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寒紫葉都沒有出聲提醒傲爽,因為這是對傲爽和李慕垚兩人的尊重。

戰鬥到了這種地步,二人好像都沒有用出全力,但就是這一瞬間的互相攻伐和防守,卻讓二女看的膽顫心驚,她們現在也不知道,二者之中到底誰的實力,略勝一籌。

「斬!」李慕垚右手虛舉,一聲暴喝之後,那原本懸立於空中的整整三十二道刀光,猛地一顫,隨後齊齊而動,在空中飛舞升騰,互相交織纏繞在一起,絞殺向厚重的劍芒。

「來的好!」看著這齊動的刀光,感受著其中狂暴的刀意,傲爽不退反進,一聲狂笑,紅色綉袍獵獵作響,持劍的右手向下一推,從那神情和巨洞上看來,是要和李慕垚硬拼一記。

「砰砰砰砰砰!」這次的劍芒和刀光都沒有被對方崩碎,反而是在空中高速摩擦震顫著,碰撞在一起產生的力道和氣勁,猶如一道道波紋般,無窮無盡地向四周擴散開來。

見時機成熟,李慕垚的左手猛然抬起,對著傲爽虛舉,再度暴喝一聲:「斬!」

「唰唰唰!」一道道刀光憑空出現,可這次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傲爽的身體周圍,飛舞起來,絞殺向傲爽,這些刀光中蘊含的刀意,甚至要強過和劍芒對抗的刀光。

「傲大哥……」伊靈心看著那空中的整整三十二道刀光,心裡狠狠地揪了一下,她的腦海中,又回憶起那強大的未知生物,被李慕垚斬殺時的場景來。

「不對勁!」

就在伊靈心和寒紫葉對傲爽的境況感到岌岌可危之時,李慕垚卻感覺有些不對勁。

以傲爽的實力,不可能感受不到身邊出現的刀光,要知道那刀光之中所蘊含的刀意,可是極為狂暴的,但他的神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彷彿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

「出現了啊……」輕聲輕語的聲音之後,身在空中的傲爽,整個人猛地倒立過來,雙腳一蹬後面的空氣,藉助著那股強大的反震之力,沖向那劍芒和刀光碰撞之處。

「不好!」聽到這個聲音后,李慕垚登時有種不妙的感覺,這句話證明,傲爽確實已經察覺了自己的後手,而以他的心智和戰鬥經驗來說,不可能沒有應對之法。

「貫龍擊!」三個傲爽頓時出現在那劍芒刀光的上空,雙臂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后,猶如大鵬展翅,雄鷹凌空,兇猛地轟砸在了那狂暴的刀芒之上。

這一招拳式,看的李慕垚的眉頭都是一跳!

「砰砰!」兩聲驚天的轟響傳來,一聲是來自傲爽和刀光的碰撞之處,而另一聲,則是來自高空之中,三十二道刀光互相絞殺在了一起。

「呃……」李慕垚的招式中蘊含著他的靈力和刀意,如今互相碰撞在了一起,就相當於自己和自己打了一架,那感覺可太不好受了,體內充盈的氣血一陣翻湧,差點就吐出一口血來。

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被傲爽氣的,倒不是說李慕垚的氣性大,而是說傲爽瓦解他攻伐的方法太絕了,就好像是用他李慕垚自己的矛,狠狠地刺了一下他自己的盾!

心下一沉,這傲爽的實力雖然和自己也就是在伯仲之間,可他的戰鬥經驗實在是太豐富了,居然比之自己都猶有過之,應對之法也讓人有些鬱悶之感。

可容不得他多想,傲爽又來了。

漫天的劍芒和刀光之中,夾雜著一種強橫的拳勁,此消彼長之下,李慕垚的刀光頓時被傲爽瓦解,隨後,在那刀光劍影之中,傲爽好像那破天而出的凶獸,再度向李慕垚攻伐而來。

「居然被這樣破解了?」寒紫葉驚訝地看向身體有些輕微顫抖的李慕垚,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她雖然腦海中想出了幾種破解這後續刀光之法,可還是沒想到,傲爽居然會使用這種方法破之。

而且不要忘了,寒紫葉是在見識過這招的情況下,才能夠從腦海中想象出一些應對之法,若是她沒見過的話,即便她是靈魂變異者,可也有可能直接中招。

「傲大哥的戰鬥方式,從來都是不拘一格,而且對戰不同的人,也有著層出不窮的手段,這點,實在讓我有些驚嘆……」伊靈心自討若是自己,恐怕也想不出這等高明之法……

說完之後,看了看身邊的寒紫葉:「咱們確實需要努力了啊,否則,就要被傲大哥甩得太遠了……」 狂暴的刀光,再強也只有一重的刀意,可在傲爽那劍意和拳勁的轟砸切割之下,迅速瓦解破碎,被破成兩半,下一刻,洶湧的劍意和澎湃的拳勁,去勢如電,轉瞬之間來到了李慕垚的身前。

「來得好!」李慕垚猛然一聲大喝,以震虎軀之威,單腳一踏地面,頓時激起大片的煙塵,那煙塵在前者的控制之下,仿若在他身前演化成了一道虛幻的城牆,將四周的一小空間定固住,迎上了傲爽的攻伐。

「這防禦之法,著實高明,竟然有著一絲藉助著地面那厚重之意的勢頭。」寒紫葉看著那將傲爽的招式阻擋在外,將兩人完全隔開的虛幻城牆,驚嘆道。

李慕垚的攻擊本就極為強橫,再加上這堅硬的防禦,傲爽想要從他的手裡討到一些好處,確實有些困難,不由地,寒紫葉的心中有些微微擔心了起來。

「砰砰砰!」劍芒和拳勁轟擊在那虛幻的城門之上,一時間爆發出璀璨的火星,火苗竄起十幾米高,彷彿真的誕生出灼熱的高溫,讓那一小片虛空都變得有些虛幻。

可任憑傲爽的劍氣多麼凌厲,拳勁多麼兇猛,李慕垚演化出的城門依舊穩若泰山,一些細微輕小的裂痕,根本無法動搖其根本,更不要說傷害到城牆內的李慕垚了。

「傲兄,這招叫做借土固身功,地階頂級防禦型靈技,能夠藉助一絲地面的大勢,就算是中階天靈師,都不能輕易破之。」李慕垚的聲音,從虛幻城門的另一邊,輕輕的傳來。

透過虛幻的城牆,傲爽看到前者的神色,變得越發隨意起來。

對於前者所說,傲爽倒是深信不疑,別看現在兩人都是巔峰靈師的境界,可那是因為有著天地限制的存在,若是回到了外界,恐怕不消一時片刻,便是兩名中階天靈師的強者。


說白了,二人的丹田中的靈力,凝實程度已然達到了中階天靈師的層次,只不過是遠古戰場內有著天地限制,二人才停留在巔峰靈師的境界,但任何的靈技由二人施展出來,強橫程度都要超出尋常的巔峰靈師很多。

獸神山在遠古之時也是威名赫赫的大宗門,可因為遠古大戰後逐漸落沒,但還是沒有任何的宗門敢小視與它,也就是說,獸神山內,定然有著什麼可怕的存在和龐大的底蘊。

否則以如今利欲熏心的世人來說,早就將獸神山瓜分了。

而李慕垚作為來自獸神山的武者,自然是異常的強大。

修鍊的條件恐怕比一般的二品宗門中的弟子都要優越,而且獸神山中據傳聞多是窮荒大澤,李慕垚能從獸神山的同齡弟子中和環境中脫穎而出,佔據一席之地,自然有著他超人的手段。

「斷雲殺!」面無表情,傲爽一聲大喝,右手靈活的一轉,手中的撕寒劍隨之一顫,劍身之上的寒忙越發凌厲,萬千劍芒凝於一點,對著那虛幻的城牆刺了過去。

斷雲殺,是人階高級劍法殺劍決中的一招劍式,取的是以點破面之意,以如今傲爽靈力的凝實程度來說,在劍意的增幅之下,威力自然遠超往昔,帶起了一陣刺耳的破空之聲。

「嗤嗤嗤嗤!」兇猛的劍意,迸發出銀燦燦的劍芒,緊貼著虛幻的城牆爆裂開來,一朵朵墨綠色的雲團更是無孔不入,縱橫睥睨之間,整個虛幻的城牆猶如鏡花水月般破碎。

而李慕垚臉上那隨意的神情,也是陡然凝固,身形居然在這股強勢的劍芒之下後退了一步,自己的招式,他比所有人都清楚,他的心底再度升起濃濃的震驚,傲爽的攻擊強度,到底達到了怎樣的層次?

「哈哈,傲兄的手段果然強橫,但李某人也是剛剛開始,拳腳上的功夫,來比劃比劃。」李慕垚不怒反笑,對手的強大帶給他壓力的同時,他的心中也有些興奮之意。

拳腳上的功夫,自然就是不使用靈力。


傲爽雖然沒說話,但也樂得如此,自己的十二萬斤的**力量可是擺在那裡,而且經過和成嫣然的碰撞之後,又有了一些突破,完全不懼於李慕垚。

腳下一動,他和傲爽之間的距離便瞬間拉近,戰意升騰之下,雙目之中靈光閃爍不止,手持赤紅色長刀,對著傲爽便是勢大力沉的一記直劈!

「唰!」紅色的刀光閃過,不過這次李慕垚卻沒有使用任何靈力,可即便如此,在李慕垚那強橫的**力量之下,也是撕裂了一大片空間,轉瞬間便來到傲爽的身前。


恍惚之間,傲爽好像聽到了某種兇悍的靈獸在嘶吼般,而那血紅色的長刀已然落到頭頂。

「破!」

傲爽整個人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右手手腕一甩,撕寒劍便如同蛟龍出海般,行雲流水的在那刀鋒之上點了一下,那紅色的長刀不由自主地向右一偏,可依舊揮砍向傲爽的左肩。

「蠻橫的**力量,詭異的力道……」雙目一凝,傲爽心底一驚,自己可是有著十二萬斤的**力量,就算撕寒劍這一點自己不使用任何的微妙勁道,按理說應該也能震退李慕垚。

可事實卻是,自己不僅沒能震退李慕垚,甚至連那長刀的力道都沒有卸去。

身形閃爍,一個側身便避開了這一刀。

而李慕垚看到傲爽的舉動,心中也是極為震驚,自己可是來自獸神山的武者,從小就吃靈獸之肉,飲靈獸之血的自己,**力量比之從蠻夷山上下來的蠻濤要強悍太多。

可傲爽剛才那好似隨意的一劍,雖然沒有卸去自己長刀之上的力道,可也破解了接下來的攻勢,這著實讓人感覺匪夷所思,難道傲爽的**力量,也遠超自己的預料?

細細琢磨,傲爽剛才那一劍,雖然看起來異常的隨意,可卻給李慕垚一種海面上陡然出現的龐大漩渦一般,略一碰觸,自己的攻擊就會產生偏差,力道大減。

「沒想到,傲兄的**力量居然也如此強橫?」李慕垚看著傲爽,淡笑著說道,他猶自記得,傲爽在風雲城中心和花劍門的人比斗**力量之時,好像才是兩萬斤的**力量吧?

怎麼到的如今,已然有了突破十萬斤**力量的趨勢?要知道這隻不過是半年的時間,這等成長的速度,實在太過駭人,除非傲爽當時,隱藏了實力。

「李兄謬讚了,個中艱辛心酸,相信李兄也知道吧?」傲爽說著,握了握拳頭,感受著身體中那充盈的力量,心中也不禁感慨萬千,煉體的痛楚,比之修鍊靈力更為刻骨銘心。

「哈哈,傲兄的話,確實讓我有了一些不好的回憶!」聽聞前者之言,李慕垚雙眼中閃過一絲難明的色彩,不用想,肯定是回憶起煉體的那些日子了。

緊接著,手中的長刀一挽,話鋒隨之一轉:「我來了!」

說完,李慕垚腳下連動,步伐玄妙,好像在那步伐根本沒有踏在地面,而是在他心中,手中的長刀也是一刀連著一刀,破空之聲越來越強盛。

「鏘鏘鏘!」李慕垚圍著傲爽,不斷的移動著位置,彷彿一條靈動的蒼鷹,在空中閃轉挪騰之間,啄擊著獵物,異常的靈活,而且那重刀每一記都是勢大力沉。

「好詭異的刀法……」傲爽只感覺到,對方的長刀一次比一次勢大力沉,雙目之中精光連閃,隨著他暗中的觀察,發現這微妙之處,並不是來自長刀,而是李慕垚的步伐。

「蓬蓬!」手中的長劍以各種刁鑽的角度刺出,每次都能有驚無險的將那刀光招架住,而傲爽的身體也隨之動了起來,不過卻沒有李慕垚的靈動,每次移動,都會在地面留下一個厚重的腳印。

「這刀法和步法,居然如此精妙,而且,我都沒有見過……」伊靈心美目中靈光連連,眼底深處有著一絲驚訝,她沒想到以自己的博學多識,居然沒能認出李慕垚使用的招式來。

剛開始的時候,傲爽因為刻意的模仿著李慕垚的步伐,所以整個人的動作看起來都有些滑稽,手中的長劍和步伐之間的連貫更是拖拖沓沓,給人一種慌亂的感覺。

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李慕垚的腦門之上,陡然開始出現了一絲絲的冷汗,因為他發現,傲爽的動作越來越隨意,而且和腳下的步伐之間的銜接也越來越連貫,絲毫沒有剛才那種慌亂的感覺。

而且他發現,傲爽和自己之間的距離始終被他微妙的掌握著,控制在一丈的距離,這樣一來自己就算是猛然發動進攻也討不得好處,而他卻可以立刻退身。

「傲兄的悟性,近乎於妖孽!」一刀挑開刺來的長劍,李慕垚整個人向後退出幾步,站定身形后,長刀插在一邊,看著傲爽有些無奈的說道。

而傲爽好像還沉浸於剛才的揣摩之中,李慕垚初一退後,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腳下的步伐猶在移動著,直到聽到了前者的話后,才逐漸反應了過來,納悶地看向李慕垚:「怎麼了?」

——

第二更,下班剛回來,第三更正在努力碼字中。。。 「怎麼了?」

聽到傲爽那風輕雲淡的話語,李慕垚頓時有股想要吐血的感覺,如果二人再戰鬥下去,讓傲爽保持在那種奇異的狀態中,恐怕自己的刀法就要被他偷學去了。

不,根本不是偷學,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胆將自己的刀法學過去!

李慕垚剛才所使用的刀法,其實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刀法,而是屬於中古刀法,就像是傲爽獲得的無相劫指一般無二,是介於現今功法靈技和遠古之時功法靈技之間的刀法。

名為,開天九重刀!

開天九重刀,若是李慕垚獨立施展的話,打敗尋常的靈師階巔峰武者也是手到擒來,可傲爽太強了,所以還要加上一個步法,六步逍遙遊。


六步逍遙遊,也算是一種奇異的步伐,是由李慕垚的師尊所創,據說是根據五行六道中的六道中演化而出,大成之時,穿梭虛空,能夠達到縮地成寸的妙用。

那種無上的大道,其中甚至囊括了偵破生死輪迴的靈道,

這兩種本就強大異常的刀法和步法,經過李慕垚師尊的手后,以他強大到詭異莫測的手段,更是為自己的徒弟量身打造了一種更為奇異的刀法,逍遙開天刀法。

李慕垚本就是天驕一般的存在,在修鍊了逍遙開天刀法之後,就算不使用靈力,尋常的靈師階武者中,也少有能是其一合之將,可傲爽,居然能夠在戰鬥中逐漸適應,並將之揣測而出,差點就被其完全領悟。

不得不說,傲爽的悟性確實堪稱妖孽。

而且不要忘了,李慕垚的**力量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他的**力量,大抵在十萬斤左右,這個數值,就算是在一般的巔峰天靈師的身上都不曾出現過,可在傲爽這裡,卻肯本行不通。

李慕垚感覺自己和傲爽一戰,對方互相攻伐到現在,無論自己用出何種手段,好像始終被對方壓著打一般,有種空有一身武藝,卻施展不出一絲一毫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感覺很鬱悶。

「呼!」吐出一口煩悶之氣,李慕垚搖了搖頭,定睛看向傲爽:「傲兄在靈技反面的運用和拳腳刀劍上的功夫,在靈師階的武者中確實罕逢敵手,可不知道,在這方面的實力,又如何?」

「唰!」隨著李慕垚的話音落下,右手緩緩抬了起來,一道赤紅色的靈焰,從起掌心處猛然升騰了起來,那火光之中,好似衍生出無數把小型長刀,在互相碰撞著。


而看到李慕垚手心處的靈焰之時,遠處觀戰的伊靈心和寒紫葉二女雙眼內的瞳孔驟然一縮,身體隨之輕微地顫動了一下,臉上滿是驚駭的神色,這是……靈魂之力?

「怪不得……」驚駭了半響之後,伊靈心才喃喃說道:「怪不得李慕垚能夠一步一步的走到這裡,別忘了這裡可是仆宗,如果不是進入萬鱷之源內的話,我也走不到這裡……」

仆宗的周圍,一直籠罩著一層濃厚的深藍色煙霧,那煙霧中好似有著什麼鬼魅般的存在,能夠讓進入其中的武者迷失心智,除非有著什麼強橫的手段,否則根本走不到這裡。

測魂塔外的四個人,除了展露出自己一印人魂師的李慕垚和一個人不震驚外,伊靈心和寒紫葉都是異常的震驚,而那個唯一沒有震顯出任何震驚之意的人,就是傲爽。

此時的傲爽,依舊是剛才那風輕雲淡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靜靜地看著那升騰而起的靈焰,唇角微動:「若是在靈魂之力的方面沒有一些造詣,怎麼能走到這裡?一印人魂師啊……」

聽到傲爽說出此話,李慕垚的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二人的戰鬥雖不是生死相搏,但說實話,兩人都在暗中叫著勁,從沒戰鬥開始之時便是如此,各自都在向對方證明著,你可以做到的,我同樣可以做的,而且,不比你做得差。

李慕垚本以為,自己亮出自己一印人魂師的身份,就算不能讓傲爽震驚一下,畢竟他的心境擺在那裡,可這不也是從另一方面證明,自己可以做到對方做不到的事情么?

而如今的傲爽,卻還是一副淡然的神色,天塌不驚。

難道,傲爽也是一印人魂師么?

「這個東西,好像我也會啊……」傲爽嘴角微微翹起,隨後,左手便緩緩抬了起來,在測魂塔外其餘三人震驚的目光之中,一道墨綠色的靈焰,突兀地升騰而起!

那墨綠色的靈焰中,散發出某種攝人心神之意,其中好似站立著某位遠古之時的大魔,不光是伊靈心和寒紫葉二女,就連李慕垚看到這墨綠色的靈焰之時,眼神都是陡然一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