走,我送你回宿舍。”

晨曦看到褲腿都溼透了的沈俊很是感動,她的小芳心那一剎那微微地顫動了一下。

兩人在雨中打着一把傘跑了起來,這雨要是下的小一點會很有情調,可暴風雨由不得他們有其他非分之想。

晨曦只顧着地面上的水,都忘記了自己什麼時候有過心動的感覺。

天空中閃電閃爍,雷聲不斷,狂風肆虐,雨傘弱弱的在狂風中勉強遮擋着雨點。

“這鬼天氣,許久都不下雨說下雨竟這麼猛,閃電都閃了好幾十下了吧。”

沈俊使勁兒扶住了傘柄。

“是呢,這要被雷霹到不得成個小黑人。”晨曦擔憂的瞥了眼天空。

雷聲轟隆隆巨響。

“小黑人,我看直接當場就會死掉,雷電多強烈,肯定沒戲。”

“也是。”

倆人邊跑邊說沒多久就走到了宿舍樓下。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回到宿舍晨曦就直接進洗手間衝了個熱水澡。暖暖的熱水打在身上,身體一下暖了起來。

窗外的雨還在不停地下,這一折騰身體明顯感到了疲憊,晨曦早早的進了被窩。

就在那一晚她又做了一個奇特的夢。

那一夜她又一次夢見了那個白髮俊美男,白色的長髮,鮮明的輪廓,個性的服飾…

他不會又要和她那個吧?晨曦本能性的用雙手捂住了胸。

“喂,我孟晨曦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晨曦壯着膽對着他喊。

可對方絲毫沒有理會她,完全把她當成個隱形人,難道他看不見她?

晨曦屏住呼吸靜靜觀察那男人的一舉一動。

這一次,他倒是真沒吃她的豆腐,也沒碰她的一根毛髮,至始至終都沒理過她,好像沒見到她這個人似的。

只見白髮俊美男穿着黑袍獨自站立在黑色的地面上,擡頭望着那無邊無際的上空,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周圍漆黑一片,只有頭頂上微弱的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的一切她看得一清二楚。

沒一會兒從上空那看不到邊際的那一頭閃來一到雷光,直接霹在了白髮男的身上。

只見白髮男咬了咬牙,臉部表情變扭曲。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看到這一幕晨曦的心不知不覺隱隱作痛了起來…

第二道雷,第三道雷,繼續霹在他的體魄上,白髮男捂着胸脯蹲了下來。

晨曦看着又着急又難受,她好想告訴他,快閃開,別傻傻地站在那裏任由雷霹!

可他好像什麼都沒聽到似的,一動不動。

雷光停滯了半分鐘,好像也要給他一個逃生的機會,可那白髮男卻扶着膝蓋勉強地站了起來,敞開了雙臂。像是自願受雷霹似的,晨曦確切地看到了白髮男的嘴角流露出的一絲笑意。

晨曦很是不解。

第十道雷,第二十道雷,第九十道雷不停地霹在他的身體上。

每一道雷打在他的身上,晨曦的心好像被刀割一般劇痛!

一道一道打在他身上,一刀一刀割在了她的心上!

這傻男人腦子被門夾了吧,怎麼還不離開,白髮男你快逃啊,快~

晨曦看着躺在地上掙扎的他,於心不忍,眼淚啪踏啪踏落了下來。

第九十九道雷霹在他的身上時,晨曦已經攤在一邊,淚流成河,完全起不來了…

九十九次她數的清清楚楚,每霹一次她就疼一次,她估計永遠不會忘記這一時刻的痛!

在痛苦欲絕中晨曦哭醒了,她猛地坐了起來,一看手機凌晨兩點。

一輪月光透過窗簾照進她的牀鋪,晨曦打開窗簾一看一輪圓月掛在高空中。

怎麼又是十五?

晨曦感到面頰涼颼颼,一摸,發現全是眼淚,晨曦不敢相信的拿着手機照了枕巾,枕巾竟然溼了一片!

姥姥去世的時候她好像也沒哭成這樣,怎麼見到一個男人被雷霹,她怎麼就哭成這樣了?這是夢還是什麼?

這個王妃有點鬧 晨曦的心升起諸多疑問。

自從帶上那古老的項鍊那一天開始,她只做了兩個夢,整一個月就只做了兩個夢,怎麼也不尋常。

更不尋常的是兩個夢中同時出現了同一個男人…同樣是陰曆十五日…不會圓月夜她纔會夢得到他?

最叫人不可思議的是那夢真實的如現實一般,晨曦有些害怕了,這夢到底要告訴什麼?她爲什麼要做這種夢?

晨曦把被子拉了拉,依着牆壁望起窗外的明月。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一場秋雨一場涼,氣溫明顯下降,早上出門時晨曦特意加了件衣服。

暴風雨過後晴空萬里,可晨曦的心不知怎的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換做以前的她一見晴天心情也會跟着晴朗起來,可今天天氣又好,又有她最喜歡的影視鑑賞課可這沉甸甸的心怎麼也歡不起來,很是奇怪。

這一次影視鑑賞課播放的影片是《簡愛》,一部再熟悉不過的故事,也是晨曦最喜歡的故事。

晨曦陶醉在影片裏,看到結尾對白時強忍住了含在眼眶裏的眼淚。

“簡愛,簡愛。”

“愛德華,我回到你的身邊了。”

“你真的來了,簡…”

“我一直堅信總有這一天。”

兩人相擁親吻。晨曦又是感動,又是羨慕。

她也能和簡愛一樣找的到真愛嗎?

和相愛的人親吻應該很幸福吧?男人和女人接吻會是什麼感覺呢?她真的好想體驗體驗親吻的感覺,晨曦憧憬的閉上了眼睛。

可眼前展現的竟是和夢中那個俊男接吻的場景。晨曦搖了搖頭,又咬了咬下嘴脣,可思緒還是跑到了那一夜的那個夢境。

晨曦心中多了一個疑問,吻的感覺會和夢境裏的感覺一樣嗎?她好好奇,好想體驗體驗。

好友思琪就老喜歡拿這個開玩笑,笑她都這麼個歲數了還沒談過一次戀愛,還老在她面前描述親親的感覺。

上週思琪還來電勸她,“愛是培養出來的,你不給人機會,連培養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次去了學校,趕緊物色一個。”

要不她也找個男人談個戀愛,體驗一把親吻?思琪雖說愛是培養出來的,可和一個不喜歡的怎麼做那種事兒嗎?可如果真和思琪說的似的,她不就連個機會都沒有了,要不…

包裏的手機震了震,打開一看是沈俊發來了微信。

“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

晨曦放下手機拖着腮幫子用空洞的眼神望着黑色的影屏發愣。

這是約會的信號嗎?萬一要是真的,那她要不要給他個機會?

課結束了,飯也吃了,晨曦也沒找到答案。

那一晚,在昏暗的路燈下沈俊牽住了她的手。

果然被她猜中了。雖然想到了這樣的結果可她還是感到了緊張。 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要不要推開他?晨曦正猶豫時腦海裏閃過思琪的一番話。

最後她還是沒推開,算了要不給自己一次機會試一試好了。

月色朦朧,沈俊忽然停住腳步,用深沉的眼眸注視着她。

她看到沈俊眯着眼嘟着嘴向她靠了過來。這是要親親嗎?她還沒準備好呢。怎麼辦?

就在那薄嘴脣馬上要碰到她的脣時,飛來了一個足球打在了沈俊的身上,乾乾脆脆地打碎了一切的氣氛。

雖然初吻沒實現,可她算是有了個男朋友。

稀裏糊塗回到宿舍,沈俊就發來了微信,約她週末去火城看海,說日落時分的海如火海一般壯觀。

晨曦也沒見過火海挺想去的,可從月城去火城看海的話沒法當天去當天回,只能住在火城,這樣的話週末她就無法陪姥爺去香山上香了。

她和姥爺上週就約好這週末去香山,和姥爺有約在先,晨曦只好拒掉了沈俊的邀請。

週六一大早,天還沒亮晨曦就揹着書包出了宿舍,一會兒回家接姥爺,然後再去香山,她不得不早起。

路燈無力的照亮着街道,涼風嗖嗖的颳了起來,馬路上空無一人,顯得更加淒涼。

不知是沒睡醒,還是沒吃早飯引起低血糖,晨曦剛走出學校大門就感到眼前冒好多星星。

晨曦揉着太陽穴搖搖晃晃的走進了馬路中間。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飛機失聯熱度消去後,月城頭條新聞圍着朱家做出了各類新聞。

媒體的力量給朱家的股票價格火上澆油,直接導致跌停,朱家大亂,人心惶惶。

自從過了中元節開始,朱明就黴運不斷,沒有一件事情是順心的。短短一個月公司業務連續出事,身邊的人也一個個地離開了他,難道真被那算命的說中了?

前兩個月前,他陪着小惠去了永靜寺祈福,小惠非拉着他算命。朱明從不信這個,所以覺得無所謂,就沒當回事兒。

可那披着居士衣服的算命人一見他就驚慌失色,弄得他反而覺得莫名其妙,更稀奇的是那算命人趴在地上始終就沒擡起頭來。

最叫人費解的是,算命的人到最後也沒算出什麼只提到明年中元節前他要是找不到那陰命女人,就會回到他該去的地方。

這叫什麼!

出了永靜寺,朱明一笑而過,沒當回事兒,可誰知中元節那天開始竟出怪事,不僅事情不順利,連他身邊的人也跟着遭殃。

難道他真要找那能抑制他命格的女人締結婚姻?要信這些他就不叫朱明了。事在人爲,他深信自己會度過此次難關,一定可以!

不信命的朱明,已連續通宵數日,只爲了挽回公司的業務。

可沒有一人肯爲朱家掏腰包,資金循環面臨危機,碩大的產業有可能一夜就成泡沫,壓力如山大,可固執的他就是不信這邪。

不甘心的朱明使勁兒踩油門去尋找那根救命稻草。

“砰!”巨聲響起,

朱明這纔想起來,剛剛好像一個人影閃過,他好像本能性的踩了剎車,可這撞擊聲…難道,難道他撞了人?

他的開車技術一流,怎麼會!

朱明解開安全帶,不驚不慌地下車,只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人倒在馬路中間,身下一股液體正慢慢地散開,在路燈的照射下顯得黑紅黑紅。

“靠,偏偏這個時候!”

朱明把一隻手放進褲子口袋裏,不慌不亂地走了過去,極不情願地蹲下身摸了摸那女子的脖頸。

手指感到了跳動,還好這女人沒死,要是死了就更麻煩了。朱明掏出手機撥打了11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